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6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青儿看见大小姐真带来了一男一女貌似姐弟一样的人儿,高兴还来不及了,这可好了,总算有帮手,不至于如此忙乱。

    翌日,靳云轻又想了一个好法,她用狼毫笔在白纸上挥舞了一番,然后通过刷印子印出许多张的传单,每个来领取红稻米药膳粥的人都要领着这张传单,到了第三日,靳云轻准备粳米药膳粥这样益气止烦、止渴止泻、补中壮筋,裨益肠胃的绝等好东西,已经吸引了不少人,差不多半个上京的人们都慕名而来。

    而绿妩飞流俩姐妹,被靳云轻倒饬一番,绿妩那叫一个清水出芙蓉,飞流那叫一个芝兰玉树,靳云轻简直想不到,他们姐弟双双出落得如此俊美绝伦,可惜的是,他们额头上皆有黥面标志“****”,无不破坏了那种美感,所以靳玉暂时让绿妩梳了一个遮前额的发髻,飞流则是用戴着一顶儒雅的书生冠帽。

    靳云轻打算帮他们额头上的黥面刺青清洗掉,还给他们一张完美无瑕的脸。

    “你们三个继续布施药膳粥吧。”靳云轻嘱咐了他们一句,旋即,步入了医馆后进间。

    靳云轻坐在香樟木案上,翻阅着从《千金丹方》摘抄下来的药方,看看有没有可以去除黥面这种特殊黑墨,如果找到这种墨的褪色之法,那么就好办了。

    医馆前,一个身长玉立的男子,穿着庶袍,他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摇曳着,尽管他很想把自己隐入这凡夫俗子的人群之中,但他身上所散发的高贵清雅,纵然凡夫三万,也无法遮掩他身上这种特殊的气质!

    他,便是三王爷百里连城了!

    “爷,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彦一壅穿的衣服与平头百姓无异,不过他是真的搞不懂才问的。

    怪不得遭到旁边的许文的鄙视,“我们的爷当然是来吃药膳粥的,你这不是废话嘛。哎呀,真是可惜了,前天有粟米粥药膳吃,听人家说润肺可口,昨日也有红稻米粥,也听人家说口味甚佳,今日的梗米粥药膳药香扑鼻,真的是引人垂涎呢,我许某人定当要尝一尝。你这个武夫哪里懂得其中滋味呀。”

    “你这个白日梦书生!”

    彦一壅气得七窍生烟,想要转向主子百里连城,却发现三王爷已经和许文那个臭小子一起往粥棚凑了过去。

    “姑娘,给我两碗!”

    好听糯性的嗓音仿佛动人魂魄一般,催入青儿耳中,青儿以为是哪家凡民庶子来要药膳粥。

    抬眸一看,青儿惊呆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男子,儒雅风流,俊逸翩翩。

    “姑娘…姑娘…两碗梗米药膳粥,谢谢。”

    许文翻折手中的白羽扇,笑了。

    “好,好,好。”青儿一怔,自知失态,赶紧用大铜勺从锅里捞出粘稠的两碗来,递给他。

    许文又道了一些谢,惹得青儿脸颊绯红,转身对身侧的三王爷道,“爷,这是您的。”

    “嗯。”百里连城眸子淡淡一瞥,透着一阙万里山河般的玉离,双眸专注得盯着药膳粥,却不急着喝。

    天呐!

    青儿丫头忍不住喉咙咕咚了几下,还以为手执白羽扇男子已经俊美无极了,谁知道他身侧的男子简直胜过白羽扇男子百倍千倍。好比天壤之别!

    如果许文是倒影在水中的月影,那么百里连城便是那高空中的皓月,令人生出畏意,供世人景仰!

    帅!好帅!帅呆了!

    青儿眼珠子直直得凝望百里连城,惹得绿妩那浅浅弯弯的眸子也在百里连城身上反复徘徊。

    “你这个姑娘到底怎么了?快给我布施药膳粥啊。”

    “就是啊,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呢。”

    久候的人们看见青儿眼神呆滞,拿着大铜勺的手也不忘铁锅里动一下,这大家伙还不着急了?

