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3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雨水溅落下来的时候,肯定会弄脏了墓碑,沐筱萝擦拭得非常认真,虔诚。

    “大小姐,三小姐也来了。”青儿惊呼起来,她手指了一下陵园入口的地方,正是李秋云与沐媚儿两个人影,她们好像也想不到沐筱萝会出现在这里。

    沐筱萝点头道,“绿妩妹妹,青儿妹妹,你们忙自己的吧,我过去看看。”

    今天东方氏已经死了,而且还死得非常悲催,死后还没资格进入沐府的陵园,这就是最大的惩罚,三叔与三婶娘泉下有知,也应该瞑目了吧?

    “大小姐,你要过去就过去,这里有我与青儿妹妹,不碍事。”绿妩笑了笑,青儿已经将自己的东西放下,就差点火。

    沐筱萝点头就离开。

    沐媚儿呆在远处,她父亲与母亲也埋葬在这里,其他的那些下人只能够埋葬在沐府外面的乱葬岗上。

    能够埋葬在沐府陵园的仆人,至少也是家将一类有大贡献的人。

    “筱萝姐姐,你也来了啊?”沐媚儿有一点惊讶的与沐筱萝打招呼,现在天色已经不早,她以为自己这么晚来祭祀自己父亲,不会被人所知,可惜还是遇到了沐筱萝。

    沐筱萝点头道,“三妹,筱萝姐姐今天晚上就要离开沐府,所以想在离开之前看看我父母他们。”

    “原来如此,筱萝姐姐,既然你有要事去做,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沐媚儿恍然大悟,身边的李秋云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冰冰的站在一边。

    “好的,筱萝姐姐去忙了,等我忙完,会去找你的,三叔与三婶娘生前对我非常好,我也要去祭拜他们。”沐筱萝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不争气的流下来。

    沐媚儿明白沐筱萝的意思,点了点头,道,“筱萝姐姐,那妹妹就在父亲的坟墓前等你。”

    “嗯。”沐筱萝点头离开,自己要尽快祭拜父母,然后再去祭拜三叔跟三婶娘。

    对于沐筱萝这样的孤女而言,她非常感叹天意弄人啊。

    东方氏她也肯定想不到自己会这么羞辱而死的。

    一个女人,如果被自己的家的男人休妻,那可是最大的侮辱,她自尽了,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

    沐许氏老太太已经给沐府的所有人下了封杀令,如果有人敢将这个家丑传出去,无论他跑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沐府追杀。

    沐府即使是再怎么衰落,也是有自己底蕴的侯爷世家。

    单单是这一点,就没有人敢惹,就连本地的刺史也是一样。

    沐府的那些家奴,自然是没有人敢议论这个事情,如果有人敢议论,首先会被其他人告发,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到了沐府的牢狱,什么酷刑都是有可能上的,这些家奴死了就死了,没有人会替他们求情。

    绿妩与青儿看见自己大小姐又回来了,才松一口气,然后道,“大小姐,你回来了,我们已经准备好。”

    绿妩已经点着了香,还有就是一些纸扎的衣服。

    青儿已经将煮熟的鸡蛋剥壳,然后放在一个碗里,再斟上清酒,祭拜的准备已经就绪。

    沐筱萝非常满意青儿与绿妩的手巧,开心的道,“青儿妹妹,绿妩妹妹,辛苦你们了。”

    不管这么多,沐筱萝就开始祭拜起来,该烧的她全部烧了,有一点祭品还是叫石林意家要来的。

    “父亲,娘亲,女儿今天晚上就要离开生我之地到京都去,希望你们保佑你们的女儿,一路顺风。”沐筱萝说完就躬身祭拜,身边的绿妩与青儿也跟着鞠躬。

    三个人静静的静默起来,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们才动身。

    “绿妩妹妹,倒了这些清酒吧,鸡蛋你们喜欢就吃了,还有这猪头肉,我看你们也不喜欢吃的,那就送给其他仆妇吃吧。”祭拜完毕,沐筱萝准备到三叔他们的墓地看看。

    东方氏终于死了,而且还死得憋屈,三婶娘跟三叔的大仇得报,沐筱萝也开心。

    “大小姐,这鸡蛋绿妩不喜欢吃,倒是青儿妹妹喜欢吃鸡蛋,就给她吃吧。”绿妩笑了笑,将鸡蛋递给青儿。

    青儿小嘴嘟囔一声,她不满绿妩姐姐出卖自己,但很快就噗哧一笑道,“大小姐,绿妩姐姐,还是你们对青儿最好。”

