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51章 43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楚王请进,慢着点儿,别摔着。”刁刁心领神会,登时将沐筱萝的话付诸于行动。楚玉不由抖了一下,这才进了沐筱萝的房间。此刻,刁刁已然自外面将房门关紧。

    “楚王找婉儿有事?”沐筱萝瞄着楚玉搁在自己眼底的糕点,狐疑问道。

    “冷冰心说这些是你吩咐厨房做的,楚玉吃不了这么多,所以拨些给你端来了。”紫色琉璃散着的淡淡光晕落在沐筱萝的脸上,将沐筱萝的容颜衬的绝美无尘,好比月中嫦娥,艳绝无双。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在楚玉眼里,沐筱萝从未变过,在他心里,沐筱萝也从未离开。

    “冰心还真是上心……既然搁下了,楚王若没事就请回吧。”沐筱萝很清楚自己在楚玉眼里是怎样的存在,所以尽量避免和他单独在一起,这会让人误会。

    “你不是想听沐筱萝的事么?楚玉现在讲给你听。”楚玉不但没有走的意思,反而坐了下来。

    “婉儿不是外人么?”沐筱萝不以为然道。

    “从来都不是。认识筱萝的时候,我还是大楚的肃亲王,被楚云钊软禁在府里,****毒酒一壶,那时觉得莫心已死,我便是活着,也是行尸走肉,毒酒就毒酒吧,死了就死了吧,可偏偏有一日,沐筱萝出现了,我的下半生也改变了……”楚玉没理会沐筱萝的拒绝,自顾说了起来。从肃亲王府的初见到关雎宫的两看两相厌,从莽原举旗倒戈到攻占楚城,件件惊心,事事动魄。

    楚玉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诉说了自己和沐筱萝这一路走来的艰辛,直至说到沐筱萝失踪的时候,一种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楚玉转眸时,沐筱萝已然匐在桌边睡着了。

    “筱萝……忘了楚云钊好,忘了仇恨也好,但你怎么可以忘了楚玉呢?我要怎么才能让你想起楚玉呢……”楚玉默默坐在那里看了沐筱萝许久,之后方才将自己的长袍褪下来披在沐筱萝身上,转身离开。

    当房门紧闭的时候,沐筱萝缓缓睁开眼睛,气吐幽兰,清澈如水的眸子染上一抹淡淡的水泽,感人的故事,可惜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聚仙楼的房顶上,两抹如仙的身影并排而立,幻萝无意垂眸,看到了启沧澜攥着拳头的手掌,心,渐渐沉了下去。

    “楚玉对沐筱萝还真是痴情一片,若是功成之后,倒是可以考虑将他们葬在一起。”幻萝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温度,即便在听完这样感人肺腑的故事之后,她依旧没有半点感动。

    “楚玉的确留不得。”银色的长发流转着淡淡的月华,深邃的眸泛着冷冷的光,启沧澜心底渐渐荡起一丝涟漪,他近十年没有尝到嫉妒的滋味儿了,那种感觉让他全身都不舒服,有那么一刻,他真恨自己不是故事的主角,一股失落感萦绕于心。

    “法师怎么说的?”幻萝暂时不去纠结启沧澜对沐筱萝的格外开恩,转换话题。因为她相信,依着法师的个性,弃了的棋子,就只有一个下场。

    “按兵不动,一切交由沐筱萝自行处置,但若发现她有异动……带回焰赤国受审。”启沧澜说谎了,司空穆的意思十分明确,一旦沐筱萝有异常,就地正法。

    “法师竟这样看中沐筱萝!”幻萝心下质疑,却也不动声色。

    “你先回去,本祭祀有事交代沐筱萝。”想起那日的粗鲁,启沧澜一直不安。

    “我在这里等你。”幻萝还没傻到给他们制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于是坚定开口,语气中透着决绝。无语,启沧澜一个倒转,入了沐筱萝的房间。

