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15章 398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果然啊,如果没有家姐,你楚云钊就是废物,草包!”沐筱萝一袭白袍走了上去,清冷的眸似蕴着万年冰霜,看的楚云钊自心里发寒,那目光似曾相识,这一刻,楚云钊突然想到了沐莫心,没错,这眼神好像!

    “不是……没有沐莫心,朕一样能傲视群雄!一样是无尚的九五至尊!筱萝,你不该背叛朕的!全天下人的都可以背叛朕,唯独你不能!”楚云钊想要支起身子,可手却无力。

    “皇上这样觉得啊?筱萝却不这么想,就算这全天下的人都没有背叛皇上的理由,可筱萝有,血仇不共戴天,筱萝拼了自己的命不要,也要向你讨回公道!楚云钊,你知道自己有多该死么?嗯?”沐筱萝一步步走上台阶,龙案前,沐筱萝的眼睛再无往昔的清澈,那里面的寒芒足以让楚云钊心颤。

    “皇后娘娘……”青龙蓦然挡在龙案前,眼底透着乞求。

    “青龙,你是最没资格挡在这里的,知道么!”沐筱萝真的没有再上前一步,而是转身走回到了楚玉身侧。

    “来人,将楚云钊押入皇宫密室,即刻起,本王便是大楚新皇!奔雷,传旨下去,众臣若认新皇者,赦免之前所有罪行,明日申时上朝。若不认者,无需禀报,告老还乡离开皇城,倘若有人心存不轨,朕必不会姑息纵容。”楚玉厉声开口,奔雷领命退了下去。

    “你们放肆!”眼见着两侧侍卫上前,楚云钊眼底骤寒,眉心渐渐透出一股妖异的血红,刹那间,两侧侍卫皆自燃起来,身上熊熊烈火焚烧,痛苦哀嚎。

    “楚云钊!你居然修如此妖术!来人!拿下!”谢重惊诧之余,当即刻唤出隐卫。

    “殷雪!风雨雷电!”时至今日,沐筱萝再容不下出半点差错。

    即便楚云钊武功再高,可面对十几个顶尖隐卫的围攻,结果可想而知。十几招过后,楚云钊已被制服。

    “回禀主人,属下已然封了楚云钊身上所有穴道。”殷雪言外之意便是楚云钊即便想要寻死,也没有可能。其实沐筱萝倒不担心这点,这个世上,连李贤那样的龌龊之人都有可能自尽,可楚云钊不能,因为他不甘心。

    原本以为这最后一战该是怎样的烽火硝烟,惊天动地,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标榜为大楚示死效忠的铁血兵团却没有出现,再加上谢重的里应外合,将原本该轰轰烈烈的局面变得平淡无奇。

    重回关雎宫,沐筱萝抚着屋内每一件摆设,桌,椅,茶盘,每每触手都觉一片温凉。

    “本王以为你会在密室。”楚玉走进来的时候,汀月十分识相的退了出去。

    “筱萝是那么迫不及待的人么。皇上该自称为朕了。”沐筱萝轻浅的眸子呼闪着,视线自手中的送子观音移到了楚玉身上。眨眼间已是三年,三年前,她还记得这个男人因为自己的死,是怎样的颓唐落寞,沐筱萝庆幸自己用三年的时间唤醒了楚玉,上一世的情,她算是还清了。

    “只是称呼而已,本王不在乎。”楚玉踱步走到桌边,很是随意的坐了下来,径自倒了杯茶,后又为沐筱萝斟了一杯递过去。

    “难得能喝到皇上亲手倒的茶呢。”楚玉可以不在乎,可沐筱萝不行,这句皇上她想叫很久了,如今她终是如愿。

    “胡说,当初在这房间里,楚玉可没少伺候你,还有你那两只猫。”那段日子楚玉此生难忘,彼时觉得是水深火热,现下却越发怀念起来。

    “皇上是在叫屈么?”沐筱萝不以为然挑眉,暖意自茶杯入手,再入心。

    “不能够啊!朕只觉还没伺候够,这不就来了么!”楚玉当即否定,每个字皆发自肺腑。

    沐筱萝闻声浅笑,眉目间几分妖娆,几分妩媚,顺间虏获了楚玉的心。

    “筱萝……”尘埃落定,楚玉只想拥着自己心爱的人,一世不离。

    “皇上是否记得,彼时阳朔曾答应筱萝,只要筱萝搞定谢重,王爷便应筱萝一件事?”沐筱萝看出楚玉眼中的深情,可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如何处置楚云钊,但凭你愿意就好。”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沐筱萝忽然觉得,她与楚玉之间,似乎已经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

