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44章 42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她是本圣女的丫鬟,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需要祭祀大操心!又或者刁刁不只是丫鬟这么简单?”沐筱萝试探着看向启沧澜,语言锋利如刀,逼的启沧澜理屈词穷。

    “圣女,不如冰心跟魅姬他们去寻刁刁,人多有个照应。”冷冰心借机开口,实则她是想寻个机会打听一下关于大楚的事,自出焰赤国开始,她的心便已飞到楚宫了。

    “嗯。”沐筱萝微微颌首。启沧澜的反应已经给了沐筱萝想要的答案,看来刁刁还真不能出事儿。

    待冷冰心与魅姬等人离开,沐筱萝瞥了眼启沧澜,转而上了三楼,找了间靠窗的房间走了进去,启沧澜和幻萝亦找好了自己的房间,幻萝的房间自是与启沧澜紧挨着,而启沧澜与沐筱萝的房间中间隔着一个启修笛。

    且说冷冰心等人离开聚仙楼后,魅姬提出离开,至少要先回大周陇熙的家里报个平安。紧接着白斩,墨常还有千面都提出要走,四人都向冷冰心保证一个月内一定回来。

    “我也想回大楚啊,我是觉得,咱们要不要跟圣女说一声呢?”冷冰心犯难看向面前四人。

    “我们四个是跟着你的,有什么事自然是向你禀报了,至于你么……你自然是要得到圣女同意的。”千面十分清楚的替冷冰心分析了利弊,不过这话听起来却让冷冰心觉得很是别扭。

    “你们不是吧!”这是卸磨杀驴的节奏啊,冷冰心愤然看向四人。

    “你放心,就算为了无名,我们也会回来,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啊!”魅姬重重拍了拍冷冰心的肩膀,转而与千面四人堂而皇之的消失在了冷冰心面前。

    “喂!”冷冰心想追,可惜自己根本没有武功,而且就算有,她能同时追上四个人么!

    依着沐筱萝的意思,她盘下聚仙楼的用意,一来是个有落脚的地方,二来这里是闹市,而且又是人来人往最多的酒楼,想要让焰赤国的钱票流通,这里便是立足点,她开始筹谋的地方。所以原则上说,聚仙楼只是换了当家而已,那些伙计和厨子依旧留下。

    此刻,厨房管事儿的钱贵已然将饭菜烧好后摆在了三楼厅房内,还十分殷勤的替沐筱萝介绍了聚仙楼的所有伙计。直至钱贵离开,沐筱萝方才将斗笠摘下来,拜那些榜文所赐,她这段时间出入都必须要遮着脸了。

    不多时,刁刁和冷冰心方才姗姗来迟。

    见两人面如土色,沐筱萝便猜到了结果。

    “那丫真不是东西,居然搬家了,为了三万两银子连房子都不要了,值不值得啊!”刁刁见沐筱萝神情冷漠,登时怒骂,继而强装镇定的坐到了沐筱萝身边。

    “刁刁,这件事上你有失误,所以你有责任把损失的两万多两纹银赚回来,从明天开始,你便在楼下的帐台那儿结帐。”沐筱萝端起瓷碗,淡声道。

    “呃……主子,刁刁算不好钱数,怕万一赔了……”刁刁乞求般看向沐筱萝。

    “那就招呼客人,两个随你选一样。”有刁刁在楼下坐镇,沐筱萝保证聚仙楼的生意定是比之前要好。

    “那刁刁还是结账好了。”见沐筱萝面沉如水,刁刁不好再讨价还价。处理了刁刁的事情后,沐筱萝忽然发现冷冰心还站在那里,并没有过来吃饭的意思。

    “你有事?”沐筱萝下意识朝冷冰心身后瞄了一眼,发现与她一起离开的魅姬他们竟没有一人回来。

    “回圣女,冰心有一事禀报,魅姬他们……”

    “他们会不会回来?”沐筱萝猜到冷冰心要说什么。

    “会!且等他们办完了事,一定会回来的!圣女,冰心是觉得,如果您这儿人手还够的话……”冷冰心见沐筱萝没有怪罪的意思,于是大胆往下说。

    “如果你走了,人手可就不够了,而且魅姬他们是你的手下,若不回来,本圣女自是找你要人,若你走了,本圣女该找谁呢?”沐筱萝夹着菜,眸子游走在桌上,虽然没有抬眼的动作,却已让冷冰心觉得此事无望。