    楚风里蕴着一股清爽的,淡淡的香气,那是一股近似于纤叶草的味道,沐筱萝熟悉这味道,彼时焰赤国的圣女府,四处可见这种纤叶草。

    “大祭祀没把幻萝圣女的人头带回来啊?”回眸之时,沐筱萝语出惊人。启沧澜既然在消失一天一楚后出现,想必是找着了幻萝,既是如此,幻萝十有**就在外面。

    “婉儿,不得胡言!”启沧澜已经酝酿好情绪欲心平气和开口,却不想沐筱萝张嘴便是这样尖酸的话,

    “怎么?大祭祀还想掐死婉儿?好啊,婉儿不会反抗的。”沐筱萝不觉得自己心胸有多宽广,敢把手放在她脖子上,这笔帐她还是要清算的。

    “之前是本祭祀出手过重,你别放在心上。”启沧澜面色如水,淡淡开口。

    “说的轻松,大祭祀险些要了婉儿的命呢!不过算了,谁让婉儿是贱民呢,一条命也值不了几个钱。”沐筱萝本想休息,但见启沧澜出现,倒起了兴致陪他周旋几个回合。

    沐筱萝的话看似自贬,却让启沧澜甚是尴尬。

    “对不起。”启沧澜以焰赤国大祭祀的身份向沐筱萝说出这三个字,在任何人眼里都是天大的恩赐,偏生沐筱萝不这么认为。

    “大祭祀固然有错,但最该说对不起的是幻萝,她居然任性到要毒死楚漠信,倘若楚漠信一死,婉儿的大计也算是到头了,这件事婉儿怎么都要禀报法师的!除非……”沐筱萝翻着莹润如玉的手指,眸子下意识瞥向启沧澜。

    “除非什么?”启沧澜敛眸看向沐筱萝,他本以为自己的那句对不起会换来沐筱萝的感动,毕竟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认错。

    “除非幻萝肯当着本圣女的面认错。”沐筱萝知道自己说的是天方楚谭,若让幻萝跟自己说对不起,比拿刀杀了她还不可能。

    “婉儿,幻萝有错,自有本祭祀处置,她实在没理由向你认错。”启沧澜了解幻萝的脾气,若再不向着幻萝说几句,屋顶那位分分钟会做出惊人之举,介时残局更无法收拾。

    “大祭祀这话说的没道理啊!幻萝身份再尊贵,能跟大祭祀比么!刚刚婉儿没听错的话,您是向婉儿道歉了吧?凭什么你能,幻萝就不能?她算什么东西!”沐筱萝就是要激化与幻萝之间的矛盾,一来让启沧澜头疼,二来也是想转移两人的注意。

    “婉儿,你……”就在启沧澜欲反驳之际,屋顶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沐筱萝眸色骤凛,旋即起身走出房间,启沧澜亦跟了出来。

    就在沐筱萝走下楼梯之时,赫然看到冷冰心扶着口吐鲜血的殷雪自门外走进来,身后,刁刁双手攥拳,警觉看向外面。

    “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急步上前时,殷雪胸前憋闷,又是一口鲜血喷溅出来。

    “冰心……她便是当日在大蜀金銮殿救走无名,打伤寒锦衣之人,她一定知道主人下落!”如果不是沐筱萝的话激怒了房顶上的幻萝,幻萝便不会真气暴涨,继而让屋内的殷雪感觉到她的存在,事情便不会到了现在的地步。

    “掌柜的,您看这……”冷冰心心疼的扶着殷雪,蹙眉看向沐筱萝。

    “又是沐筱萝……冰心,刁刁,你们两个扶殷雪回去,务必想办法医治她身上的伤,到底是客人,若让人知道住在聚仙楼的客人连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不是砸招牌么!”沐筱萝转眸看向幻萝,声音渐寒。

    “殷雪不走!说!沐筱萝在哪里?你们把沐筱萝藏到哪里了!”即便不是幻萝的对手,即便再冲上去只有死路一条,可殷雪却义无反顾的推开冷冰心,陡然上前。

    “贱民!找死!”幻萝正在气头上,哪管沐筱萝眼中的警告,见殷雪冲上来,幻萝当即运气,玉掌突袭。

    眼见着幻萝的掌风就要击在殷雪身上,一抹湛蓝色的身影突然临空而降,硬是替殷雪接下这一掌。

    “噗”殷红的鲜血自楚玉口中狂涌而出,钻心刺骨的痛席卷而来,楚玉双手捂着胸口,五脏移位。

    “皇上!”殷雪没想到楚玉会替自己接招,怔了片刻后猛的冲到楚玉身边。

    “你没事就好……若你出事,朕没办法跟筱萝交代,没了刘醒,没了汀月,她不能再没有你了……噗”幻萝的武功又岂是楚玉能承受得住的,再加上幻萝又在气头上,这一掌,她也算是尽了全力。

