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5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我就说圣婉儿是沐筱萝嘛,偏偏没人信!”燕南笙仍是一身艳红的华裳,俊美的容颜倾天绝地,潋滟的眸子绝色无双。

    “你有说过?筱萝可没印象呢!怎么,水阡陌没将你扒皮抽筋啊?”在与司空穆长谈之后,沐筱萝的情绪不再那么低落,至少可以跟燕南笙开玩笑了。

    “沐筱萝,做人要厚道好不好?这一路走来,本盟主可没少帮你!”燕南笙恨恨道。

    “虽然你本意帮的是楚玉,不过筱萝还是领你的情了!多谢!”沐筱萝将最后两个字咬的极重,眸色少了几分戏谑,多了几分肃然。

    “咳咳……突然这么严肃,还真有点儿不适应!”燕南笙干咳两声,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

    “魅姬死了。”沐筱萝转眸看向焰赤国的方向,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哀伤。

    “死了?怎么会?”燕南笙闻声微震,心,有些痛。

    “楚云钊杀了无名,墨常,白斩,还有千面,魅姬为了给他们报仇,暗中替筱萝搜集消息,结果……结果死在幻萝手里,她临死前让筱萝告诉你一句话……她说,她是真的爱过你!”沐筱萝转眸看向燕南笙,但见燕南笙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心莫名释然,如果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燕南笙无动于衷的话,她会替魅姬不值。

    “是南笙负了她,这辈子欠她的,南笙下辈子一定还!好像魅姬的母亲过的并不如意,筱萝,待你回去,替南笙好好照料魅姬的母亲,拜托了。”燕南笙正色看向沐筱萝,乞求道。

    “就算你不说,筱萝也不会让魅姬带着牵挂转世投胎,只是……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回东洲了吗?”沐筱萝听出燕南笙的言外之意,挑眉问道。

    “呵,你觉得如果凤宫那位不点头,南笙就算想回去,有可能么?”燕南笙唇角勾起一抹苦涩,淡淡道。

    “哦……那如果筱萝有办法把你带回去呢,不管是冷冰心的易容术,还是鬼道子的换皮术,都能做到这一点。”沐筱萝刻意放大音量,信誓旦旦开口。

    “嘘你那么大声做什么?不怕水阡陌听到宰了鬼道子和冷冰心啊!要是像上次一样再把你们送回焰赤国,到时候你可别赖在南笙头上!”燕南笙狠嘘了一声,提醒道。

    “那你是回去,还是不回去啊?”沐筱萝挑了挑眉梢。

    “不回去,当年是南笙负了阡陌,很难想象,她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一个女人,没婚配便有了孩子,这在东洲是要被浸猪笼的!不仅如此,她还为南笙留下了修笛,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南笙没有为她分担痛苦,如今她是挺过来了,但是南笙欠她的,一定要还!就算她让南笙在这里守一辈子,南笙都无怨无悔!”燕南笙眸色清冷,神色肃然。

    眼见着旌旗上那抹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不由的吁了口气,之后伸手拍了拍燕南笙的肩膀。

