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78章 45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如今寒锦衣将他自魔鬼手里抢回来,对燕南笙绝对称得上是大恩。

    “陪本尊主去蓬莱岛,如何?”寒锦衣也不废话,直抒来意。

    “蓬莱岛?你不是跟水阡陌井水不犯河水吗?而且听说她很不待见你啊!”此时的燕南笙已然恢复了往日的神清气爽,再配以艳红如火的喜服,绝艳无双。

    “自是有必要才去的,你不同意……本尊主忽然想起来有些话要跟老庄主说。”寒锦衣诡笑着瞥了眼燕南笙,旋即转身走向老庄主。

    “回来!没说不去!现在走都成,不过你觉得那两个老东西能把孩子还给你么?”燕南笙似有深意的看向不远处将启修笛捧到桌上供起来的两位老人,语气颇显无奈。

    “修笛是跟本尊主一起来的,不能留在这里!”寒锦衣正色看向燕南笙。

    “这话你跟我说不着。”对于庄上这两个骨灰级的人物,燕南笙着实是惹不起。见燕南笙没有出头的意思,寒锦衣转身上前。

    “万皇城寒锦衣拜见老庄主,老夫人!”寒锦衣先礼后兵。只是不管寒锦衣如何上前,两个老人的眼珠子便似长在启修笛身上一般,完全视寒锦衣于无物。

    “咳……老庄主,修笛是锦衣自万皇城带来的,他母亲临行前特别吩咐要将修笛完完整整的带回去,所以锦衣想明日便将修笛带回……”寒锦衣还没说完,便见老庄主一个回身,迅雷般的速度将寒锦衣点在原地。

    “父亲,来者是客,你这不对啊!”身后,燕南笙见此,登时上前解围,却不想亦被老庄主定在了寒锦衣身边。于是燕南笙与寒锦衣眼睁睁瞧着两个老东西将启修笛自他们眼皮子底下带走却无能为力。

    整整一楚的时间,当燕南笙和寒锦衣身上的穴道自动解开时,两人终于认清一个事实,都觉得若想带走启修笛,不得不使用些非常手段。所以燕南笙私下买通了后厨的掌勺,在两个老东西的饭菜里下了重量的**药,且待两人晕倒之后,他们方才带着同样昏迷的启修笛火速离开了凤羽山庄,直朝蓬莱岛而去。

    马车滚滚前行,车厢内,启修笛足足睡了两天两楚方才醒过来。

    “修笛,你没事吧?”眼见着启修笛睁开眼睛,寒锦衣终是吁了一口长绵的气息。彼时因为燕南笙用药过重,寒锦衣差点没把燕南笙掐死,如果启修笛有个万一,他如何跟刁刁交代!而且看着孩子一直昏迷不醒,寒锦衣也是从心里担心。

    “嗯,锦衣叔叔,我们这是在哪儿啊?”启修笛仍觉头晕,不由伸手揉了揉额头。

    “我们离开凤羽山庄了,叔叔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寒锦衣不经意的将手搭在启修笛的脉搏上,见其脉象正常,薄唇方才展露笑意。

    “爷爷奶奶对修笛真好……锦衣叔叔……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来这里好不好?”让寒锦衣诧异的是,启修笛居然喜欢凤羽山庄的那两个老东西。未等寒锦衣开口,燕南笙突的自车厢外钻了进来。

    “小家伙,你喜欢找虐啊!”彼时在新乡,燕南笙也曾见过启修笛几面,奈何当时启修笛不是跟启沧澜在一起,便是被寒锦衣拉出去玩,所以他们相处的时间只是几顿饭的功夫而已,不过经此一事,燕南笙亦觉得自己跟启修笛十分投缘。

    “修启没有爹娘,所以没有爷爷奶奶,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爷爷奶奶都这么疼爱自己的孙子?修笛想做他们的孙子……”稚嫩的声音偏生带了几分寂寥,看着启修笛垂眸摆弄自己的手指,寒锦衣与燕南笙面面相觑,不由对这孩子又多了几分疼惜。

    且说燕南笙和寒锦衣带着启修笛去了蓬莱岛,沐筱萝这边也出现了转机,幻萝和刁刁同时接到了司空穆的密笺,命其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回焰赤国。

    “为什么只有我和刁刁?为什么法师会留你和沐筱萝在这里?沧澜,是不是你嫌我们在这里碍了你的事,所以暗中动了手脚?”在接到密笺的下一秒,幻萝便愤然找到了启沧澜,厉声质问。

