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99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脸都红到了耳根,深知自己反应过度,可是也无法坦然地清醒着让他看光光啊!苦笑着自嘲:“你们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都让你看完了,我以后想嫁人谁敢要啊!”

    古人不都是这样说的吗?她如果没清醒也就罢了,清醒着怎么放得开!

    这只是掩饰自己尴尬的话,她可以发誓自己就没想过再嫁人的事,可是话一出口,倒沾上了赖人家负责的意思,顿时尴尬得无地自容,将脸深深地埋在了被褥间。

    “我要!”楚轻狂脱口而出,不大的声音敏锐地钻进了她的耳间,让她全身顿时就僵硬了。

    开玩笑归开玩笑,如果平时倒可以若无其事地嘻嘻一笑风吹云散,此时……这暧|昧的话,暧|昧的姿势下,也能风轻云淡的一笑而过吗?

    “我要……我娶你!”偏偏楚轻狂没有一笑置之,而是越来越认真地说道,边说边覆身,怕压到她伤痛地不敢用力,只是以恰到好处的力量从后面抱住了她。

    沐筱萝能感觉到他的脸贴在她的背上,温热的呼吸透过薄薄的衣料灼热地喷在她背上。

    “我会照顾你……即使你一辈子都站不起来,我也愿意这样照顾你……只要你愿意!”

    楚轻狂的温柔似梦境,让沐筱萝一时有些失神,好想相信……可是她何德何能,有什么过人之处吸引这聪慧不凡的男人呢?

    自嘲地一笑,意图将尴尬随着刻意装出来的漫不经心抖掉,呵呵笑了:“楚公子,开玩笑了,小女子残破之身蒙你不弃收留,已经是感恩不尽,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希望赶紧好了,可以为公子效力,这就是从容以后最大的心愿。我都嫁过人了,哪有什么不好意思,刚才都和你开玩笑呢!来,赶紧擦药吧!吴大哥也快来了!”

    “容儿……你别这样,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你愿意……我会为你做到的!”

    楚轻狂低低地叹息,没再多说,拉开她背上的衣襟,轻轻地开始帮她上药。

    沐筱萝将脸埋在被褥中,也是低低的叹息,不是不愿相信,只是能相信吗?

    这喜欢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得让她无法相信,他们才见过几次?

    就算那存在于他们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是真的,又能不能经得住考验呢?

    她还无法站起来,她背负的仇恨,她的未来都还长路漫漫,她拿什么去经营她的感情!

    对这世界一开始就是以残忍的一幕了解为开始,未来是什么呢?她不愿意再拿自己的感情去赌了,无情不似多情苦,伙伴就好……

    这几天评论猛增,很多评论风可能漏了无法一一回复,再此借文文一角感谢亲们的支持,谢谢亲们送的红包,鲜花,票票,谢谢大家的支持,唯一回报就是把文文写的更好……感动ing!

    天下至尊

    吴老爷子送的见面礼是块蓝色的宝石,和婴儿的手掌差不多大,形如梨状。

    楚轻狂一见就惊道:“大哥这石头,莫不是传说中的天心石?”

    吴老头眼中露出了赞许之色,点头道:“算你还有点见识,这是昆仑山绝顶星宿海的稀有宝石,亦可作药物使用。其药性极热,用来摩擦身体各处关节,能使血脉畅通,祛病延年,据说还有养颜的效果。容儿腿不能走,一时无法找到良药医治,用这石头经常按摩一下穴位,只有好处没坏处的!”

    “那就多谢大哥了!”楚轻狂伸手几乎是抢地夺过了天心石,随手就递给沐筱萝。

    昆仑山绝顶极难登临,而这种宝石的形状、颜色和山上的普通石子无甚分别,故极难寻觅,武林中还有个传言,据说这宝石研成粉服下还可以解寒毒,被武林中人视为至宝。

    怕吴老头反悔,他就先抢了。沐筱萝一听对腿好,也不矫情,大方地接下:“谢谢大哥!”