    “哦,对不起,我现在就布施……”

    青儿怔了一下,马上布施,如斯举动要是落入小姐的眼,估计要挨骂。

    绿妩和飞流知道青儿方才呆呆得在干什么,当然是在看美男呀,心照不宣得笑笑。

    云轻医馆馈赠药膳粥的消息,都传到距离上京五十里的山区,引得近百的山民们前来排队,还不包括上京本地人。

    山民们领到药膳粥,纷纷蹲在医馆两侧,拿着筷子,开始扒拉碗中药粥,犹如饿虎扑食。

    “好吃,好吃啊。”

    “真是美味啊。”

    “简直又美味又滋补。”

    “啧啧,听说明天还有呢,足足布施五天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

    百里连城看见下属许文学着那些山民们蹲着扒拉碗中药粥,满脸黑线,“文!你这是做什么?”

    “入乡随俗啊,爷。”许文一脸认真,旋即挑起筷子囫囵着粥,吃的不亦乐乎。

    “爷,你也蹲下。”许文竟然捏了一下百里连城的庶袍。

    你……百里连城脸上黑线加了十倍之粗,想他堂堂大周三王爷,竟然跟着下九流的山民们一起蹲下来扒拉喝粥,他实在是拉不下脸来。

    “爷,蹲下吧,不然会让人发现我们的身份!”彦一壅手中也有一碗粥,直接蹲下开吃了,“嗯,好吃,真的好吃,真不知是哪家姑娘的手艺。”

    好,你们两个回王府,本王再跟你们算账!

    百里连城竟然也学着许文、彦一壅的样子,蹲下来喝粥,说实话,靳云轻的药膳粥还真是不错。

    靳云轻那里已找出祛除黥面标记之法,走出内间,看到大家都蹲着扒拉药膳粥,每个人都沉浸在饕餮盛宴之中,不知所以。

    只是,蹲成一团的人群之中,有一位公子实在是太过抢眼!

    对方虽然一直低着头,但是靳云轻仍然可以认出他是谁来。

    靳云轻两只手置后腰,作莲步盈盈走过去。

    到了那人前,靳云轻低伏着腰身,俏皮得问道,“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了。比王府的伙食强太多了!”

    百里连城连连点头,继续扒拉了几口粥,瞬时,恍然大悟得抬头,却看见靳云轻满满俏皮得凝视自己。

    呃……

    百里连城下意识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粥粒,“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就是不想让女人发现,所以百里连城才着一袭庶袍,想不到还是自己太过鹤立鸡群,被靳云轻动了先机。

    众山民们眼珠子巴巴得聚焦在百里连城的身上,并不是他是如何的俊美无俦,而是因为百里连城方才说出“王府”二人,引人猜度。

    许文和彦一壅正打算要所异动。

    靳云轻开口笑道,“这位王府伙夫,本小姐的药膳粥怎么会比王府的伙食强太多了?你这不是胡诌吗?大家别听他的,赶紧喝粥啊,别凉了。”

    王府伙夫?

    许文彦一壅两个差点没有把口中的梗米粒喷出来,堂堂大周三王爷竟被云轻大小姐说成了一个王府伙夫?!

    关键的是,此刻百里连城他还不能反驳,反驳的话,大家可都知道他是三王爷,到时候更丢份。

    原本他一个大周三王爷蹲在人家医馆门口,学一众山民们蹲着扒拉药粥,已经是掉价,更何况……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本王是不会放过你的!”百里连城站了起来,把碗筷扔给许文,“你以为我喜欢吃你的粥?哼,本王是看看你这新开张的医馆药膳到底有毒没毒?”

    百里连城的声音很小声,满眼戏虐得看着靳云轻,他恨不得,恨不得将靳云轻当做药粥直接囫囵吞入肚子,这个蠢女人!

    靳云轻嘴角浮掠一丝笑意,宛若春风临波,“有毒,有毒,你还吃?就不怕毒死你?堂堂的王府伙夫竟然来蹭喝?今日我靳云轻真是太有面子了!咯咯…”

    堂堂的大周三王爷,竟然被说成了王府伙夫?还蹭喝?靳云轻真是太大胆了,竟敢这么说他!

    “你……”百里连城一时气节,是呀,他还有什么道理跟人说,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个粥也是如此,一个愿煮,一个愿吃。

    只是,百里连城他生起气来,同样是好看至极!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说的便是百里连城了吧,只是他的不善之语总是让这一切看起来很不和谐。

    “靳云轻,你可别忘记,你还欠本王一个条件的!”百里连城强作阴险得冷笑,“等着瞧!”

