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觉得楚轻狂对她的好就是这样的美梦,太美好而不会长久的道理她懂,所以能享受时何苦不享受呢!

    清清楚楚也是一天,糊糊涂涂也是一天,在她能强壮地再次面对外界前,这样过也不算虚度年华……

    有你就足矣

    讲好规则,两人开始下棋。平日两人实力差不多,你输我赢相差的也不是那么离谱,所以沐筱萝第一局胜了。

    楚轻狂歪了头笑看她:“容儿想问什么就问吧!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沐筱萝挑挑眉,直言:“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轻狂一愣,随即笑道:“这是什么问题啊?我是什么人?一个姓楚名轻狂的男人,具体点就是一个家里还有点钱的商人!这答案容儿满意吗?”

    沐筱萝一脸的黑线,这答案她当然不满意,反正这身体也有耍赖的历史,何妨利用一下,嘟了嘴,用自己都无法想到的语气说:“这个回答太简单了,你根本就没诚意!”

    楚轻狂咦了一声,失笑:“那容儿是想知道什么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沐筱萝就道:“比如你家在哪?家里有些什么人啊?你都做些什么生意啊?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怎么做你的伙伴啊?”

    吃他的用他的,好像自己越来越往被包养的‘小蜜’发展,沐筱萝觉得自己除了腿暂时不能走路,所有的伤都好了,也该做点事,别让自己在楚轻狂眼中显得那么“没用”!

    所以她可以发誓自己想知道这些决不仅仅是八卦,知己知彼,才能找到自己适合做的事。

    “哦……原来容儿是想知道这些啊!这有什么难的,你直接问我不就行了!何必浪费一个问题的机会呢!”

    楚轻狂笑着在棋盘上放了一颗棋子,说:“我们边说边下吧,回答完胜负也分出了,就可以进行下一个问答。”

    “嗯。”沐筱萝觉得这方法也不错,就答应了,边下棋,边听楚轻狂开讲。

    “我娘是江南人……江南出灵秀美女,一点不假,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楚轻狂对她微微一笑,脸上浮起了一丝惋惜,似在追忆什么眼神开始迷离。

    “我娘也是在江南认识……我生父的!像戏里面的男才女貌,开始就被相互吸引了,然后我娘就被我生父带进了京,才发现他是京城里的……大富人家,家里早有妻室儿女……我娘爱惨了他,没其他选择就做了侧室……”

    楚轻狂说到这深深地看了沐筱萝一眼,补充道:“所以,容儿,我从不会因为你做过武铭元的侧妃而看不起你,不管别人怎么想,我知道你这么聪慧的女子,一定是爱到无法放弃,才会委屈自己的!我娘也是这样……”

    “谢谢……理解!”沐筱萝轻咬了咬下唇,没想到楚轻狂竟然是这样看她啊!

    “后来呢?”她有些失神地看着楚轻狂俊美的脸,儿子都生得如此俊美,他娘亲一定倾国倾城吧!

    “大户人家的侧室不是那么好做的,容儿你在三王府呆过该了解,女人之间争宠互相排挤陷害的事比比皆是。我娘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子,蒙我外公他们宠爱,念过私塾识点字,空有一身才气却不知道怎么和这些女人相处,所以被人陷害也不能怪她!”

    楚轻狂说到这满脸的伤痛,也忘了落棋子,怔怔地看着沐筱萝,似乎从沐筱萝脸上看到了自己的娘。

    沐筱萝理解那种被人陷害无处说的苦闷,同情地看看他,也不打扰他怀念,只是端了茶壶,给他添了热茶。

    “她怀了我的时候,被一个侧室陷害,说她和下人私通,我生父一怒之下想杀了她。我娘想方设法逃走了,蒙一家好心人收留,生下了我。我娘一直没离开京城,寻找着一切机会想洗去自己的冤屈,可是不知道怎么被那个侧室知道了,为了斩草除根,那侧室派了人来杀我们……收留我们的那家人,除了一个女儿,全部被杀了……我娘临死前让我回江南找我外公他们……所以我就离开了京城,一去十多年!”

