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70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啊……”楚玉惊得合不拢嘴:“这么严重!”

    沐筱萝不出声闭上了眼,心下冷笑,她被老侯爷抱回府时伤口多处化脓,全身臭气,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回来,要让他看到当时的她,才知道他亲爱的哥哥到底有多残忍!

    她不说不等于春香不说,小丫头一直看着五殿下对她的心意,除了老侯爷,好不容易来了个真心关心小姐的人,当下把沐从蓉被打后没人过问的事,包括请了个大夫还先去看了贺冬卉的事一一告诉了楚玉。

    楚玉听得脸色越来越难看,小丫头最后还擦着眼泪加了一句:“要不是老侯爷及时赶来把小姐带回家,殿下您现在回来,就只能到我们小姐坟前给她上香了!”

    春香说完屋里一片寂静,沐筱萝好奇五殿下的表情,就懒懒睁眼看了看,却见楚玉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脸色非常纠结地站在床榻边。

    “筱萝……你受苦了!”半天他挤出这一句,安抚地伸手,快要碰到沐筱萝的头时又缩了回去,尴尬地挤出:“你别放心,以前是我不在,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沐筱萝听他的语气,似乎以前就算了,她不禁有些失望!

    刚才听春香的口气,似乎指望这男人帮他出头,可是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转念一想,她又释怀了,人家毕竟是兄弟,她算什么,凭什么要人家帮她出头!

    看来想讨回公道,还是要靠自己才行!她估计是躺多了,才会有这样仰仗人的懦弱,不行,她一定要让自己赶紧强大起来!

    胡思乱想着,也没注意楚玉,脸色变幻得让楚玉心虚了。

    “筱萝……你生气了吗?你……我……他是我皇兄,打你的圣旨又是母后下的,我……”

    楚玉解释得语无伦次,沐筱萝只是看看他闭上眼,疲倦地挥挥手说:“你回去吧,我累了,想睡一下。”

    楚玉站了一会,她只是懒得理,过了一会听他悄悄走了出去,在门口和春香轻轻说了些什么就走了。

    沐筱萝慢慢就睡着了,等晚上掌灯时醒过来,看见春蕊春香站在桌前,桌上一大堆礼物。

    “小姐,这是五殿下送来给你的补品,让你好好养伤,他已经让人去订做轮椅,说过几天做好了就带你出去散散心……”春蕊禀道。

    春香过来扶她,边说:“小姐,你别生五殿下的气,他也没办法,总不能让他去找三殿下打一场吧!”

    沐筱萝有些惊讶,小丫鬟还挺敏感啊!

    春香边帮她整理头发,边说:“五殿下是真喜欢小姐,人又细心,一听小姐受伤就迫不及待赶来看……要是小姐当初选择他,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幸好三殿下还没和小姐圆房,我们改天请侯爷爷去帮你脱了这门婚事,重新找个比三殿下更好的姑爷,懂你的好,会珍惜你,让他去后悔死……”

    沐筱萝淡淡一笑,这小丫头是帮五殿下做说客吗?可惜了,她现在根本无心男女之情,首要的问题是能摆脱床榻,才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轮椅?五殿下不能帮她出头,却能让她走出去,或者也不是一点优点也没有。

    至于和那三皇子解除婚约,她有自己的想法。

    她现在是代替沐从蓉活着,当初她屈辱地嫁过去,现在她要让她堂堂正正地离开,他们两的事,她不会假手于人!她要亲自去解决,顺便认识一下那心机深沉的女人!

    贺冬卉,遇到我,才是你的劫!

    隔了几日,楚玉的轮椅还没有送来,春香却跑来告诉沐筱萝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当今皇后娘娘下个月初生辰华诞,在皇宫中设宴庆祝,邀请文武众官的女眷一同庆祝。

    届时众女眷歌舞琴技,书画诗赋,不论年长,尽可以一展所长。优胜者可以获得一个宝箱,据说里面除了有丰厚的珠宝首饰,还有皇后娘娘当初出嫁时的凤冠霞帔,能沾上皇后娘娘的福气,富贵如斯,莫大的荣耀啊。

    沐筱萝一听,淡淡地挑挑眉:“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

    春香急急说:“当然有关系啊!据说皇后娘娘明是庆祝生辰,实则是为四殿下、五殿下选妃,四殿下选谁和我们没关系,要是五殿下选中了别人,小姐你怎么办啊!”

