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55章 43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那我给你吐出来!”启修笛说着话便将手指送进了嘴里。

    “你吐出来的东西想给谁吃啊!不吃算了,全当是本掌柜便宜这群小家伙的!”沐筱萝有些无奈的搁下烧鸡,转身离开。

    这一转身不要紧,便见一条纹理繁杂,皮色鲜艳的大蛇似游泳般逛荡进来。沐筱萝天生怕这没毛的东西,此番见了大蛇,顿觉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世界顺间黑暗。

    “主子!”花蛇后面,刁刁见沐筱萝昏厥过去,登时上前将其扶起,捏其人中,沐筱萝这才一口气儿缓了过来。

    “蛇……蛇!刁刁快把那蛇……寒尊主,你故意的吧!”就在沐筱萝慌乱之际,分明看到寒锦衣双手把玩着刚刚的花蛇,笑容可掬。

    “没想到吓着圣掌柜了,这蛇是本尊主抓给修笛玩的。”寒锦衣真的十分无奈,蛇是他抓的没错,却是刁刁放进去的。

    “为什么?”

    “为什么?”沐筱萝与启修笛同时开口,眼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质疑。

    “因为……因为修笛喜欢蛇嘛,所以本尊主便抓一条送给他了。”寒锦衣总不能说这是刁刁的主意,依着刁刁的意思,如果眼前之人是沐筱萝,那她一定是失忆了,这个时候趁虚而入才是王道。若此人不是沐筱萝,至少长的一模一样啊,介时就算沐筱萝出现后依旧选择楚玉,那他至少还得了个圣婉儿。

    可在寒锦衣看来,眼前之人就是沐筱萝,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是趁虚而入,他只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这看来无可厚非。

    “谁稀罕!”启修笛冷冷瞧了眼寒锦衣身上的花蛇,扭头哼道。

    “真的不稀罕?”寒锦衣薄唇抿笑,眸色温和,说话间将花蛇抛向空中,但见花蛇仿佛顺间化龙般在空中盘旋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落在桌子上时,身子突然变小,与启修笛那些小蛇无异。

    “它能变小?怎么回事啊?”启修笛自小与蛇为伍,也算是博览群蛇,却从未见过这样能变大变小,而且还能在空中盘旋的蛇。

    “你想知道?”寒锦衣伸手间,花蛇便乖乖的攀上了他的手指,咻的窜进了寒锦衣的广袖。

    “嗯!”到底是孩子,很炫的一个戏法便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那你把烧鸡吃了,本尊主就告诉你。”寒锦衣笑言。

    “好!”启修笛狠狠点头,旋即收了自己的小蛇,大口嚼着眼前的烧鸡。

    看着启修笛啃着烧鸡的小模样,沐筱萝樱唇微勾,转眸看向寒锦衣时,眼底透出一丝感激。

    “筱萝,你在这儿啊!”就在这时,楚玉虚弱走下楼梯,脸色苍白的看向沐筱萝。

    “楚王怎么下床了!”见楚玉身体摇晃,随时都有可能跌倒,沐筱萝急步上前迎了过去。

    “我已经好了……所以想下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你什么?”看着沐筱萝眼中的担忧,楚玉忽觉心里踏实不少。

    “到你帮忙的时候婉儿自不会客气!”沐筱萝也没废话,当即扶着楚玉上了楼梯,尔后似是想到什么,转身看向刁刁。

    “如果寒尊主没有要事,不妨在聚仙楼小坐一会儿,刁刁,还不给寒尊主沏茶!”沐筱萝似有深意看了眼刁刁,却不知刁刁此刻的心境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眼见着沐筱萝扶着楚玉消失在三楼,寒锦衣眼底闪过一丝落寞,不管失忆与否,自己终究是输了楚玉一截。

