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2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她……她这是算给楚轻狂承诺吗?不嫁别人,那只有他了?!她竟然想嫁给他?

    被自己一瞬间的思想吓到了,她猛然抽出手,紧紧将手夹在了膝盖中,头也不敢抬,脸已经红到了脖颈……

    “今日老夫请各位喝酒,一是为了老夫收容儿为义女和大家高兴高兴!第二呢,老夫不日就要回边关了,想在走之前给容儿找个好归宿!在座的不管是谁,想娶容儿的老夫都欢迎来沐府说亲。”

    洪坤目光复杂地看了沐筱萝一眼,接着说:“在这先声明,容儿虽然是老夫的义女,但老夫对她的宠爱绝对不会比自己的儿女差。她的婚事老夫在这承诺一定隆重陪嫁,婚礼热热闹闹的办!……想做老夫女婿的听好了,第一,我们家容儿绝对不做侧室,只做正房,家里没妻妾的可以优先考虑;”

    他说到这,意义深长的目光掠过武铭元,停也没停就扫到了远处,武铭元脸色当即就变了。想也不用想,他肯定是第一个被排除的!

    “第二条,术士不是说我们家容儿不会有后吗?老夫从来不相信这些狗屁东西,有没有天说了算!如果老天真的对容儿不公平,那么老夫也不会为难你们!就以二年为限,二年后容儿无后,老夫同意你们娶妾,不过要加一条,妾室第一个孩子归容儿,随她姓沐,以承接沐家烟火!其他不管娶多少妾,都要承诺不准欺负容儿,如果老夫发现阳奉阴违,有欺凌容儿的事发生,那么不管是谁,老夫一定会带走容儿的!这个人就是老夫的敌人,我洪家的敌人!”

    洪坤大声说:“所以,做得到的再来说亲,做不到的最好别来,免得到时候老夫拂了面子大家都不好看!”

    洪坤在上面说,沐筱萝在下面头都低到了桌子上,一瞬间百感交集。如果她不是穿越过来的沐筱萝,而是原来的沐从蓉,洪坤这样为她打算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有洪坤做靠山,不管谁娶她,都不可能为得罪洪坤而得罪她!什么都替她考虑好了,甚至连沐家的子嗣,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可是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沐筱萝,她怎么甘心这样嫁人,满足于吃饱喝足没人欺负的生活呢?

    这些怎么和洪坤沟通呢,这个顽固的老人,已经认准了这样对她最好,看来不把她嫁掉是不可能了!沐筱萝愁得头都大了!

    悄悄斜眼看楚轻狂,他正垂眼看她,两人的目光相撞,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对方所想。

    沐筱萝在心里叹息,如果真要嫁,就是楚轻狂吧!只是他能答应洪坤的要求吗?他义父能同意吗?水佩呢,她抢了那个陌生女人的相公,那女人会恨她吗?

    一时心里就乱成了一团,这不是她的本意,她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是……除了楚轻狂,她还能嫁谁呢!

    楚轻狂似乎看出了她的矛盾,伸手过来重重地握了握她的手,抽回去时,沐筱萝看到了亦巧盯着他们的眼神。

    只是一瞬间,那眼神就掠过了矛盾,恨意,和不甘!

    楚轻狂握她的手这一幕全落到了她眼中,她及时地扭过了头,楚轻狂没看到,沐筱萝却全看到了。

    心下一凛,沐筱萝头痛起来,这女人不会真和楚轻狂有什么瓜葛吧!

    想想,她又了解楚轻狂多少呢!只知道这男人有钱,聪明,对她好,喜欢自由,其他的还知道什么?全都是他告诉她的话,如果其中有假,她也不知道啊!

    就这样不甚了解的人她也敢嫁吗?前世相爱相知的徐正都还在最后时刻背叛她,她又凭什么将这一世的后半生赌到楚轻狂身上呢!

    沐筱萝想着就意兴阑珊起来,酒席上也呆不住了,让向兰和洪坤说了一声,说自己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洪坤以为当了这么多人议论她的婚事让她害羞,就同意了,让戚泽送她回去。

    向兰才过来推她,楚轻狂已经让墨鱼抢先送她下去,楚轻狂借口送她也跟了下来,递给她斗篷时匆匆在她耳边说了三个字:“你放心!”

