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50章 43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沐筱萝对自己离开房间,主动搭讪楚玉这件事觉得匪夷所思,但既然来了,总不好扭头就走。

    “只求尽如人意,朕会一直找下去。”楚玉眸色坚定,言之凿凿。

    “若还是找不到呢?”沐筱萝好奇看着眼前的男子,狐疑问道。

    “继续找,找到死!”楚玉也真是这样想的。沐筱萝神色微震,不由多看了两眼楚玉,是怎样的感情才会让眼前男子如此忠贞?沐筱萝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

    “说说那个沐筱萝吧?”沐筱萝忽然起了兴趣,倚身到了楚玉身侧。

    “朕与筱萝之事,不足矣为外人道。”就在沐筱萝准备聆听之时,楚玉却不带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开,硬是将沐筱萝所有热情浇个透心凉。

    真是应了那句话,上赶子不是买卖啊!微风吹过,沐筱萝在风中凌乱了……

    直至沐筱萝无趣回了房间,殷雪和冷冰心方才自暗处走了出来。

    “她真的很像主人。”看着沐筱萝的背影,殷雪淡淡开口。

    “可惜不是。”冷冰心摇摇头,事实上,婉儿圣女是不是沐筱萝这件事,她至今仍不能确定。

    “冰心,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三个月是怎么过来的,但你彼时的解释,殷雪真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你不说自然有你的理由,但殷雪希望你能明白,为了找主人,楚玉吃了不少苦头,若你知道主人下落,最好如实告知。”殷雪肃然看向冷冰心,声音低沉幽远。

    “冰心记得主人的好,若有主人的消息,冰心第一个去找,何致留在这里混吃等死呵。”冷冰心有些无奈,有些话,还真是不能乱说,否则会死人的。

    “刚刚我已发出密信,告诉奔雷你在这里,相信不出一个月,奔雷就会到新乡。”自奔雷从大蜀回来知道真相后,整个便似疯了一样的去找冷冰心,不管众人如何劝说,他就是不听。大海捞针又如何?至少还有希望。想来这段时间,奔雷过的也不舒坦。

    “多谢!”在听到奔雷两个字的时候,冷冰心眼底顺间盈溢出泪水,真的太想了,冷冰心袖子里的手紧紧攥着,已是泪流满面。

    翌日,聚仙楼因没了刁刁和启沧澜,生意急转直下,偌大的三层楼,就只有十几个吃饭的客官,沐筱萝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手里还有剩余的焰币,怕也不会迈进聚仙楼的门,这可不是办法,沐筱萝暗自焦虑,六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她若不拿出些成绩,后果难料。

    “掌柜的,今晚的宴席您打算准备几道菜?”沐筱萝思虑之时,冷冰心小心翼翼走了过来。

    “是啊……晚上还有宴席……五十道!冰心,你替我走趟吕府,告诉楚漠信他们,今晚的宴席可不是免费的,只要踏进聚仙楼的门,每人三千两焰币,记着,是每个人!”沐筱萝将尾音咬的极重。

    冷冰心闻声,唇角不由抽了两下,真黑啊!

    “冰心这就去……”冷冰心领命转身时又被沐筱萝唤了回来。

    “冰心,你说三千两会不会少了点儿?”一语闭,冷冰心绝倒。

    待冷冰心离开,沐筱萝忽觉脚踝凉凉的感觉,低头时,赫然看到一条小青蛇正缠在自己的脚踝处。

    “熊孩子,你想造反呐!”沐筱萝十分淡定的站在那里,没有乱动。

    “昨天干爹和姨娘都没回来,是不是你搞的鬼?”沐筱萝身后,启修笛小脸冷然,双眼泛冰。

    “你是觉得本圣女有那个本事,可以同时打死你干爹和幻萝?”沐筱萝扬了扬眉梢,樱唇咧开一个弧度。虽然启修笛对沐筱萝并不十分友善,但沐筱萝却是实打实的喜欢启修笛。

    “你笨的要死,才没那个本事。”启修笛听沐筱萝这般解释,随手将小青蛇收了回去。

    “小鬼头,你干爹带着你姨娘私奔了!不要你这个拖油瓶了!”沐筱萝见启修笛气鼓鼓的模样,登时走上去,拍了拍启修笛的脑袋。

    “你胡说!干爹最喜欢我了!”启修笛猛的甩开沐筱萝的手,狠狠瞪着沐筱萝。

    “你是他亲生的吗?他更喜欢自己生的吧!还有你那姨娘,平日里对你好,不过是想利用你讨好你干爹,如今干爹到手,你就没什么价值了。”沐筱萝调侃着开口,却在看向启修笛时,心陡然一震。

