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想了想,沐筱萝认真地说:“伯伯,我知道你是为容儿好,才肯这般费心,可是容儿暂时不想嫁人!你且听我说说理由……你看京城的公子哥哪个不是三妻六妾,做妾呢我是再也不会做了!委屈自己不说还要被别人欺负!做正室呢,你看我一个被休的女人,又被算命的说我不会有后,还断了腿,谁肯娶我啊!就算真的给伯伯面子娶了我,如果不是真心对容儿好,嫁过去还要受气,还不如容儿自己生活来的自由!”

    她笑了笑:“伯伯也不想我被别人欺负吧!所以在没找到真心对我好,不嫌弃我的人时,我都不想嫁的!这事不能勉强,伯伯别怪我不识好歹!”

    “哎,不会不会,你说的也是实话!是伯伯考虑不周,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找个不嫌弃你,真心对你好的人家,这事包在伯伯身上!”

    洪坤拍拍胸膛,还是没放弃想把她嫁了的念头。

    沐筱萝苦笑,没和他继续争辩。

    洪坤想了想,说:“容儿,老夫住在你这里,为了避嫌,也为了给你撑腰……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做老夫的干女儿吧!本来想收你做孙女,又怕三殿下误会占他便宜,你知道他姑姑是老夫的夫人,所以……”

    “干爹!”沐筱萝很爽快地叫道:“谢谢干爹肯认我这个干女儿,容儿还以为没亲人了,没想到昨天才认了周大哥,今天又多出个干爹,真好!”

    洪坤哈哈笑道:“那老夫也可以算周泽的干爹了!哈哈,你不止多了干爹大哥,还多了两个侄儿呢!我那两个淘气的孙子,有空让他们和你亲近亲近,顺便也帮我教育一下!”

    沐筱萝微笑:“干爹不怕我教坏他们吗?”

    洪坤大手一挥,笑道:“沐家的人能坏到哪里,有你爷爷的名声在,我一百个放心!”

    沐筱萝就笑了,眼眶微微有些潮湿,她算是获得肯定了吗?人家再没以为她做过侧妃是沐家的耻辱了!

    她终于用自己的鲜血把自己的名誉洗刷干净了!

    不容忽视

    周泽真的为她‘买’了个轮椅,只是当沐筱萝看见时,一眼就认出了那轮椅是楚轻狂为她做的!

    她奇怪地看了看周泽,当了向兰的面,没有露出任何见过这轮椅的样子,心里却翻江倒海起来,楚轻狂见过周泽吗?

    被这两个丫鬟贴身‘照顾’了一天,楚轻狂没机会进来看她吧?有些郁闷,却无法摆脱这两个狗皮膏药!

    似乎只有睡觉的时候她们才会离开她,难道要她一天到晚地睡觉吗?

    闷闷地回房,才坐下就听见翠竹进来禀道:“三小姐,三殿下来了,和洪将军在前厅喝茶呢,将军说让你出去见见!”

    沐筱萝就蹙起了眉头,略一想,忽然明白这肯定是洪坤将武铭元拦在了前厅,否则按武铭元的脾气,早不顾一切地闯到后院了。

    拖拖拉拉地换了衣服,才走了出来,向兰给她推了轮椅,她借口出台阶不方便谢绝了。自己杵了拐杖出来,向兰脸脸色不好地跟在身后,沐筱萝也不管,她吃饭时不给自己面子,难道还要自己照顾她的情绪啊!这都是双方的配合,彼此妥协才能相安无事。

    到前厅一进门就看见武铭元和洪坤对坐着,中间摆了棋盘,竟在下棋。

    武铭元估计是被洪坤强迫的,因为他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沐筱萝一进去他就看到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向兰,才对沐筱萝急急叫道:“筱萝,快过来,帮元哥哥看看这棋落在哪?”

    额!还元哥哥……沐筱萝想吐,这男人的脸皮之厚堪比城墙了!她和他从来就没那么亲热过,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

    没过去,在离他们不远的椅子上坐下,对着洪坤问道:“干爹,叫容儿来有什么事吗?”

    洪坤就拿着棋子对着武铭元指了指,笑道:“三殿下啊,听说我收了你做干女儿,一定要在醉香楼办几桌酒席庆祝一下,说让你也一起去!”