    青儿迅速接过鸡蛋,然后就美味的吃起来,那猪头肉她们不打算吃,留给其他人吧。

    沐筱萝看见她们已经处理完祭品,就点头道,“我们走吧,到三妹那里看看。”

    绿妩与青儿只好跟随沐筱萝离开这里。

    到了三叔的墓地,就见李秋云与沐媚儿跪在墓碑前,而且哭得非常伤心,远远的时候,沐筱萝就听到她的哭声,但还是想不到哭得如此狼狈。

    刚刚沐媚儿还好好的,一转身,竟然哭得如此声嘶力竭,沐筱萝有一点震惊。

    “大小姐,三小姐好像有一点不妥,不如让她发泄完再过去吧。”青儿也被沐媚儿吓了一跳。

    自己大小姐连哭都没有哭,三小姐竟然哭的如此厉害。

    沐筱萝不喜欢在父母的墓碑前哭,因为她希望将自己开心的一面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看。

    而自己想哭的时候,自然会在一个角落,静静的舔伤口。

    “好的,我们还是等等吧。”沐筱萝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沐媚儿是不可能听得进去的。

    她仍然记得父亲丧礼的时候,自己是怎么伤心的。

    沐妍惜这个小人,竟然离家出走,算她还有自知之明,不然被自己打压也是难免的。

    有沐许氏祖母在,沐筱萝也不可能欺负沐妍惜,因为自己的一切都是祖母给的,她想要收回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已。

    过了好久,李秋云才慢慢的站起来,然后来到沐筱萝的面前道,“大小姐,三小姐伤心过度,你过去安慰一下她吧。”

    李秋云说完就抹了一把眼泪,她是看着沐媚儿长大的,比任何人都用疼爱沐媚儿。

    沐筱萝点了点头,就走了过去,沐媚儿好像知道自己来了,也转身望了过来。

    沐媚儿趴在三叔与三婶娘的墓碑上,他们夫妻俩是合葬的,所以墓碑比一般墓碑大两倍,甚至比祖父的墓碑还要大。

    拿出自己身上干净的丝巾,沐筱萝轻轻的蹲下来,然后帮沐媚儿擦拭她鼻子上的鼻涕,哭得如此厉害,沐筱萝还是第一次见。

    “筱萝姐姐。”沐媚儿看见沐筱萝这样爱护自己,一下子就扑进了沐筱萝的怀抱里哭泣起来。

    沐筱萝用双手拍着沐媚儿的小蛮腰,低声道,“三妹,东方氏已经死了,三叔跟三婶娘也可以瞑目,他们泉下有知肯定会开心,你为什么要哭呢?”

    “哇”沐筱萝这样一说,沐媚儿哭得更加厉害,然后诉苦道,“筱萝姐姐,你知道吗?我十几年都没有在父母墓碑上哭过,就是因为怕暴露了自己装聋扮哑的真相,今天我想好好的哭一场,你可以理解妹妹的心情吗?”

    沐媚儿的声音非常动容,沐筱萝心中一懔,浑身起了疙瘩,才安慰道,“三妹,有姐姐在,你尽管哭吧。”

    哭出来了就好,沐筱萝心中很苦,自己跟沐媚儿比起来已经非常好,至少自己伤心了还敢哭泣,而三妹十几年来,竟然连哭都是奢侈的。

    因为她一旦哭起来,就肯定会暴露自己不是哑巴的真相。

    就好像沐媚儿那流出来的鼻涕一样,这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一但哭起来,自己想停止都不可能。

    李秋云站在后面默不作声,但也擦拭眼角溢出的眼泪。

    “大小姐,三小姐这十几年来,简直就是折磨,所以老妪不敢阻止三小姐哭。”李秋云说完,自己也哭起来,眼睛红彤彤的。

    绿妩与青儿也哭了起来,她们想起了自己家大小姐被沐妍惜欺负的场景,还有东方氏对自己家大小姐无礼的语气,这些都是她们没有办法忘记的记忆。

    哪怕现在东方氏已经死了,沐妍惜已经离家出走,绿妩与青儿还是没有办法原谅这两个女人曾经的所作所为。

    甚至连东方氏亲生的儿子都不原谅自己母亲伤风败俗之事。

    如果可以的话,她们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发生过的事情,她们这些丫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命运就是如此。