    “好男人,就该有担当!我看好你!”沐筱萝语重心长开口,旋即转身离开。

    “就这么走了?不再多聊一会儿?”见沐筱萝离开,燕南笙多少有些恋恋不舍。毕竟明日一早分别,不知何日再见了。

    子楚的星空,美的虚幻缥缈,沐筱萝毫无睡意,莫名走到了岸边,独自迎着海风坐下,清澈的眸子荡起丝丝涟漪。

    不远处的礁石旁,楚玉默然倚在那里,视线自沐筱萝出现那一刻,便没有移开过。

    “父亲,你觉得沐筱萝会相信你那些话吗?”彼时楚玉求司空穆编造些善意的谎言,便是想让沐筱萝好过些,毕竟那样惊骇的场面,启沧澜能活下来的机会太小。

    “谁说老夫是编的?都是真的!”司空穆一本正经看向刁刁。

    “切谁信!”刁刁呶呶嘴,旋即看向楚玉,但见楚玉一心只在沐筱萝身上,便拉着自己的父亲离开了。

    这一楚,沐筱萝在岸边坐了多久,楚玉便陪了多久,他知道这一刻是沐筱萝与启沧澜的时间,他如何都不能去打扰。

    翌日,当沐筱萝一行人准备妥当之后,便有紫洛领着几位到了渡口,此刻,水阡陌领着启修笛已然候在那里,身后,燕南笙一袭红裳,在风中飘出一股落寞的凄凉感。

    “水岛主,还是那句话,大恩不言谢,他日岛主若有事需要筱萝的,筱萝必定竭尽所能。”沐筱萝

    “娘,爹好可怜啊!”启修笛忽然拉起水阡陌的手,小声呢喃着。

    “有多可怜?娘没看出来耶!”水阡陌宠溺的托起启修笛的小脸,眼底一片慈光。

    “可是……要和爹分开这么久,修笛会想的……”启修笛将两个食指对在一起,可怜兮兮的看向水阡陌。

    “水岛主……其实楚玉觉得,虐人有很多种方法,像师兄……像燕南笙这种人,你须时时耳提面命,不然他不长记性的,若是将他留在蓬莱岛,反倒是宽容。”楚玉不失时机上前,斩钉截铁开口。

    “真是这样?”水阡陌挑眉看向楚玉,但见楚玉狠狠点头,水阡陌这才转眸看向启修笛。

    “那你去叫你爹上来好了。”水阡陌一语,启修笛欢喜雀跃的跑到船头,大声朝燕南笙喊着。

    “爹!娘亲说要好好训导你,快上来啊!”启修笛一句话,燕南笙的身影便似一抹惊鸿,顺间站到了甲板上,俊美的脸笑若春花。

    海盗船缓缓驶出渡口,一行人整整用了十天的时间,方才回到了东洲地界。众人一下船,便见奔雷热泪盈眶的奔了过来。

    “皇上……属下终于把你盼回来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自从与楚玉的战船失去联系之后,奔雷几次想要带兵出海,都被众将拦了下来。没有楚玉的指示,他们不能妄动,个人生死是小,可几百水军的性命不是儿戏。

    “傻瓜,朕不是回来了么!”楚玉重重拍了下奔雷的肩膀,声音些许感慨,他终于回来了,而且是毫无遗憾的回来了。

    “圣婉儿?你居然没死?那主子呢?圣婉儿!你跟你拼了!”在看到楚玉身侧的沐筱萝时,奔雷顿时血脉喷张,正欲动手,却被冷冰心拦了下来。

    “你真是笨啊!为什么每次都认不出主子呢!”冷冰心语带双关,似是无意的瞥了眼楚玉,其意便是连皇上都会认错,那奔雷也就情有可原了。

    “主子?你说……她是主子?”奔雷惊诧看向沐筱萝,舌头打着结。

    “怎么?不像么?看来楚宫的御厕该换人打扫了!”沐筱萝抿唇浅笑,眼底透着淡淡的宠溺,这一路走来,奔雷功不可没,虽然有时也会糊涂,也会犯错,但奔雷的忠心,由始至终都没有动摇过。

    “主人!奔雷叩见主人!”沐筱萝的一句话,令奔雷激动不已,眼泪喷薄而涌。

    “起来吧,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等到了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时候!”沐筱萝微微颌首,眼底晶莹闪烁,回首过往,沐筱萝感慨良多。

    此刻,燕南笙先一步走沐筱萝身边。

    “楚玉,筱萝,南笙就此别过,若有时间,欢迎你们到凤羽山庄!”燕南笙薄唇紧抿,终是舒了口气。

    “保重!”楚玉双手拱拳,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感激之意,为了自己这个师弟,燕南笙可算是操碎了心,也赔了不少老本儿,当然了,如今有水阡陌这么个财大气粗的妻子,想必这些他该不会计较了吧。

    “一定要保重呢!”沐筱萝讪讪笑道。

    “那个……筱萝啊,你若去凤羽山庄的话,别忘了把本盟主的那些个宝贝一并带过来啊!”燕南笙扬着眉,理所当然道。

    “那你得等,好好等着!”沐筱萝的笑让燕南笙承受不住的拔腿就跑。

    “筱萝,凤羽山庄见!”水阡陌与沐筱萝道别之后,转尔拉着启修笛离开了。接下来便是寒锦衣。

    “筱萝,楚玉,如今事情已经告一段落,锦衣也该回万皇城看看了,有段日子没在,不知道乔爷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寒锦衣爽朗道。