    沐筱萝呆了呆,他就退后一步,微笑着冲她招招手,就转身上楼了。

    你放心?放心什么?放心他和亦巧没什么事,还是放心他会让洪坤把她嫁给他?

    沐筱萝心不在焉地想着,回到了沐府。

    前脚才进院门,后脚就跟进了武铭元,他怒气冲冲地冲进来,也不管戚泽还在,就怒喝道:“沐筱萝,是不是你怂恿姨丈这么做的?你真要逼本王吗?”

    沐筱萝奇怪地反问:“我逼你什么?”

    “你装什么装,你真要逼我休了冬卉吗?她是你的姐妹啊?你是不是想报复她抢了我你才这样做?”

    武铭元咬牙切齿地叫道:“都到这时候了,争这些还有意义吗?我如果真休了她,贺家怎么看我,天下人怎么看我,你难道一点都不为我着想?”

    沐筱萝听懂了,冷笑着扬起眉:“三殿下,你有没有自作多情了点?我逼你?靠!你值得我逼你吗?天下就你一个男人吗?”

    她气恼之下连表妹她们骂人的话都说了出来:“什么我逼你的话你也讲得出来,本小姐什么时候说过非你不嫁了?我靠!本小姐就没想再嫁给你,别说做侧室,做王妃本小姐也不稀罕!你大可以抱着你的贺王妃恩恩爱爱去,别来本小姐眼前碍我的眼!”

    “你是我的侧妃,你休想嫁给别人!”武铭元气急败坏地跳脚,威胁道:“本王倒要看看谁敢娶你!”

    沐筱萝怒了,指着他骂道:“武铭元,你还要不要脸?休书是你写的,男婚女嫁各不干涉,本小姐不管谁做你的王妃,你管本小姐嫁谁啊!你以为你是皇子了不起啊!我呸,本小姐就不信天下之大全姓武,都屈从在你的yin威之下,你等着看,本小姐找不找得到人敢娶我!……戚大哥,向兰,给我送客!”

    “谁敢?”武铭元瞪两人,向兰动也不动,垂了眼睑站着,翠竹吓得小脸都白了,捧着沐筱萝的礼物进退不得。

    戚泽只是淡淡地冲武铭元伸了手:“三殿下,请吧,三小姐要休息了,你留在内院都不方便!”

    武铭元瞪着他,怒道:“你敢赶我走?”

    “不敢!就像筱萝说的,这天下都姓武,都是殿下武家的土地,戚某不敢赶殿下!只是想提醒殿下一声,虽然都是武家的土地,在筱萝没死之前,这里还姓沐……我们就算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该尊重一下主人的意思吧!”

    戚泽不亢不卑一席话,说得武铭元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狠狠地剐了戚泽一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游戏人间

    武铭元的威胁当晚就被戚泽告诉了洪坤,洪坤第二日把沐筱萝叫去了前厅,向兰被周泽堵在了门口,这次向兰倒没怎么坚持,就守在了外面。

    沐筱萝有些意外,心思一动,这向兰也不是不可收服啊!有松动就好,就怕铁板一块无从下手。

    进去洪坤正处理军务,让她小坐一下再和她说话。沐筱萝就坐在一边等着,洪坤匆匆处理了手上的事,过来在她旁边坐下,笑道:“三殿下威胁你了?”

    沐筱萝无奈地摇头:“义父知道了?”

    洪坤点点头:“戚泽都和我说了!你说的对,休书一写,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他就是皇子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这事讲到皇上那,义父也会为你做主的!”

    “谢谢义父!”沐筱萝想了想说:“义父,我还是不想忙着嫁,我想先随你离开京城,过些日子再说这件事吧!”

    洪坤摇了摇头说:“不行,容儿,不是义父要为难你,这事义父已经给你考虑好了!你不想再嫁给三皇子,只有趁这次机会赶紧嫁了,他才会死心,否则,你想他一直纠缠你吗?”

    沐筱萝一听,也是,武铭元一天不得手,他一天不会死心,现在有洪坤做她的靠山,他还不会明目张胆地抢她,要是洪坤走了,谁来制约他呢!