    “主子还指望楚玉卖艺赚钱呢,对他好些也是应该的嘛!别灰心,前面路还长着,任重道远呢!”见寒锦衣片刻的沉寂,刁刁上前拍了拍寒锦衣的肩膀,宽慰道。

    “你放心,她不会喜欢那个楚王的!”身后,启修笛突地冒出来一句。

    “为什么?”寒锦衣与刁刁同时回头,狐疑看向启修笛。

    “因为她喜欢我干爹啊!”启修笛再次语出惊人。

    “开玩笑呢!我怎么没看出来!”如果喜欢一个人,便是要将他的家财全部据为己有的话,那沐筱萝喜欢人的方法还真特别。

    “你没看她一直巴结我嘛!她想让我在干爹面前替她说好话,做梦!我干爹喜欢的是姨娘,她半点比不上我姨娘呢!”启修笛咬着沐筱萝给她的烧鸡,说着沐筱萝一万个不是。

    “熊孩子,你懂什么叫巴结啊!”刁刁一个爆炒栗子甩手过去,却被寒锦衣拦了下来。

    “你真觉得圣掌柜在巴结你?”寒锦衣缓身蹲在启修笛面前,眸色沉静如水。

    “不然她为什么对我好?”除此之外,启修笛找不出更好的解释。

    “因为她喜欢你啊,她曾跟本尊主说过,会把这个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寒锦衣薄唇轻抿,真正巴结眼前这小家伙的是他寒锦衣呵,他才是真指望启修笛替他说好话的人。

    于是当晚,启修笛第一次主动找到了正在拨算账本的沐筱萝,郑重其事的告诉她一件事。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在听到启修笛的话后,沐筱萝拨着算盘的手嘎然而止,目光茫然的看向启修笛。

    “我喜欢的女孩儿叫豆芽,她在焰赤国。”见沐筱萝不语,启修笛继续道。为了让沐筱萝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启修笛还列举了自己喜欢豆芽的一系列佐证,又舕uo弩懵懿凰佬模粜薜延炙党隽酥辽偃鏊云溆泻酶械呐⒍拿帧

    启修笛用了差不多一楚的时间让沐筱萝明白了一件事,她眼前这位看似天真,可爱的小男孩儿,居然是个花心大萝卜!

    “啊启沧澜!你给老娘死出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沐筱萝的房间里,一阵狮吼咆哮而出。

    事出异常必为妖,沐筱萝推广焰币的行径在楚漠北看来并不是什么好征兆,此刻,楚漠北正拿着焰币,对照古往今来的钱币史,希望能从焰币上发现些端倪。

    “皇兄,你说那个圣婉儿是不是沐筱萝?”这个问题纠结了楚漠信很久。

    “不好说。”楚漠北没有抬头,仔细翻查着钱币史的每一页。

    “如果不是,那楚玉和寒锦衣为什么老腻在聚仙楼呢?如果是,皇兄,你还在这儿看什么看啊,再看媳妇都没了!”楚漠信猛的抢过钱币史,肃然开口。

    “无利不起早,你说沐筱萝这么费尽心机的推广焰币,为的是什么呢?又或者说,她背后有什么阴谋?”即便在看到沐筱萝的一刻,楚漠北和楚玉一样激动不已,但理智告诉他,沐筱萝突然出现在楼兰,一定不是偶然。

    “不好说。”楚漠信犹豫片刻,摇了摇头。

    “去瞧瞧!”楚漠北眸光潋滟,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手中的焰币,唇角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只要想到圣婉儿有可能会是沐筱萝,楚漠信心底的厌恶顿消,此刻,倒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吕竞,替本太子把李中然请到聚仙楼,便说是本太子请他喝茶。”行至府门处,楚漠北似是想到什么,淡声吩咐吕竞。

    “太子殿下放心,下官这就去办!”虽然楚漠北是大蜀太子,不过谁让他弟弟是楼兰国未来国君呵。

    且说楚漠北与楚漠信先后走进聚仙楼时,正看到寒锦衣跟启修笛在角落里玩蛇,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漠信,你去那边坐会儿,皇兄跟圣掌柜有事要谈。”看着自三楼走下来的沐筱萝,楚漠北嘴角上扬,弯起一个极为友善的弧度。楚漠信虽然也想跟沐筱萝聊上几句,可他更愿意给自己的皇兄创造有力条件。

    “难得太子殿下光临,聚仙楼蓬荜生辉。”开门做生意,客套话是少不了的,平日里沐筱萝倒没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不过此刻说出来,却觉得十分违心。

