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43章 42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小的们叩见楚后!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跪下来磕头!”经贼匪头子提醒,站在其身后的几十来人登时跪在地上,皆匍匐叩拜。

    此刻,沐筱萝身边的启修笛简直用崇拜的目光看向沐筱萝,他甚至没看到沐筱萝出手,这些人已经开始顶礼膜拜了。

    “本姑娘不是你们口中的楚后,让开。”沐筱萝见此,冷声回应。

    “不能够啊!楚后,您是不知道,楚王正满天下的找您呢,据小的所知,您这画像在楼兰国可是人手一份,您知道您意味着什么吗?”贼匪头子看着沐筱萝的眼睛里,金光闪闪。

    沐筱萝不语,俯身拿过贼匪头子手中的画像,摊开来时,心下微震,跃然在那纸上的画像,分明与自己的脸如出一辙,到底是鬼道子的手艺精湛,还是其他原因呢?沐筱萝不急于知道真相,因为她懂得,真相,从来不是一朝一夕获得的。

    此时,启沧澜经不住好奇的走了过来,在看到沐筱萝手中的画像时,眸间闪过一道幽芒,看来楚玉这两个月真是没闲着,这张画像能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出现,那再往前走,麻烦可就越来越多了。

    “楚后,您就行行好,跟我们一起回去见楼兰王吧,一百万两黄金啊!您全当是施舍给我们的了!”贼匪头子乞求开口。

    “本姑娘再说一遍,我不是沐筱萝,你们认错人了。”沐筱萝将画像扔在地上,冷漠回应。

    “既然楚后不吃敬酒,那就别怪我们兄弟动粗了,希望楚后明白,我们兄弟也只是想混口饭吃。”贼匪头子见沐筱萝拒不承认,缓缓起身,目露凶相。

    就在贼匪头子伸手欲拽沐筱萝之时,忽见一条青蛇如离箭般射了出去,紧接着便是一阵惨叫声。

    “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是借了人家的大名!”启修笛瞥了眼沐筱萝,转尔收回青蛇。沐筱萝不介意启修笛的冷嘲热讽,她心里明白,这孩子开始护着自己了,这是个好现象。

    “老大!你没事儿吧!”喽甲见贼匪头子倒在地上,面色青紫,登时急了。

    “他没事儿,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你们谁想跟他一样下场,尽管上来。”沐筱萝樱唇勾起,不怒自威。一侧,启修笛撅嘴看向沐筱萝,还真会使唤人呐。

    即便有鲜活的例子摆在眼前,可为了一百万两黄金,仍有不怕死者冲了上来,且不止一个。

    “你若不动手,你干爹也是一样要挨累的。”见启修笛杵在那里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沐筱萝微俯到他耳边,漫不经心道。沐筱萝的话果然管用,下一秒,启修笛几乎同一时间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条小蛇,后果可想而知。

    且待十辆马车伴着贼匪们的哀嚎声离开梁原之后,差不多两天的时间,一行人终于到了楼兰闹市。虽说只是楼兰边境,但其富足之貌仍让人瞠目结舌。

    “这是什么?”沐筱萝本欲下车,却见启沧澜伸手递进一个嵌着白纱的斗笠。

    “你且戴着,出来便知道了。”启沧澜淡声开口,并未多做解释。沐筱萝挑了挑眉梢,忽然笑道,

    “这该是大祭祀第一次送婉儿礼物吧?”沐筱萝接过斗笠后,美眸如水般扫过坐在对面的幻萝,脸上的笑宛若春花。其实沐筱萝对幻萝没什么敌意,可就是看着不顺眼。彼时她觉得刁刁做那些损人不利已的事没意义,现在想想,只图一乐也好呢。

    “你!”幻萝果然恼火,可惜沐筱萝没给她机会,便已戴着斗笠下了马车。此刻,冷冰心与魅姬他们亦跟了上来。

    看着几乎贴满整面墙的榜文,沐筱萝在风中凌乱了,好吧,她承认启沧澜让她带上斗笠,是极明智的决择。

    “会不会太夸张了?”冷冰心惊愕开口,只见城墙上的每张榜文上都是沐筱萝的画像,各种神态,各种姿势,简直惟妙惟肖。由此可见,沐筱萝的失踪对楚玉来讲是怎样惊天动地的一件事。