    且说这厢,沐筱萝在楼兰偏南的新乡安顿下来,他们一行人的画像却已经到了楼兰国都库布丹的手里。

    “你们是在哪儿看到的这个人?”御书房内,库布丹看着御案上沐筱萝的画像,惊诧质问。

    “回皇上,草民是在梁原看到的。”下面回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彼时在启修笛毒蛇嘴里幸存的贼匪,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贼匪,就算逮不着人,可凭着画像也能得到些赏钱。

    “梁原?沐筱萝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你说她不承认自己是沐筱萝?”库布丹觉得匪夷所思。

    “回皇上,她真是打死也不承认呐!”案下贼匪才一开口,便听御书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吼声。

    “打死谁?”紧接着,楚漠信和库布哲儿先后走了进来。

    “父皇,是不是有沐筱萝的消息了?”大婚之后,楚漠信便留在了楼兰,依库布丹的意思是想将楼兰王的位置传给楚漠信,如果不是沐筱萝突然失踪,楚漠信急于此事,库布丹早就下诏传位了。

    “算是吧,此人说见过沐筱萝,你们且看看这张画像。”库布丹将沐筱萝的画像摊到了楚漠信和库布哲儿面前。

    “可不是就筱萝姐姐么!她在哪里?”库布哲儿见着画像,兴奋开口。

    “他是在梁原看到的沐筱萝,不过他说沐筱萝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且与她同行至少有七八个人,还有十辆马车,至于装的是什么便不得而知了。这两张是与沐筱萝在一起的男子和小孩儿。”库布丹捋着胡须,将另外两张画着启沧澜和启修笛的画像搁到了楚漠信面前。

    “她或者有难言之隐呢!不成,本王要去找她!”自得到沐筱萝失踪的消息后,楚漠信几乎没有一楚睡的安稳,如今有了线索,他自然不能放弃。

    “我陪你!”婚后,楚漠信与库布哲儿几乎形影不离。

    “你们去看看也好,漠信,你替父皇修书给楚玉,告诉他这里的情况。”整个东洲的人都知道为了找沐筱萝,楚玉快要急疯了。

    “儿臣遵命!”楚漠信片刻犹豫之后,拱手领旨。待楚漠信拿着三张画像离开御书房后,库布丹命身边的公公赏了案下贼匪五百两黄金。

    离开御书房,库布哲儿与楚漠信回到自己的寝宫。眼见着楚漠信修书的对象从楚玉变成了楚漠北,库布哲儿眨眼看向自己的夫君。

    “你不打算告诉楚玉吗?”库布哲儿狐疑开口。

    “当然了,要是让楚玉先来,皇兄可就没机会了!”楚漠信一本正经开口。

    “虽然不厚道……不过哲儿支持!让筱萝姐姐回到楚玉身边,她是楚后,若是回到皇兄身边,她就是我们长皇嫂了!”库布哲儿恍然点头,看着楚漠信的目光皆是崇拜。

    待将信笺八百里加急送出楼兰国都之后,楚漠信与库布哲儿便出发朝梁原一路打探而去,为了安全起见,库布丹刻意让‘喜怒哀乐’暗中保护两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魅姬回到陇熙时,正赶上其父许默迎娶第八房姨太,而自己的母亲受自己所累,过的并不如意,甚至连正室夫人的位置都被二房的姨太占了去,独自搬到后园柴房,落魄的过日子。

    于是乎,得知真相的魅姬十分不客气的在父亲大婚之日将二房姨太打成了残废,并将八姨太的轿子踢翻,硬是把娇滴滴的小娘子摔成了内伤。

    “逆子,你反了不成?”此刻,许府门外,许老爷正怒气冲天的指着魅姬,目光如炬。

    “母亲犯了什么错,你要剥了母亲正室的名号?”魅姬冷颜看着许默,声音宛如雪峰顶千年不化的寒冰,字字如刃。

    “她的错就是生了你这个逆子!毁了我许府的名声!你若还想进许府大门,让老夫认你这个女人,便立刻滚到祠堂跪上三天三楚!否则……”许默自小是疼这个女儿的,可自从与凤羽山庄的联姻不复存在之后,尤其是之前新郎变成公鸡之后,许默便厌恶极了魅姬。