    过了好久,沐媚儿才挣扎开沐筱萝的怀抱,然后站了起来,对着父母的墓碑道,“父亲,娘亲,害死你们的东方氏已经死了,而且祖母还不让她玷污我们沐府的陵园。”

    “夏婆子与陈婆子这两个恶妇也死了,是她们自己害死自己的,这就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你们泉下有知的话,那就安息吧。”

    沐媚儿说完就拿起装着清酒的瓶子,将里面的酒水全部倒在父母的墓碑前道,“父亲,你一生都喜欢喝酒,女儿带的女儿红不多,希望你喜欢,以后我会经常来探望你们。”

    沐筱萝静静的站在沐媚儿的后面,沐媚儿的语气不高,这是哭泣过度的原因。

    李秋云有一点担忧的望着自己家的大小姐。

    将一些祭祀品烧掉之后,李秋云才来到沐媚儿的后面道,“三小姐,我们走吧,时间已经不早,大小姐也是时候启程了。”

    沐筱萝今天晚上就要启程,这样也是为了她的安危,晚上虽然适合偷袭,但更加适合掩护自己,因为夜色可以迷惑对方的眼睛。

    沐媚儿点了点头,就转身对李秋云道,“好的,我们回去吧,筱萝姐姐,祝你一路顺风。”

    “嗯,那筱萝姐姐先走一步,三叔,三婶娘,筱萝要到京都了,希望你们也保佑侄女可以一路顺风。”沐筱萝对着墓碑鞠躬一下,就离开。

    沐媚儿望着沐筱萝离开的背影,小手掩嘴,又悄悄的哭起来。

    绿妩与青儿也跟随自己的大小姐离开。

    李秋云拍了拍沐媚儿的肩膀道,“三小姐,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沐筱萝大小姐不过是到京都给圣上贺寿,她还会回来沐府的。”

    李秋云不得不安慰自己家的三小姐,沐筱萝是她最亲近的姐妹,以前如果没有沐筱萝的陪伴,她可能早就轻生,还怎么等到东方氏死讯?

    “嗯,我不哭。”沐媚儿点了点头,又转身,她不敢面对沐筱萝离开的背影。

    李秋云只好静静的保护在一边。

    沐府陵园又很快宁静下来,鸟语花香。

    入夜,一匹快马奔出了沐府大门,上面坐着一个杀气腾腾的大将军,后面还有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将军送行。

    “沐文,沐府的安危就全靠你了,大小姐已经从秘道离开,我要赶紧跟上她。”沐武提了一下马绳,战马嘶鸣起来。

    身边没一个士兵跟随,沐武不会带大军从沐府大门离开,因为这会打草惊蛇。

    沐文点头道,“今晚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再相会,沐府的安全有我在,你放心吧。”

    沐武没有多言什么,只是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就策马扬鞭的离开这里。

    很快,沐武就消失在沐府的门前,沐文挥挥手,沐府的府兵就关上沐府大门。

    姑沐城的郊外,骑兵林立,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在大军之中,看起来非常扎眼。

    很快,一匹飞骑奔来,马上正是沐武这个大将军。

    “喏”沐武来到马车前,就立刻单膝跪地道,“大小姐,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我们现在就启程。”

    “准了。”沐筱萝在马车里面道。

    “轰隆隆”沐武挥挥手,身边的骑兵就分散开来,然后策马扬鞭的离开,他也立刻跳上了战马,在大军的前面带路。

    “大小姐,你在担心什么吗?”青儿非常喜欢大军奔腾的声音,这才是自己小时候幻想的战场。

    “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只是怕三妹一个人没有人和她玩,她会郁郁不乐。”沐媚儿身边除了李秋云,就没有其他的丫鬟。

    绿妩与青儿点了点头就不语。

    自己身边还有青儿与绿妩,而李秋云是一个老太婆,还是有隔膜的,毕竟这不是同龄人,怎么可能知道同龄人的心理变化呢?

    沐筱萝她们的马车虽然很快,但非常平稳,再加上下面有软绵绵的草料铺垫,她们坐在里面,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