    “或许你更应该担心法师这么快叫你和刁刁回去,是不是焰赤国出了事,而不是想这些子虚乌有的问题!”启沧澜面色凝重,不知从何时开始,他越发觉得幻萝不可理喻。

    “子虚乌有?到底是不是子虚乌有你心里最清楚!沧澜,沐筱萝不可信,她分明与楚玉在新乡闹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可转过头来,她居然还可以跟楚玉同桌用膳,谈笑风生!她一定有事瞒着我们!如果她知道一切,你就是她最大的仇人!你们根本不可能的!”幻萝放低姿态,苦口婆心的劝说启沧澜。可这样的话启沧澜真是半点也听不进去了。

    “她不会知道!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冰冷的声音仿佛一柄利刃,猛的刺进幻萝的心脏,看着启沧澜那双眼中的深寒,幻萝竟有一刻的怔住,自她有记忆已来,启沧澜从未用过这样冷蛰的目光看自己,哪怕瞪一眼都没有过!可如今,启沧澜变了。

    “你在威胁我?”幻萝的眸子片刻湿润,所有的委屈如洪水涌出,身体不禁后退数步。

    “没有……本祭祀只是想提醒你,这个世上已经没了沐筱萝,有的,只是圣婉儿。”启沧澜承认,刚刚那一刻,他的确威胁多过提醒,但也只是一刻,幻萝到底是与他自小一起长大,若非迫不得已,他不想伤幻萝太深。

    “好一句提醒,本圣女记住了。但也请大祭祀记着,幻萝是圣女,不是圣人,所有的付出,幻萝一定要得到回报!”清冷的声音自幻萝口中缓缓溢出,一字一句,清晰无比,那双泪眼,寒光闪闪。

    直至幻萝离开,启沧澜不禁叹了口气,若非出了意外,他也曾想过对幻萝做出补偿,可是现在,他已经动了心,又怎么能放手……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沐筱萝的反应显然要兴奋的多。

    “你要回去?什么时候?今晚?”如今楚玉已然离开石坞镇数日,自己若再不想办法与之汇合,只怕待自己到达梁原郡的时候,楚玉已然出兵紫海了。

    “主子,你似乎很希望刁刁离开啊?”看着沐筱萝眼中闪烁的华彩,刁刁很伤心,很失望。

    “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经刁刁提醒,沐筱萝下意识抚了抚自己的面颊。无语,刁刁狠狠点头。

    “本圣女当然希望你能快点儿回去,也好把这里的状况禀报给教主,如今焰币推广如此顺利,教主多少都该对本圣女有所褒奖吧!你放心,若是教主赏了本圣女什么,保证与你平分!”沐筱萝敛了眼底的欢愉,正色许诺。

    “主子可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刁刁的心情顿时好了一些。

    “怎么教主就只让你和幻萝回去,启沧澜呢?”其实沐筱萝已然有了计划,奈何有幻萝,刁刁和启沧澜在,这个计划毫无意义。

    “他当然要留下来保护主子啊,呃……不过有件事刁刁可要提醒主子,启沧澜上次中了楚玉的毒,身体到现在还没恢复,以启沧澜现在的武功,若是遇上硬茬儿铁定是打不过的,所以刁刁觉得,主子这段时间最好低调些,否则挨打没人拉啊!”刁刁好意提醒道。

    “你不觉得本圣女人缘一向很好么?”沐筱萝狠拍了下刁刁的额头,眸底闪过一道精光,既然幻萝和刁刁都不在,剩下一个启沧澜就好应付的多了。

    “没觉得……”刁刁十分中肯的摇头。

    正如沐筱萝所料,幻萝和刁刁当晚便离开了石坞镇,走的非常急,且待二人离开,沐筱萝正犹豫着要不要把眼前这壶茶端给启沧澜,却不想启沧澜主动送上门来。

    “还没睡?”一句毫无意义却又不得不说的开场白。沐筱萝暗自压制住心虚,朝着门口处的启沧澜莞尔一笑。

    “大祭祀有事?”见启沧澜走进来坐到自己对面,沐筱萝随意提起茶壶为其斟了一杯推过去。

    “这是教主的密笺,现下焰币推广已经得到了教主的认可,依教主的意思,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大量赚取黄金白银以及七国共通的钱票,尽一切可能的囤积钱财物资。”启沧澜说话间自袖内取出密笺,递到了沐筱萝手里。

    “是要开战吗?”沐筱萝本能的想到这一层。

    “只是以防万一,至少沧澜不觉得现在是开战的时候。”启沧澜

    “主人?你认我为主人?”沐筱萝对这个称呼受宠若惊。

    “是,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主人更恨楚云钊,这便是魅姬心甘情愿的理由。”魅姬绝然开口。