    只有嫁人了,变成别人的妻或者才会让他断了这个念头,才会斩断他们之间的纠结。

    “义父,我听你的,我嫁。可是我能自己挑夫婿吗?”沐筱萝脸微微有些红了,古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这样算不算太大胆了?不过以前的沐从蓉都敢为喜欢犟着嫁给武铭元,她这样说也不会太令人意外吧!

    洪坤就笑了,说:“当然,夫君是以后要和你过日子的人,你不喜欢也过不下去,义父只给你把把关,具体还是你自己挑吧!”

    “谢谢义父!”沐筱萝大喜,这样只要楚轻狂解决了他自己的问题,她挑楚轻狂义父也没什么意见吧!

    洪坤笑道:“容儿这么高兴,是不是心中已经有人选了?说出来让义父帮你掂量一下可好?”

    沐筱萝脸就红了,轻咬了咬下唇,摇头说:“没有啦,义父乱想些什么!”

    洪坤哈哈笑道:“容儿要是没适合的,义父帮你推荐几个,可好?”

    沐筱萝心一动,问道:“义父是不是有适合的人选?是谁啊?容儿认识吗?”

    洪坤点头,说:“义父的确有几个适合的人选,容儿都认识,义父给你说说,你想想谁更适合你!”

    “义父请说!”沐筱萝看洪坤一脸严肃,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发生似的。

    “容儿,你那命中无后的批文是谁做的,你知道吗?”洪坤开口问道。

    沐筱萝茫然地摇了摇头,她本来就不是沐从蓉,怎么知道啊!

    洪坤叹了口气,说:“就是法正大师,祭奠时念超度经文的那位大师!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大佛寺有名的高僧,据说他所做的批文十拿九稳,很少出错……”

    沐筱萝脑筋一转,懂了,苦涩地问道:“那义父的意思……我是真的不能有后了?”

    一个女人不能生,在现代还有很多办法,在古代……额,不是像农村里那些老婆婆骂人的话吗?养个母鸡还会生蛋,她连鸡都不如?

    有没有孩子她倒不在乎,可是她嫁的人怎么看她,楚轻狂也和她一样不在乎吗?

    洪坤揉了揉眉头,说:“这个义父说过了,不能完全相信,谁知道法正大师的批语里你会不会是特别的那个呢!可是也不能不信,这矛盾啊……”

    沐筱萝失笑:“义父可是有什么主意,但说无妨,容儿不会乱想的!”

    洪坤苦笑,看了她一眼说:“你这孩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聪明,义父就瞒不了你啊!嗯……是这样!昨日散了酒席二皇子就来找义父说亲了,说他愿意娶你做王妃,你无后也没关系,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以后再有孩子可以姓沐,他不在意的!”

    “二皇子武铭正?”沐筱萝眼前浮现出酷似前男友徐正的那张脸,就默然了!他也来凑这种热闹?是对她真有兴趣,还是冲着洪坤的脸面来啊!

    “义父考虑了一下,二皇子还是很适合你的,你嫁过去就是做正妃,没有孩子也没人敢欺负你!三皇子也不会再缠着你不放,义父也可以放心了!”

    洪坤笑着看她:“义父说这些不是要干涉你,你可以考虑一下!”

    “嗯,还有其他人选吗?”沐筱萝觉得但凡有其他人选,她都不会选择武铭正,不是不愿给人做后妈,而是实在不愿意面对酷似徐正的那张脸!

    “这个……四皇子病秧子一个,能活多久也不知道,义父不建议你选他!五皇子……哼,昨日竟然带了个青楼女子来,这样的男人说的再好听也靠不住,不要!黄侍郎家的那小子,看着还可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胆子和三皇子争了……”

    洪坤一个个点评着,就是没提楚轻狂,沐筱萝失望之余,才想起古人看不起商人的事,认为商人投机取巧,是读书不成才去学钻营的小市民!洪坤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将军,看不上经营酒楼的楚轻狂很正常。

    有些不甘,沐筱萝试探地问道:“义父,那楚老板人很好,还送了容儿一颗夜明珠,义父觉得他怎么样?”

    “楚老板?”洪坤疑惑地睁大眼,想了一会才想起楚轻狂是谁,蹙了眉头说:“一个商人,和我们不是同类,家世也不了解,走南闯北谁知道他认识些什么人!要是江洋大盗之类的出身,还玷污了你!这种人别说嫁给他,平时你也要和他保持点距离,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