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0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喜欢这样的自己,以前的沐从蓉脸有点圆,看上去是天真可爱,却总感觉和她不符。现在除了眼睛大了点,总体感觉和以前的自己差不多,也就更适应了。

    物质上楚轻狂极其大方,精神上也没见小气。除了给沐筱萝找医书,怕她嫌闷,什么新奇的小玩意也给她找来,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或者京城发生了什么事也第一时间跑来告诉她。

    沐筱萝搬下小院,他也在院中留了个房间给自己,大都时候都过来住,偶尔才留宿在听雨楼。

    各人有各人的秘密,沐筱萝从来不问他出去住的事,即使他去找女人,她也觉得很正常。

    她何德何能,蒙人收留已经不错,还指望人家真的喜欢她,只爱她一个吗?

    古人自皇上就三宫六院,下面的官吏富坤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楚轻狂后院没女人,不代表他没需要,所以沐筱萝非常理解。

    这时代虽然不似现代繁花千种,也姹紫嫣红,为了一朵花放弃整座花园的事想着就与大环境不符,沐筱萝自付无才无德,自不敢想有人为她牺牲如此。

    可是,让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和人共享一夫的事她又是万万做不出的,这不是大度不大度的问题,而是一种互相尊重的态度。

    你心中有我,我眼中有你,两人同心才能生活在一起。

    情人眼中揉不了沙子,真能忍受自己喜欢的人从自己床上爬起来又睡到别人床上的女人是圣母!

    沐筱萝觉得自己不是圣母,她再坚强也是一个女人,无法忍受这样的男人,也无法想象自己为了这样的男人去争风吃醋,所以宁可不要,也不会委屈自己去喜欢这样的男人。

    有以前的沐从蓉为了武铭元宁肯做侧妃也要下嫁,结果为‘争风吃醋’被打断腿的先例,现在的沐筱萝想阐明自己这一观点就有些难。

    在天牢中一番血性的表现虽然替她挽回了不少声誉,可是说自己不想再嫁人,更不想和人共侍一夫就有些牵强,至少花君子和墨鱼等就有些不以为然。

    事情从某天晚膳开始说起,沐筱萝正和楚轻狂吃饭。从她搬下小院后,两人一起吃饭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有时花君子和墨鱼赶上,也会一起吃。

    两人正在吃饭,巧燕走了进来,禀道:“公子,花大哥说家里来人了,让你去见见!”

    “哦!”楚轻狂蹙眉,看吃了一半的饭,对巧燕说:“你去让他等一下,说我用完膳就过去!”

    巧燕为难地说:“花大哥说他要赶着回去,让你赶紧过去见一下,很急!很急!”

    楚轻狂就不悦地站起来,对沐筱萝说:“容儿,那你先吃,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就匆匆地走了,巧燕留了下来,沐筱萝关心地多了一句嘴,问道:“巧燕,发生了什么事?很急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看王大哥高兴的样子,应该是喜事吧!毕竟水佩小姐好了,大家都高兴……说不定是老爷来信,催公子回去成亲呢!”

    巧燕嘴快地说着,丝毫没想到要掩饰。沐筱萝怔了怔,也没多问,心里微微有些失落,原来楚轻狂在家乡有未婚妻啊!

    巧燕给她倒水,倒着倒着突然失声道:“哎呀,不好!老爷要是让水佩小姐和公子成亲,夫人肯定是不会让水佩小姐做小的,可是巧燕也不舍得小姐你再做小的,上次你做侧妃就够委屈了,又受了那么多苦,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委屈你了!”

    沐筱萝蹙眉,她什么时候说要嫁给楚轻狂啊!别说做小,连嫁他的想法都没有,巧燕这想法从哪里来!

    “哎呀呀……这可怎么是好!难怪老爷来了几次信,公子都拖着不肯回去,一定也是很为难!他那么喜欢你,一定舍不得让你做侧室……可是水佩小姐又救过他,也不能让水佩小姐做侧室啊!这可怎么办啊?”

