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08章 39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李贤,你当真不念老夫几次救你脱险的恩情?”桓横知道这一劫他是逃不过了,若这世上他还有不放心的人,便是自己的女儿。

    “哼!你那是救我么?你是想标榜自己的丰功伟绩!你是想让世人知道你是多么的英勇,如果没有你,我李贤便会被人戳成筛子!桓横,你的存在会让我有阴影的!所以……你必须死!”李贤说话间猛的自袖###出暗器。桓横陡然闪身,眼底迸发出浓重的怒意,大恩成仇,这个世道总有个别人心里是扭曲的,可惜他双眼蒙尘,竟真将李贤视作亲子一般。

    李贤武功虽然不如桓横,奈何桓横只身前来,身上并未带任何兵器,打斗间自然吃亏,十几招的功夫,已被李贤逼出房间。

    “桓横,你真的老了!射!”眼见着桓横入了他的包围圈,李贤一声令下,几百名士兵万箭齐发,一代名将,就这样被戳成了筛子,身体于空中猛然摔落,震碎了心脏,弥留的那一刻,桓横双眼带着无尽的恨意瞪着李贤肆意狂笑的脸,不肯瞑目。

    “采儿……”桓横死了,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一时的大意,换来了他此生的终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偌大的客栈内弥漫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悲伤,惹的人不禁落泪。

    “啧啧……可别说本将没领你的情呢,这滴泪,便是报你当日救本将脱困之恩了!”客栈二楼的栏杆处,李贤十分珍惜的自眼角抹了一滴泪,唇角勾笑。

    “来人,把这逆贼的尸体抬回去,不日运回皇城!”李贤大声喝道,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狂喜。只要将桓横的尸体交上去,升官发财,扬名立万指日可待!

    就在众士兵欲将桓横的尸体抬起来的一刻,数道寒光咻咻射了过来,紧接着便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李贤!拿命来!”当看到桓横一身利箭的躺在那里时,殷雪双眸染血,拼命射出袖内暗器,风雨雷电亦发狂似的甩着兵器俯冲下去。

    李贤心知不妙,当下撇了手下的士兵,独自朝侧门遁走,殷雪生怕追下去会中了埋伏,当即折返至桓横面前,继而在风雨雷电的掩护下将桓横的尸体带出客栈。

    江城,行馆

    沐筱萝冷颜坐在正位上,冰晶似的眸子闪烁着掩饰不住的焦虑。于公,若桓横有事,无疑是对伐楚大军的重创,于私,当初是她带着桓横走上这条不归路,更声称会保桓府所有人一世无忧,如果桓横有个三长两短,她如何跟桓采儿交待。

    方桌对面,楚玉自回来便不发一言,面色深沉若水,薄唇紧抿一线,桓横的生死对楚玉来说意义重大,这一路走来,桓横为他立下汗马功劳,如果没有桓横,他断不会这么快攻到江城,所以对桓横,他一直心存感激。

    “太子殿下……我那老岳父不会有事吧?”客座上,楚漠北眉目皆寒,所谓旁观者清,李贤能用化金水那么歹毒的招数对付赫连鹏的大军,此人必定心如顽石,此番桓横是死是活,就要看沐筱萝派出去的人是否来得及搭救了。楚漠北身侧,皇甫俊休眉眼皆是忧色。

    楚漠北没有回答皇甫俊休的问题,因为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就在众人忐忑之际,殷雪等人抬着满身是血的桓横走进了正厅,那一刻,整个正厅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每个人的心都似被巨石压住心脏,呼吸艰难,几欲窒息。

    “回禀主人,属下失职,赶到之时,桓老将军已经中了李贤的埋伏……万箭穿心,命丧当场。”殷雪悲痛开口,眼中含泪。

    此刻,风雨雷电已然将桓横的尸体轻轻放置在正厅中央,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比沉重。桓横死的太过惨烈,全身上下几十支利箭,那双眼瞪如铜铃。