    沐筱萝一阵汗,无语地看着春香,论身份,她现在还是武铭元的侧妃,她怎么就想着把她配给五殿下了,难道这丫鬟的思想比她这个二十世纪的人还前卫?

    “所以小姐,不能耽搁了,等候爷爷一回来,你就让他去三殿下府中……让三殿下休……解除……你们的关系吧!”

    春香有些为难,那休书两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想到什么,扭了手指,担忧地自语:“小姐你还是清白之身,五殿下应该不会在乎的吧!”

    沐筱萝失笑,为小丫头思想的单纯!只是武家是什么人家,不论她是否清白,仅凭她做过三殿下的侧妃,武家都不可能再让楚玉娶她!

    偏楚玉似看不清似的每天变着花样给她送补品小玩意,似在弥补不能帮她出头的内疚,只几天,就弄得沐府连下人都知道五殿下在讨好她,对她的态度也没以前那么冷淡了。

    选妃?沐筱萝沉思,估计那个传说中雷厉风行的皇后娘娘已经知道了这个五皇子的‘荒唐’行径,这是给她的警示吧!

    这样一想,沐筱萝觉得有必要和五殿下保持距离了,免得皇后娘娘一个不高兴,又给她安个‘勾-引迷惑’五殿下的罪名而小命不保!

    所以五殿下亲自送轮椅过来时,沐筱萝收了礼物,却慎重地对楚玉说:“五殿下,筱萝伤成这样,承蒙殿下厚爱,送了我这么多的礼物,一声谢谢太轻了!这份心意我会记在心上,没齿难忘!只是礼物太多了,以后还请殿下别再给我送礼物了,沐府……也请少来吧!”

    楚玉呆了呆,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沐筱萝淡淡地说:“我名声不好,还是殿下皇兄的侧妃,殿下一天往沐府跑,给我送那么多礼物,传出去别人不知道又要说什么了!我是不在乎,殿下是皇子不能容人污蔑,所以还是少来往比较好!”

    “我也不在乎!”楚玉脸色很难看地嚷道:“谁敢乱说什么,我拔了他的舌!”

    沐筱萝无语地看他,难道皇后娘娘的舌他也敢拔吗?

    想了想,这孩子脑子真是一根筋,她索性直言了:“殿下,听说皇后娘娘要给你选妃了!在这样的时候,我不想落人口实……”

    “我不会娶妃!”楚玉无礼地打断她,倾身向前拉起她的手,急急地说:“我已经和母后说了,要娶妃我只娶你!筱萝,我对你的心意从来就没变过!你嫁给三皇兄之前我就说过愿意娶你做正妃,现在也一样!”

    沐筱萝苦笑,抽出自己的手,淡淡说:“多谢五殿下的抬爱,只是筱萝残破身体,名誉上还是殿下皇兄的侧妃,不敢误了殿下姻缘,还请殿下另择良姻吧!”

    “侧妃的事你别担心,我会去请皇兄……妥善解决的!你的腿我会帮你医……就算你再也站不起来,我也不在乎!”

    楚玉焦急地表白:“筱萝,我是真的喜欢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要你做我的王妃!”

    “五殿下!”沐筱萝有点烦了,声音有些大,厉声说:“你听好了,我不说第二次,当初我没嫁你,现在我也不想嫁给你,因为我不喜欢你,所以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可以说我不知好歹,我就这样也不想改,这些礼物你高兴了就留下,不喜欢就全部带走,反正以后别再来找我就是了!春香……送客!”

    她说完两眼一闭,费力翻个身给了他一个脊背,楚玉才张嘴叫了声“筱萝”,她非常不给面子地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楚玉尴尬之极,春香在一旁同情地看着他,呆了一会也不见沐筱萝露脸出来,深知她铁了心不理自己,怕她闷坏,只好悻悻地走了。

    春香看他出去,过去帮沐筱萝拉下被子,嗔怪道:“小姐,五殿下是真心喜欢你啊,你怎么能一次次伤他的心啊?”

