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59章 440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又是沐筱萝……呵,沐筱萝还真是神通广大。可是刁刁,你明知道我不是沐筱萝,而且你也不该轻言放弃。”沐筱萝肃然开口。

    “我没有放弃,从一开始,我就是想让这个男人幸福,至于你……你当然不是沐筱萝啦,但是你想啊,如果沐筱萝出现,她一定会选择楚玉亦或者楚漠北,寒锦衣根本排不上号,既然他注定得不到沐筱萝,那让他得到一个和沐筱萝长的一模一样的圣婉儿,也算是慰藉吧!”刁刁如此解释,真让沐筱萝大开眼界。

    “所以在你眼里,本圣女就是个东西,随便塞给谁都可以?”沐筱萝挑眉看着刁刁,心情不是很好。

    “您当然不是个东西,刁刁可都是为您着想啊,若哪日真主出现,介时你可什么都不是了,现在趁早拽住一个,他日也不致竹篮打水嘛。”刁刁强词夺理。

    “哦……”沐筱萝微微点头。

    “主子你想通啦?”见沐筱萝恍然的表情,刁刁暗自吁了口气。

    “嗯,本圣女想清楚了,在你眼里,本圣女连东西都不如。”沐筱萝得此结论。

    “看您,老纠结东西做什么,刁刁说的您倒是听明白了没有啊!”刁刁有些急了。

    “你说的话本圣女明白了,本圣女也希望你能明白,我跟寒锦衣,没可能!”沐筱萝坚定开口,旋即跨步离开。

    “主子,这事儿可以商量!”见沐筱萝摔门而去,刁刁不由苦笑,自己这又是何苦呢,可她真的想让寒锦衣幸福,怎么办……

    翌日,当众人还在神游太虚之时,聚仙楼的门忽的被人踹开,紧接着便是一阵咆哮,将聚仙楼所有人引到了楼下。

    “冰心!冷冰心!你给我出来”蓬头垢面的乞丐破衣烂衫的站在大厅中央,黑不溜秋的眼珠扫过整个聚仙楼,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你挖他家祖坟了?”看着眼前之人双眼充血,青筋迸出,沐筱萝倒吸了口冷气,转尔看向身侧的冷冰心。这一看不要紧,不想身边的冷冰心竟已流泪。

    “有本掌柜给你撑腰,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沐筱萝全当冷冰心是吓着了。毕竟眼前之人的气势也忒彪悍了。

    “有好戏了。”未等沐筱萝说完,一侧的楚玉便将沐筱萝扯到自己身边,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嚷什么,这是你家么!本姑娘在这儿呢!”冷冰心哽咽着上前,清澈如水的眸子莹光闪烁。

    “冰心……冰心我好想你!圣旨都下了,你是我媳妇,干嘛乱跑!你知道我找了多少个地方,磨破多少双鞋!你知不知道我怕你死了,就像汀月一样……冰心,奔雷找你找的好苦啊!”在看到冷冰心的那一刻,奔雷终于敢哭了,彼时在知道冷冰心失踪之时,他硬是将眼泪逼退,冰心还没死,他有什么理由嚎丧,所以他忍着,就算找遍了整个东洲七国都没冷冰心的下落,他还是坚持着。可是这一刻,他坚持不住了。

    “奔雷……”冷冰心迈着凌乱的步子走向奔雷,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原本不知道有多爱,现在明白了,原来爱到了骨髓里。

    “冰心!呜呜……你去哪儿了!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你了!”奔雷猛的冲上来,伸臂将冷冰心紧紧揽在怀里,肆意流泪,拼命宣泄着这些日子以来,他所有的惊惧和不安。

