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8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一声沉重的响声打破了这寂静,沉重的牢门打开,一排火把鱼贯而入。关押在门口附近的犯人兴奋起来,都涌到牢笼边看热闹。看这架势,关进来的新犯人不是重大恶徒就是身份不凡。

    掌管女监的牢狱长苗三娘走在前面,一群虎狼似的狱役押着一个女子走在后面,那女人披散着长发看不到脸,手上脚上全是沉重的镣铐,几乎是被狱役们拖着往里走。

    女犯们悄悄看着,等狱役们走远,才敢议论被带进来的人犯了什么罪。

    狱役们一直走到最里面,苗三娘小跑着上前打开了一间牢房,狱役将女犯丢了进去,苗三娘赶紧用大锁锁了起来,讨好地对为首的京兆尹的公子,现刑部侍卫长郭荥阳说:“郭侍卫长,你放心,关进这大牢鸟也难飞出去,更何况她还带了戴了这几十斤重的镣铐,绝对不会有闪失的!”

    郭荥阳板了一张俊脸,看了看女犯伏在地上半天没动,才转头对苗三娘冷冷地说:“这女犯可是钦犯,是皇后娘娘要亲自审问的犯人,你看好了,要是有什么闪失,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是……老奴知晓!”苗三娘悄悄看了看那女犯,心里犯堵,这么重要的犯人怎么不去关天牢啊,这不是与她为难吗?

    然而为难的事还在后面,郭荥阳要走时将她拉到了一边,伸出个巴掌比了下,悄悄说:“这女犯五殿下让关照着,你看着办吧!”

    什么?苗三娘想死的心都有了,一边是皇后娘娘,一边是五殿下,哪一个都不是能得罪的人啊!这女犯到底是谁啊?

    送走了郭荥阳,苗三娘急匆匆地返回牢房,让一干心腹看着门,自己进去审问女犯。

    女犯已经坐了起来,正伸手整理着长发,苗三娘看她的姿势,似乎没把这当牢房,倒像是自己的闺房一般自然。

    “我是这大牢的牢狱长苗三娘,我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更不知道你能不能出去!我只告诉你,你出去前都归我管,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别让我难做我不会为难你,我们相安无事,听懂了吗?”

    她快人快语地说完紧盯着女犯,女犯将长发随便挽了个发髻在身后,露出了一张血迹斑斑的脸。苗三娘仔细看,她脸被人抓破了,好几道伤痕呢,深深浅浅,下手的人还真狠!

    女犯对她一笑,声音竟然很动听:“我知道规矩,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的腿不能走路,再加上这些镣铐……所以你别担心我会逃跑,我饿了,你可以给我点吃的吗?”

    她的话让苗三娘蹙起了眉,看看她放在身前的双腿,下意识地问道:“腿怎么啦?真的不能走?”

    女犯笑了笑:“被打断了,除非有神医,否则这辈子别想站起来。”

    “哦!”苗三娘不放心地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双腿,的确不像正常人,她站起来转身走出去,关门时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沐筱萝。”女犯微笑:“如果可以的话再给我点水,谢谢!”

    沐从蓉……苗三娘快走到牢门时才猛然想起她是谁,不就是前些日子因妒生恨,害三皇子妃掉了孩子,被皇后责打断腿的沐三小姐吗?据说她已经被沐家赶了出去,那她……这是又犯了什么罪啊!

    苗三娘觉得今晚不打听清楚她是无法睡着的,恰好自己的一个侄子在三王府里做侍卫,她估摸着也该回家了,就赶到他家等着。

    等到下半夜那侄子也没回来,她迷迷糊糊就歪在坑上睡着了,才眯了一会,就被叫醒了,她婶子慌慌张张地说:“三娘,大牢里的人来找你了,说有急事!”

    苗三娘吓了一跳,首先想到的是沐筱萝,急忙穿了鞋子往外跑,就看见另一女狱役杜嫂候在门外,一见她就附耳叫道:“三娘,赶紧回刑部大牢吧,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苗三娘抓住杜嫂边走边说,才走出巷口就看到很多士兵跑来跑去。

    “三殿下今天出宫遇刺,受了重伤,京兆尹大人奉命全城戒严,捉拿刺客呢!”