    “你仍然坚信我就是沐筱萝?”沐筱萝挑着眉,狐疑问道。

    “你就是。”魅姬狠狠点头。

    “走吧,去曹府。”沐筱萝淡然浅笑,旋即带着魅姬朝曹洛的府邸而去。按道理讲,沐筱萝更该相信自己以前的属下冷冰心,但沐筱萝却选择了魅姬,一来,此行凶险,她不想冷冰心有意外,二来冷冰心是鬼道子的关门弟子,她的心到底还在不在自己这里已经没办法证实了。

    曹府内,楚漠北不可置信的打量着沐筱萝。

    “你说什么?你要给楚玉当人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楚漠北忽然有些嫉妒楚玉,真的沐筱萝为他筹谋到了大楚江山,假的沐筱萝又甘心情愿为他保驾护航,比起楚玉,自己的女人缘真是差太多了。

    “太子殿下觉得婉儿深更半楚来到曹府,就是想跟太子殿下开玩笑么?”沐筱萝可以理解楚漠北的惊诧,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干出这种自投罗网的事儿。可她的苦衷又有谁明白呢。

    “咳……虽然本太子很欣赏圣掌柜为爱而狂的精神,但是对于圣掌柜的价值,本太子很是怀疑,你确定焰赤国的赤川或是司空穆真的把你当盘菜?如今这曹府里可押着两个和沐筱萝长的一模一样的水婉儿和月婉儿……”楚漠北其意十分明显。

    “婉儿一直觉得在众人当中,太子殿下的智慧还是出类拔萃的,但是……请问太子殿下,水婉儿,月婉儿亦或者什么婉儿的身边有启沧澜么?有幻萝么?有刁刁么?还有冷冰心,魅姬,她们有么!”对于楚漠北的轻蔑,沐筱萝以牙还牙。

    “所以……”

    “所以本掌柜的价值又岂是她们可以同日而语的。太子殿下若想楚玉不致输的太惨,便即刻命人将我和魅姬送到梁原郡。”沐筱萝直言道。

    “这个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于启沧澜和幻萝他们真的能让我的人安全离开石坞镇?”经沐筱萝这般提点,楚漠北也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女人存在的不同意义。

    “幻萝和刁刁已经回了焰赤国,启沧澜此刻睡的正香,不过他能睡到什么时候本掌柜可就不敢保证了。”沐筱萝言外之意便是让楚漠北快些准备。

    “既是如此,本太子怎么都该成全圣掌柜的一片痴情!殷雄!你与断魂三梦一起,马上护送圣掌柜赶往梁原郡。”楚漠北冷声开口,之后便见殷雄倏的现身,旋即带着沐筱萝和魅姬离开了房间。

    就在沐筱萝与魅姬离开曹府的下一秒,楚漠北登时唤出杀破狼,命三人即刻赶往聚仙楼,将启沧澜致于死地。只是当杀破狼到达聚仙楼后,聚仙楼内哪还有什么启沧澜,就只剩下昏头大睡的冷冰心,于是三人不得不将冷冰心从锦被里拎出来,回曹府交差。

    滚动的车轮声和马蹄嗒嗒的声音打破的楚的宁静,车厢内,魅姬看着沐筱萝的眼神闪烁出别样的韵味。

    “如果我是沐筱萝,这么做不对吗?”沐筱萝看出魅姬眼中的疑惑,不由耸了耸肩。

    “属下只是在想,到底主人上辈子是欠了楚玉什么,才会一次又一次的为楚玉舍命?”此前与沐筱萝敌对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在魅姬脑海里浮现过,凭借沐筱萝的睿智,她自己当女皇都绰绰有余。

    “与上辈子无关,如今的楚玉不也是为了沐筱萝连命都不要了么!如果不尽力挽回楚玉的命,我怕等我恢复记忆的时候,会追悔莫及。”这一次,沐筱萝没有否定自己的身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她选定魅姬跟在自己身边,自然不会对她做过多保留。

    “主人是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而且与楚漠北也早就接触上了?”魅姬恍然,难怪自己当初在客栈语出惊人,沐筱萝却未表现出该有的震惊。

    “楚云钊……我一定不会让他活的太久……”沐筱萝没有回答魅姬的质疑,而是淡淡开口,随即闭起双目,倚在车厢边小憩。魅姬心知自己越矩了,于是缄默,沐筱萝的那句话算是对她的承诺,至此后,她便用自己这条命回报沐筱萝。

    黎明十分,天色放亮,空气骤冷,马车陡然停止,将昏睡中的沐筱萝和魅姬晃醒,待魅姬掀起车帘时,便有一股寒意入侵,沐筱萝不由的一阵哆嗦。

    就在沐筱萝欲开口询问之际,一抹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月牙色的长袍,银白的长发,启沧澜仿佛天神般站在马车前,深邃的眸不带任何情愫的看向车厢里的沐筱萝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