    “进城吧。”启沧澜看着那些画像,心似沉入深海的石子,挤压般的不舒服。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沐筱萝一行人备受关注,原因便是启沧澜的出现。如此俊逸如仙的男子,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吸引了众多女子的近似贪婪的目光,尤其是那头少有的似月华般的银发,随风轻扬间摄住了多少女人的心魄。当然,刁刁眉眼间的妖娆妩媚,行走间的婀娜娉婷也让男人们为之疯狂。

    看着那些女子艳羡的目光,车厢内的幻萝眼底有寒光掠过,下一秒,便已下车走到启沧澜身侧,仿佛在昭示着她的所有权,人群中一片惊呼,绝美如仙的人儿,让人心血为之沸腾,即便是街上女子也忍不住盯着幻萝,不肯移开视线。

    相差的距离决定人的眼光,差的近了,会遭人妒忌,云泥之差就只能让人羡慕和崇拜。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启沧澜,幻萝和刁刁三人,沐筱萝唇角微勾,计上心来。

    “你笑的好邪恶。”沐筱萝身边,启修笛抬着脑袋,警觉看向沐筱萝。

    “如果你敢乱说话,本圣女还可以笑的更邪恶。”沐筱萝并不讨厌启修笛,甚至可以说是喜欢,但她很清楚,此熊孩子欠调教。

    “你一定是在打干爹和姨娘的坏主意!我去告诉他们!”启修笛明显不受威胁。

    “腿长在你身上,本圣女自是拦不住的,不过……法师临行前嘱咐本圣女,只要本圣女有需要,可随时调派人手过来,亦或者回去。孩子,凡事三思而后行呵!”沐筱萝唇角的笑意越发浓了几分。鉴于自己能否继续跟干爹在一起的权力掌握在沐筱萝手里,启修笛终是乖乖跟沐筱萝走在一起。

    沐筱萝身后,冷冰心与魅姬他们看着久违的中原,且将那些烦心的事儿抛在脑后,心情分外舒爽。

    且说众人行至大街中央最为繁华的地段时停了下来,沐筱萝将刁刁叫到身边,小声嘀咕几句,之后便见刁刁先一步走进对面富丽堂皇的‘聚仙楼’。沐筱萝等人则随后信步而入。

    “什么?老夫没听错吧?你要买下聚仙楼?”帐桌后面,一年过花甲的掌柜惊诧看向刁刁。

    “你没听错,开个价吧。”刁刁依着沐筱萝的吩咐,正色开口。

    “不卖!这可是祖业,老夫守了几十年,是有感情的!你若不吃饭住店,请走吧。”掌柜面露愠色,挥手欲打发刁刁。

    “感情能当饭吃么,本姑娘有的是银子,随便你开价!”刁刁一脸的财大气粗让身后的沐筱萝颇感无奈,若这掌柜真的开了天价,介时打脸啊!

    待刁刁语闭之后,掌柜也不抬眼,只挥了挥手,便见后厨十几个彪形大汉各个舞着砍刀走了出来,像是这种行当,若不养个把打手还真是不行。

    “动武啊!本姑娘喜欢!”且说人家打手还没怎么着,便被刁刁先发制人,全数撂倒。

    “女侠……您别在这儿闹事啊,有什么话好好说!”老掌柜这次不敢无动于衷了,当即走过来,笑脸相迎。

    “都说了让你出个价,快说!”刁刁拍了拍素净白皙的玉手,挑眉开口。此时,沐筱萝却上前一步将刁刁拉到自己身后。

    “掌柜,我看您这酒楼生意如此惨淡,就算不卖,早晚也得亏光,如今我们愿出一千两银子把它买下来,这对您来说,机会实在难得。”沐筱萝声音温润,慢条斯理开口。

    “多少?一千两!丫头,老夫这酒楼一年就可赚一千两,你觉得……”就在掌柜反驳之际,忽听上下两层楼的客人皆大呼有蛇,继而鱼贯而出。

    “喂!还没结账呢!你们愣着做什么,快去结账啊!哪儿来的蛇啊!”掌柜无暇顾及沐筱萝,冲到楼梯口时,赫然看到一条通体透红的小蛇正冲他吐着芯子。

    “蛇……蛇!”偏生这掌柜天生怕蛇,登时腿软的跌坐在地。

    “小红,过来!”启修笛见沐筱萝使了眼色,当即将小红蛇唤了回去。

    “掌柜的,您这儿可不太平呢,若是这些调皮的小家伙天天都来这儿溜达,您这酒楼可不就亏了么。”沐筱萝踱步走到老掌柜身边将其扶起,似有深意道。

    “你!是你们搞的鬼!老夫要去报官!”老掌柜一把推开沐筱萝,怒声低吼。

    “好啊,您大可去报官,我们在这儿等您,决不离开。”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丝毫在乎老掌柜的威胁。见老掌柜狐疑看着自己,沐筱萝复又开口。

