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楚轻狂扫了一眼还站在街上的周勤,慢悠悠地跟上了武铭正。

    这幕闹剧就这样落幕了?原以为当街被砸了蛋,会看到沐三小姐大打出手或者不依不饶……她威胁要扭断康王的手时他是不以为然的……没想到局面没朝他预定的方向就这样解决了……

    回忆之前见过的沐从蓉,来过茶庄两次,都是和五皇子一起来的。相貌生的还不错,就是觉得脾气大了点,两次都遇到他正忙,匆匆扫过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没想到这一幕完全颠覆了他对她的认识……

    有气势有智谋,哪里仅仅是一向传言中刁蛮任性,无头无脑的大小姐!

    眼见都未必是实,何况传言……呵呵,她是用这话为自己澄清吗?

    很有趣!摈弃传言的认识,那真正的沐三小姐是什么样的呢?

    楚轻狂日子没过得太闲,但同一天看到同一个人主演的闹剧还是有点意外的。

    他和武铭正一进三王府,就被武铭元迎进了客厅,三人坐下等上了茶刚开始谈正事时,三王府的管家进来禀报:“三殿下,沐侧妃求见!”

    “她还是回来了?”武铭元讽刺地扬眉,随手挥了下,当了二殿下和楚轻狂的面颇有些不耐烦地说:“回来就回来吧!难道还要本王去迎接她吗?传本王的话,让她好好认识一下自己的过错,先去给王妃道歉请安吧!本王有空再见她!”

    “是……”管家出去了。

    楚轻狂的视线落在了管家的背影上,有丝困惑,沐三小姐真是回来做侧妃的吗?

    “那我们接着说,盐道一向是郭家主管,父皇颇感忧虑……”

    武铭元才开口,就听到门口一阵噪杂声,他不悦地蹙眉停了下来,刚要叫人,就见沐筱萝在两个侍卫的护送下,不顾管家和三王府护卫的阻拦下闯了进来。

    “沐侧妃,你这是何意?”武铭元大发雷霆,一掌拍在了桌上,震得茶盅都滚落在地。

    比起他的怒气,楚轻狂玩味的目光落在沐筱萝两个侍卫身上,他没记错的话,刚才在街上这两个侍卫对沐筱萝的态度是轻视慢待,这才一会功夫不见,怎么变得这么听话,敢闯三王府了……

    对武铭元的怒气,沐筱萝视而不见,她的眼光落在了旁边两个客人身上。

    首先是那带着一脸玩味笑的男人,华服锦衫,一柄玉扇合在手中,头上束着玉冠,身材修长,如雕刻般俊美的五官风采逸群。

    他薄唇含笑,流光四射的眼睛狡黠而精明,就像狐狸……沐筱萝下意识觉得这男人不简单!

    另一位……沐筱萝在对上那双沉静的眼睛时,不禁怔了怔,差点失声叫出“阿正!”两个字!

    这是一张和前男友徐正很相似的脸,他们几乎拥有一双相同、泛着漆黑固执光芒的眼睛,有些厚实却轮廓分明的唇,严肃时会抿成一条线……徐正如此,他也如此!

    “沐侧妃,你没看到本王有客人在吗?还敢这样闯进来!看见二皇兄在座也不拜见……沐家就是这样管教你的吗?”

    武铭元一声怒喝拉回了她飘远的思绪,沐筱萝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那男人,原来他是二皇子武铭正啊!

    调过自己的眼光,她重新落在三皇子武铭元身上,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副好皮囊,俊美的外表的确有些出众,只是在座的都是帅哥,也算不上很特别了!

    她淡定地说:“三殿下,我想你弄错了,我今天不是被管教好回来,而是前来和三殿下了结我们之间的关系!”

    她转向那两男人,微微颔首:“没想到二殿下也在,那更好,可以做个见证!这位大哥……”

    “在下楚轻狂,三小姐见过,水云轩老板!”

    那狐狸似的男人用扇子点点自己的脑袋,沐筱萝有些汗,没想到竟然是筱萝的故人,不了解是什么程度的故人,她明智地一句带过:“楚公子不嫌从容冒昧的话也请帮做个见证!”

