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4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就好像自己与太子百里云泽一样,都是水火不容的情况,想想自己与百里云泽的关系,就理解了靳妍惜与靳云轻的僵局。

    小福子已经说了,昨天晚上偷袭自己的黑衣人就是太子六率的人,而且还是侯兴安的虎贲营,这可是一支非常善战的骑兵。

    太子百里云泽最信任的就是这支虎贲营,昨天晚上如果不是靳武及时解救自己,自己也凶多吉少。

    百里连城最感激的还是烈王府的那些亲百里,没有他们以命抵命的凶猛战法,他们也不可能坚持到靳武骑兵驰援。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开玩笑,自己当时想到了死,如果不是小福子手快,自己当时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遍。

    单单是山涧射下的箭矢,就数不胜数,箭矢夺去了不少烈王府的亲百里性命。

    直到傍晚时分,靳武就找了一个有水源的山谷驻扎,而靳云轻已经下了马车,她实在是受不了马车里面的气味。

    靳妍惜好像也知道自己身子臭,所以就厚脸皮的来到靳云轻的面前道,“云轻姐姐,小妹身上没有衣服,你可以借一套衣服给我穿吗?”

    远处就有一个水坑,那里可以洗澡,叫骑兵守住外面,就没有人敢到那水坑去,这样靳妍惜就可以安心的洗干净身上的肮脏。

    对于靳妍惜来说,她肮脏的表面不是最大的伤害,最大的伤害,还是内心的伤害,她恨死了靳云轻,但现在不敢暴露出来。

    绿妩有一点气愤道,“二小姐,我们家大小姐也没有多余的衣服。”

    青儿也支持绿妩姐姐的意见,但被靳云轻堵住了嘴唇,所以她无可奈何的跺脚。

    “二妹,姐姐还有衣服,绿妩,去拿我的衣服给二小姐换穿吧。”靳云轻心中有气,但也没有借口拒绝。

    靳武就在不远的地方,他不敢过来,但也不敢离开,为的就是保护靳府嫡女的安全。

    靳秦已经将登州城附近的所有山寨围剿干净,什么土匪与山贼,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见到明天的初阳。

    身经百战的骑兵,跟那些乌合之众战斗,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骑兵跑一遍,对方就绝对没有活口留下。

    对于被山贼抢来的妇女与儿童,靳秦全部放了,而且还叫他们到登州城去,到时候会有人安排她们。

    靳武知道还有这些妇女儿童后,立刻就修信一封,直接交给斥候,要他们交给登州城的刺史。

    自己的面子,登州城的刺史还是给的,而且自己替他围剿了方圆百里的土匪与山寨,也是为他除了一大害。

    如果登州城几年来没出现土匪与山贼,也可以成为政绩上表圣上的。

    绿妩瞪着大大的眼睛,但还是去拿衣服给靳妍惜穿。

    她们这些丫鬟的粗布,是不适合靳妍惜这个靳府嫡女的身份,不然绿妩就给自己穿的衣服给她。

    靳云轻也不可能谴责绿妩与青儿,但也不希望将关系搞僵。

    得到了靳云轻的衣服后,靳妍惜就开心的跳起来,完全没有一点矜持。

    最后靳武将水坑的那些骑兵驱赶走,然后将这里画成禁地,靳妍惜就安心的在这里洗澡。

    想起自己被侯兴安揉虐的场景,靳妍惜就溢出了眼泪,但很快就坚毅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靳云轻,她恨死靳云轻。

    扔掉那不合身的衣服,靳妍惜就开心的洗澡,那匕首被她洗得非常干净,还有自己身上的伤口,也细致的洗了一遍。

    直到现在,靳妍惜才感觉浑身无力,伤口传来的痛楚,让她难受,但也有一点刺激的感觉。

    百里连城远远的站在一边,他静静的望着靳云轻的身影,身材高挑的靳云轻正在与自己的丫鬟玩耍,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在玩老鹰抓小鸡。