    有些恩情需要时就大方承领了,等有能力回报时再报吧,这是她为人的宗旨。

    吴老头白了楚轻狂一眼,又拿出一个小玉瓶,递给沐筱萝说:“也是我们有缘,做哥哥的就好事做到底吧!这是我昔年在一个山洞里采的灵石仙乳,吸入后,全身一片清凉,真气流注,玄关血脉都能畅通无阻。以前给我乖女儿服了一半,还剩下一半就给你吧!”

    沐筱萝呆住了,不敢接,这一定很珍贵吧!

    吴老头塞到楚轻狂手中,说:“给她服下,你再用内功助她引导真气运行几个周天,对她或许有帮助!”

    这次楚轻狂接的没那么坦然了,迟疑地看看沐筱萝,还是舍不得还回去,一咬牙说:“大哥大恩,小弟无以为报,日后如用得到小弟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了,好了,你我兄弟还说这样的话没意思!我是给兄弟媳妇的见面礼,等下次你们成亲我再给你们送大礼啊!哈哈哈!”

    一句话说得楚轻狂俊脸也微微红了,看看沐筱萝就装了药瓶。

    吴老头拱拱手说:“小老弟啊,大哥出来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儿!容儿看来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告辞回去了,等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们吧!”

    楚轻狂一愣:“大哥要走了?”

    “嗯!”吴老头拉了沐筱萝的手说:“容儿你脉息散乱,要自己注意调息!要不是这身功力护体,你早已经死了!内功很纯正,练了多少年了?”

    沐筱萝惊讶地看着他把着她的脉搏,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什么功力?”她蹙眉问道,武侠小说中那种内功?在她体内?没有听错吧!

    “你没练过武功?”吴老头一号脉就惊讶地问道,她体内的真气依然像第一次碰到一样散漫,当时她昏迷着他不以为意,现在清醒了还依然散漫,除了不会武功的解释,他找不到其他理由来解释!

    沐筱萝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就算她前世学过擒拿搏击,想着也不可能带到这具身体里,何来会武功一说啊!

    吴老头脸上的惊讶就更甚了,抓起她另一只手腕,两手同握,一股温热的气流就向沐筱萝冲去。

    少顷沐筱萝就感到自己身上的‘气胀’都呼啸着往手腕而来,那种血脉里的冲击感是从所未有的体验,让她觉得自己的血流会被这热浪带得沸腾起来……

    就在无法忍受时,吴老头放开了她,惊讶地看着她,半天摇头说:“你身上的功力至少有五十年,以你的年龄的确不是你自己练的,你一定是有了神秘奇遇!”

    楚轻狂也怔住了,愕然地看看吴老头,又看看沐筱萝,不相信地一把抓起她的手腕,一用力,沐筱萝身上一股力量就下意识地反击过来,震得他吃惊地放开手,一刹那有如被热碳烫伤。

    沐筱萝看他两的反应不像是做假,就回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一会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低叹了一声,说:“如果你们说我真有功力的话,只能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了!”

    她将天牢中单独见老侯爷的事说了一遍,下意识地略过了老侯爷让她背诵的经文,如果那是武功秘诀,也算沐家的吧!她没有权利外泄!

    武侠小说中武功秘诀不是都不能往外传吗?再说她还不是很了解楚轻狂和吴冠子,先隐瞒一下,日后看清了再说吧!

    听完吴老头和楚轻狂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一定是老侯爷把他的功力传给了你!”

    沐筱萝也觉得只有这样解释才说得通,苦笑,她一断腿的人,又不会武功,有这一身功力又有什么用呢?

    吴老头和楚轻狂可不这样想,吴老头一拍掌,说:“这样我就多留两天吧!我有一套很适合你的内功心法,我先教传给你,等我走了,再让楚小弟传你轻功,这样你的腿即使医不好,也方便很多。等我回去找我另一个兄弟来,让他传你暗器,这样不管谁欺负你都能自保了!”

    “如此就多谢大哥和楚公子了!”沐筱萝大喜,一直困于被人欺凌,意外得了这内力,或者是因祸得福吧!

    只是想到是沐老侯爷乃至整个沐府的成全,又让她一阵伤心,暗暗发誓,她虽然不是真正的沐从蓉,为了这一份成全,以后活着决不会丢沐家的脸!