    沐筱萝看见楚轻狂的手握着棋子放在桌上,白净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抬起眼,看到他漂亮的眼睛不复往日明亮,似蒙了一层雾气,她心一动,不自觉地抓住他的手握住,轻声说:“都过去了!别伤心!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娘会欣慰的!”

    “容儿……”楚轻狂反手将她的手包在手中,冲她淡淡一笑,沐筱萝看见他的眼眸一闪而过的淡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就没在乎,指了指棋盘:“我们继续下,快分出结果了!”

    “嗯。”楚轻狂依然握着她的手,用另一只手放下了棋子。

    沐筱萝挣了一下,没挣开,只好冲他翻了翻白眼,认命地用另一只手放下了棋子。

    这姿势很暧昧,她知道,她如果认真地挣扎,楚轻狂肯定会放,只是她发现自己从心底也不是太在乎,就由他了!

    第二局还是沐筱萝赢了,虽然她有点怀疑是楚轻狂故意放水,也顾不上了,急急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楚轻狂就笑了,故作蹙眉地说:“不是和你说过吗?因为我喜欢你……”

    “真心话,我要听实话!”沐筱萝不满地冲他皱眉,一见钟情或者小说中有,但绝不会发生在她一个断腿的弃妇身上,她只相信这一点。

    似乎看出了她的怀疑,楚轻狂自嘲地笑了笑,反问道:“为什么不信我喜欢你呢?我问你,你当初为什么那么喜欢武铭元呢?”

    喜欢武铭元的是以前的沐从蓉好不好!我哪知道她怎么别人不喜欢,就喜欢那男人了!沐筱萝当然不会这么回答楚轻狂,只好说:“太久远了,已经不记得怎么会喜欢他了!”

    楚轻狂就笑道:“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了,只是和你在一起,就会不断地发现你的好,你的才气,你的固执,你的烈性都吸引着我,让我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你!……你受的苦那么多,换了别的女人早受不了,可你却乐观坚强地活着。你的坚持令人敬佩,也令人心痛,所以就想关心你,对你好,让你更好地活下去!”

    “就这样?”沐筱萝有点不满足地盯着他,似乎觉得还缺了什么,又说不清是什么。

    “还不够吗?”楚轻狂扬眉,轻笑道:“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不知道要说什么才会哄你欢心。我外公有句老话‘说的多不如做的好’,容儿不相信的话就看我的表现了!”

    沐筱萝脸顿时就红了,白了他一眼,嗔道:“谁要你讨我欢心!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平时白吃白住的已经够麻烦你了,你可别让我再有什么心里压力!”

    “你怎么不是我什么人了?”楚轻狂低笑道:“你都被我看光光了,我不娶你谁敢要你!在我心里,可是已经将你当我娘子一般侍候着了,难道你没感觉?”

    沐筱萝顿时就沉下了脸,叫道:“楚轻狂,不准再开这样的玩笑,否则我明天就离开这!”

    她猛地抽出自己的手,胡乱搅乱了棋子,不等楚轻狂说话就嚷道:“不玩了,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容儿!你以为我是开玩笑吗?”楚轻狂推开桌子,倾身,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臂,就将她拉了过来。

    他的声音低沉里有些伤感,一扫平日的玩世不恭,让沐筱萝有些不习惯,她依然沉了脸说:“是不是开玩笑都不重要,这话以后都别说了,免得让人误会。我在你这也住了很长时间,伤也好了,看外面风声不紧的话,你找个时间把我送出去吧!”

    “你要去哪里?你能去哪里?”楚轻狂急叫着将她转过来,说:“我们今天把一切都摊开说吧!你是不是因为花君子的话不高兴?”

    沐筱萝蹙眉:“花君子和你说什么了?”

    “你管他和我说什么,他是不是说家里来信,让我回去娶水佩?他让你做我的侧室?”

