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24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楚轻狂满脸的痛惜,伸手从身后站的墨鱼手中取过了一个盒子,递给沐筱萝说:“今日听说洪将军收你为义女,替你高兴呢!一点薄礼,算是祝贺吧!”

    沐筱萝刚要伸手接,斜地里伸过了一只手,将盒子抢了过去,伴随着就响起武铭元阴阳怪气的声音:“本王还没给筱萝准备礼物呢,先看看楚老板的‘薄礼’是什么,借鉴一下!”

    沐筱萝怒瞪他,武铭元却不管不顾地打开了盒子。这时旁边已经站了不少来吃酒席的人,看到三皇子武铭元挡在了门前,没人敢抢先进去,就围在了门口。

    武铭元一打开盒子,众人都下意识地往盒子里看,一看,一小片吸气声。

    盒子里一颗小孩拳头大的珠子静静地躺在黑色的丝绒布上,圆滑光润,看成色,光泽晶莹剔透,还隐隐发亮……

    “好大的夜明珠……”人群中有人惊呼,看向楚轻狂的眼光就充满各式各样的,有惊讶的,妒忌的等等……

    楚轻狂带着淡淡的笑看着沐筱萝,似乎不知道自己引起了人群的轰动。

    武铭元脸色却稍稍变了,身为皇室的人,夜明珠他不是没见过!可是到现在他见过的所有夜明珠,都没有一颗有这么大,最大的是前几年波斯一个商人进贡给父皇的,那珠子有现在这颗一半大,放在书房就能当烛台用了。

    楚轻狂的珠子这么大一颗,不就能把整个房间照亮吗?

    这还不说,这么大一颗夜明珠,连皇室都没有的珠子,该价值连城了,楚轻狂竟然随便就拿出来送人?还说一点薄礼……

    武铭元有些阴森地盯着楚轻狂,他是要讨好洪坤和沐筱萝,还是讨好自己呢?

    可是看楚轻狂盯着沐筱萝的眼神,他就否决了讨好自己的想法!

    那种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他懂,楚轻狂对沐筱萝有……性趣!他磨牙,上次楚轻狂和他墙头抢沐筱萝的事他还没忘记呢!敢抢他的女人,楚轻狂活腻了!

    两道风景

    “这珠子太贵重了,筱萝收不起,做点小生意不容易,要卖多少年的酒菜才能买得起啊!楚老板你虽然有钱,还是省着点花,这珠子你还是拿回去吧!”

    武铭元的语气充满了讽刺,说着合上盒子,不屑地递给了楚轻狂。

    楚轻狂微笑着接了过来,却没收起来,而是重新递到了沐筱萝手中,淡淡地说:“三小姐,楚某不才,买珠子这点银子还是有的!三小姐不嫌弃的话就留下,这个晚上看书不伤眼睛的!”

    他的手在碰到沐筱萝时趁机摸了她一下,沐筱萝咬牙,想起他第一次在三王府见她时也是这样,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这个色-狼,吃豆腐也不分分场合,这么多人围观,他还敢摸,也不怕人看见,真是色胆包天!

    虽然在心里将他骂了一顿,面子还是要给的,她不管武铭元脸色难看,微笑道:“既然楚公子一片诚意,那从容就收下了,谢谢楚公子!”

    武铭元还想说什么,沐筱萝已经将珠子放到了袖拢中,对向兰说:“我们快进去吧,别让干爹他们久等!”

    楚轻狂就对墨鱼说:“墨鱼,洪将军他们在楼上,你负责把三小姐送上去吧,小心点!”

    “是,爷!”墨鱼过来,两手一抓,就将沐筱萝抬了起来,蹭蹭地上楼了。

    沐筱萝哭笑不得,楚轻狂这是和武铭元卯上了吗,连送她上来也要斗气,是怕自己不够显眼吗?

    墨鱼边抬她,边悄声在她耳边说:“爷生气了,原来洪将军请客是要为你选夫君呢!京城差不多像样点的公子都被洪将军请来了,你等着看,今晚的宴席热闹了!”

    “啊……”沐筱萝呆住了,敢情洪将军让她穿正式点,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啊!

    众目睽睽之下,到底是她选人,还是人选她,这算不算大型的相亲活动啊!