    “胡说!我是那么容易死的么!”冷冰心搂着奔雷的脖子,紧紧的,眼泪浸湿了衣襟,留进奔雷的心里。

    泪,无声划落,沐筱萝却不得而知,她只道这样的场面太过煽情,让人自心里感动。不用问,这又是段传奇,一段不平的经历。

    “汀月是谁?”莫名的,沐筱萝在那么动人的一大段话里,唯独对这两个字印象极深。

    “筱萝的贴身侍女,被楚云钊害了,在筱萝失踪之后,朕敕封她为安乐公主。”在听到沐筱萝的质疑时,楚玉神色微怔,低声解释道。

    “哦……”沐筱萝并没有过多的追问让楚玉有些失望,但他相信,终有一日,沐筱萝会记起一切,记起他们过往同生共死的时光。

    鉴于奔雷情绪不稳,沐筱萝刻意放了冷冰心一天的假,并严肃警告她,如果奔雷回来时还是这副模样,那么对不起,聚仙楼还要做生意,没办法收留他。

    后山树林内,冷冰心与奔雷并肩坐在参天古树下,直到现在,奔雷的情绪仍十分激动。

    “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你就真的不想嫁给我吗?”奔雷抹着泪,哽咽看向冷冰心。

    “分明是你不想娶,主人说你喜欢的是宫里司制房的春香,既然你都有心上人了,冰心总不好赖着你吧。”自奔雷出现,冷冰心的眼睛便一直没有离开过他,即便蓬头垢面,即便衣衫褴褛,可冷冰心却觉得奔雷没有什么时候会比现在更帅!

    “没有春香,没有心上人!除了你,奔雷这辈子不会再看任何一个女人!冰心,你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这辈子,我只娶你!”奔雷郑重其事的看向冷冰心,双手拉着冷冰心的手,言之凿凿。

    “奔雷……”冷冰心知道奔雷嘴笨的很,笨到每次都会惹得主人和楚玉不高兴,能从这张笨嘴里说出来的,一定是大实话。

    “冰心,不管你答不答应嫁给我,都别再偷跑出去了,奔雷真的承受不起!若再把你丢了,你让奔雷怎么活!”见冷冰心不作反应,奔雷越发紧的攥着冷冰心的手,乞求道。

    “明天你到聚仙楼迎亲吧。”冷冰心突兀开口,眼底一片晶莹。

    “你……你说什么?”奔雷瞠目看向冷冰心,薄唇颤抖的说不出一个字,幸福来的太快,他真的是没反应过来。

    “不想娶就算了。”冷冰心轻吁口气,扬了扬眉起身欲走。却见奔雷弹跳起来,双手紧抚着冷冰心的手臂。

    “好!就明天!我要娶媳妇了!太好了!感谢老天爷!”奔雷像个孩子似的欢喜雀跃,下一秒,竟扑通跪在了冷冰心面前,低泣起来。

    “奔雷?”冷冰心缓缓蹲下来,轻抚着奔雷的头,这段时间真的太难熬了,她无法想象奔雷是怎么从惊恐和彷徨中走过来的,有这样男人抵死相守,她知足了。

    当冷冰心将自己的决定告诉沐筱萝时,得到了沐筱萝的大力支持,沐筱萝甚至自掏银两为奔雷和冷冰心购置了聚仙楼对面的一座三进三出的府邸,并当即散了聚仙楼的客人,命所有人开始备置聚仙楼,以作冷冰心和奔雷大婚之用。

    整个喜堂直到酉时前后才算布置妥当,喜帖这一项就免了,在新乡奔雷和冷冰心都没什么亲戚,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聚仙楼宾客满堂。

    大婚当日那真是非常的热闹,除了原本就在聚仙楼的楚玉和殷雪之外,寒锦衣,楚漠北,楚漠信以及新乡府尹吕竞和李中然都有参加,原本沐筱萝不想大开杀戒,不过既然有人主动送上门儿来,她自然没理由放过,于是未经冷冰心允许,沐筱萝自行向每一位前来道贺的宾客索要了三千两银票,当然,这些沐筱萝没有一分揣进自己口袋,全数给了奔雷和冷冰心。

    拜堂之时,楚玉自是上座,在冷冰心的百般要求下,沐筱萝亦坐在了上座处,硬是受了冷冰心和奔雷的三拜。

    即便沐筱萝对奔雷并不熟悉,可既然有了这三拜,沐筱萝便似觉得肩上有了担子,至此后,沐筱萝便觉有义务罩着奔雷和冷冰心。

    且将一对新人送回府邸,聚仙楼的一楼顿时一片沸腾,二楼雅间内,沐筱萝与楚玉,寒锦衣,楚漠北,楚漠信坐在一起,气氛变得十分诡异。除了沐筱萝,他们各自看谁都不顺眼。

    “婉儿,这鱼做的不错。”楚玉离沐筱萝最近,于是夹了块鱼肉送到沐筱萝碗里,却不想楚漠北一个弹指,楚玉避之不及,连同筷子一起掉到了桌面上。

    这不欺负人么!楚玉脚下用力,横扫千军的踢了过去,桌面微动,众人脸色微变,寒锦衣是本着劝架的心态加入其中,楚漠信可管不了那么多,自然是帮着自己皇兄的。一时间,摆了满满美味珍馐的桌面便似浪袭般一浪高过一浪,直至杯盘狼藉。

