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5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此刻,恢复一身女装,左腮上的烫疤犹在的“丑颜”靳云轻,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云轻长姐,你可回来了,父亲母亲好担心你的。”

    靳如泌挺着小肚皮向靳云轻走过来。

    看她惺惺作态的样子,靳云轻无视。

    “云轻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明日就上白马寺为你烧香祈福。”

    莫氏云锦宽袖间甩出檀香佛珠儿,作祈祷状。

    靳云轻依旧无视。

    气得靳如泌想要发作,却被莫氏拦下了,示意靳如泌此刻不要开口说话。

    “孙女给老太爷,老祖母,父亲请安。”

    靳云轻身为嫡长女,位下的庶母庶妹她可以无视,但是在上的尊者,她还是要秉持嫡女的风范。

    老祖母靳史氏不做声,毕竟自己理亏,是她老人家亲自驱逐自己这个大孙女出府,现在侯爷儿子又遣她回来,岂不是打自己面皮一巴掌么?

    “嗯,云轻,这件事是你大姨娘做的不对,爹爹等会儿一定惩罚她们。不过眼下你的爷爷,你要想办法才好啊。”

    靳曜左叹息了一声,唯今世上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治愈老太爷的癫痫,只得把希望寄托在云轻身上。

    “云轻,毕竟是你的爷爷,你要尽力一试。”

    “父亲,我明白。”

    靳云轻步态轻盈得辗转到老太爷的榻旁,为老太爷搭了脉,翻动老太爷的眼珠子,旋即问靳曜左,“父亲,爷爷平素里是否有积痰?”

    “有的。”靳曜左肯定得回答道。

    “是了,未必无法子可解。古语有云‘无瘸不作痰’,痫症之作主要由痰浊、痰聚所致。患者遇惊恐、饮食失节、劳累等情况,会致脏气不平、经络失调,痰为津气所聚凝着既久、裹结日深,即成胶固不拔之势。所以四字记之曰‘顽痰所致’!父亲,女儿用祛痰开窍之法可解!”

    靳云轻摸着脉搏的时候,就说了上面一番话。

    “有道理啊。”靳曜左连连点头,表示赞许,看着大女儿凌厉干练的气质,颇有当年她母亲一代名医的绝代风华。

    站在一旁的莫府医莫冷谦痛心疾首,却又不得不对靳云轻表示拜服,“对,对,对,就是祛痰开窍之法。我怎么这么笨没有想到呢?我之前用平肝泻火之法来试,就行不通!”

    “莫府医真真乃废物也!平肝泻火是用于房劳伤肾,肾阴不足,因肾水不济,心火过盛导致的癫痫之症!老太爷一把年靳却被你用这种诊治之法下去?他一个老迈之人如何受得了?之前你可没少向他老人家下猛药吧……”

    靳云轻话音刚落。

    倒把靳如泌气得不轻,什么,靳云轻竟然敢骂如泌的亲舅舅是废物?!真是岂有此理!

    而这边二夫人莫长枫想要阻止亲弟弟莫冷谦再开口说话。

    可是永乐侯靳曜左已是飞扑过去,一只手抓起莫府医衣服上的圆领,“你真真是不堪的废物!云轻说的没有错!你就是废物!殊不知老太爷差点被你害死!”

    靳云轻斜眼看了榻前的一碗浓郁的药汤,“还好,还好,药汤没有给爷爷服下去,要不然,后果不抗设想!”

    靳曜左猛回头之间,更是吓得胆战心惊,端起那碗药汤,这碗汤药本来以为如果云轻不回来的话,就给老太爷喂下去,这汤药自然是莫冷谦炮制的。

    “你,给我喝下去!”靳曜左拳头一挥,嘭得一声,正好砸在莫府医的腮帮上。

    莫府医嘴角流出血来,眼珠子盯着那碗汤药,一心思就要喝了下去。

    “不能喝呀,弟弟,一喝下去,就会没命的,那个是蒙古大夫的开的猛药方!”

    二夫人吓得一抖索,倒是把什么都抖出来。

    “是呀,舅舅,你不能喝,喝下去的话,指不定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靳如泌也舍不得莫府医莫冷谦这个好舅舅就这么死了。

    靳曜左气得胡须眉毛上翘,“那药不能喝,你们还敢给老太爷喝?好哇,好哇,你们一个一个都瞒着骗我?说什么是一个人间神医遨游四海的时候,不小心被你们碰上了,所以把花费了三千两银子买的一剂药,原来是一个蒙古大夫开的猛药!你们真为了三千两的银子,下作的可以!”