    “老岳父……怎么会这样?是谁?到底是谁下的手!”皇甫俊休踉跄着匍匐到桓横面前,眼泪滚滚。

    “桓老将军……。”沐筱萝的眼泪扑簌而落,身体摇晃着走到桓横面前,慢慢俯身,泪水滴落,与桓横的鲜血融在一起。

    “筱萝辜负你了….你放心,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筱萝都会让李贤生不如死!俊休,老将军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采儿。”沐筱萝泪眼朦胧的看向皇甫俊休,哽咽开口。

    “岳父大人放心,俊休发誓此生必对采儿如珠如宝,不离不弃!有违此誓,愿受五雷轰顶,不得好死!”皇甫俊休双膝跪在桓横面前,悲戚立誓。

    或许桓横的魂魄感知到了皇甫俊休的真心,就在皇甫俊休立誓之后,桓横狠瞪的双眼缓缓颌起。

    “殷雪,将桓老将军的尸体冰封保存,务必要等采儿回来……让他们父女见最后一面。”沐筱萝低泣开口,眼底迸发出凛冽的寒意,她真恨不得马上取下李贤的首级,一刻也等不下去。

    “桓老将军……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你!我怎么就跑出来了!我这个混蛋怎么就跑出来了!”在看到桓横尸体的那一顺间,奔雷发狂似的扑了上去,双手拼命敲打着自己的头,如果可以,他情愿现在躺在地上的是自己。

    “殷雪!把桓老将军请出去。”沐筱萝含泪的眸扫过奔雷,声音渐冷。

    “奔雷,请你让开。”彼时主人吩咐奔雷的时候,殷雪亦在,诚然桓横的死是命,可若奔雷没有离开,或许便是另一番光景。

    待风雨雷电将桓横的尸体抬出去之后,奔雷扑通跪在沐筱萝和楚玉面前,将头狠狠磕在地上。

    “奔雷有罪,求主人和王爷处罚!奔雷愿为桓老将军偿命!”奔雷一心求死,因为自己的失职,害了桓横一条性命,就算活着,他亦无颜再见军中将士。

    “若你的死可以换回桓横一条命,本宫一定不会犹豫!”沐筱萝冷颜开口,继而起身离开正厅。

    “王爷,奔雷只求一死!”奔雷将头埋在双膝间,痛哭流涕。

    “你们都退下吧,本王想静一静。”自看到桓横尸体的那一刻,楚玉只觉胸口似被海水倒灌,将他的心淹没在又苦又涩的海水里,那种感觉令他窒息,他忽然怀疑自己到底还是不是那个骁勇善战的楚玉!

    正厅内,楚漠北深吸口气,继而扶着神情崩溃的皇甫俊休离开。奔雷绝望的看向楚玉,终是退了出去,此时的正厅,就只剩下楚玉一人。

    李贤,楚玉若不将你生擒,誓不为人!

    适楚,月黑风高,寒风凛冽,后园枯井旁的歪脖树上挂着一人,眼见着那人蹬腿,便有一把椅子十分及时的送到了那人脚下。

    “冷冰心?你干什么!”奔雷气恼的看向冷冰心,怒斥开口。

    “自然是救你了!”冷冰心耸了耸肩,觉得这个问题很多余。

    “谁要你救!是奔雷对不起桓老将军,奔雷这便到桓老将军面前负荆请罪,你让开!”就在奔雷欲踢开凳子之时,冷冰心突然一嗓子吓的奔雷怔在一处,半天没缓过神儿来。

    “奔雷,你这个懦夫!你去死好了!本姑娘倒想知道,桓横看到你两手空空下去之后,会不会原谅你!快死啊,踢凳子啊!”冷冰心怒目看向奔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那我能怎么样?难道杀了李贤为老将军和那五十万将士报仇?怎么可能!”奔雷抱头蹲在凳子上,痛苦低吼。

    “为什么不可能?”冷冰心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对不对?”奔雷似抓到救命稻草般看向冷冰心,双目放亮。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既然李贤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本姑娘有办法混进阳朔行馆,你敢不敢跟本姑娘一起去?”冷冰心扬眉,自信道。

    “敢!如果能宰了李贤,奔雷就算豁出这条命也在所不惜!”奔雷闻声,腾的跳下椅子,信誓旦旦道。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走!本姑娘带你报仇去!”冷冰心挥手间,奔雷即刻跟了上去,独留歪脖树上的麻绳,在风中飘飘荡荡,尤为慎人。