    “寒尊主大恩,筱萝与楚玉铭记于心!只是……那万皇城里的红橙黄绿青蓝紫……”沐筱萝似有深意提醒道。

    “哪还有什么红橙黄绿青蓝紫,至此之后,万皇城里只有一个城主夫人,便是刁刁!当然,还有锦衣的丈人!”寒锦衣自然明白沐筱萝的意思,当即表态。

    “筱萝姐,如果锦衣要是欺负刁刁……”刁刁突的窜到寒锦衣身边,双手握着寒锦衣的手臂,眨眼看向沐筱萝。

    “那你就朝死里打嘛!”沐筱萝一语,寒锦衣的脸顿时变了颜色,事实如此,他寒锦衣从今以后便要过上惧内的悲苦日子了。

    “不会不会,刁刁会留他一条命的!”刁刁摇头,一本正经道。就在这时,司空穆缓步上前,肃然看向沐筱萝和楚玉。

    “之前种种,是老夫执念太深,不仅害了焰赤国的百姓,也让你们跟着受了不少苦,司空穆在这里跟各位说句对不起。”司空穆说话间便要施礼,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教主言重了,凡事有果必有因,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再提,如今教主只管跟着刁刁和锦衣享齐人之福,过个一年半载,便能带上孙子了!”沐筱萝几句话,化解了所有的怨恨。

    “筱萝姐!”刁刁一跺脚,小脸红成了柿子。

    “楚玉,筱萝,告辞!”寒锦衣拱手之后,便与司空穆和刁刁转身离去,直奔万皇城。

    “丫头,人家都走了,那我们呢?老夫可是被你拐到东洲的,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见众人一个个的离开,鬼道子有些急了。

    “看师傅说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冰心答应过师傅的,就一定会做到,冰心决定在东洲建立鬼门,并任门主!主人,你觉得怎么样?”冷冰心狐疑看向沐筱萝。

    “如今你也是一门门主了,筱萝可养不起你这样的手下,叫我筱萝姐吧!”沐筱萝笑靥如花,眼底华彩纷呈。

    “筱萝姐……好像比主人要亲切耶!”冷冰心笑着开口,眼底有泪涌出。

    经沐筱萝和楚玉同意,奔雷暂时停俸留职,陪着冷冰心和鬼道子筹建鬼门,待冷冰心他们离开之后,狄峰和封逸寒亦各自请辞离开。

    整整一船人下来,如今就只剩下了沐筱萝和楚玉。离开海盗船的第一个晚上,他们住在了梁原郡的行馆。

    “楚玉,既然路过楼兰国,筱萝想去看漠信和哲儿,好不好?”行馆的长廊内,沐筱萝倚在楚玉怀里,不时数着天上的星星,真是很久都没这么惬意过了。

    “你说怎样就怎样,楚玉依你。”此刻,楚玉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摘下来放到沐筱萝的掌心。

    “别太宠婉儿了,若是哪###变了,婉儿会不习惯的。”沐筱萝狡黠的眸子微微一闪,柔声低喃。

    “楚玉指天发誓,此生对沐筱萝至死不渝,有违此誓,愿受五雷轰顶之罚,天地不容!”楚玉信誓旦旦,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身为楚王,自是有身不由己的时候,筱萝不求其他,只希望你能记得今日誓言,轰轰烈烈之后,一切趋于平淡,筱萝不要求你始终如一,但求在你这里,筱萝的分量永远要比任何人重要。”沐筱萝纤长的手指抚上楚玉的胸口,她的要求,真的不多。

    “楚玉说到,做到!”楚玉宽厚的手掌轻抚着沐筱萝的柔荑,心里已然打定主意,如果这些是怀中佳人的顾虑,那么一切,由他摆平。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对决之后,沐筱萝和楚玉难得有放松的时候,所以他们并不急于赶到楼兰国都,而是一路边走边欣赏沿途风景。

    看着眼前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沐筱萝不禁张开双臂,深深吸了口气。

    “你喜欢这里?”楚玉看着沐筱萝满足的样子,薄唇勾起一抹释然的弧度,随即上前双手绕过沐筱萝的腰际,将沐筱萝宠溺的搂在怀里,下颚抵在沐筱萝的肩窝,在她耳边轻轻呢喃。

    “真美,若说不喜欢,真是连自己都不信呢!”重生之前,她一心成就楚云钊的霸业,终日筹谋算计,终将那个男人推上高位,却将自己推入深渊,重生之后,为了复仇,她依然要步步为营,从未有过这般闲情逸致,如今没了仇恨,她的世界忽然色彩斑斓,不似过往,只有黑白。

    “你喜欢就好。”楚玉将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他想给沐筱萝一个惊喜。这一路走走停停,两人终于在离开梁原郡的第十天到达了楼兰国的皇都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