    “皇上真是善解人意,筱萝明日想将楚云钊带到金銮殿上受审,之后……带他到大姐坟前祭奠,如何?”即便楚玉将权力下放到她手里,可沐筱萝却还是要征求楚玉的意见,毕竟此时此刻,她面对的人是大楚皇帝。

    “楚玉陪你!”楚玉狠狠点头,眼底一片深幽,为了这一天,他一直在努力。沐筱萝不语,心底却另有思量。

    直至深楚,楚玉方才不舍离开,就在沐筱萝欲睡之时,庾傅宁突然出现,自阳朔到现在,庾傅宁的存在似乎被所有人忽视了,所以在看到庾傅宁的时候,沐筱萝方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

    “我早知道不是你的对手,却还是不甘的想要一试,结果可想而知。”庾傅宁并不见外,缓身坐了下来。沐筱萝清眸微闪,命汀月上茶。

    “皇上是心软之人。”沐筱萝当然知道庾傅宁说的是什么,遂似是无意的指点迷津。庾傅宁有些错愕,她以为自己会遭一阵奚落,却不想沐筱萝竟有鼓励之意。

    “你不恨我?”庾傅宁觉得诧异。

    “理由?”沐筱萝同样惊诧庾傅宁会有这样的想法,在沐筱萝看来,她所有的恨都给了楚云钊,实在分不出多余的再给别人。

    “因为我想抢走楚玉,为了得到楚玉的爱,我曾不择手段!”庾傅宁觉得这样的理由再充分不过,情敌见面,该分外眼红的,亦如此刻,她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是鲜红鲜红的。

    “如果你能抢到楚玉,那是你的本事,若不能,是你们今生缘浅,总体来说,这件事与筱萝没多大关系。”沐筱萝真是这样想的。

    “算了,现在说这些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傅宁去找过楚玉,可他避而不见,所以傅宁便来找你了。”庾傅宁开门见山。

    “你是想让筱萝撮合你和皇上?”沐筱萝苦笑,她现在还真没这个心思。

    “把这个给楚玉,告诉他我走了,至此之后都不会再见。”庾傅宁说话间自怀里取出一张密封好的信笺,小心递到沐筱萝手里。

    “你要走?去哪里?”沐筱萝没想到庾傅宁会轻言放弃,心里多少有些震撼。

    “自然是回庾府,再让父亲为我寻门好亲事,离了楚玉,傅宁总不能去当尼姑吧!”沐筱萝听得出,庾傅宁的笑里,有释怀。

    几句寒暄,庾傅宁转身离开,临走到门口时,庾傅宁似有深意转眸,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沐筱萝。

    “你不会偷偷把信笺打开的吧?”庾傅宁小心翼翼问着,等待沐筱萝的回答。

    “自然不会。”沐筱萝没有犹豫,当即表态。

    “那就好。”庾傅宁走了,独留沐筱萝坐在桌边,手指不时**着桌上的信笺,看?还是不看呢?

    沐筱萝犹豫着看向四周,汀月已经睡下,殷雪么?

    “殷雪,替本宫把奔雷叫来。”沐筱萝淡声吩咐,便听虚无空气中一声得令,殷雪当下遁去。待殷雪离开,沐筱萝反复到关雎宫外看了好几遍,确定无人窥视后,竟鬼使神差的将信笺打开了。

    ‘沐筱萝,我赌你会看,既然你是在乎楚玉的,又何必故作矫情,既然敢恨,为何不敢爱?你还想让楚玉等你多久?世间苦短,及时行乐-庾傅宁’

    看着手中的信笺,沐筱萝乐不出来了,她忽然有种被人打脸的感觉,面颊火辣辣的发烫。

    “主人,奔雷来了。”殷雪进门时,奔雷忐忑跟在后面,心里却十分欢喜,沐筱萝这么晚找自己来必是急事,但凡急事都是重要的事,如果沐筱萝肯将重要的事交给自己,那岂不是原谅自己了?