    杜嫂拉着她穿过小巷,小跑着回刑部,边说:“我听那些侍卫说今日皇后娘娘生辰宴上,沐三小姐因为妒忌自己的妹妹被选为五皇子的王妃,下毒谋害她。她妹妹中毒不深被御医救活了,可是康王殿下却因年幼救治无效当场死亡。大皇妃要沐三小姐当场偿命,是皇后娘娘拦下了她,交由大理寺审查……说这次不能再姑息轻饶三小姐!”

    沐筱萝竟然下毒,还杀死了大皇妃的弟弟康王殿下……苗三娘吓得脸都白了,才发现今天这个犯人很棘手啊!

    想起出来时沐筱萝淡定的笑,突然心中一跳,慌忙提了钥匙就匆匆往牢里跑,要是这个犯人在牢里畏罪自杀或者出什么意外,她也别想活了。

    飞跑着奔到最里面的牢房,看到沐筱萝依墙靠着,眼睛闭着,仍是一副悠闲的样子,她的心才放了下来。站着看了半天,抱着一肚子狐疑离去……这女人看来看去也不像善妒,会下毒的人啊!

    她在大牢呆了快二十年了,什么穷凶极恶的犯人没见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关进大牢不哭不闹的女犯!心中叹息,这要不是大奸大恶之辈,就一定是女中豪杰了!

    沐筱萝听脚步声远去,依然闭着眼睛,她脑子里已经把穿越过来直到今天发生的事都详细地过滤了一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沐家离大难不远了!

    被打只是一个信号!对掌握着兵权的沐家来说,如果三皇子要做皇上,巴结沐家还来不及,怎么会打断她的腿来得罪沐家呢?

    不但如此,之前还退婚,侮辱她做侧妃,种种迹象都是信号,一个皇后已经不把沐家放在眼中的信号!

    以沐家的身份,既然没用,也是一种威胁,那么只有铲除才能放心了!

    沐筱萝想不通的是,自己已经被沐家赶了出来,证明沐家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中,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皇后拿她开刀有什么意义呢?

    生辰宴会上发生的那一幕,最痛心的是周勤的死,看着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着的生命转瞬而逝,她有种无力的愤怒。

    就为了陷害她,就要这样剥掉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吗?

    她恨皇后,更恨自己为什么没早发现有毒的茶呢?

    所以大皇妃扑上来打她抓她时,她不闪不避,也无处可避地被她抓得满脸血淋淋。

    脸上的疼痛钻心,却比不过心头的疼痛来得更剧烈。混乱中一直随身的春香不见了,她恍然惨笑,还有谁比她更能准确地将毒下在茶盅里,不偏不倚地毒到两个让她百口莫辩的主。

    一个对自己的妹妹都能下手的妒妇,一个在街上威胁要扭断周勤手的坏女人……众目睽睽之下,从五皇子骇然震惊的目光中,她看到了沐从蓉的死期!

    没有为自己辩解一个字,徒劳无益的事她不会做!

    她也不恨春香,不离不弃的誓言男人说了也可以不作数,她一个小丫鬟随口说说也没什么,是她自己傻兮兮地去相信的,怪谁呢?!

    最专业的纯言情小网站,言情小吧()提供优质正版阅读体验。

    而那个选择了她做合作伙伴的楚轻狂在哪呢?说会暗中保护她的人又在哪呢?

    沐从蓉无力地抓住身下的干草,有片刻沮丧,她的穿越生涯糟透了,为什么一点也不像表妹书中那些女主般风光呢!

    听着大牢里断断续续的哭声,一夜未眠,看见黎明第一道光线投在窗棂上时,突然想通了,上天既然安排她有第二次生命,那一定有其中的道理,不管好坏,体验了就是收获……

    沐筱萝被投进大牢不知道外面乱成了一锅粥,大皇子武铭锋骤然失去小舅子,又要忙着安抚伤心过度的大皇妃,还要派人去周国公家报丧……忙得焦头烂额时又传来三皇子武铭元回府时遇袭受伤的消息!

    一天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让他不知所措,匆匆安置了皇妃赶进宫去,皇后娘娘正在皇上病榻前发怒,让皇上下旨全城戒严捉弄刺客。

    武二帝被皇后闹得精神不济,看见武铭锋来就大手一挥说:“既然如此,就让锋儿亲自领兵捉弄刺客吧!”