    分明那么倔强的小孩儿,此刻眼底竟闪着泪,沐筱萝恍然懊恼,启修笛本是孤儿,如今她这话,是说重了。

    “放心,他们不要你,我要!以后有谁胆敢欺负你,你告诉本圣女,本圣女给你出头!”沐筱萝试图挽回,于是信誓旦旦开口。

    “走开!谁要你出头!修笛不用任何人出头!”启修笛跺脚离开,走时眼泪已经涌了出来。

    看着启修笛愤然走下楼梯,沐筱萝眸色渐渐暗了下去,这孩子不容易呵。

    晚上的宴席十分丰盛,五十道菜皆真材实料,色香味俱全,即便如此,面对每位三千两的价钱,这桌宴席还是有货次价高之嫌。

    酉时前后,灯火通明的聚仙楼迎来了自开业至今身份最为尊贵的几尊神,首先进入聚仙楼的是楚漠北,在交付给冷冰心三千两焰币后,楚漠北踱步走到摆在正厅的翡翠长桌边。

    紧接着是楚漠信,依旧是三千两焰币,楚漠信自是跟楚漠北坐到一起。之后是寒锦衣,钱对他来说只是符号,他是真不在乎这三千两,偏生在寒锦衣递出焰币的时候,却被刁刁收了回来。

    “锦衣是自己人,不用交钱。”刁刁水蛇般妖娆的身段紧贴着寒锦衣,随后将焰币塞回了寒锦衣的怀里。对于刁刁公然将手伸进自己的黑袍,寒锦衣决定忍辱负重,原因在于他可不想在众人面前证明他打不过一个女人!

    “是不是自己人,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掌柜的!有人砸场!”冷冰心看了眼刁刁,旋即唤出沐筱萝,她还真想看看,到底自己和刁刁在掌柜的心里,差了多少!

    冷冰心音落差不多几秒的时间,沐筱萝已然站在了寒锦衣和刁刁面前,见其两人如胶似漆,沐筱萝方才明白之前刁刁自告奋勇的原因。

    “主子,锦衣是自己人嘛,还用交钱呐?”几日没见,刁刁还颇有点儿想念沐筱萝。

    寒尊主的三千两固然是要交的,你的呢?”沐筱萝一语,噎的刁刁哑口无言。

    “主子,刁刁也要交啊!”刁刁猛的推开寒锦衣,看着沐筱萝的表情错愕不已。

    “凡是走进聚仙楼的人都要交,当然,仅限今晚。不过你有选择的,一,不进,二,帮着冰心张罗饭菜。”沐筱萝的公正严明令冷冰心瞠目结舌,看来刁刁在沐筱萝心里也就那么回事儿呵!

    “锦衣,咱回去,不吃总可以吧!”刁刁恨恨看向沐筱萝,失望透顶。

    “这里是六千两焰币,圣掌柜拿好。”寒锦衣也不管刁刁,当下掏出六千两焰币递给沐筱萝。

    “锦衣!你……”见寒锦衣走进正厅,刁刁朝着沐筱萝狠跺了两下脚,这才跟了上去。

    四人落座之后,楚玉方自三楼缓步走了下来。

    “楚玉?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在看到楚玉的一刻,楚漠信腾的起身,不可置信开口,楚漠北与寒锦衣闻声望去,心底皆有片刻的沉寂,如今的楚玉早已没了往日的风采,枯瘦的身体使得他身上的湛蓝色长袍显得特别宽大。

    “你们都在,朕怎么就不能在了?”看着楚漠信眼中的震惊,楚玉如死灰般的心渐渐起了波澜,沐筱萝素来最疼楚漠信,如今楚漠信不好好在楼兰皇都呆着,跑到新乡,说明什么?楚漠北和寒锦衣的突然出现,又说明了什么!

    “那怎么一样啊!我们可以在,你就不行!”楚漠信急了,有楚玉在,若沐筱萝出来,必定是要跟他走的。

    “漠信!楚王请坐。”楚漠北表现出了十足的风度,现在的重点不是楚玉的存在,而是沐筱萝!