    “好,我等着你。”靳云轻柔弱一笑,仿佛琴音铮铮,不经意间扣动百里连城的心弦。

    许文一看百里连城三王爷脸上表情很古怪,八成是怒了。

    “走。”百里连城甩袖离去。

    彦一壅,许文紧跟了上去。

    绿妩飞流他们赶紧跑到靳云轻身边,八卦问道,“小姐,那三个人是谁呀?”

    “是呢,小姐,与你说话的公子好迷人呀。”青儿两颗眼珠子色迷迷盯着远去的百里连城。

    靳云轻冷冷得飞快了一青儿一眼,“以后,你再看他,本小姐先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下粥!”

    “啊?!小姐,奴婢不敢。”青儿瞧了不远处滚烫的铁锅,吓了一大跳。

    百里连城,你个臭男人!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你的!

    靳云轻巴不得自己跟百里连城没有任何交集呢,这个高傲自大的臭男人,亏他还是什么王爷!

    两日后,医馆药膳粥馈赠活动结束。

    雍州发大水,雍州难民颗粒无数,食不果腹,皆涌入上京,当今大周帝仁德,开仓放粮救济百姓。

    靳云轻所属的医馆恰好在这个时期开放,虽然短短五天,也解除一部分上京府赠粮的燃眉之急。

    靳云轻原本宣传医馆开张的举动,竟被认为是一种善举,上京都城民众对靳云轻的口碑,也起到一定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云轻向穷苦人家布施药膳粥的善举,也传到大周帝的耳中。

    穷人们还知道到云轻医馆看病,可以享受诊金药金免费一成的优惠,皆纷纷向云轻小姐投脉问诊。

    一时之间,不少病患者疑难杂症都被治好,病去如抽丝,云轻医馆门可罗雀、名声大噪。

    靳云轻如常坐诊,一个大户人家管家模样的肥胖中年人,踉跄得走进医馆。

    他一看见云轻小姐在堂,便双拳紧抱,脸上无比恭敬的表情,“老奴可否请云轻小姐上平安侯府一趟,我府小世子沉珂多年,今日竟有神智失常之状,宫中太医皆乏力回天,万万云轻小姐去一趟!车辇已在外头候着。”

    “你是……”靳云轻正欲起身。

    “老奴平安侯府管家靳来禄。”靳来禄脸上恭敬表情又加深了几分。

    靳云轻嗯了一声,旋即让青儿准备好药箱同去,至于飞流绿妩他们两个则留在医馆守着其他病人。

    平安侯府。靳家。

    靳云轻一下车辇,头一眼便看到府前两只白大理石狮子,狮子威严震慑,端出平安侯府的气势,令常人不敢仰视。

    靳云轻直接由管家靳来禄领着,从大堂进入,穿过一个曲水长廊,曲曲折折不知多少米,方来看到一个雅致的别轩。

    靳来禄推开雅轩大门,靳云轻看到一屋子挤满了不少人,上至平安侯爷,夫人,下至丫鬟家丁。

    “侯爷,夫人万福。”靳云轻对他们盈盈一福。

    平安侯爷以及他的夫人对云轻怀抱万分期望,“永乐侯千金有礼,还望云轻小姐尽力!”

    “救死扶伤乃是医者本分,定当尽力!”靳云轻点点头,走近病榻,发现那里躺着一位柔弱的公子,模样俊逸有余空灵不足,好端端的一个人沉珂多年,哪还有灵气?

    平安侯夫人指使一个小丫鬟搬上绣凳,让靳云轻坐。

    靳云轻准备开始为病怏怏的世子诊脉。

    殊不知,小世子原本静闭的双眸宛如幽谷香兰,一睁开眼,宛如仙童超然出水,光芒璀璨令满室雕梁画栋尽失了颜色。

    想不到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世子双眼竟然这般漂亮!

    “休……休想碰我女庸医!”平安侯世子靳尺黎怎能容忍一个女人为他诊治,“爹,娘,赶她出去!赶她出去!我不想见到这个女庸医!”

    女庸医?

    竟然骂我们小姐是女庸医,可要知道,我们小姐才开医馆几天,就医治了半百民众的疑难杂症了!

    青儿丫鬟生气得差点把药箱扔在那个狂妄小世子身上!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