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09章 39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太子殿下可别告诉筱萝,你会爱上像我这么腹黑又阴险的女人,太子殿下可别忘了,筱萝的母亲可是巫婆来着。”沐筱萝自嘲看向楚漠北,转尔走向房间。

    眼见着沐筱萝离开,楚漠北却没有跟上去,那句‘爱上’让楚漠北心底为之一震,爱上了么?若是,那爱的有多深呢……

    翌日,汀月将早膳摆在了沐筱萝的房间里。

    “不去正厅?”沐筱萝依旧是一袭素白长袍,面容有些憔悴。

    “今早有下人禀报,说是王爷搬到军营去住了,估计十天八天都不能回来,奴婢想着这天儿冷,既然行馆内也没几个主子,索性就把膳食改到您房间里,这样也省得您走来走去的。”汀月贴心回应。

    “他去了军营……”沐筱萝眉心微舒,眸间闪过一抹释然。就在沐筱萝坐到桌边之时,一只飞鸽落了下来。汀月匆匆走到窗口,自飞鸽腿下解下竹筒,随后将里面的字笺递到沐筱萝手里。

    ‘主人:冷冰心和奔雷已混入阳朔行馆,身在后厨-殷雪’

    看着手中的字笺,沐筱萝脸上终于显露出一丝笑容

    “没想到冷冰心和奔雷行动如此迅速,才一楚的功夫便混进了李贤的行馆,还占据了那么有力的位置。”沐筱萝觉得是时候让冷冰心知道自己的计划,于是起身回到内室,提笔写了字笺装到竹筒里。

    “主子,您还在怪奔雷么?”汀月接过竹筒,小心翼翼看向沐筱萝。

    “只盼他这一次能将功补过。”沐筱萝轻叹口气,淡声道。且说主仆二人才出内室,便见皇甫俊休一脸悲痛的走了进来。

    “俊休叩见太子妃。”做为楚漠北身边的亲信,皇甫俊休对沐筱萝的称呼自然是从彼时的楚后,变作今日的太子妃。

    “皇甫大人找本宫有事?”沐筱萝不想纠结那些没有意义的称呼,狐疑开口。

    “俊休是来向太子妃辞行的。如今采儿有了身孕,俊休不放心她一个赶来,所以得太子殿下恩准,俊休打算回蜀去接拙荆。”皇甫俊休声音低沉,目露哀色。

    “采儿有孕了?可惜老将军……也好,你且小心照顾采儿,切莫让她有半点闪失。”沐筱萝微微颌首。皇甫俊休得令转身,走至门口时沐筱萝又补了一句。

    “皇甫大人,筱萝希望你能善待采儿,如果你有半点对不起采儿,本宫……”

    “太子妃放心,皇甫俊休曾在岳父大人面前发过誓,此生只会与采儿共度,必不会再娶。”皇甫俊休自然明白沐筱萝的言外之意,当即保证。

    “得此良婿,老将军九泉之下瞑目了。”沐筱萝宽慰点头,眸间透出感激之色,皇甫俊休能为桓采儿做到如此,确是不易。

    阳朔行馆,后厨房

    “在看什么?”见后厨灶台处无人,奔雷这才走到冷冰心身侧,狐疑看向她手里的字笺。

    “没什么,把落雁沙拿来。”冷冰心敛眸看向奔雷,随手将字笺扔进了灶炉里。

    “不是要等九补汤开了之后才下毒么?”奔雷不以为然。

    “本姑娘想过了,毒死李贤,实在是太便宜他了,你想,若我们将李贤生擒回江城,让他跪在老将军墓前忏悔,岂不更好!”冷冰心提议道。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里是我们可以随进随出的地方么!这里是阳朔,能毒死他已经是万幸了!一会儿,我把九补汤给李贤送去,待李贤毒发时你趁乱溜走!”奔雷自入阳朔那一刻起,便报着与李贤同归于尽的决心。

    “本姑娘既然说的出,自然是有十足把握的!你且在这里等着,千万别轻举妄动,本姑娘去去就回!记着,在我没回来之前,一定不能动手!算了,你把毒药给我!”冷冰心也不管奔雷愿不愿意,当下抢过奔雷怀里的落雁沙。

