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4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说完这些沉重的话语,靳许氏满脸的忧愁,靳府的兴衰不能够败在自己的手上。

    “娘亲,你放心,当今圣上不是糊涂之人,他肯定会将事情调查清楚,绝对不会滥杀无辜。”靳浙回答靳许氏的忧愁。

    “靳浙啊,你还是不懂得圣上的心思,莫须有的罪名,自古就有之,即使今天再出现,也不奇怪。”靳许氏笑得非常悲戚,但也没有沮丧。

    “靳文,你速速去解救烈王殿下,不要延误,不然军法处置。”靳许氏眼神一亮,就对靳文道。

    “喏。”靳文说完就带着身后的那些将军离开了这里,他也非常着急,希望靳武他们可以解救出烈王殿下。

    靳府不断的有信鸽放飞了出去,定西侯的那些骑兵还在姑靳城外围,姑靳城的防守必然会有压力。

    “娘亲,孩儿也去准备了。”靳浙看见靳文已经离开,自己也想离开这里。

    靳许氏点了点头道,“靳浙,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防守姑靳城吗?”

    靳浙有一点疑惑道,“娘亲,孩儿愚钝,还请娘亲道明。”

    “靳浙,你还是不懂得娘亲的苦心,姑靳城这里易守难攻,再加上这里是鱼米之乡,如果我们要抵抗的话,即使是十万的大军,也不可能攻破我们姑靳城,这是我们最后的屏障,你说娘亲会放心交给其他人防守吗?”靳许氏说得眉飞色舞,跟她的年龄非常的不符。

    靳浙心中一懔,自己娘亲果然是一个见过大世面之人,倒是自己幼稚了点,就一心解救烈王殿下,而忘记了靳府几百口人的安危。

    作为靳府唯一的侯爷,靳浙觉得自己是非常不负责的。

    为了公事,而冷落了东方氏,如果自己以前多抽点时间陪伴东方氏的话,她肯定不会步入这个后尘吧?

    “娘亲,孩儿如今明白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靳浙起身想离开,但没靳许氏的点头,他还是低着头,不敢离开。

    靳许氏满意的道,“靳浙,你能够这样想最好,记住,敢截杀烈王殿下的人,肯定是皇家之人,如果华朝真的大乱,我们靳府也要独善其身,这是我们靳府能够在乱世不倒的原因。”

    “你去接姑靳城的防务吧,如果有反抗的,格杀勿论。”靳许氏闭上眼睛,她好像已经看见了千军万马在自己的眼前奔腾。

    “喏”靳浙没有犹豫,一下子就躬身离开。

    身后的那些将军,也跟随靳浙离开这里,骑兵已经被靳文带走了,靳浙防守姑靳城,主要还是依靠坚强的工事。

    骑兵不是攻城的主力,因为骑兵优势是冲锋陷阵,攻城略地始终还是步兵的长项。

    靳许氏望着靳浙离开的背影,才对身边的石林意家道,“石林意家的,你也安排靳府的嫡子做好准备,如果真的有大乱,我们靳府的嫡子必须分散,你就悄悄的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吧。”

    石林意家‘噗通’的一声,就跪在靳许氏的面前,然后磕头道,“老太太,石林意家是不会离开你的,你就不要逼我。”

    “既然你有这样的忠心,那就更加应该做好准备,靳府的血肉,不能够在我手上毁掉。”靳许氏摸了一下石林意家垂下的头颅。

    “喏。”石林意家立刻就答应下来。

    靳昕寿与靳昕波都是靳浙的儿子,石林意家准备带着靳昕波离开这里,不过现在这里还风平浪静,他暂时还不需要这样做。

    直到石林意家离开了这里,靳许氏才松了一口气道,“靳府的列祖列宗啊,如今我们靳府后代调零,希望你们能够保佑子孙后代可以逢凶化吉。”