    “好说……好说!”楚轻狂代武铭正做了回答:“什么事你请说!”

    沐筱萝这才转向武铭元,淡淡地说:“从容今天前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请三殿下赐从容休书一封!”

    武铭元怔住了,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沐筱萝,浓眉紧蹙,语气不善:“你说什么?”

    沐筱萝直视他,语气仍然很淡:“从容生性顽劣,不知进退,不该固执地想嫁给殿下……这些日子在家里养伤,静思己过,深感自己配不上殿下!为避免再做错事,自觉请休,还望殿下成全!”

    “你……”武铭元从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瞪着沐筱萝,半天怒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沐筱萝黑眸如清水一潭,对他的怒容波澜不惊:“从容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二殿下和楚公子作证,我沐筱萝请求三殿下赐休书一封,从此再无瓜葛……”

    她说到这里伸手,王豪递过一只箭,她双手一折,箭断成了两截,她轻轻抛在武铭元脚前,一字一句地说:“如有反悔,有如此箭!”

    你不悔吗

    箭落地没有发出震耳的声音,客厅里却一片寂静。众人目光都落在断箭上,神色各异。

    武铭元脸色铁青,当了自己皇兄和楚轻狂的面,觉得很没面子!

    竟然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女人逼上门来请休!还立重誓声明再无瓜葛?她以为她是谁?

    冷笑一声,武铭元为自己扳回颜面:“沐筱萝,当初哭着喊着要嫁给本王的是你!现在自动请休的也是你……反反复复,你当本王是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三殿下何必谈当初!我自动请休,还殿下和你‘心爱的王妃’一个宁静,没了我,你们能平平安安地生活,恩恩爱爱,白头到老,何乐而不为呢?”

    沐筱萝说到这,讽刺地微翘了唇角,转了语气:“殿下不想写休书,难道是突然发现筱萝的好?不写也可以,筱萝顽劣惯了,这次害王妃掉了孩子,下次就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了……”

    “笔墨侍候!”武铭元对书童吼了一声,转向沐筱萝怒道:“沐筱萝,本王不可能舍不得你!你也别以为老侯爷回来了就可以给你撑腰……做事最好识趣点,再犯在本王手上,本王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他大步走到桌边快速写了一封休书,落了自己的印章就扔给书童:“拿给她,让她滚,从今后不准她再踏进王府半步!”

    书童拿了休书过来,很藐视地随手递给沐筱萝,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纸在递到她手前就放下了,掉在地上。

    沐筱萝就看着书童,一双明亮的眼睛深不可测,唇角微勾,似笑非笑……

    明明看着是笑,书童却觉得一股压力从那笑中逼迫出来,压得他心头沉沉的,腿一软,下意识就弯腰捡了起来,双手递给了沐筱萝。

    “谢谢!”沐筱萝点点头,双手接了过去。

    书童看见她脸颊上似乎有个漩涡,很淡,不注意看几乎不见,他有些失神,这沐侧妃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啊!等退下去,他突然惊讶地睁大眼,她……她竟然和他说谢谢!

    “兹有沐氏沐筱萝,不守妇道,善妒,无子,无善待之心,反生诡戾,多有过失,其行为正合七出之条,为此特书休书一封,自即日起逐出武门,日后任其自便,武门上下均不讯问,立字存照:立休书人:武铭元。”

    沐筱萝大声念完休书,然后笑了,随手递给后面的春香,说:“春香,拿给二殿下和楚公子两个见证人签个字,我们就可以走了!”

    春香有些难过,怨恨地看了一眼武铭元,这休了就休了,三殿下还给她们小姐安了个犯七出善妒的罪名,这休书内容要传出去,试问谁还敢娶她们小姐啊!

    迟疑着拿过去,二殿下眉眼都不抬签了字,楚轻狂却拿着休书看了半天,才对着沐筱萝一笑,说:“楚某字一签,休书就正式生效,三小姐……不悔吗?”

    系统抽几天了,今天才看到有朋友送我红包,风在此谢谢各位亲的红包,鲜花,咖啡,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收藏来得更猛烈些吧,喜欢的亲们动动手指多收藏,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谢谢!