    楚轻狂烦躁地问,眼睛中又闪过了淡蓝的光,沐筱萝看见惊疑,一时忘了回答。

    楚轻狂以为她伤心,就伸手捧住她的脸,放缓了口气:“他把你们说的话都告诉我了!容儿,我原本想处理好家里的事再和你说这事,可是你竟然说要走……那我只能提前告诉你了!我喜欢你,我真的想让你做我的娘子……唯一的娘子!我从来没想过让你做侧室……你相信吗?”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她的脸,眼神痛苦而纠结:“我从来没有和外人讲过我娘的事!知道刚才为什么告诉你吗?我是想让你知道,我懂……当年我虽然小,可是我懂我娘的痛苦,她很喜欢他,即使被冤枉了那种喜欢都没减少……一直到死!我看着她临死时都看着他住的方向,我恨啊……那一瞬间我发誓,如果日后我娶妻,我绝不会娶妾,不会让我娘的悲剧在我家里重演!”

    “所以我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娘子!我真心喜欢的女人,我会把我所有的爱给她,只宠她一个,只爱她和她的孩子!”

    楚轻狂梦幻般地述说着,声音越来越轻柔,沐筱萝苦笑,那这人也不可能幸运地是她啊!

    似乎看出她的思想,楚轻狂低头,头抵在她额上,哑声说:“水佩是救了我,她们全家为了救我们母子失去了性命,我很感激她,这么多年来我都是将她当妹妹一一样疼爱,只要她想要的东西,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给她。这一生她在我心中这个地位无人能替代……就算她要我的命,我也会义无反顾地给她……只是这种感情不是男女之情,就是一个哥哥对欠了很多恩情妹妹的一种报答,你理解吗?你懂我吗?”

    被他固执地询问着,沐筱萝有些无奈地点点头,的确很沉重的一份恩情,何以为报啊!

    “我可以把我的命还给她,可是我不能娶她!这对她不公平……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像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一样去爱她,去宠她……她还小,她会遇到喜欢她的男人,她有一天会懂得哥哥和相公之间的喜欢是不同的!对吗?我没做错,对不对?”

    楚轻狂估计被家人逼惨了,虽然很自信的表达,却有一点点信心不足的样子。让沐筱萝心里叹息,想法是没错,可是在这时代超前了点,他要不娶水佩,会被人看做忘恩负义的!

    “我不是忘恩负义,对不对?容儿!对不对?”

    楚轻狂固执地问道,眼睛紧紧盯着沐筱萝,似乎她的肯定对他很重要。

    沐筱萝同情地点头:“你没有忘恩负义,你也是为她好!”

    话还没说完,就被楚轻狂拥进了怀中,他低低笑了起来,笑得有些霸道:“我就知道容儿你不会这样看我的!谢谢……谢谢!……只要你懂我,就算天下人都唾骂我,我也不在乎!我有你就足矣……”

    沐筱萝突然觉得压力好大,这样说是不是将她的未来和他的联系在一起了?楚家的人会不会将她看成是破坏楚轻狂和水佩成亲的障碍?

    楚轻狂喜欢她?如果她也同样的喜欢楚轻狂,或者会和他站在同一条战线抵抗楚家人的压力,可是,她喜欢楚轻狂吗?喜欢到想嫁给他,从此安乐地享受着他的照顾,过万事无忧楚家少奶奶的生活吗?

    想着很美好,却如海市蜃楼一般,她清醒地知道那种生活绝不会属于她……

    有人欢喜有人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楚轻狂平日的好,拒绝的话怎么说的说口,可是沐筱萝对自己的未来都没信心,又怎么能这样放任自己的感情呢!

    她在楚轻狂的怀中思付了一下,轻轻推开了楚轻狂,艰难地开口说:“轻狂,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你别急着为我做这样的牺牲……你先听我说!”

    她指了指对面,失意楚轻狂坐回去,他是听话地坐了回去,却仍然握着她的手,让沐筱萝极不自然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