    “圣掌柜言重了,跟楚王,寒尊主比起来,本太子的身份不值一提。”楚漠北眉峰上挑,眼底笑意深沉。

    “不知太子殿下想吃点儿什么?”直觉告诉沐筱萝,楚漠北此番出现在聚仙楼,是来者不善呵。

    “不急,平安钱庄的李掌柜还没来呢。”楚漠北漫不经心开口,却让沐筱萝心底一震。沐筱萝不禁感叹,自己的直觉真准啊。

    “是么……这样吧,婉儿在二楼给太子殿下准备一处雅间。魅姬,沏茶送上二楼。”沐筱萝脸上笑容依旧,心底却对楚漠北生了警觉之意。

    且待魅姬将沏好的茶端上来后,沐筱萝转身欲走,却被楚漠北唤住

    “若是圣掌柜不是很忙,不知是否可以陪本太子坐下来聊几句呢?”楚漠北开口之际,魅姬下意识瞥向沐筱萝。

    “也好,魅姬,你去下面招呼着,如果李掌柜来,直接把他引上二楼。”沐筱萝暗自吁了口气,旋即回身坐到了楚漠北对面。

    在楚漠北眼里,沐筱萝的美不在于她容貌的惊艳绝绝,不在于她身姿的风华绰约,是她自骨子里散出来的气质,独一无二。对,就是独一无二,面对眼前的女子,楚漠北有了久违的感觉。

    “太子殿下在想沐筱萝?可惜了,婉儿不是。”感觉到楚漠北眼中的灼热,沐筱萝轻咳了两声,将茶杯推到楚漠北面前。

    “非也,本太子现在想的是焰币。”楚漠北慵懒的椅在椅背上,随手自袖内取出五张不同面额的焰币,整整齐齐的摆在桌面。

    “太子殿下什么意思?”沐筱萝美眸如水,在看到桌上焰币时眸底闪过一抹凛然,她就说来者不善么。

    “没什么,只是……”就在楚漠北开口之际,魅姬已然领着李中然进了雅间。

    “草民叩见太子殿下。”李中然白发如银,一身上等锦缎,恭敬朝楚漠北叩拜,心却在打鼓。

    “平身,李掌柜,坐过来。”见李中然来,楚漠北邪佞的薄唇微勾起一抹弧度,须臾间恢复如初,偏生刹那发生的事却让沐筱萝看的真切,想必眼前这位瘟神要拿焰币说事儿了,沐筱萝如是想。

    “多谢太子殿下。”李中然战兢坐到沐筱萝与楚漠北中间,不时噎着喉咙,大气也不敢喘。

    “本太子听闻李掌柜的平安钱庄是祖业,那也就是说李掌柜平素阅览的钱币多如过江之鲫?”楚漠北缓缓直身,优雅的端起茶杯,轻呷一口,精锐的眸子仿佛两柄利刃直刺进李中然的心脏。

    “不敢,草民岂能有太子殿下见多识广。”李中然登时屈身,恭敬中难掩的畏缩之意。

    “坐下,不过闲聊而已,你看圣掌柜就做的很好嘛!”见李中然起身,楚漠北忽尔一笑,挥手示意李中然坐下。一侧,沐筱萝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底腹诽,刚刚楚漠北分明是先给了李中然一个下马威!

    “多谢太子殿下。”李中然下意识抹了抹额头的汗,忐忑落座。

    “相信李掌柜对这几张钱币该不会陌生吧?”楚漠北用纤细如玉的指尖点了点桌上的焰币,邪魅的眸子扫过沐筱萝,落在了李中然脸上。

    “回太子殿下,这是焰币。”李中然垂目看着桌上的焰币,心里叫苦不迭,早知焰币会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当初他就不该贪图那几千两银子。

    “焰币?那本太子倒想听听它的来历。”三本掌厚的钱币史根本没有关于此种钱币的记载,此刻,楚漠北正好奇的看向李中然。

    “这……这种焰币……圣掌柜……”李中然语塞,眼睛求助般盯向沐筱萝。

    “回太子殿下……”就在沐筱萝欲为李中然解围之时,楚漠北猛的拍了下桌案,眸色冰冷的看向李中然。

    “李掌柜是不知道了?身为钱庄的掌柜,居然私自流通兑换这种来历不明的钱币,钱掌柜,本太子有理由相信你有谋反之意!”楚漠北不怒自威,冷眼质问李中然。

    “太子殿下明鉴,草民只是一时糊涂,绝无谋反之心啊!”李中然哪受得起这样的惊吓,登时双膝跪在地上,死命的磕头。

    “你说自己没有谋反之心,谁能证明?”楚漠北刻意给沐筱萝留了插话的机会。明知楚漠北是引自己上钩,沐筱萝还不得不往上冲,不然她铁定是丢了平安钱庄的支持。

    “婉儿能证明李掌柜并无谋反之心,这些焰币是婉儿求李掌柜代为兑换的,如果太子殿下有什么质疑的话,婉儿愿意为太子殿下释疑解惑。”沐筱萝眸光清澈,看向楚漠北时冷漠无温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