    “小福子,跟殿下去当老鹰吧。”靳云轻那开心的样子,也感染了百里连城。

    小福子有一点尴尬的点头,他不想去,但烈王殿下喊到自己,又不能够拒绝。

    “殿下,你还没有吃完这馒头呢?”小福子拿着一个馒头跟随在后,百里连城根本就不理会他。

    “不吃,你将它扔掉吧。”百里连城的兴趣全部在靳云轻的身上,对什么馒头都没有兴趣。

    靳妍惜也已经洗完了澡,在马车里面晾晒衣服呢。

    小福子看着那宽大的衣服,抿抿嘴,那不是大将军才有的睡服吗?他非常好奇靳妍惜是怎么得到这睡服的,他想问,但被百里连城一扯,就不得不跟紧他。

    百里连城要加入靳云轻她们的老鹰抓小鸡游戏,绿妩与青儿都被吓了一跳,不过靳云轻还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下来。

    小福子运气非常不好,就当了老鹰,他不想当这个老鹰,但也不得不当,而且还要感谢殿下。

    一群人玩得非常开心,小福子在百里连城的指挥下,专门攻击靳云轻,结果就是百里连城屡战屡胜,一次次的保护了靳云轻的安全,没有被老鹰叼去。

    绿妩与青儿这两个丫鬟只能够跟随自己家大小姐跑,百里连城也偶尔与靳云轻有肌肤相触,他非常喜欢这样的互动游戏。

    “靳云轻,你这个贱人,你今天晚上就死定。”靳妍惜坐在马车上,擦拭着自己的匕首,当一个烈王府亲百里走过来的时候,她立刻就收起了自己的匕首。

    烈王府的亲百里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们肯定搜身的,但靳妍惜是靳府的嫡女,他们不敢这样做。

    靳武也不可能允许他们这样做,因为这有关靳府的名誉。

    夜已经非常暗了,乌云也密布,不过山谷很快就吹起了北风,然后乌云被吹散了,露出了一个月牙圆的月亮。

    靳云轻也玩累了,就回去休息。

    营帐非常大,这是靳云轻与绿妩她们两个丫鬟睡觉的地方,靳妍惜也在里面,这是靳武的安排。

    “云轻姐姐,你与烈王殿下的关系好像不错啊,有什么秘诀吗?可以告诉妹妹吗?”靳妍惜看见靳云轻走进来,就亲切的询问道。

    “亨”绿妩不满的嘟囔着嘴唇,青儿也没有正眼望靳妍惜。

    “二妹,云轻姐姐与烈王殿下不过是打发时间,那有什么秘诀可言呢?”靳云轻知道靳妍惜的意思,但想了想,还是这样糊弄她。

    跟百里连城殿下在一起玩耍的时候,靳云轻非常开心,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情愫吗?

    对于爱情,靳云轻不了解,以前自己听到别人的爱情故事,只会一笑而过,而今,自己不得不感叹一声。

    “云轻姐姐,你骗人的,我看百里连城跟你很热乎,不相信问问绿妩与青儿丫头。”靳妍惜笑了一声,她在心底里冷笑,靳云轻现在肯定不知道自己手上还有匕首吧?

    如果到了京都,靳妍惜就没有办法下手,但今天晚上,她想冒险一次,即使刺杀了靳云轻,靳武也不敢对自己动手。

    顶多就是立刻扣押自己回去靳府,靳妍惜想得非常周到,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被祖母惩罚。

    烈王殿下与太子斗得这么厉害,他肯定是没有时间处理靳云轻与自己的事情,想通了这一切,靳妍惜就想哈哈大笑一番,但她不敢。

    绿妩与青儿小心翼翼的望着靳妍惜,靳妍惜穿着靳云轻的衣服,两个人的身材相差无几,所以靳碧的衣服,她穿起来,也合身。

    “谁在说本殿下?”百里连城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烈王府的亲百里守护在外面,小福子跟随在百里连城的后面。

    “烈王殿下,我刚刚在说你与云轻姐姐呢。”靳妍惜心中一喜,立刻迎接上来道。

    白天的时候,靳妍惜身子臊臭,所以不敢接近烈王殿下,但如今已经不一样,所以她就大胆的接近百里连城。

    百里连城的身材非常修长,那披肩的黑发,让人看起来,非常英武。

    “云轻与本皇子吗?那你说说怎么回事?”百里连城有一点惊喜,对靳云轻抛了一个媚眼,就哈哈大笑起来。

    靳妍惜点头道,“我看云轻姐姐与烈王殿下就是郎才女貌嘻嘻。”

    百里连城一天,非常满意的道,“就该这样,本皇子非常满意你的回答,云轻,你觉得呢?”