    当靳许氏收到靳秦的信鸽时,就连夜召集了靳府所有将军,为的就是做好最坏的准备。

    甚至已经做好了防守姑靳城的打算。

    今天晚上之后,人们会发现姑靳城的一切都改变了,防守的将军已经被靳浙代替。

    圆月挂空,姑靳城的朱红大门又打开来,一支杀气腾腾的骑兵冲出了城门,然后往登州城的方向奔驰。

    靳文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将军,他的能力不比靳武差。

    一千的骑兵,是靳府能够出动的唯一进攻力量,大多数的骑兵已经被靳武带走了。

    姑靳城外面的山坡上,又有一支风尘仆仆的骑兵在那里戒备,这正是定西侯的那些骑兵。

    慕容雪望着漆黑的夜空,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哥,烈王殿下有难,我们真的见死不救吗?”慕容雪非常难过,因为自己想去救烈王百里连城,被自己大哥阻止了。

    “妹妹,不是哥哥铁石心肠,而是皇家的事情太肮脏,如果我们慕容世家牵涉其中,会失去了主动权,这是父亲不容许的。”慕容平川不希望自己妹妹去插手皇家的纷争。

    “好吧,你老是这样说我,但你想想,如果我们不去救烈王的话,难道就不会有人对我们慕容世家不利吗?”这一次慕容雪与慕容平川带兵到姑靳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有人如果将他们与烈王遇刺联系起来,这还真的洗不清。

    “靳府的靳武已经去解救了,你以为对方还能够得逞吗?如果没靳武,大哥可能还会去救。”慕容平川还在发火,自己的骑兵损伤不少,全部是靳武的杰作。

    “这个靳武也是好战的家伙,不过也好,有他在,烈王应该不会有大碍。”慕容雪他们射下了一只飞往靳府的信鸽,所以才知道了烈王遇袭之事。

    “我们也去看看吧,希望烈王殿下能够逢凶化吉。”慕容平川也不想再与自己妹妹讲道理,因为根本就是没道理可讲。

    慕容雪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策马扬鞭的离开这里。

    慕容平川也不想留在这里,立刻就带着骑兵离开,靳府已经是鸡肋,他们不想留在这里。

    如果惹怒了靳武,自己还有威胁。

    单单是靳文那一千的骑兵,就对慕容平川形成了巨大的威胁,靳武的那些骑兵,就更加不用说。

    这一次慕容平川他们没敢走官道,而是走了小路,在这些小路,即使是官府的兵马,也不多,更加不敢对这些骑兵不利,这是找死的节奏。

    登州城的森林里,靳妍惜在木屋外面大哭,她面前挂着两具冷冰冰的尸体,正是踏雪与寻梅的尸体。

    “踏雪,寻梅,你们真的要选择离开二小姐了吗?靳云轻,我恨你。”靳妍惜非常难过,自己唯一信任的丫鬟,竟然上吊自杀了。

    而面前还站着一群冷冰冰的士兵,侯兴安望着靳妍惜****的大笑,眼神充满了血色。

    “踏雪与寻梅这两个丫鬟承受不了我这些将士的爱慕,死了就死了,靳妍惜,你今天晚上还是准备好好的服侍本将军吧。”侯兴安没有一丝丝的同情,相反,他眼里充满了****。

    靳武是靳府的人,而面前这个靳妍惜,更加是靳府的嫡女,他看了看面前的士兵,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不是人,全部是畜生,太子殿下,你要给靳妍惜做主啊。”靳妍惜望了一眼面前的百里云泽,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百里云泽心中非常阴霾,今天晚上功亏一篑,都是因为靳府那些家将,他恶狠狠的对靳妍惜道,“今天晚上你是侯兴安的人,本殿下没有兴趣看你们在这里风流快活。”

    百里云泽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立刻挥挥手,就有士兵拉扯着踏雪与寻梅的尸体,准备将她们的尸体掩埋掉。

    这里是太子殿下的居住之所,有尸体在这里,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

    “不要啊,太子殿下,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吗?”靳妍惜心如刀割,现在她才知道踏雪与寻梅对自己的重要性。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她肯定不会擅自离开靳府,在靳府即使再怎么样,自己也是二小姐,是侯爷的嫡女。

    靳云轻即使是想对自己不利,自己还是游刃有余的,今天晚上靳妍惜想了很多没有想过的问题,她对自己有一点恨。

    自己有今天的下场,全部是咎由自取。

    “将尸体埋了吧,不要被野兽吃了。”百里云泽挥挥手,不管靳妍惜的求情,就转身离开这里。

    一边的侯兴安看见太子殿下已经离开,哈哈大笑的冲了上来,撕烂了靳妍惜的绸缎,然后上下其手。

    靳妍惜想反抗,但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够任侯兴安处置,她望着漆黑的夜空,笑得非常凄厉。