    ‘啪’正主儿猛然起身,狠拍桌案,目色幽冷的看向桌边众人。

    “既然大家都在,那婉儿便跟大家说清楚一件事,我圣婉儿并不是你们要找的沐筱萝!虽然我们长的像,但也仅此而已!今###们为我圣婉儿大打出手,他日真正的沐筱萝出现,你们又置我于何地?之前种种,婉儿只道你们太过思念沐筱萝,不与你们追究,但从现在开始,你们听清了,我不是沐筱萝,这是事实!你们最好记住!”沐筱萝凛然直立,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雅间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视线皆落在沐筱萝身上,眼底闪着各自意味不明的光芒。

    又是‘啪’的一声,随着房门紧闭,众人面面相觑。

    “她若不是沐筱萝,那该怎么办?”楚漠信听进了沐筱萝的话,狐疑看向众人。

    “看看那一摔门的姿势,她若不是沐筱萝,又能是谁。”楚漠北拍了拍楚漠信的肩膀,继而起身离开。正主都不在了,他们还聚在这里有意义么。楚漠信自是跟着楚漠北离开。桌上,寒锦衣侧眸看向楚玉。

    “如果她不是沐筱萝,那我们做的过分了。”寒锦衣缓身而起,踱步离开。唯有楚玉依旧坐在那里,伸手自混乱不堪的桌上夹了块鱼肉放在沐筱萝的瓷碗里。

    “楚玉很笨,可出生入死的人儿,却不会认错……”

    亥时前后,楚玉终是在聚仙楼的屋顶找到了沐筱萝。晚风吹拂,沐筱萝青丝飞扬,在空中划过绝美的弧度,仅是一个背影,便摄住了楚玉所有的目光。

    “生气了?”看着沐筱萝手中握着的细颈酒壶,楚玉薄唇微抿,缓身坐了下来。

    “你确定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吗?”清越的声音透着一丝自嘲,其实看热闹有什么不好?她何致如此在意?诚然她不愿意当别人的替身,可她更不愿的是,当这些人突然转身,冷漠而对的时候,自己会承受不住。

    “圣婉儿。”对于楚玉来说,名字真的不重要。

    “他们都走了?”沐筱萝轻吁口气,仰头喝了一口烈酒,酒香醇厚,入肺腑便觉刺激。

    “嗯,是楚玉不好,没考虑到你的心情,今日是冷冰心和奔雷大婚,本该欢欢喜喜的。”看着沐筱萝因为酒烈而微微蹙眉,楚玉心疼不已。

    “是婉儿扫了大家的兴致,但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这里没有什么沐筱萝。你们所希望和期待看到的人,并不在这里。”沐筱萝抬眸看着苍穹间的繁星,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不说这个了,楚玉陪你喝酒。”自从新乡再见,楚玉从没想过眼前的人会不是沐筱萝,即便沐筱萝一遍又一遍的否定,他都不改初衷。

    “楚玉,如果……如果有一天真正的沐筱萝出现了,你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我吗?”沐筱萝鬼使神差的问了这么一句,之后便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这是有多煽情啊!

    “不会。”楚玉摇了摇酒壶,饮了一口,说的坚定无比。

    “鬼信!”即便知道楚玉的话有多违心,可沐筱萝心里还是涌起一股暖意,或许……她也不比沐筱萝差呢。

    月色笼罩下的树林,一片皎洁之色。墨常和白斩漫步在林间,彼此相望。

    “别回去了吧?”白斩摇着墨常的胳膊,眨眼乞求着。

    “不成,若我们不回去,无名肯定会有危险。”墨常抚了抚白斩的肩膀,肃然开口。

    “又是无名啊!这老东西可真是害人精,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跟着他,现在好了,舍又舍不得,算了,都走到这里了,回就回去吧。”白斩叹了口气,他也是担心无名,所以才会犹豫。

    “这才对!快走吧,再有七八天就到新乡了。”墨常就知道白斩不是那么铁石心肠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喜欢。

    突地,冷风袭过,白斩和墨常陡然止步,相视间互靠背脊,那股真气太强,他们是遇到劲敌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