    只是如果换别人是主角的话,她可能会觉得有趣,换自己的话……那感觉糟得不能再糟!幽怨地看了戚泽一眼,这位刚认的大哥难道也加入了卖她的行列?

    可是看戚泽一脸好奇地东张西望,想着也是被蒙在鼓里的角色,她就无语了。

    被推到洪将军那一桌,还没开口,就听见有人传:“二皇子,四皇子,五皇子驾到……”

    这阵容蛮大的,三位皇子联袂而来,再加上已经在座的三皇子,京城里有名的官员都差不多到齐了,这醉香楼今日一宴,有这么多名人捧场,真是蓬荜生辉了,日后何愁生意不欣欣向荣!

    可是身为主人的楚轻狂,却一点笑意都没有,有些纠结地依靠在窗边,瞪着四皇子,恨自己为什么没早发现洪坤的‘企图’,要是发现,现在他该是四皇子了,不择手段也不能让别人娶走他的容儿……

    醉香楼还真真热闹了,谁也没想到洪坤包了整个醉香楼打的是这样的主意,第一个把肠子要悔青的估计数五皇子楚玉了。

    楚玉前日在天坛被三皇子骂了一通,说让他别忘记自己的身份,别想和他抢筱萝!

    这罪名让楚玉这两日在家里就纠结了,一边是自己的哥哥,一边是喜欢的女人,到底该不该放手呢?听武铭元的话,是对沐筱萝还没忘情,想破镜重圆的意思,他到底该不该坚持喜欢沐筱萝呢?

    这问题还没纠结出结果,就接到了洪坤的请柬,酒席不能不来,来了不可避免是要遇到武铭元和沐筱萝的。他知道自己的皇兄对自己有意见了,唯恐被人安个窥伺自己皇嫂的名声。思付了半天,做了一件现在看来蠢不可及的事,竟然跑去找亦巧,让亦巧陪他来赴宴。

    来酒楼的女眷不是没有,大都数是洪坤旧友的夫人,年轻一点的都很少带女眷来。如果换别人带来,大家扫一眼就不会注意了,可是五皇子什么身份啊,第一次公然带女眷出来,还是位青楼女子,那盯着亦巧的目光就很多了。

    作为醉花楼的头牌亦巧,那姿色不用说都是百里挑一的。妍姿俏丽,螓首蛾眉,一袭水红色的秀丽美艳。云髻峨峨,插了两支镂空兰花珠钗,珠串随莲步轻移,摇曳生姿……随楚玉一上来,就惹得那些公子哥视线全聚中到她身上。

    连武铭元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似乎没想到醉花楼头牌离开了醉花楼,竟然还有这靓丽的一面。

    沐筱萝则注意到亦巧的目光越过众人投向了楼的另一边,沐筱萝眼一扫,看见楚轻狂站在围栏边,蹙眉看着自己。

    她再移回目光,就看见亦巧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沐筱萝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这女人认识楚轻狂,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才想着,就见亦巧又抬起了头,这次就是直直地看向她。隔着人群,沐筱萝感觉到她在打量自己,从头到脚,丝毫不放过似的。

    沐筱萝很反感这样的目光,就淡淡地回视着她。沐筱萝今日穿的是白色的衣裙,一来是自己喜欢的颜色,二来沐家才举行了祭奠仪式,想着也不能穿的太艳。她墨色的秀发上只是挽了个简单的发髻,斜插着一支碧玉的薇灵簪。

    说起来,这簪子还是楚轻狂送的,式样很简单,几乎没有多余的装饰,就是一支成色不错的碧玉,水绿得让她一见就喜欢上了,离开园子没带其他东西,就带上了这支发簪。

    两个女人,一个似春天的桃花,艳丽得夺目,一个是冬天的玉兰,傲然冷清,却暗香袭人,在这男多女少的酒楼,倒形成了独特的两道风景,美了那些公子哥的凡眼。

    沐筱萝和亦巧的眼神对峙没持续多久,因为二皇子和四皇子走了过来。沐筱萝上次蒙四皇子赠轿,还没说声谢谢,看见他和二皇子走过来,就首先撤下了目光,转头微笑着看着两人走近。

    二皇子武铭正稍前两步,捧了个长盒子,微笑着递过来:“三小姐,恭喜,一点薄礼,略表心意。”