    “我错了,我真的是错了,我信错了你们,我信错了你们……你们狼狈为奸……竟敢诓骗本侯爷……”

    后悔,真的很后悔,靳曜左想着该如何处置他们的时候……

    靳云轻恬静优雅的样子,恍然忘记了,自己是身处何方。

    “青儿。”靳云轻只是看了一下青儿,并没有太多的言语。

    青儿麻利得从包袱之中取出银针。

    旋即,靳云轻对着大椎、腰奇、水沟、后溪这四大主穴,以百会、陶道、鸠尾、内关、神门、丰隆、筋缩、太冲这八个配穴,一一刺了下去。

    靳云轻下银针手法非常快速,老祖宗靳史氏都看呆了,就连靳史氏贴身丫鬟绿翘瞧了个认认真真,只见云轻大小姐以针上斜刺入大椎穴,缓一会儿退几分留针。那些配穴则完全没有留针。

    “好了。”靳云轻倒舒了一口气。安排青儿丫头把银针收进包袱中。

    老祖宗看着老头子靳长生沉重的眼皮眨了一下,旋即缓缓得睁开一丝缝的眼。

    “长生……老头子……你终于醒过来了呀……我的天啊!”

    靳史氏直接把手中的拐杖丢弃在地上,屈下身子,抱住靳长生。

    “父亲大人!”

    靳曜左亲耳听到老母亲靳史氏亲口叫唤父亲靳长生的名字,噗通一声,跪在老太爷跟前。

    “曜儿,我……我这是怎么了?”

    靳长生已然恢复了神智,胸中积郁的积痰早已流入肠下,整个呼吸道顺畅开来,自然是舒服至极。

    “父亲,你好了,你的癫痫之症让云轻给治好了。”靳曜左双手紧扣靳长生的手,感动得说道。

    靳长生轻轻咳嗽了几声,“玉……娴……呢……我的大孙女……在……在哪儿?”

    “爷爷,我在这。”靳云轻箭步上前,“不过,云轻,很快要离开永乐侯府,再也见不到你老人家了。”

    “谁,谁,谁,要你离开!我……就让谁走!咳咳……”

    靳长生说的太急,脸色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是……是……”

    靳云轻欲言又止。

    二夫人她们恢复意识过来,怎么老太爷竟然被治愈了,这就能开口说话了?真是见鬼了!

    了不得了,云轻这个贱人准备趁机告状呢……二夫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心脚心都是汗,头也不敢抬起来。

    “云轻,你大胆跟爷爷说,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人赶你走的?是你的祖母?还是你爹,还是你的继……”

    后面一个母字没有说完,靳长生又开始咳嗽,只是靳长生的手一直抓着靳云轻不放。

    靳长生老太爷在上,老祖母靳史氏都失去了话语权。

    “回爷爷的话,没有人赶走孙女。”

    靳云轻盈盈一笑,心中腹诽,到底自己粗心,却忘记了这永乐侯府还有这么一位老活宝老太爷靳长生。

    “是吗?”靳长生被靳云轻如此几针下去,气色好转了些,心情也不错了起来,“哼,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敢赶走你?”

    自打三年前大夫人安思澜殁了,靳长生的癫痫之症老来越发严重了。

    只因安思澜还在世时,虽说无法根治靳老太爷的癫痫,但也缓轻了病症,安思澜撒手而去,靳长生就失去了依傍,沉珂愈发严重了,就连宫中太医院院判年一针也束手无策。

    这个道理,永乐侯府没谁不知道的。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对于二夫人莫氏而言,能不说最好。

    靳长生老太爷环顾了一下众人,目光最终在莫夫人的身上停驻下来,“长枫,是不是你,是不是赶走云轻的!”

    靳长生的声音不大,但是极是威严,就连老太太靳史氏白花花的眉毛也忍住跳了一下。

    “老太爷,冤枉呀,怎么会妾身呢?妾身爱护怜惜大小姐犹且不及,怎…怎么会……会赶……赶走……她……呢。”

    短短的几句话,莫夫人却说得胆战心惊。

    站在云轻身侧的青儿大丫鬟眼里闪烁鄙夷之色:二夫人莫氏真的是太恶心了!一边在人前哭哭啼啼故作慈母温柔,一边在人后派人牙子山贼谋害大小姐!还哭得似模似样的,不去唱大戏真的浪费!