    沐筱萝淡淡笑了笑,说:“容儿觉得就不必破费这银子了,我们自己高兴就行!”

    “那不行!姨丈难得收干女儿,而且收的还是筱萝你……亲上加亲,不能不庆祝!要请……银子全由本王出,筱萝你别担心!”

    武铭元豪情万丈的说道:“一来庆祝筱萝多了个干爹,二来昨天在府中招待不周,也算给姨丈正式接风!”

    沐筱萝不置可否,随口说道:“一切干爹做主吧!”

    醉香楼是楚轻狂的,她如果拒绝得太明显,怕引起武铭元的怀疑,反正把他要巴结的对象当做是洪坤不是她,就无所谓了!

    武铭元一听她这样说就高兴地说:“姨丈,你不会拒绝吧?”

    洪坤就笑道:“哪能要你出钱呢,我收干女儿是我高兴,我应该请客。这样吧,就由老夫明日设宴在醉香楼请客,老夫不止是为筱萝……老夫多年没回京,顺便也请些旧识老朋叙叙旧,这年纪也大了,不知道下次来是何年何月,还能不能见……三殿下你就别和老夫争了,让老夫请吧!”

    话说到这份上,武铭元就没什么好争了,笑着说:“那就姨丈请好了,小侄沾光了!”

    沐筱萝听不是他请客,更无所谓了,坐了一会,借口太累就要回房。武铭元倒没怎么挽留她,只是使了个眼色给向兰,沐筱萝就注意到向兰送她回房后就换了翠竹伺候着,一直到晚上都没见到向兰出现。

    夜深了,雪已经停了,天气却比下雪更冷,让人都龟缩在被褥中,冬眠似地贪恋着温暖。

    沐筱萝住的小院也笼罩在了黑暗的冰冷中,空芜得似没有人烟。

    不知道何时,墙上飞进一条黑影,一个纤细的身影落在地上,不知道是没掌握好,还是其他原因,落地踉跄了一下跌在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她伏在地上,抬头看了看沐筱萝住的房间,看了半天没有动静,她才爬起来,踉踉跄跄地钻进了院门旁自己住的房间。

    关了门,摸索着点了灯,她刚要脱衣服,突然就怔住了,她的床榻上,静静地坐着沐筱萝,正用一双秋水般明亮的眼睛看着她。

    向兰惊骇得眼睛睁得好大,她回忆自己为什么忽视了她的呼吸声,是自己慌忙中忽视,还是对方刻意地屏住了呼吸,想了想,以自己的警觉,一定是对方刻意隐瞒了呼吸声。

    她站在原地,漠然地看着沐筱萝,不问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沐筱萝也看着她,似乎这就是自己的卧室,她向兰才是那个闯进来的人。

    两人互相看着,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种不服输的狠绝。向兰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样的,直到听到沐筱萝开口,她才惊觉自己一瞬间起了杀意。

    “你如果杀了我,怎么向武铭元交待呢?”那个双腿不便的女人就是这样轻声漫语地道,娇小的脸上同时扬起的笑漫不经心,随意得就像和姐妹捞家常似的平淡,似乎她身上的杀气在她眼中只不过是同伴之间相互的闹剧而已。

    她,江湖中赫赫有名杀手,多少人只听到她的绰号就吓得脸变色的人,她的杀气在她眼中就这么不堪?

    向兰似乎被打击到了,继续漠然地看着她,毫不掩饰身上暴涨的杀气,可是那该死的女人,还是带着那种该死的笑淡淡地看着她,反而是向兰自己,从出师做杀手第一次沉不住气了。

    僵持了半天,她阴冷地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沐筱萝的回答很简单:“敢!”

    一个字却让向兰又怔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半天才说:“知道我敢,你还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不怕我震怒之下真的杀了你?”

    “你爱惜自己的生命吗?”沐筱萝答非所问。

    “废话!”向兰还了她一对白眼,生命只有一次,谁会不爱惜呢!

    “那不就结了,你爱惜自己的生命,我死了武铭元也不会让你活下去,我死等于你死,你能杀了自己吗?”

    沐筱萝促狭地冲她眨了眨眼睛,向兰注意到她的睫毛很长,这行为很……小女孩!