    “记着,等我回来!”冷冰心说着话便匆匆离开后厨房。眼见着冷冰心走远,奔雷缓缓自腰间取出一包毒药。

    “幸好准备了两份,冰心,对不起了,奔雷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奔雷薄唇紧抿,旋即转身,将手中的落雁沙多半倒进了刚刚煮沸的九补汤内。

    行馆左侧的幽巷是个死胡同,冷冰心到的时候,殷雪已然拿着一张画像候在那里了。

    “主人知道我和奔雷来了阳朔?”冷冰心惊讶看向殷雪。

    “从你们离开江城行馆开始,我便一直在暗处保护你们了。”殷雪的话已然回答了冷冰心的疑问。

    “咳……主人没生气吧?”冷冰心自认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沐筱萝,独生敬畏之感。

    “放心,主人不但没有生气,还十分支持你的想法,除了我,还有风雨雷电也在暗中保护你们!你先看看这幅画。”殷雪将手中的画递到冷冰心手里,继续道:

    “画中之人乃李贤至爱,名叫周旬儿,十分不幸,她也是李贤的长嫂,但幸运的是李贤的长兄三年前病逝,李贤一直垂涎这位长嫂的美貌,所以……”

    “所以你是想让我易容成周旬儿的样貌,骗李贤离开行馆,之后你们在暗中动手逮他回去?”冷冰心猜测道。

    “不错,风麟已经将真正的周旬儿请到了别的地方,你随时都能以周旬儿的身份走进李府。”殷雪凭借殷氏一族的消息渠道,将李贤祖宗十八代查了个底翻天。

    “没问题!”冷冰心自信道。

    “还有一件事,主人怀疑李贤的大军必是服了某些令人亢奋的药物,如果你能从李贤那里套出消息,那就最好不过了。”殷雪嘱咐道。

    “放心,我会见机行事的!”冷冰心狠狠点头,旋即将画交回到殷雪手里。

    “不用了?”殷雪狐疑抬眸。

    “一眼足矣!”冷冰心自信抿唇,旋即离开幽巷,去了距离行馆最近的一处废宅。见冷冰心离开,殷雪不禁感慨,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只凭一眼便能易容到十成形似,冷冰心果然不一般。殷雪赞叹之时,手中的画像已化作灰飞,这样的本事自然也是冷冰心望尘莫及的。

    行馆正厅内,李贤看着坐在正厅的女子,气的牙痒,脸上却是一片谦恭之态。

    “副都尉明鉴,下将的确设计斩除了桓横,当日客栈内所有士兵都可作证。”李贤本想邀功,可惜没有桓横的尸体,魅姬偏不买账。

    “其实李大人何必纠结这些,只要你能守住阳朔,皇上自有厚赏,至于桓横么……如果他不在战场上出现,那便是死了嘛!”魅姬悠然开口,魅色的眸子微微上挑。

    纵魅姬绝色倾城,李贤却未有半点动心,一来魅姬乃铁血兵团副都尉,不是自己可以觊觎的对象,二来自家嫂子样貌半点不输魅姬,他还真没必要舍近求远。

    “副都尉说的极是,下将也只是据实禀报罢了,且请副都尉回去之后替下将呈秉皇上,李贤定会铲除逆贼,亲手提楚玉人头回京面圣。”李贤信誓旦旦。

    “那魅姬便在皇城等着大人的好消息了,如今黄金战甲已破,魅姬也是时候回去复命了,这里便交给李大人,希望李大人能记着自己的话,皇上可在京城等着楚玉的人头呢。”魅姬樱唇勾起,言语中隐隐透着嘲讽。在魅姬眼里,李贤还真算不上个人物,如果楚玉的人头真被他拿下来,那真是老天不长眼呵。

    “李贤恭送副都尉!”见魅姬起身,李贤恭敬候在一侧。

    直等魅姬离开,李贤方才愤愤坐到正位上,心里一股火上来,猛的将桌上的茶杯甩到地上。

    “该死的臭女人!竟然敢把本将的功劳压下来!哼!早晚有一天,本将会让你跪下来求饶!”李贤自是从魅姬眼中看到了不屑,顿时觉得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将军莫气,这是奴才刚刚煮好的九补汤,您且尝尝。”奔雷顶着一张其貌不扬的脸,殷勤走进正厅。