    武铭锋刚想推脱,就见二皇子走了进来,心一动,就躬身道:“儿臣遵命,定不负父皇所望!”

    接了京兆尹护卫军的兵权,武铭锋在京城里大肆搜查,闹得鸡飞狗跳刺客没搜到,倒搜出了几个‘逆臣’。

    呈报上去,武二帝龙颜大怒,天子家不怕民乱,最忌讳的是谋反之事。得知有此逆臣,武二帝病榻之上痛心疾首,太平日子过久了,疏忽了这方面的事啊!

    故特下圣旨,让武铭锋调整方向,先清除异党,再顺便捉弄刺客。

    武铭锋尚方宝剑在手,又拿了京兆尹护卫的兵权,志得意满地开始清除‘异党’,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自己的政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时间抓出了好些“异党”,闹得京城动荡不安,人心惶惶。

    一些不坚定的分子看形势,以为皇上给了大皇子兵权是想立他为太子,就纷纷倒戈投奔大皇子,趋炎附势……

    而那些重臣则冷眼旁观。

    三皇子遇刺后就呆在府中养伤,大门紧闭,谢绝见客。府中下人嘴被粘上一般问不出任何消息,每日只见御医进出,这些御医又是皇后亲管,更是嘴似城墙,所以三皇子伤成什么样,众人只能靠猜测了。

    旁观的另一重点是沐府,沐三小姐毒死周国公的小儿子被投进大牢的事第二天就弄得世人皆知。众人擦亮了眼等着看沐府表示,一连几日沐府却毫无动静,弄得一干人大失所望,只好将看戏的期盼放在了周勤出殡的日子。

    沐府不表示,皇后总要给周家一个交待吧!

    相对外表的平静,沐府内其实也是混乱一片了。

    沐筱萝毒害周勤的事当晚随着沐玉芙被送回府中,就弄得府上人尽皆知。

    沐玉芙虽然被救活,却迷迷糊糊地一直睡着,任谁来看也是如此。

    气得二娘大骂沐筱萝,都泼出去的水了怎么还给沐家找麻烦。害了三王妃掉了孩子不说,现在把自己的妹妹毒成这样,还毒死了大王妃的弟弟,周国公最疼爱的儿子,这不是唯恐沐家不乱,给沐家树立一个比一个厉害的敌人吗?

    二娘骂的话深得何凤之心,只是看着沉默无言的公公沐立德,何凤不敢妄言,使了个眼色给自己的相公沐梓侗,就借口带孩子走开了。

    女人们都走开了,沐梓侗和沐梓泱互相看看,长子沐梓侗硬着头皮上前问道:“爹,你看……筱萝惹下如此大祸,眼下该怎么办?”

    沐立德抬眼,那双曾经让无数敌人胆战心惊的厉眼充满了疲惫之光,他静静地看过两个儿子,半天才说:“躲得掉的不是祸,都顺其自然吧!”

    他拖着疲惫的脚步转身,沐梓泱急急地唤道:“爹,你不能这样啥也不做啊!你就算不为我们,也要为这沐府一大家人做主啊!那扫帚星……都怪爷爷老糊涂,抱她回来干嘛,让她死了就没有现在的事了!”

    他气急败坏地跳脚:“现在得罪了大皇妃和周国公,她死了不要紧,连累我们……”

    “住口!”沐立德不大的声音很严厉,让沐梓泱吓了一跳停下了,不甘心地看着沐立德,却被他眼中的鄙夷逼得慢慢地垂下了眼。

    “筱萝不管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在外人眼中她都是你们的妹妹!她不管对别人做过什么,问问你们自己,她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她现在大祸临头,你们不为自己将失去同胞妹妹而伤心,却担心她连累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做哥哥的吗?”

    沐立德一反常态地骂道,眼里有无法掩饰的失望,让沐梓侗也心虚地低下了头。

    实话,如果不是沐筱萝坚持要做侧妃一事让他们丢脸外,这个妹妹的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甚至对他两个儿子都慷慨大方,有求必应……这个妹妹也不是全无是处啊!

    “都回去好好想想,这几天都给我管好自己,约束好下人,别再起事端!”

    沐立德带兵有一套,管自己的儿子却不知如何下手,敲打了一番就词穷了,拍拍沐梓侗的肩,眼望辽阔的星空,半天语重心长地说:“树欲静而风不止……考验我们沐家的时候快到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