    “好!好啊!既然你不稀罕千羽,千羽也不屑留在这里,母亲我已经接走了,至于你……”魅姬的声音透着冰冷的寒意,眼底的光芒诡异的让许默一怔。

    “老夫怎样?”看着眼前的女儿,许默忽然觉得陌生,甚至有几分畏惧。

    “你自己到内府瞧瞧不就知道了!从今日开始,我许千羽与你断绝父女关系,生死不相往来!”魅姬冷蛰开口,转身时,有泪溢出。

    人群中,一双凌厉的眸子迸射着幽深的精光,转顺间,人影已然消失。

    适楚,寒风呼啸,雪满长空,大周与大楚相临,季节自是无甚区别。客栈内,楚玉抚着桌上沐筱萝的画像,漆黑的眸子氤氲出一片雾气。

    “皇上!”就在楚玉沉思之际,殷雪突然现身,害的楚玉来不及拭掉眼角的晶莹。

    “回来了。朕想过了,既然大周没什么可疑之处,我们去大蜀,朕总觉得……”

    “殷雪看到魅姬了!”殷雪激动的打断了楚玉的话,目光灼灼如华,两个月没日没楚的寻找,如今终于有了线索,怎能让殷雪不兴奋。

    “你……你说看到谁了?”楚玉如死水无澜的心陡然荡起一阵骇浪,双目闪烁着璀璨光彩。

    “魅姬出现了,虽然殷雪不敢肯定主子是不是被无名他们虏走的,但至少这是一条线索,只要我们暗中跟踪魅姬,或许会有所发现!”比起漫无目的瞎逛,这无疑是一道曙光。

    “好……好!她在哪里?我们这就出发!”楚玉陡然起身,小心翼翼将沐筱萝的画像收好,说话间便要跟殷雪一起去找魅姬。

    “皇上放心,殷雪一路跟着她到了城郊一处别苑,听她的意思还要在陇熙住几日,之后才会离开。”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殷雪岂会放了魅姬。

    “终于有线索了!筱萝一定在无名手里受苦……无名!让朕逮着他,必将他碎尸万段!”楚玉狠戾开口,眸间滚动着浓烈的煞气。

    且说聚仙楼因为有位超级妖娆的女子做了账房,宾客比平日里多出三倍不止,更有贪图刁刁美色者,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五个时辰,继而造成了聚仙楼异常拥挤的结果。鉴于此,聚仙楼出了新政策,用膳时间随银两而定,十两以内者不得超过半个时辰,五十两者不得超过一个时辰,一百两者不得超过两个时辰,三百两者可以任意坐到打烊为止,违者,乱棍哄走,不服者,关门放狗。

    “主子,为什么三百两就没有限制了捏?”刁刁看着沐筱萝将笔搁在墨砚上,狐疑问道。

    “你知道三百两是什么概念吗?”沐筱萝轻吹着宣纸上未干的墨迹,挑眉看向刁刁。

    “不知道。”刁刁摇头,一脸茫然。

    “三百两是原聚仙楼四个月才能赚到的钱,如果有人肯花三百两只为看你,刁刁,不得不说,你是本当家的摇钱树啊!”沐筱萝眉眼皆笑,旋即将宣纸递给冷冰心,命其将其张贴出去。

    “当家,那这么算来,刁刁很快就能赚到两万两白银,很快就能自由了?”刁刁这样盘算着。

    “咳……你确定是两万两,而不是二十万两?”沐筱萝十分淡定的看向刁刁,表情异常自然。

    “二十万两?当家!”刁刁完全不理解沐筱萝为何有此一说。

    “是啊,利息不算钱啊!快去干活儿,人家还等着看你呢!还有,如果对面‘春情院’的老鸨再敢来,记得怎么招呼她了!”沐筱萝丝毫不觉得自己这番解释是有多么滴不要脸。

    且说刁刁无语泪流的走下楼梯时,一直站在暗处的启沧澜缓步走到沐筱萝身侧。

    “我们已经来了新乡半个月,本祭祀似乎并没看到你有丝毫想要将焰赤国钱票推广出去的意思。”清越的声音百听不厌,飘逸的银发俊逸如仙,启沧澜束手站在沐筱萝身侧,意图鞭策道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