    靳长生旋即冲莫氏冷哼道,“冤枉便是冤枉,何故说的如此吞吞吐吐?只怕你真的有鬼。”声音依然淡淡的。

    可这话对于莫夫人来说,简直是石破天惊呀!

    老太爷这话中意思,就是莫夫人赶走靳云轻的。

    莫夫人赶紧拿眼珠子巴巴凝望在上的婆婆,希望靳史氏可以出头说几句好歹的话。

    但是靳史氏故意转到一旁去,假装没有看到莫夫人脸上渴望襄助的表情。

    看来……老太太也不打算承认这档子事了。

    莫夫人心里在滴血,恶狠狠狂骂靳史氏这个老不死的,这姜还是老的辣!

    “爷爷,二夫人对我可好了。她怎么会舍得逼孙女走呢?”

    靳云轻声音柔柔细细,端的是永乐侯嫡长女的知书达理、端庄温婉。

    靳长生老太爷很满意云轻的姿态,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云轻,莫氏真没有这般对你,那是最好。”

    跪伏在地上的莫氏,此刻心里还真的有一点感激靳云轻为自己说情的呢,这样的感激转瞬即逝,可见莫氏有多寡情?

    不过无妨,靳云轻倒也不是“真心”为莫夫人说好话的。

    靳云轻勾唇一笑,脸上洋溢着清风云淡的笑容,“那个,大姨娘,你刚才说,明日要上白马寺亲自为云轻烧香祈福的吗?”

    “是……”莫夫人只得承认,这话不错,是她自个儿说的,先不说侯爷了,庆福堂上上下下少说十来个奴才婢女可听见了,怎好不承认。

    靳云轻满意得点点头,“那还望大姨娘也帮爷爷祈福吧,爷爷病情稍定,最需要诚信礼佛还愿求心安了。不是吗?”

    “是……”莫夫人又只好点头。

    这云轻大孙女话说的,就算老祖母靳史氏再怎么不喜欢云轻,也只能暗暗心许,这个大孙女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至少在老祖宗贴身大丫头绿翘眼中,绿翘可着实看到靳史氏看着云轻大小姐的目光,比平素里柔和了许多。

    “我们家云轻真懂事啊。这从此以后谁要是胆敢把我的云轻赶走!我第一个赶走!”

    靳长生命令儿子靳曜左道,“曜儿,可听见我的话了?”

    “是的,父亲大人。”靳曜左点点头,他是侍奉父母至孝的人,看见大女儿云轻这么懂事,他满怀甜腻滋味。

    细细一看,大女儿云轻文静娴雅的样子,真的像极了思澜啊……靳曜左叹息了一声,眼里自然流露出对先侯爷夫人的哀思。

    莫夫人看在眼里,心,更似在滴血!

    “老爷放心,明日一早,妾身自会上白马寺为老太爷还愿,为大小姐祈福。”莫夫人声音柔软到了骨子里。

    靳如泌恨恨得瞪着靳云轻,如泌想要生气想要暴怒,可是为了顾及腹中的胎儿,为了等到百里爵京迎娶她过门的那一天,她要是忍,这是莫夫人嘱咐她的。

    回到炼丹阁后,靳云轻主仆二人关在阁楼里边。

    青儿给大小姐沁上一杯安神茶,“小姐,青儿真真服了你,几句话就让二夫人明日就上白马寺上香,到时候可有好戏看了。不过青儿担心,那个刀疤壮汉真的也会上白马寺,并且敲诈二夫人3000两吗?”

    “如果刀疤壮汉不怕死的话,他大可不去。”靳云轻盈盈一笑,“你没有看到刀疤壮汉当时吞下本小姐的半月断肠丸的时候,贪生怕死得不得了?”

    青儿笑靥如花,一脸你懂得的表情,“那个,小姐,咱们明天要偷偷得跟着去白马寺吗?”

    靳云轻反问,“这么好看的戏,你说呢”

    京郊,白马寺。

    莫夫人乘坐绿盖八宝香车,一路上有管嬷嬷,贴身大丫鬟香柚,香楠三人随行。

    京郊日头大,管嬷嬷为莫夫人撑着遮光伞,莫夫人心里咒骂老太爷这么老了还不快死之类的云云,瞧了一下偌大的寺庙上面的金漆牌匾,便轻捻潇湘裙,入内。

    莫夫人进香礼佛的时候,习惯一个人关在厢房里头,跪拜,不喜丫鬟嬷嬷在侧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