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老太太的话,就是东方氏听了,也不得不服从,不然就是没有礼教,这是非常大的罪名。

    华朝是最看重礼节的皇朝,跟外面的那些蛮族是不一样的。

    这就是有文化与没文化的区别。

    “石林意家的,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处理这对狗男女吗?”沐筱萝接受了石林意家的建议,不要喊他叔叔,这样会有损自己的威信。

    这些规矩,沐筱萝还是必须继承下来。

    至于李秋云,这是不一样的,李秋云名义上是沐媚儿的仆妇,但实际上她是自由身,她想离开沐府,谁也没有办法阻止。

    但石林意家就不一样,从石林意家被卖到沐府的那一刻起,他就是一个奴仆,幸好自己遇到了沐许氏老太太这样好的家主。

    自己可以当上沐府的大管家,全凭沐许氏的信任,如今沐许氏将沐府的家将亲自交给沐筱萝,等于向他表明她的态度。

    石林意家‘嘘’了一声道,“大小姐,老太太早就知道东方氏与玳瑁的勾当,但为了维持沐府的家声,所以就没有处理她。”

    “而且现在沐府嫡子嫡女少,老太太为了沐府的香火,所以才容忍她到今天。”石林意家知道沐许氏要自己带沐筱萝来这里的目的,说明老太太未来要清理门户。

    跟随沐许氏这么久,她有什么心思,石林意家一看她表情就知道。

    人的表情是最真诚的,话语有时候反而是最不可靠的。

    远处,东方氏已经抱着玳瑁下了浴池,两个狗男女玩得非常疯狂,从水上大战到地面上,现在又重新大战到水上,花招百出。

    沐筱萝不想在这里呆,石林意家这样回答自己,她也无可奈何,因为沐府的确是没有什么子嗣。

    就东方氏生了一个儿子,而自己与沐媚儿都是女儿,这可能就是祖母不敢动手的原因。

    “既然老太太不想亲自处理,那我们也不要亲自处理,就交给二叔处理吧。”沐筱萝明白祖母的意思,作为东方氏的男人,二叔沐浙有绝对的权利处置东方氏与这个奴才的苟合之事。

    石林意家想不到沐筱萝会这样回答,要是沐浙知道这事,那就好办,问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

    “大小姐,侯爷他经常不在家的,而且东方氏耳目众多,侯爷一回来,东方氏就会收到消息的。”石林意家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沐筱萝这想法不极端,也不冒险,但难度是最难的。

    因为这首先需要沐浙侯爷撞破东方氏偷情之事,这比登天还难,除非将沐府里面的所有仆妇换掉,不然就不可能成功。

    “石林意家,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东方氏是不是天天都与这个奴才在这里嬉戏?”沐筱萝要的就是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东方氏与奴才天天这样,自己就可以设计设计,她对自己的计谋非常自信。

    “没有错,东方氏与玳瑁这个奴才是形影不离的,即使侯爷回来,他也会住在长春菀的奴才睡房,不知道大小姐你有什么办法呢?”石林意家想看看自己未来的主人有什么办法解决掉东方氏。

    石林意家的回答非常坚定,沐筱萝听了非常开心,看来自己不需要借助百里连城的权力就可以除掉东方氏,这样最好。

    半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沐筱萝想尽快解决掉东方氏这个祸害。

    “石林意家的,我们走,这里污秽太多,不适合我们这样干净的人停留。”沐筱萝已经有了一副未来家主的气势。

    石林意家非常满意沐筱萝的转变,看来自己没有看错人,可以得到烈王殿下赏识的女人,能够差到那里去。

    “大小姐说得不错。”石林意家跟随沐筱萝离开山洞,然后又按了一下开关,将这个山口内壁的洞口堵死,这又成了一个阴沉沉的山洞。

    浴池边上,玳瑁与东方氏已经做完苟合之事,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休息。

    “美人,今天你怎么这么扫兴呢,不是说好要大战三百回合的吗?”玳瑁还想要,可惜东方氏不允许,他有一点扫兴。

    “玳瑁,你看看今天的天色,难道不觉得太阳太晒了点吗?不如我们到室内去吧。?”东方氏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好像有人窥视自己似地,搞得她非常不安,所以才这么扫兴的停下来。

    暗中观察了四周,确定没有人在四周后,东方氏才安定下来。

    忐忑不安是偷情之人都会有的事情,夏婆子与陈婆子她们这些仆妇,是不敢出卖自己的,不然她们不想活了。

    而且沐浙没亲自撞破自己与玳瑁苟合,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话,正是有了这份自信,东方氏才敢在这里风流快活。