    “奔雷……”沐筱萝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属下在呐。”奔雷雀跃上前,一脸期待。

    “你可以滚了。”沐筱萝一语,奔雷脸上的表情顿时似被雷劈,伤心欲绝之感顿升。一侧,殷雪唇角微抽了两下,并不多言。于是奔雷在绝望中迈出关雎宫,眼见着一片乌云压顶,奔雷的世界暴雨倾盆。

    翌日申时,楚玉着龙袍端坐金銮殿上,左右两侧朝臣无一缺位,即便如此,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却不甚相同,那种惶恐中带着质疑,忐忑中带着畏惧的神情尽收楚玉眼底。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待楚玉身侧的小公公颤巍着宣告上朝之后,众朝臣顶礼膜拜。紧接着,久未上朝的谢重率一众老辈的王爷走至殿中,诚心叩拜,此举无疑是做给朝臣看的,效果自然不同凡响,连敦亲王都甘愿屈居,他们若再有异心,便是找死。

    “诸位爱卿平身,来人,把楚云钊带上来,宣沐筱萝进殿!”楚玉似有深意看了眼谢重,眼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此刻,奔雷将依旧身着龙袍的楚云钊推到殿前,身后,沐筱萝仪表端庄,缓步而入。

    “大敢楚云钊,见了皇上居然不跪!”奔雷愤然低吼,却见楚云钊怒目而视。

    “到底是谁大敢!朕是大楚皇帝!你们居然这样对朕!待朕援军一到,定将你们碎尸万段,一个不留!”一楚的时间,楚云钊仿佛衰老了十年那么多,胡茬如杂草般根根直立,眼底赤红如荼,眼眶乌黑,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几欲爆裂。

    “楚云钊,都过去一楚了,你的春秋大梦是不是该醒了呢?”沐筱萝冷眸走向楚云钊,冰冷的视线如寒锥般射向楚云钊。

    “沐筱萝……沐筱萝!朕后悔掏心掏肺的对你!”楚云钊剑眉紧皱,咬牙切齿低吼。

    “如果大姐在天有灵,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对于楚云钊的愤怒,沐筱萝付之一笑。

    “你们都看什么!还不救驾!朕平日待你们不薄,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朕的!”楚云钊歇斯底里的嚎叫,利目环视左右朝臣。

    “救你?楚云钊,你有什么资格让他们救你?你是谁啊?”沐筱萝料到朝中有那么三三两两的迂腐之臣过不了自己良心那关,所以才会有今日公审楚云钊的必要。

    “朕是皇上!是龙子!”楚云钊厉声叫嚣,声音刺耳。

    “龙子?不知皇上还记不记得婴鹂?不知众位朝臣有没有听过洛滨?”沐筱萝扬眸看向两侧朝臣,声音清脆悦耳,如雨打青瓷。

    “沐筱萝……你……你想说什么?”在听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楚云钊的身体忍不住颤抖,眼底闪过一抹惊恐。

    “老臣知道洛滨,他乃开国功勋,战功赫赫。不过自与先皇平定边陲祸乱之后,便请辞离朝,云游四方了。”户部侍郎冯舍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到中央,据实开口。然则整个朝堂上的臣子,有谁敢不知道洛滨是谁啊!能与先皇平起平坐,称兄道弟的只此一人。

    “云游啊?那是不是驾鹤呢?”沐筱萝反问了一句,引起朝中些许老臣的微词,同朝为官,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不可胡说啊,屈指算算,洛老将军刚过花甲,岂会驾鹤!”吏部老臣董宇仗义执言。

    “胡说?来人,把东西抬上来!”沐筱萝双手击掌之后,风雨雷电分别抬着冰封有洛滨和婴鹂的冰棺走进金銮殿。阳光透过殿门射进来,逆光而视,众人只见两个银光闪闪的冰棺缓缓移动。

    直至棺材落地的那一刻,众朝臣均震惊不已,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眼前冰棺,洛滨闭目躺在里面,眉目间可见凄楚之色。而另一冰棺内,一个与楚云钊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毫无表情的冰封在里面,五官轮廓竟然与楚云钊分毫不差。

    “这……这是怎么回事?洛老将军怎么会死的?老将军啊……你不该死啊!”董宁见昔日挚友如此惨状,顿时老泪纵横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