    “这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伤药,很好,我试过了,不会留下疤痕!用了它,皮肤光滑又水嫩,早一刻使用,早一刻受益,保证你用了之后疗效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呵呵……”

    沐筱萝在床上放下一个玉瓶,拿了拐杖就往外走,嘴上说的话让向兰莫名其妙,她却自得其乐地越说越起劲,开门时说不下去了,莫名其妙地偏了头自言自语:“化妆品广告看得太少,忘词了!”

    眼看她快走出门,向兰忍不住冷笑:“别以为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收买我,你看错人了!”

    反正监视她的事都被沐筱萝戳穿了,她也不在乎让她知道自己的来意。

    沐筱萝只是偏了头,好笑地看着她,反问:“你觉得自己值多少?”

    向兰蹙眉,冷哼:“就算你搬座金山放在我面前,也别想我为你所用!”

    “呵呵,我很穷,我没有金山,我也没想收买你!你要那么容易被我收买,我还不敢要呢!我在这,只是想告诉你,我沐筱萝不怕武铭元,也不怕你!你监视我,我理解,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如果触及我的底线,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沐筱萝依然是淡淡的笑,可那笑容中却有一种慑人的魄力,让向兰心惊,这样一个腿脚不便的女人,她用什么来维持这份自信啊?

    “今天的事只是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你为难我可以,我想杀你也易如反掌……我甚至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你是聪明人,自己想想吧!”

    沐筱萝带了意味深长的笑离开了,向兰呆呆地站了一会,目光才落回到床上的玉瓶上,想到自己受的处罚,她猛然一惊,发现沐筱萝说的是真话!

    她想杀她,的确不需要自己动手,三殿下极力想讨好她,今天就为了让她自己走过去就重重处罚了她,要是她故意替她‘美言’几句,她还有活路吗?

    这样杀人不见血的方法又不是没见过,怎么自己就忘了她是三殿下喜欢的女人呢!

    那美丽的脸,那腿脚不便的样子不是造成她疏忽的主要原因,她觉得是自己的自负让她输了这一回合。

    没把沐筱萝当成对手!

    这一回合的惨败让她发现了沐筱萝是不容忽视的对手……

    皇家至尊

    洪坤为收沐筱萝做义女庆祝请客的请柬也送到了二王府,二皇子武铭正拿着这请柬站在窗前发呆。

    沐筱萝竟然做了洪坤的义女?这是理所当然又似乎是出乎预料的事!

    想着祭奠时见到的沐筱萝,他陷入了一种矛盾中!

    沐家出事时已经意料到了结局,明哲保身地请旨去治理水患,这没有什么错!

    可是为何在祭奠时,再见到沐筱萝,他竟然觉得自己做错了!

    如果当时能把郭家的罪证呈上去,是否能挽救沐家呢?

    从大皇子的手中救了沐筱萝,是否他就可以得到她?

    眼神微黯,那白衣如雪的女子立在雪花中时,和天同样的圣洁!

    他很想上前,去触摸她发上的雪花,可是短短的几步却形同千山万水,他就是跨不出去那一步!才发现,想的太多,经历得太多,他已经失去了去触摸她的资格和勇气……

    你没有错!没有沐家,和那些忠良的牺牲,大皇子的势力怎么可能轻易倒塌呢!

    谁不知道沐家冤枉,三皇弟都能托病置身事外,你明哲保身又有什么不对呢!

    你没有当皇后的母亲,没有父皇的宠爱,你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拼搏出来的,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就功亏一篑呢!

    武铭正闭了眼,有些沐瑟,通往帝王宝座的路就这样艰辛吗?他一点点的牺牲,一点点地放弃着自我,为了大局不断妥协,等他最后站上了帝王之颠,他会不会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呢!

    不……不能想,身为皇子,不做国君就只能臣服于他人脚下,那他辛苦地学习,苛刻的努力,不断的牺牲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稍微”与众不同的女人……如果你坐上了那位置,何愁没有这样的女人呢!

    武铭正呼气,睁开了眼睛,叫道:“孙毅。”

    “未将在!”一个侍卫答应着出现在门口。

    武铭正用手指弹了弹请柬,说:“去查一下,有多少人收到这请柬,都是些什么人,明日赴宴之前报给本王!”

    “是……”孙毅没多问什么,转身就走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