    迎视着楚轻狂有些狡黠的眼睛,沐筱萝微怔了下,挑眉扫过武铭元,淡淡地问:“楚公子指的‘不悔’是自动请休一事吗?如果是这,楚公子请放心,我虽然是一女流,但也知道什么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日之事,从容可以很痛快地告诉楚公子,不管日后三殿下是否回心转意,不管他怎么位高权重,从容的决定是对是错都……无怨……无悔!”

    “好个无怨无悔!”

    楚轻狂长眉一挑,看了眼面色铁青的武铭元,有些恶作剧地问道:“三小姐恕轻狂无理,再问个问题,可以吗?”

    只顿了顿,也不等沐筱萝同意,就径直问道:“三小姐当初做侧妃也要嫁给三殿下,据说曾经为了三殿下可以不顾生死,那是相当喜欢三殿下了,这份感情应该矢志不渝吧!……三殿下也没说不要三小姐做侧妃,为什么要自动请休呢?”

    沐筱萝微蹙眉,盯了楚轻狂一眼,这男人皮囊生得不错,怎么像女人一样八卦,什么都想知道!

    冷冷一笑:“这问题从容可以回答,不过要等楚公子签了字才能说!”

    “哦……”楚轻狂看看她又看看武铭元,似乎明白了什么,提笔在休书上刷刷落了自己的名字,递给一边等候的春香。

    “春香你收好了,这可是本小姐自由的依据!”

    沐筱萝随口吩咐道,才转向楚轻狂他们,淡淡一笑:“多谢二殿下和楚公子成全,从容感谢了!”

    清了清嗓子,沉吟了一下,才对楚轻狂说:“楚公子,你的问题从容想了一下,发现一言难尽……归纳一下,用六个字回答吧!这六字是:敢爱……敢恨……敢失去……”

    说完意味深长地冲武铭元冷冷笑了笑,垂眉行个礼,对三人异样的神情漠不关心,平淡地说:“从容已经占用三位很长时间,来三王府的问题也解决了,就不打扰了!告辞!”

    王豪上前,帮她推了轮椅转弯,刚要走,就听见有个柔美的声音温柔地叫道:“筱萝,姐姐听说你回来了,就赶来看你……你的伤怎么样了?”

    是那清泉般的声音,沐筱萝过耳不忘,才发现自己忘了来的另外一个目的……认识贺冬卉!

    她眯了眼仰头看向急急走过来的女人,一张素雅极美的脸,眉目如画,清丽秀雅,穿了一袭白色的纱裙,更显窈窕之身形,衬得肤如凝脂,我见犹怜……

    走得很急,裙裾飘扬,宛如凌波仙子,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沐筱萝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突然就觉得白色很碍眼!

    伪装,相当讽刺的伪装,让她极想拉着她的手悲悯地抖抖:姐姐,你就算换别的颜色穿也会出同样的效果,别糟蹋我喜欢的白色了!你穿了,我还能穿吗?

    “我听说你的腿站不起来了?是真的吗?……天哪!怎么会弄成这样……”

    贺冬卉在她前面不远处停下,吃惊地看到她坐在轮椅上,愣了愣,就用纤手遮住了自己的嘴。

    下一秒,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纷纷掉了下来……

    效果好的让沐筱萝极想检查一下她的手,有没有能催泪的东西!要没有,这么会演戏,她可以去角逐奥斯卡影后奖了!

    “小卉,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你身体还没好,赶紧进去休息!”武铭元走过来扶住她,嗔怪道。

    贺冬卉眼泪汪汪地抓住他的手:“夫君,你怎么没告诉我筱萝伤成这样?她还做错了事小惩一下就行了,怎么把她打成这样?”

    沐筱萝没兴趣看这八点档似的搞笑剧,不给面子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王豪,春香我们走吧,否则赶不上吃晚饭了!”

    “是,小姐。”

    王豪他们刚才在街上被沐筱萝一顿好训,说他们护主无力,沐府不养无用之人,让他们沐府也不用回去了,另谋高就去吧!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