    “就算你不报官,我们还想去衙门评理呢,你怂恿这十几个打手调戏我们娇滴滴的刁刁姑娘,还有,你们店里的蛇咬伤了我们的修笛小朋友,啧啧……这事儿可得好好说道说道。”沐筱萝找了个位置悠然坐了下来,手指轻弹了下自己几乎无尘的群裾。

    “你……你恶人先告状啊!”老掌柜也是在街面上混了几十年的老人儿,自然看出沐筱萝对这间酒楼势在必得的决心,又抬眼看了看左侧的长相妖娆,可心狠手辣的刁刁,右侧表面天真,可袖子里至少藏了七八条毒蛇的启修笛,终是妥协。

    “一千两怎么都不能卖,一万两是老夫心里价位。”有时候天降横祸,真是挡也挡不住。

    “一千两。”沐筱萝淡然开口,眸色精光闪烁。

    “这可是老夫的家业,老夫一家上下十几口,都靠这间酒楼养活着!”掌柜五官纠结,迈步走到沐筱萝身边。

    “那就……一千五百两,这也是我的心里价位。”沐筱萝停顿了许久,方才加了五百两。

    “姑娘,你怎么也得让老夫出了这个门后不致于饿死啊!九千两,不能再低了。”老掌柜咬牙切齿,跺脚道。

    “两千两,不能再高了。”沐筱萝启眸看向掌柜,眸色犀利如鹰。一侧,刁刁听着沐筱萝的报价,忽然有些同情掌柜,原本她的心里价位还真就是一万两,这么大的酒楼,该值这个价呵。

    看着沐筱萝与掌柜唇枪舌战,冷冰心清眸微眯,这神态,这动作,这字里行间的得理不饶人,真和沐筱萝极像,可也难保不是他们训练了很久的。此时,冷冰心还真是辩认不出眼前之人是真是假。

    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刁刁都快睡着了,沐筱萝那边终于有了定论。

    “刁刁,去给掌柜拿钱,两千五百两。”且见沐筱萝对面,掌柜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还翻着白眼儿。为了多卖五百两银子,他差点儿豁出老命!

    “走吧!”刁刁打了个吹欠,领着掌柜离开‘聚仙楼’。沐筱萝则带着启修笛等人上了三楼,此楼共三层,一二楼供客人吃饭,三楼则是雅房,专供远途客官留宿。

    此时,沐筱萝刚刚走到二楼,眸色陡然一震,旋即转身。

    “干什么?”启沧澜见沐筱萝神色有异,狐疑问道,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一侧的幻萝心生妒恨,何时起,启沧澜竟主动关心起这个贱民了?

    未等沐筱萝开口,刁刁已然欢喜着从聚仙楼外颠儿了进来。

    “主子,刁刁办妥了,那老头儿真有意思,临走时还给刁刁磕了三个响头。”刁刁忽然觉得东洲的百姓真是友爱。

    “你是他祖宗,他当然磕头了!”沐筱萝此时的脸色黑如墨炭。

    “发生什么事了?”启沧澜越发觉得沐筱萝不对劲儿。

    “本圣女跟他讲的是两千五百两纹银,不是黄金,两千五百两黄金折合纹银是三万两不止,刁刁!”沐筱萝咬牙切齿低吼,眸间似喷出两条火龙直射向一脸茫然的刁刁,在离开焰赤国之前,沐筱萝早就做好功课,将东洲的铜铁金银以及各国银票的兑换记的清清楚楚。

    “不是吧……我去找他!”听到这样的换算,刁刁也慌了,登时转身。眼见着刁刁跑出聚仙楼,沐筱萝却没有阻拦。

    “你就这么让刁刁跑出去?”启沧澜肃然开口。

    “不然呢!”沐筱萝深吸口气,转而走上楼梯。

    “刁刁初来楼兰,人生地不熟,若是有事,你可担得起这个责任!”启沧澜愠声开口,临行前法师特别交代自己务必照顾好刁刁,若是刁刁出事,自己没办法跟法师交代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