    巧燕纠结地在屋里跳来跳去,让沐筱萝忍不住说道:“谁说我要嫁给楚公子了?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你别误会了!”

    “你不想嫁给公子?哎呀,三小姐,是不是巧燕嘴笨说错话惹你生气了?你一定别生我的气啊!要是让公子知道我乱说话,一定赶我走的!”

    巧燕被她的话吓到了,赶紧求饶:“三小姐,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孤苦伶仃又受了那么多苦,再做侧室委屈你了!”

    沐筱萝哭笑不得,说:“不是委屈不委屈的问题,我真的没想过要嫁给楚轻狂!你别乱想了!我蒙他收留已经感恩不尽,一直想着怎么报答他,决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巧燕你别想复杂了!”

    “真是这样吗?”巧燕疑惑地眨眨眼睛。

    沐筱萝认真地点头:“当然是这样!我做过一次侧妃,深知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的痛苦,我已经发誓绝不会再做侧室!如果要嫁,也要嫁一个不娶侧室,只要一个娘子的男人……如果没有这样的男人,我一辈子不再嫁,就自己一个人过了!”

    “那你不是很可怜?”巧燕同情地说。

    沐筱萝一笑,说:“有什么可怜的?比起那种在痛苦嫉恨中的生活,我觉得一个人还能活得自由自在!”

    “可是你需要有人照顾!”巧燕还是一脸的纠结。

    沐筱萝淡淡一笑:“这是暂时的,你没发现很多事我都能自己做了吗?假以时日,我想我能做更多的事,总会有不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三小姐你好坚强,巧燕无法想象不嫁人怎么过,难怪公子喜欢你,你的确和我们不同!”

    巧燕一脸的崇拜,没注意沐筱萝和站在窗外的人对视着。

    那里,花君子一脸的沉思,微蹙着眉头看着沐筱萝,她们的谈话他全部都听到了,俊挺的眉峰越皱越紧,似有千言万语要说!

    等巧燕收了碗筷走了,花君子才慢慢走了进来,一开口就问道:“三小姐,你刚才对巧燕说的话都是真的?都是你心里真实的想法?”

    沐筱萝平静地看着他,说道:“你刚才听到了很多,我虽然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只能回答你,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你不喜欢公子,是真的吗?”花君子蹙眉问道……

    突如其来的吻

    “你不喜欢公子,是真的吗?”花君子蹙眉问道。

    沐筱萝微笑:“他救了我,我感激他,只是没想过要嫁给他!”

    “他喜欢你!他对你的好你应该能感受得到!”

    花君子的语气有些近似控诉,让沐筱萝蹙起了眉:“他对我的好我知道,我的报答难道就是要嫁给他吗?”

    “我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如此用心过!除了身份不同,他比三皇子对你好,难道做他的侧室更委屈你吗?”

    沐筱萝沉默,这是花君子进来的真正原因吗?

    “你是想劝我做楚公子的侧室?”沐筱萝不确定地问。

    “有何不可,你既然能做三皇子的侧妃,为什么就不能做公子的侧室?而且以公子对你的好,他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三皇子不就是有个皇子身份吗?除去这个身份,我们公子的身份一点也不比他差,不会辱没你的!”

    花君子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讽刺,不是很明显,很轻微。敏感的沐筱萝还是听出来了,她心里有些不舒服,语气中就带出了怒意:“那照你的说法,你们公子看上我,我就该感恩涕零,不管怎么地以身相许了?即使做侧室,也是你们公子给我的荣耀,我不接受,就是不识好歹?”

    花君子被她突然的怒气吓到了,怔了一下,沐筱萝没等他开口就怒道:“我是给三皇子做过侧妃,那又怎么了?难道我就一生都要做侧妃吗?难道除了给人做侧室,我沐筱萝就没第二条路走?这天下的男人就没有一个愿意堂堂正正娶我的吗?”

    她越说越激动,花君子顿时窘了,慌忙摇手:“三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是水佩,她家和公子有些颜渊,楚老爷和夫人都不会让她给公子做侧妃的,公子又喜欢你,怕他为难,所以我才斗胆相劝,决没有侮辱三小姐的意思!”