    “今天天气的确是热了点,所以才要到浴池啊,还有你什么时候将沐筱萝带给我呢?”玳瑁还在惦记沐筱萝的身子,处子之身与东方氏这个残花败柳还是有区别的。

    如果非要区别的话,玳瑁只好用菜盆里的肉与地上的肉来区别,前者吃得安心,后者吃得恶心。

    特别是东方氏那骚味,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但玳瑁不介意。

    “玳瑁,你不要着急,我明天就带沐府的所有润女出去踏青,我就不相信沐筱萝敢拒绝我的命令。”东方氏非常自信,玳瑁在一边给她按摩。

    享受着偷情的快乐,东方氏浑身都觉得非常轻松。

    “又踏青吗?昨天沐妍惜才将她推下运河,我怕她到时候不愿意出来,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对她下手。”玳瑁一想到沐筱萝那白嫩的身子,就流口水,而且沐筱萝身边的那两个小丫头,也不错,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话,那感觉,肯定非常逍遥。

    东方氏摇了摇头道,“如果沐筱萝不去,我会强制拖着她去,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呢。”东方氏对自己的话非常自信。

    以前她喊沐筱萝去那里,沐筱萝不敢说一个‘不’字,这就是东方氏的自信来源。

    东方氏肯定的答案,给了玳瑁很大的自信,他哈哈大笑起来。

    绣嫣阁里面,沐妍惜也在踱来踱去,身边的踏寻与寻梅两个丫头摇头晃脑的,她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二小姐早上就已经这样了,她们不知所措。

    “踏雪,你确定这些是鹤顶红吗?”沐妍惜指着面前那瓶子道,拿起来沉甸甸的,她对这些毒物志在必得。

    慕容雪应该已经收到自己的信鸽,她几天内也会赶来姑沐城,到时候看沐筱萝怎么应付这一切。

    一想起烈王百里连城对沐筱萝的暧昧,沐妍惜就不开心。

    “二小姐,这些就是鹤顶红,还是夏婆子她们收藏的,如果不是知道二小姐需要它,她们还不愿意给我们呢。”踏雪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些毒物也不知道害死多少人。

    “好,寻梅,你将这些鹤顶红淋在这些素菜上,然后拿给夏婆子她们,叫她们送这些素菜到听澜屿去。”沐妍惜不担心踏雪与寻梅敢出卖自己。

    即使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推了沐筱萝下运河,现在还不是没有人敢对自己怎么样吗?

    半个月的时间,非常容易度过。

    寻梅与踏雪满脸的震惊,二小姐这是怎么了啊?

    自己可是不敢这样做的啊,不过要自己交给夏婆子她们,这倒是无所谓。

    “二小姐,这些灵芝也要淋上鹤顶红吗?还有这里的鲜菇是我们刚刚买回来的,这样是不是有一点浪费呢?”踏雪有一点不舍。

    自己很早就去外面买菜,花了不少铜币。

    “废话,难道你以为送一些猪食的素菜,沐筱萝她会吃吗?这些灵芝本身就有苦味,而且沐筱萝最近肯定补身子,这样吃死她最好嘻嘻。”沐妍惜好像已经看见沐筱萝七孔流血的样子,她想想就开心。

    “二小姐,那我们还需要告诉夏婆子她们听吗?”寻梅有一点郁闷,夏婆子她们以前是负责听澜屿的厨房,但如今已经被绿妩与青儿她们控制了厨房钥匙。

    这些事情,踏雪与寻梅,还是了解的。

    “你们是不是想全部人都知道我们的阴谋诡计?这样的事情越少人知道,就越好。”沐妍惜有一点愤怒,踏雪与寻梅难道就不买办这个道理的吗?

    不过想了想,她就懒得骂人。

    沐府这里,就自己最聪明,沐妍惜从来都不怀疑自己的睿智。

    踏雪与寻梅看见沐妍惜在发火,不得不拿起那瓷器瓶子,然后慢慢的滴一些鹤顶红在灵芝与鲜菇上面,即使是那些绿叶的素菜也不例外。

    “二小姐,这苹果还可以滴鹤顶红吗?”寻梅有一点疑惑的询问沐妍惜。

    沐妍惜摇头道,“你们不要管那些瓜果,就弄那些药材和素菜,瓜果我怕她们洗掉了外面的鹤顶红,毒不死她们。”