    真心?沐筱萝在心里冷笑,平凡人的真心在关键时刻都经不住考验,帝王家的真心又能值多少呢?

    何况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沐从蓉,对他绝情才是对他真的好!

    想着他带来的轮椅,迫不及待地叫春香去推来。尽管已经有心里准备,没指望这时代能做出什么好的轮椅,可是看到时,还是有些失望。

    就两个丑陋的轮子,上面弄了把椅子,都选用了上等材料,可是看着很笨拙,怎么也无法和现代的轻巧相比较。

    沐筱萝暗暗想,如果她真的站不起来,她一定重新为自己设计把轻巧多功能的轮椅。

    失望归失望,她还是让春香帮助她坐上轮椅,尽快实现自己摆脱床榻的愿望。

    乌黑的长发,脸蛋微圆,俊秀的眉毛中难掩一种飒爽的英气,杏眼灵动,修眉端鼻,粉唇因为失血过多少了些颜色,大体相貌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也算眉清目秀。

    沐筱萝看着铜镜中陌生的脸,还算满意,挑了挑眉,对镜中挤眉弄眼片刻,就找到了做为这身体新主人的感觉。

    发髻春香按她的要求梳得很简单,衣裙春蕊帮她挑了一套水红色的,说不至于让她的脸色显得很苍白。

    虽然她更喜欢白色或黑色的,却还是听从春蕊的话换上了水红色裙装。

    今天出去要做的事是了结自己和武铭元的关系,从此男婚女嫁,互不牵扯,所以她不想别人看到她苍白的脸觉得她很柔弱。

    本来不必这么着急,可是沐筱萝觉得这事早办早好。她已经不是原来的沐从蓉,根本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别给人家抓到什么把柄为自己惹麻烦。

    推着轮椅出来,春香春蕊和老侯爷派来给她的两个侍卫就迎了上来。

    她只和老侯爷说自己想出去走走,老侯爷没多问就给她派了两个侍卫,说去哪里都听她的,这让她很感激老侯爷的信任,老人当初说她好了想回去不会阻拦她是真的说到做到。

    “小姐,我们现在就去三王府吗?”春香兴奋地问。

    一开始听到沐筱萝说要去三王府,她吓得大惊失色,以为沐筱萝还要回去做侧妃,就苦口婆心地劝说:“小姐,你那么喜三殿下,他却这样对你……很不值!再回去只会让他看轻你!”

    春蕊也说:“是啊!三殿下眼中只有贺王妃,小姐被打成这样也不闻不问,这样薄情的男人不要也罢!”

    沐筱萝就笑了:“你们两个小丫鬟都知道回去会让他看轻我,难道我还不懂这个道理吗?你们放心吧!这次……我是真放下了!别说做侧妃,就是他让我做正妃,我也不稀罕!”

    和贺冬卉那样的虚伪女人共侍一夫,想想就很恐怖!

    更何况她对武铭元印象很差,一个对深爱自己的女人都毫无怜悯之心的男人,别说只是皇子,就算是皇上,她也不稀罕!

    从沐府到三王府要穿过几条街道,春香舕uo弩懵芾郏檬涛廊フ衣沓担弩懵芾棺×耍担骸拔液镁妹怀隼戳耍频没牛颐遣桓鲜奔洌吖グ桑 

    春香嗫嚅:“我怕小姐遇到熟人尴尬……”

    她的眼睛扫过沐筱萝的腿,有些不安,小姐做侧妃已经让京城里的小姐太太们看笑话了……被打成这样还招摇过市,万一遇到个诚心给小姐难堪的,以小姐一贯的脾气,受得了吗?

    沐筱萝略一想,就知道她担心什么,忍不住失笑:“春香,按你的想法,我这辈子别出门了!”

    春香愣了愣,慌忙摇手:“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你棒伤还没痊愈,过些日子……或者……”

    “好了!迟面对早面对都是要面对,我有心理准备……既然做了就不怕人说,谁想说就让谁说去!我们走吧!”

    沐筱萝边说边滚动自己的轮椅,径直往前。

    春香春蕊互相看了一眼,追了上来帮她推轮椅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