    楚轻狂也大喜,无暇计较沐筱萝对他的生分,说要好好谢谢吴老爷子,晚上吃饭就拿出了自己重金求来的好酒招呼老爷子。

    当晚沐筱萝就喝了老爷子送的灵石仙乳,在楚轻狂的帮助下开始修炼内功心法,只是腿上的经脉受伤过重,无法畅通地运行。

    虽然如此,修炼了老爷子教的内功心法后,体内的气流不再乱跑,身上的伤痛也轻松了许多。

    她过目不忘,老爷子一教就会,老爷子没事做,呆不住第二天就告辞走了,说一定会再来看她的。

    沐筱萝失去了沐老侯爷,又遇到了吴老爷子,一样的对她疼爱有加,临走也有点舍不得,留下了老爷子的地址,说自己伤好了他要不方便,她会去看他的!

    楚轻狂架不住沐筱萝言语的攻击,说自己毕竟是女人,有些事她再不计较也不方便,还是给她找了个丫鬟。

    这丫鬟是花君子找来的,叫巧燕,十五六岁的样子,人很机灵,又会点武功,抱沐筱萝毫不费力。

    花君子说保护沐筱萝,结果食言了,一直有点内疚,找了巧燕来对沐筱萝说:“这是我远房表妹,家里穷一直跟着我,她就嘴碎点,管不住自己,没什么坏心眼的,你有什么就吩咐她,敢为难你告诉我,看我收拾她!”

    一席话说得巧燕不住冲他做鬼脸,未了嘟了嘴说:“巧燕才不会为难沐姐姐呢!不说她是我崇拜的女中豪杰,就冲她是公子在乎的人我也不敢为难她,否则被公子骂好怕怕啊!”

    沐筱萝就脸红了,花君子瞪了她一眼,骂道:“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别再胡说八道,要是说错了惹公子生气,我也不保不了你,你回家种田去吧!”

    “啊……我不乱说了,花哥哥你别赶我回去!”

    巧燕求饶地拉着花君子的衣袖猛摇,一不小心用力过度扯坏了花君子的袖子,气得花君子跳脚:“这月的俸禄给我买衣服去!”

    巧燕呵呵笑:“我给你补补就行了,凭什么剥削我?小心我回去告诉姨妈你欺负我!”

    花君子没法,想起什么又跳脚:“说了多少遍了,不许叫我花哥哥,听着像娘们!”

    巧燕挺无辜的说:“你不是姓花吗?不叫花哥哥叫哲哥哥啊?哲和折,人家以为你要夭折呢!”

    额,看着花君子被巧燕说得气急败坏地离去,沐筱萝觉得这对表兄妹挺有意思的。

    当然,经历了春香,她是再没有兴趣和丫鬟们‘亲密无间’了,该有的距离在看人不清前保持是很有必要的……

    巧燕武力有限,加上沐筱萝坐轮椅不方便,等她好多了就央求楚轻狂找间平房让她搬下去,说这样自己进出也方便。这虽然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偶然听到巧燕说这楼是楚轻狂住的,一般不允许人随便进入。她霸占了楚轻狂的卧室这么久,想想就是喧宾夺主,所以不等别人说,自己先提出来。

    楚轻狂考虑沐筱萝一天呆在楼上也很烦,加上看她伤好多了,就同意她搬下去。下面一大个花园,还可以散散心,就在让人后院腾了一个小院,重新粉刷过,将所有的门栏都清除了才把沐筱萝搬了下去。

    他对沐筱萝说:“容儿,你被我接走的事除了我的人,外人都不知道,你还没有恢复,为了你的安全,外面最好先别出去,好吗?”

    沐筱萝一听才知道楚轻狂冒了多大的危险收留她,心下感激,点头道:“我听你的!我不出去!”

    楚轻狂这才微笑,蹲在她身前拉着她的手说:“你放心,不会让你一辈子不出去!沐家的人也不会白死的,等恰当的时机,我一定会还你个公道!帮沐家洗去逆臣的罪名!”

    沐筱萝看着他,眉眼间以前狡黠轻浮的神色在他脸上早已经寻觅不到,似乎那个雨夜就洗去了他的轻狂,俊美的脸轮廓越来越厉,不经意一个眼神都充满了不怒自威的凛然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