    “我没误会,你这样想很正常!水佩和楚轻狂有什么关系我不想知道,他想娶谁和我都没关系!我蒙他收留已经感恩不尽了,只想将来自己有能力了再报答他,除此之外什么想法都没有。”

    沐筱萝板了脸说:“你家公子如果喜欢我,我很感激!但是我沐筱萝今天可以在此对天发誓,此生如果再嫁,绝对不会做别人的侧室!想娶我的男人,此生就只能娶我一个,如果做不到,我沐筱萝宁愿终生不嫁!如违此誓,就让我生生世世做猪做狗,任人糟蹋!”

    花公子脸红了,看着板着脸的沐筱萝说不出话,半响苦笑:“三小姐真的误会我一番好意了,我只是不忍看公子为难……哎……”

    他长叹,对沐筱萝深深施了个礼,慢慢退了出去。

    沐筱萝半天才气顺了,拿了医书来看,却很久集中不了精神,想的都是花君子的话。

    那个水佩何许人啊?和楚轻狂什么关系?楚轻狂真的喜欢她吗?

    想着想着就莫名地烦躁起来,越不想去想,还偏偏想起的是楚轻狂对她的好!

    她手没好时天天给她喂饭,帮她挽发梳洗,怕她无聊给她讲趣事……一点一滴,沐筱萝苦闷地发现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他太多的给予,那完全超越了‘伙伴’的关系,沉重得让她觉得仅仅报答两个字是无法撇清这一段关系的。

    无端地就沉默了,再面对楚轻狂时就没那么坦然,对他的好也无法视而不见,更无法接受得心安理得。

    她又不是他什么人,凭什么享受他对她的好啊!

    楚轻狂自见了家里来人后,怀了些心事,眉目间也没以前那种万事不挂心的洒脱,有时下棋也会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心不在焉。

    沐筱萝看在眼中,却从不主动询问,似乎一问两人之间的平衡就会失去,变得无法控制。

    又一日就沐筱萝和楚轻狂吃饭,两人快吃完,楚轻狂突然漫不经心地说出一句:“晚上我不过来了,五皇子约我去醉花楼喝酒呢!”

    “他回来了?”沐筱萝也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她听楚轻狂说起过,在沐家被打入大牢后,五皇子楚玉和二皇子都被皇上派去治理水患了。

    她略一想,就知道一定是皇后的主意,楚玉在大牢里闹了那么一出,留他在京城,一定是护着沐家的,所以将他们派了出去。

    “是啊!前几天到了,还去东郊给沐家人挂了纸,到处托人打听你的下落!我听说皇后娘娘为此大为光火,要不是二皇子拦着,早就给他禁足了!”

    楚轻狂眯眼笑道:“贺皇后生气了,放下话来,要给他说个王妃,最好是能管住他的!哈哈……也不知道哪个女子敢管五皇子啊!”

    沐筱萝淡淡一笑,没有什么感觉。这五皇子看上去是喜欢她,可是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以为自己很有主见,殊不知却总被贺皇后掌握在手掌中,任他再哭闹,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容儿,他不是很喜欢你吗?到处找你找得很可怜!你如果想见他……我可以安排!”楚轻狂放下筷,擦了擦嘴,认真地问。

    沐筱萝斜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地继续吃自己的。

    “还有二皇子,据说也在暗中寻找你,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放弃想要你做续弦的念头!”

    楚轻狂将她喜欢吃的鱼推到她面前,语气里听不出喜怒,继续说:“我听说他在联系老侯爷的旧部,寻找大皇子迫害忠臣的证据,想给你们沐家翻案呢!”

    “听说?”沐筱萝终于动容,讽刺地扬了眉:“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也能听说,那告诉你的人一定活得不耐烦了!”

    楚轻狂微怔,续而笑道:“你真的不容易骗!实话说吧,消息是有人秘密透露的……是真的!据说他不止在搜索大皇子陷害你们沐家的证据,还在搜集大皇子的靠山郭家贪污国库盐道款项的事,意图扳倒大皇子一党!”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