    百里连城非常自恋的样子,绿妩与青儿掩嘴笑了起来,她们对百里连城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

    “殿下,这都是二妹开玩笑的,你怎么可以认真呢?”靳云轻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脸红耳热的。

    靳妍惜望着百里连城与靳云轻,心中发冷,特别是靳云轻这矜持的样子,自己也曾经拥有,但如今,自己已经是残花败柳,还有什么资格去拥有百里连城呢?

    即使是慕容雪,也比自己更加有资格拥有烈王殿下啊,靳妍惜恨死自己,但更加恨靳云轻,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小福子看见情况有一点不对劲,立刻笑了笑道,“殿下,时间已经不早,我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百里连城看见靳云轻那害羞的样子,非常开心,哈哈大笑一声,才道,“云轻小姐,本皇子就不打扰你们休息,告辞了。”

    “恭送殿下。”靳云轻这才抬起头颅,躬身道。

    百里连城满意的离开这里,后面的小福子满脸的汗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里面的气氛好像有一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为什么。

    靳妍惜看见百里连城已经离开,也不管靳云轻她们的态度,先是霸占了里面最宽,最软的床。

    绿妩与青儿眼神非常愤怒,但被靳云轻拉扯了一下,所以她们也没立刻发火。

    “大小姐,我们睡觉吧。”绿妩始终还是忍耐了自己的怒火。

    靳云轻满意的点头道,“绿妩妹妹,记住,以后凡事要懂得忍耐,知道吗?”

    “嗯,大小姐,绿妩铭记于心。”绿妩知道靳云轻不是开玩笑,只好点头回答道。

    靳云轻满意的点头睡觉去,青儿与绿妩的床铺很小,就在靳云轻的旁边。

    营帐外面还有一群烈王府的亲百里护百里,这是百里连城特意派来的,靳云轻感到非常的温暖。

    烈王殿下能够有这样的心思,说明他心里面还是有自己的。

    靳妍惜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一边偷偷地窥视靳云轻与绿妩她们两个丫鬟。

    握住手里的匕首,靳妍惜的小手竟然颤抖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已经刺杀了侯兴安,为什么今天晚上会手抖的呢?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今天晚上必须刺杀靳云轻,这是她早就想做的事。

    登州城远郊,夜黑风高,一群骑兵从远到近,快速的没入黑夜,往一个易守难攻的山谷移动。

    当这一群骑兵在山谷隘口停下来的时候,山林中也冲出密密麻麻的士兵,他们全部黑衣蒙面,再加上黑衣打扮,完全的隐藏在黑夜之中。

    “太子殿下,我们的骑兵已经准备就绪,是不是现在就开始攻击。”海大福从一匹高大的战马上跳跃下来,他心情非常不错。

    烈王的那些百里兵,人数不多,不就是五千的轻骑吗?自己手上也有两千的轻骑,再加上几千的步兵方阵,完全可以抵抗住骑兵的反冲锋。

    远处,一匹快马快速的转身逃跑,这是靳武派遣出来打探消息的斥候。

    “哧”一声轻响,那斥候就被山边的神射手射下马来,而那失去主人控制的战马,也在一边乱跑,不停的用马头摩擦那斥候的身子。

    太子百里云泽非常开心的望着前方,靳武英明一世,肯定没有想得到今天晚上会被自己包饺子的吧?

    外围全部是自己安排下来的神射手,靳武派遣出来的斥候,没有一个活着回去,自己已经围着山谷了,靳武竟然无动于衷。

    “海大福,我们现在先悄悄的靠近,再放火烧山,断他们的后路。”太子百里云泽阴霾的笑起来。

    侯兴安死了就死了,竟然没有办法刺杀掉烈王百里连城,他不会重用这样的饭桶。

    海大福就不一样,不但知己知彼,而且还诡计多端,非常符合百里云泽的名将标准,可惜海大福是一个太监,不然自己就提拔他大将军,如果自己以后掌握了华朝的大权,侯爵也不会吝啬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