    水果还有皮在外面,沐筱萝肯定洗了才吃的,或者削皮才吃,但素菜就不一样,素菜即使有一点针孔什么的,她们也不会发现端倪。

    很快,踏雪与寻梅就将菜篮子里面的药材与素菜打上了鹤顶红,两个人拿着一个竹子做成的针孔,呆在地面上等待沐妍惜的吩咐。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将这些药材和素菜交给夏婆子她们?叫她们必须送到听澜屿去,千万不要说是我们送的,不然她们就等着我的惩罚吧。”沐妍惜看着这些表面新鲜的素菜,非常开心,为了掩饰鹤顶红的一些异味,她还将一大坨的臭豆腐堆在上面。

    中午时分,一匹驿道快马在姑沐城沐府门前停下,一个刻着‘烈王’字样的请帖就送到沐府门上,而且里面还有烈王的一个签名,那孔武有力的字迹,非常有气势。

    “大小姐,你看看这笔画,简直就是有画龙点睛之美嘻嘻。”绿妩看着烈王送来的请帖非常高兴。

    烈王已经在帖子里说了,如果沐筱萝想提前到京都没有问题,到了京都,拿着这请帖,就可以在京都随便活动,还可以直接进入烈王府邸。

    沐筱萝又惊又喜,昨天晚上才梦到了烈王那俊朗的脸庞,想不到今天他又送了请帖来,看来,自己要提前到京都去,总不能够等到半个月后才起身,半个月后就是圣上的大寿,自己提前是有必要的。

    沐筱萝拍了一下绿妩的头发,然后道,“绿妩妹妹,青儿去买菜了吗?”说完就张望四周。

    绿妩诡异一笑道,“大小姐,青儿今天很高兴,她说已经好久没握着这么多铜钱,她想试下花钱的快感嘻嘻。”

    绿妩与青儿有大房夫人在的时候,倒是可以亲自去买菜,可惜自从东方氏掌权后,她们就不允许离开沐府一步。

    在东方氏这样的yin威下,绿妩与青儿也无可奈何。

    “这小丫头,让她疯去吧,绿妩,我们两个捉迷藏怎么样啊?”沐筱萝不管这么多,就与绿妩玩耍起来。

    绿妩很快就与自己家的大小姐捉迷藏,可惜她没有胜算,如果偶尔的赢了一盘,就开心不已。

    她们俩都规定对方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找到对方,每一个人手上都有一小截的香,点完了香,还没找到,就算输。

    沐府的奴婢住所里,夏婆子今天心情还不错,陈婆子躺在外面的太师椅上晒太阳呢,偶尔的一口铁观音,她们就喜不自禁。

    这些铁观音都是偷听澜屿的,以前大房大小姐的听澜屿都有不少的山珍海味,全部进了她们的肚子里,甚至还吃不完,自己就收藏起来。

    “夏婆子,你说我们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竟然被那小妮子揍了一顿。”陈婆子摸了一下刚刚消肿的脸颊,火辣辣的感觉,让她非常不高兴,

    陈婆子这样一说,夏婆子就不爽了,她立刻道,“不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妮子吗?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到时候我们就去教训她。”

    “夏婆子,你就不要吹牛,现在烈王殿下又送邀请帖给她,你说你以后还有机会欺负她吗?”陈婆子死心了。

    谁叫自己以前不狠狠的虐待沐筱萝呢?如今报应来了。

    她们恨不得沐筱萝淹死在运河,昨天沐妍惜推沐筱萝下运河的时候,她们还将画舫上的洗脚水泼在沐筱萝的头上,这样就加速了她下沉的速度。

    落井下石也不过如此而已,现在想想,夏婆子还在为自己的作为得意洋洋呢。

    就在夏婆子准备离开的院子的时候,踏雪这个丫头竟然拧着菜篮子来了,沉甸甸的,一看就是好东西。

    “好臭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婆子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她只是闻到了一些臭味,但她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臭什么啊?这是臭豆腐的香气啊。”夏婆子说完还嗅了一下,她就喜欢这样香臭的味道。

    以前的时候,她甚至还专门买臭豆腐吃,臭豆腐越吃,就越想吃的。

    “臭豆腐吗?那个奴才在吃,我们去抢。”陈婆子立刻就从太师椅上弹跳起来,很快她就闭嘴,因为踏雪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哇”夏婆子不敢相信的望着踏雪篮子里的素菜,沐妍惜二小姐难道知道自己两个人辛劳吗?

    这是对自己昨天被揍的安慰吗?夏婆子与陈婆子都有这样的想法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