    侯兴安直到眼前的美人失去了反抗的力气,才满意的把靳妍惜扛起就离开这里,现在的靳妍惜已经奄奄一息,对于这样的美女,他还是想爱惜的。

    今天晚上自己竟然败在靳武的手上,所以他将所有的气出在靳妍惜的身上,谁叫她就是靳府的嫡女呢?

    太子殿下不会为了一个没有用的女人而开罪自己,现在自己是太子唯一的依赖,除了虎贲营,还没有什么人会为太子殿下拼命。

    烈王殿下即使不死,也肯定没有办法扳倒太子殿下,侯兴安相信殿下与武皇后的能力。

    靳妍惜两眼无神,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自己最害怕的场面,最终还是要来了。

    闻着侯兴安身上的汗酸味,她差一点就晕倒,被这样的人羞辱,比杀了她还难受。

    太子殿下是靳妍惜第一个男人,如今太子殿下要将自己赏赐给面前这个大将军,以后呢?

    侯兴安难道就不会将自己赏赐给下面的士兵吗?答案是肯定的。

    望着侯兴安挂在腰际的兵器,靳妍惜竟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她心生一计,然后就不再推搡侯兴安,相反,这个时候她竟然温柔的给侯兴安松腰骨。

    侯兴安也想不到靳妍惜会有这样的变化,靳妍惜只对太子殿下这样温柔过,当时自己就非常羡慕,如今自己也可以这样享受了。

    皮肤上一阵的麻痹,侯兴安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开心道,“怎么了,难道你这个骚娘们已经想通了吗?”

    “嗯,陪大将军也是陪,为什么要难过呢?”靳妍惜温柔的道,“你放我下来,我保证不走就是。”

    已经来到侯兴安的住处,这里还是有不少的兵马驻守。

    不过跟百里云泽的防守比起来,这里就松懈不少。

    侯兴安非常开心的将她放了下来,然后就亲了亲她,靳妍惜也主动的亲他,完全没了刚才的抵抗态度。确定靳妍惜已经不会反抗后,侯兴安就剥干净靳妍惜的衣服,然后抱起她就大步迈进自己的房子去,身边的那些士兵,也识趣的离开这里。

    虎贲营虽然是打了败仗,但是他们的战斗力还没有什么损失,不过打草惊蛇了而已。

    太子百里云泽还想再一次偷袭烈王,可惜被侯兴安阻止了。

    靳妍惜在侯兴安的房子里面玩得非常疯狂,就是四周的那些士兵也受不了,不得不远离这里。

    如果冒犯了侯兴安,他们也是死路一条。

    直到三更半夜的时候,靳妍惜才静下来,而侯兴安的房子也安静下来。

    “呵呵,侯兴安,你终于死了吗?”侯兴安的房子里面,靳妍惜手里握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这是侯兴安防身用的近身战武器。

    混到侯兴安这样的大将军之位,肯定不是泛泛之辈,可惜他今天还是栽在了靳妍惜的手上。

    侯兴安脖子与肚子里流淌着鲜血,他两眼怒睁,望着靳妍惜说不出话来。

    “你你。”侯兴安最终还是两脚一蹬,就失去了直觉,直到自己死去,两眼还是睁大。

    换上了侯兴安的内衣,靳妍惜就慢吞吞的离开这里。

    她不希望死在这里,所以必须离开这里。

    太子殿下已经疯狂了,她还不想跟着太子百里云泽陪葬呢。

    踏雪与寻梅的死,严重的刺激了靳妍惜,这是自己最信任的丫鬟,甚至比自己娘亲还要亲近。

    靳妍惜离开侯兴安房子的时候,外面的士兵没有阻拦她,即使她穿着侯兴安的衣物,大家都觉得正常,侯将军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自己这些下士饱眼福,他们是理解的。

    就这样的靳妍惜离开了守百里最严密的几道防守,最后就没入了黑夜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