    直至冷冰心和奔雷的脚步声渐远,沐筱萝方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其实你并没有怪奔雷的意思,对不对?”清越的声音划破了楚的寂静,楚漠北走到沐筱萝身侧,淡声开口。

    “筱萝因一时之意害死了五十万将士,又如何有资格怪奔雷……”沐筱萝苦笑,唇角勾起淡淡的苦涩。

    “你所做的一切,只是让奔雷在绝望中见到生机,于是奔着那个亮点,直至找到光明,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吧?如果本太子猜的没错,冷冰心该是你派过去的才是。”璀璨的眸闪烁着如子楚之星般的华彩,楚漠北自信看向沐筱萝。

    “发生这么大的事,就算筱萝原谅奔雷,他能过得了自己那关么?他又如何面对军中将士?与其让他带着心结,活的生不如死,倒不如让他拼死一搏,若能生擒了李贤,他也解脱了。至于冷冰心……虽然筱萝没有吩咐她这么做,但筱萝却猜到她一定会这么做。”沐筱萝眸色如水,心底一片凄然。她可以想尽办法替奔雷解开心结,可她的心结,又有谁能解的开?

    “你不怕他们有去无回?”楚漠北很奇怪沐筱萝的自信缘于何处。

    “有殷雪和风雨雷电暗中相助,他们想不回来都难。”沐筱萝解释道。

    “漠北敢问一句,这个计划婉儿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构思的?”楚漠北好奇开口。

    “看到桓横尸体的那一刻。既然李贤是小人,筱萝自该以小人的方法对付他!其实筱萝早就这么想过,但当时还不确定无名等人会不会在阳朔,而且筱萝也是对黄金战甲太过自信了。”沐筱萝至今仍在懊恼。

    “做人是该向前看的。不过就算让你生擒了李贤又如何?如今没了黄金战甲,阳朔大军很有可能会像江城大军一样如丧尸般不怕伤不怕死的横冲直撞。介时你该怎么办?”楚漠北在给沐筱萝一个台阶,只要沐筱萝肯开口求他,他自会调拨金门五十万大军助她一臂之力,凡事都该付出代价,楚漠北所求便是沐筱萝向他这个夫君说句软话。

    “如果筱萝猜的没错,所谓的不怕伤不怕死,不过是服食了令人亢奋的药物,本宫希望奔雷此行除了生擒李贤之外,还可以解开这其中的谜团。如果这药有解,自然是好的,若不能……本宫相信楚玉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沐筱萝眸如秋水,其间散着清洌的光芒,闪烁间夺人心魄。

    “你就这么相信楚玉?如果他可以,就不会有黄金战甲的问世了,不是么?”楚漠北心里莫名泛起一股酸酸的味道,虽然不浓,却似一滴墨浸在池塘里,顺间韵开,感染了身体里的每个细胞。

    “人总是要在不断成长中学会更多东西,绕是三年前,太子殿下可在任何战场上看到过‘箭爆鼠’?像这种以硝石和硫磺做成的东西,威力远大于砍刀和长枪,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些都是战争的调剂品,每一场仗的胜利靠的还是统帅者的智慧,筱萝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楚玉有这样的智慧!”沐筱萝坚定开口,眼底光芒璀璨。

    “你这样夸赞楚玉,本太子可是要吃醋的!别忘了,你可是本太子的太子妃哟,明媒正娶,八抬大轿的!”楚漠北似是说的玩笑话,心里却真是这么想的。

    “太子殿下也别忘了,那只是一场戏,而且是一场早已落下帷幕的戏。”沐筱萝苦笑,她很费解楚漠北为何会把这件事挂在嘴上,依她之前所想,楚漠北不将知道这件事的人杀人灭口,已经算他仁慈了,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来说,这件事在楚漠北的人生中,绝对是个污点。

    “有没有落下帷幕,还真不是你说了就算的。”楚漠北不高兴了,自己是有多差,才会让沐筱萝如此分分秒秒的提醒自己,当初那场盛况空前的婚礼,只是一场戏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