    “如果皇上有个万一,殷雪有何颜面见主人啊!皇上,你不能有事!”殷雪泪水横溢,说着话便将手贴到楚玉背后,将自己仅存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输进楚玉的体内。

    看着眼前的场景,沐筱萝鼻尖发酸,心头一痛。

    “刁刁,救活他们两个,不然你那帅哥没戏!”沐筱萝强自镇定的没有让眼泪流出来,转眸看向幻萝时,眼底的光,寒的彻骨。

    刁刁本想抗议,不过在看到沐筱萝寒蛰凛冽的目光时,十分识相的跟冷冰心将殷雪和楚玉扶上楼梯。

    “沧澜,我们走。”幻萝漠然无视沐筱萝几乎杀人鞭尸的目光,转身欲走。

    “在聚仙楼撒完野,就这么走了?”沐筱萝踩着戾气的步子,一步步走向幻萝,分明没有武功,可沐筱萝身上的寒意,却让幻萝不由的一阵哆嗦。

    “如何?”幻萝一向小觑沐筱萝,即便此时的沐筱萝宛如浴火的凤凰,可幻萝却依旧不把她放在眼里,亦无任何戒备。

    ‘啪’脆响的声音陡然响起,行至三楼的刁刁和冷冰心在看到楼下一幕时面面相觑,皆吐了吐舌头,主子发威,病猫一分钟变恶虎啊!

    “贱民!你敢打本圣女!”愣了许久的幻萝如梦初醒,不可置信的捂着脸,双眼似喷火般怒视沐筱萝。

    “为什么不敢啊!”沐筱萝冷哼着,樱唇勾起肆意的弧度,掌心有些发麻,这一掌,她也是用尽全力的。

    “本圣女杀了你!”被沐筱萝偷袭成功,对幻萝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此刻,幻萝掌风凌厉,似飓风般朝着沐筱萝呼啸而至。

    “幻萝,莫再胡闹!”一侧,久未吭气的启沧澜突地挡在沐筱萝面前,硬生接下幻萝一掌。

    “沧澜!你没看见么!她刚刚打了我!你……你怎么可以还护着她!”眼见着启沧澜握着自己发力的玉掌,幻萝委屈的无以复加,眼泪顺间涌了下来。

    “婉儿自然不对,但……”启沧澜还没说完,便见沐筱萝一个转身绕过启沧澜到了幻萝面前,手起掌落,伴着第二声脆响,沐筱萝唇角的弧度越发深了几分,脸上的寒意方才舒缓几分。

    “啊贱民!沧澜,你放手!”被沐筱萝甩了两下巴掌的幻萝突然化身疯魔,猛的挣开启沧澜,倾尽体内所有真气,一掌拍向沐筱萝的天灵盖。

    掌风凌厉而至,沐筱萝也不躲闪,只屏气站在那里,目光炯炯的看向幻萝,一副视死如归之态。其实沐筱萝还是很怕很怕的!这世上谁不怕死呢,可沐筱萝知道,自己远不是幻萝的对手,与其像个懦夫一样四处躲闪,有可能一个不留神自己绊死,倒不如淡定,她用自己的命赌启沧澜会出手救她。

    事实证明,老天爷又一次开了眼,就在幻萝的手欲劈到沐筱萝头顶的刹那,启沧澜的掌风先一步击在了幻萝身上,这种情况,拦是拦不下了,千钧一发之际,启沧澜只能对幻萝出手。

    “呃……”背后一股闷力袭来,幻萝一个趔趄,手掌偏移,将沐筱萝身后的檀木桌拍成了碎沫,风起,碎沫随风轻扬,灰飞烟灭。

    沐筱萝暗自吁了一口又一口的气,方才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依旧淡定。

    “幻萝,你记着,这两巴掌是本圣女替殷雪和楚玉还你的!算是便宜你了,从现在开始,除非你亲口向本圣女道歉,否则聚仙楼不再欢迎你!”沐筱萝吃定了启沧澜舍不得自己现在死,此时不嚣张,还等待何时!

    “贱民!”幻萝美眸赤红的瞪向沐筱萝,歇斯底里的狂吼。

    “幻萝,你冷静。”启沧澜纵步移至幻萝身边,生怕幻萝再出手。

    且说沐筱萝说了自己想说的话,便觉得这里也没自己什么事,于是转身踱步走上楼梯,心却狂跳不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