    “放下。”李贤正在气头儿上,哪有心思喝汤,便草草应了一句。

    “这汤要趁热喝才有效果,若是放凉失去药效就不好了。”机会只有一次,奔雷舍不得放弃,于是急声劝道。

    “本将让你放下,出去!”李贤只觉烦躁,大声吼道。

    “可是……”奔雷仍不甘心,开口间便觉李贤的视线盯在了自己身上。

    “你是生面孔,哪儿来了?”李贤冷冷开口,眸底渐寒。

    “回将军,奴才是管家昨个儿才买进来了,奴才是为将军身子着想,若是将军不喝,那奴才便把这汤端回去温着,啥时候将军想喝了,奴才再端过来。”奔雷心知不妙,想要离开却被李贤唤住了。

    “你站住。来人,让李管家进来!”李贤冷喝一声,奔雷闻声陡震,眼底寒光一闪而逝,此计不成,看来只有拼命一战了,奔雷如是想。

    脚步声渐行渐近,奔雷端着参汤的手慢慢下移,只待管家说露了嘴,他便抽出利器跟李贤拼了,能杀了他最好,杀不了他便自尽,也好过落在李贤手里被他侮辱!

    此刻,李管家已然进了正厅。

    “你来的倒快,本将问你……”还没等李贤问出口,李管家一脸雀跃的截断了李贤的话,

    “禀报将军,李周氏现在门口候着,说是有事求见将军。”李管家一脸的讨好,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李周氏?谁啊!”李贤不以为然。

    “将军!就是……就是您的长嫂周旬儿啊!”李管家一语,李贤腾的起身,眼底放亮。

    “你说的可是真的?她……她肯主动找本将军?还愣着做什么!快随本将出去迎接!”听闻是周旬儿,李贤顿时精神抖擞,而奔雷则被凉在一边儿。

    直至李贤离开,奔雷片刻不敢久留,只是才一转身便被李管家叫了回来。

    “那个谁,你还愣着做什么,烧水,上茶!”李管家匆匆吩咐,之后随着李贤跟了出去。奔雷顿时觉得这是个机会,心下生狠,迈步走向后厨。

    行馆门外,冷冰心扯了扯腕下的广袖,抬眸间,正看到李贤猴急的迎了过来。

    “家嫂,您怎么亲自来了,若有事,差府上的人通报一声,李贤自是片刻都不会耽搁的回府。”李贤殷勤开口,眉眼皆是笑意。

    “小叔日理万机,奴家怎敢打扰。”冷冰心话不多,眉眼的动作却十分丰富,尤其是那一扬眉的动作,风华无双,含情脉脉,直看的李贤骨头都酥了。

    “家嫂里面请!”李贤受宠若惊的退到一侧,伸手将冷冰心请进了行馆。

    正厅内,冷冰心自是被奉到了正位,李贤则坐到了方桌的另一侧,贼贼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冷冰心的娇颜。

    “李管家!还不奉茶!”李贤见桌上空空如也,登时喝道。李管家应声之时,奔雷已然端着沏好的茶壶走了进来,这已经是他身上所有的毒药了,若再毒不死李贤,他便决定拼命。

    “将军喝茶。”奔雷强作镇定开口,殷勤将李贤和冷冰心面前的茶杯斟满,即便他知道眼前的少妇是无辜的,可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且说奔雷才将茶杯斟满,便见李贤猛的伸手,将两杯茶全数泼到了地上。这样的举动莫说奔雷,纵是一侧的冷冰心都捏了把汗,可当李贤开口时,奔雷和冷冰心顿觉火冒三丈,真恨不得冲上去将这厮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岂有此理!这样的潲水也敢拿出来招呼客人!去把前几日皇上封赏的极品龙井拿出来!”李贤怒斥道。奔雷一忍再忍,终是忍不住了,正欲起身拔刀之时,忽见左侧女子以锦帕擦着溅洒在桌边的水滴,顿时头脑清明,这锦帕是冷冰心之物,那此人……

    奔雷离开正厅之后躲到角落里猛的吸气,如果刚刚那杯茶真被冷冰心喝了,那他真的是罪该万死了,且不说奔雷如何自毁,正厅内,冷冰心眼带笑意的看向李贤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