    “谢谢!”沐筱萝接过来,随手递给了旁边的向兰,转头看向四皇子。

    今日四皇子武铭钰没有带斗篷了,穿得还是很严实,因为离得极近,他白净的脸上那双酷似楚轻狂的眼就落在了沐筱萝眼中,让沐筱萝有些愕然。

    她看了看正走过来的楚轻狂,心里叹息,两人的分别就是,楚轻狂眼睛里时常带了些玩世不恭的狡黠,而眼前这个四皇子眼中却清明一片,明澈得像泉水一样,多了点暖意和实在。

    因为赠轿,沐筱萝对四皇子就有些好感,此时见他眼中的真诚,就更多了些好感,没等四皇子递上手中的贺礼,她就先笑道:“四殿下,从容还没感谢你上次赠轿的恩情,这次的贺礼就免了吧!”

    四皇子武铭钰温和地一笑,还是递过了手中的贺礼,说:“礼物很轻,不值几个银子,是本医书,昨日偶然得到的,我想三小姐一定会喜欢!”

    “医书?”沐筱萝奇怪地看了看他,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看医书,心里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掠过,不自觉地接了过来,竟然是本《中医汇通医经精义》,里面有很多针灸疗法。

    沐筱萝大喜,下意识地对武铭钰展开了一个真诚的笑脸,由衷地说:“谢谢,很喜欢你的礼物,这算是我收到的最有用的礼物!”

    四皇子就笑了,扫了一眼已经站在身边的楚轻狂,云淡风轻地说:“喜欢就好,也不枉送礼人一番苦心了!”

    楚轻狂摸了摸下颚,手恰巧遮住了唇角上扬的弧度,沐筱萝虽然觉得两人有点怪怪的,也没深想,自己收了医书,陪他们一起坐下了。

    洪坤和几个老辈坐了一桌,沐筱萝就和几个皇子坐了一桌,楚轻狂和几个皇子交情很好,又是主人,就当仁不让地和他们同桌。

    三皇子武铭元自持沐筱萝以前是自己的侧妃,坐在了她身边,二皇子和五皇子依次而坐,坐在沐筱萝另一边的就是楚轻狂了,而他的另一边是紧挨着五皇子的亦巧。

    这座位有些怪异,楚轻狂夹在了两个女人中间,让谁都不适合,别人看着怪,他自己却丝毫不觉得,禀着主人的义务,时常起来为大家添菜加酒,侍候得最周到的自然就是沐筱萝,让向兰都找不到侍候的机会。

    这样的殷勤也很正常,两个女客,一个腿脚不方便,一个青楼女子,照顾沐筱萝似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放心

    武铭元看着不爽,拼命给沐筱萝夹菜,当了众多皇子的面,沐筱萝不好让他下不了台,就没拒绝,随便吃了几口,就说自己饱了,歇了筷子,只听着客人们聊天。

    武铭元看她真的不吃了,也不好勉强她,就和二皇子五皇子互相敬起酒来,一时就顾不上她了。

    沐筱萝看那边,洪坤等人也喝得畅快,她随意扫了一眼四周,碰到了许多端详她的目光,顿时就吓得转回头来,如坐针毯了。

    这些人抱了什么目的想娶她?一个被说不会有后的,还断了腿,无权无势的女人?想想也知道只能是冲洪坤面子而来的,否则她何德何能啊!

    洪坤虽然是一番好意,可她根本不想领这样的情,怎么拒绝呢?

    正苦恼,突然放在膝上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覆上了,她一惊,抬眼,楚轻狂若无其事地喝着自己的酒,长长的睫毛垂着,轻微地抖动着。

    沐筱萝心里一松,看桌上没人注意他们桌下的动静,就任他握着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是贪恋他这一刻的温暖,还是一种心理安慰,只知道,这一刻,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孤单!

    “诸位……咳!”洪坤站了起来,酒喝得有点多了,脸红红的,端了酒,声音似洪钟一样,才开口就震下了所有的声音,酒楼上的人都安静下来,准备听他说话。

    沐筱萝感觉楚轻狂的手握紧了她的,心下知道洪坤要给她选夫君了,却无法站起来阻止洪坤,只好转过自己的手,安抚地握了握楚轻狂的手,那意思是让他放心,她不会嫁给别人的。

    楚轻狂飞快地看了她一眼,那狭长的眼中竟然充满了狂喜,沐筱萝才猛然醒悟,自己做了什么!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