    “主子,楚玉没给钱吧?”寒锦衣身侧,刁刁跳了起来,冷冷指向楚玉和其身后的殷雪。

    “没给啊!”未等沐筱萝开口,冷冰心直言道。

    “凭什么!”刁刁不以为然。

    “凭他们是掌柜的朋友,某些人交友不慎呵!”冷冰心似有深意看向寒锦衣。寒锦衣无语,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朋友,在他眼里,刁刁是瘟神,是克星,他真是分分钟都想摆脱这个恶魔。

    “修笛?”沐筱萝没理会冷冰心与刁刁斗嘴,绕过长桌走到坐在角落里的启修笛身边。

    “一起吃饭。”沐筱萝柔声开口,眼底带着一丝愧疚。

    “不要你管!我要等干爹和姨娘,他们不会不要我的!”启修笛歪着脑袋看向门口,声音倔强中带着浓重的哭腔。

    “他们出去办事了,好些天才回,因为走了匆忙,所以让我转告。像你这么聪明伶俐,智勇双全的宝贝疙瘩,他们若不要,那就是傻子。那会儿跟你开玩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他们两个。”沐筱萝违心说着,嫉妒幻萝?呸吧。

    “真的?”启修笛扭头看向沐筱萝,眼底的光晶莹闪烁。

    “我也想是假的。快吃饭,瘦了可就不帅了!”沐筱萝拨着启修笛的小脑袋,点了点头。

    这一幕落在楚漠信眼里,心,突地难受。

    “你墨迹什么呢!快点儿把沐筱萝交出来!”楚漠信强忍着把眼泪憋回去,大声吼道。

    “是不是本掌柜将沐筱萝交出来,你们便不再纠缠?”沐筱萝拉着启修笛走到桌边,正色看向众人。

    “当然,你以为你是谁啊!”楚漠信扬眉,理所当然开口。

    “那好,诸位先吃着,本掌柜这便将你们所谓的沐筱萝带出来。”沐筱萝松开启修笛,转尔上了楼梯。

    “沐筱萝就是沐筱萝,什么叫所谓的沐筱萝……”楚漠信嘟囔着开口,眸子下意识落到启修笛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楚漠信看着彼时被自己逮着的小男孩,狐疑问道。

    “关你屁事!”启修笛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句,噎的楚漠信满脸通红。

    “你欠调教啊!”楚漠信拍了拍桌面。

    “你才欠调教,你们全家都欠调教!”启修笛啪的摔了筷子,弄出来的动静比楚漠信的还要大。一侧,楚漠北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即便如此,正厅的气氛依旧紧张的让人觉得呼吸艰难,楚玉不明所以,可在听到沐筱萝说能带出他三个月无一日不在思念的人儿时,心便似随着沐筱萝飞去,无法自持。

    “你不是说不知道主子的下落么?”殷雪冷眸看向冷冰心。

    “一会儿就知道了。”冷冰心百口莫辩,只得无奈耸肩。

    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沐筱萝缓缓走下楼梯,楚服加身,长发盘起,脸上的白纱不复存在。此刻的沐筱萝,无论身上还是头上,都与城楼榜文上的画相一模一样。

    “筱萝?筱萝!朕终于找到你了!”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楚玉陡然起身,深邃的目光迸发出璀璨的光彩,看着眼前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儿,楚玉的眼泪,无声滑落。

    “沐筱萝……真的是你吗?”楚漠北情不自禁起身,缓缓走向楼梯,眼中闪过一丝质疑。

    “沐筱萝!你瞎跑什么,让本小王好找啊!”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楚漠信鼻子酸酸的难受。

    “丑丫头,你可让本尊主担心死了。”寒锦衣激动不已,眼底有光闪过。

    直至楚玉的手欲碰到沐筱萝的刹那,沐筱萝陡然止步。

    “让诸位失望了,我并不是沐筱萝,而是这聚仙楼的掌柜,姓圣,叫婉儿,大家可以跟之前一样,叫我圣掌柜,也可以叫我婉儿,唯独不能叫沐筱萝。”沐筱萝肃然开口,她的出现,很好的说明了问题。

    “你不是筱萝?这怎么可能!”天雷乍裂,轰的楚玉头脑嗡嗡作响,若说眼前之人不是沐筱萝,谁信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