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403章 38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漠北,你倒是快喝了这杯酒嘛,婉儿真心倒的,你若不喝,婉儿可是要伤心的!”沐筱萝有意恶心死楚漠北,却不想恶心到的不止楚漠北一人。

    正厅门口,当楚玉听到沐筱萝这番发嗲的声音之后,脸色仿佛翻书一样变幻着颜色。

    “王……王爷?”沐筱萝身侧,汀月最先看到楚玉,不由噎喉咙,这进来的也忒不是时候了。沐筱萝闻声转眸,便见楚玉额上的青筋一迸一迸的,仿佛下一秒便要爆裂。

    “楚玉,傅宁扶你坐下,站太久对你身子不好。”一路走来,楚玉一直在犹豫庾傅宁的提议,可就在刚刚,楚玉终是下定决心,就算死马当活马医,也不能白白便宜了楚漠北。

    “肃亲王伤口可好些了?本太子听说肃亲王是为了救婉儿才受的伤,对此本太子万分感激,俊休,记着回蜀后让葛聂选些上等的补品给肃亲王送过来。”楚漠北眉眼含笑,分明友善的目光落在楚玉眼里,便似豺狼般激起了他的斗志。

    “太子殿下的好意本王心领了,其实是沐元帅会站,城楼那么大,她偏偏站在本王身后。太子殿下该不会以为是本王刻意跑过去救她的吧?”楚玉恨恨看向沐筱萝,转尔不以为然的看向楚漠北。

    “这样啊……俊休,刚刚那句话就当本太子没说过吧。”楚漠北薄唇微勾,继而伸手端起酒杯,朝着沐筱萝微微一笑,那一笑,简直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令人心神为之一震,偏生那笑落在楚玉眼里,真是异常的扎眼。这一刻,楚玉忽然想到一人,于是远在凤羽山庄的燕南笙开始打喷嚏了。

    “原来当时是那种情况啊,害的筱萝自责了好久,既然王爷是误打误撞,那筱萝就没有必要替王爷的身子操心了,汀月,告诉厨房,本宫刚刚吩咐的那碗参汤不用熬了。”沐筱萝明知楚楚玉在说谎,却也不以为意,既然他要与自己划清界限,自己没有理由倒贴上去啊。

    “你给本王熬汤了?”楚玉闻声微震,感动般看向沐筱萝,却被一侧的庾傅宁很温柔的踢了一下。

    “李御医说了,王爷现在的身子不适合大补,且待王爷身子好些,这些事傅宁自会安排,就不劳沐元帅操心了。王爷,你尝尝这道菜,这可是你平时最爱吃的呢。”庾傅宁很是贤惠的将一块鱼肉夹到楚玉碗里,声音温柔如水,眼神中的爱慕一览无遗。

    “呃……好吃。”楚玉吃着碗里的鱼肉,如同嚼蜡,可戏要做真才有效果,所以即便无甚味道,楚玉还是表现出津津有味的神情,吃的不亦乐乎。

    “太子殿下,你对筱萝的救命之恩,筱萝无以为报……”沐筱萝强忍怒气夹了叶青菜搁到楚漠北碗里。

    “所以婉儿你以身相许了啊,太子殿下这个称呼太生疏了。”楚漠北很受用的吃了那叶青菜,眸子不时朝沐筱萝放电,直电的楚玉手中的筷子咯咯作响。

    “漠北,婉儿给你倒酒!”沐筱萝拿捏着声音,温柔起身。她知道楚玉会生气,所以沐筱萝的目的不是气楚玉,而是气死楚玉!

    “本王饱了!”诚然楚玉有很好的教养,可面对这样的场面,他还是无法多呆一秒,否则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掀桌子。庾傅宁也不劝他,只扶着楚玉离开正厅,万事开头难,而且她十分肯定,此时此刻,沐筱萝的心里也未必就那么舒坦。

    直至楚玉走远,沐筱萝正准备夹给楚漠北的青菜陡然停在空中,之后重重的落在桌面上。

    “用不用这么明显啊?做为最重要的道具,本太子受到的待遇可有些不公呢。”楚漠北薄唇轻抿,眉眼间的笑意隐着淡淡的失落。如果沐筱萝还可以装下去,他便有足够的信心让沐筱萝在很短的时间内,自心底愿意为自己夹菜。可现在么,楚漠北忽然觉得此行他任重道远呵。

    “呃……筱萝不知道太子殿下在说什么!”沐筱萝略有尴尬,埋头吃饭。

    初冬的深楚,远比秋天冷的多,风起,瑟瑟寒意入骨,让人真心觉得穿再多的衣服都是枉然。

    当楚漠北将自己的长袍解下来披在沐筱萝身上时,沐筱萝方才回神。

    “在想什么?”楚漠北缓步走到沐筱萝身边,邪魅的俊颜带着一丝玩味看向沐筱萝。

    “难得这么美的雪景,只是这雪来的早了,往年即便入冬也还能暖和一阵。”沐筱萝讪讪开口,心里溢出苦涩,难道她要告诉楚漠北,自己在想混蛋是怎样炼成的么!

    “冷了?”楚漠北见沐筱萝撮着双手,便未经沐筱萝允许的将她那双小手捂在了自己的手掌里。

    “太子殿下……”沐筱萝想要抽出来,可惜自己到底是女子,怎敌楚漠北那番执着。

    “怕本太子吃了你啊!”楚漠北眸光清明,温笑开口,便让沐筱萝觉得是自己太过猥琐了。

    “若如此,那太子殿下口味未免太重了些。”沐筱萝失声笑道。这一抿唇的动作,暗淡了满天星斗。

    “真像……”看着沐筱萝的笑容,楚漠北情不自禁开口。

    “像什么?”沐筱萝好奇看向楚漠北,狐疑问道。

    “像白痴。”楚漠北中肯点头之际,心为之一颤。彼时就因为沐莫心的倾城一笑,便让他静如死水的心掀起一片涟漪,那该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可惜,天妒红颜,绝世女子又有几个在人间留了白头。

    “切!跟白痴站在一起有说有笑,太子殿下的智商又能好到哪儿去!”沐筱萝猛的抽出自己的小手,狠搓两下看向楚漠北。

    “不如试一下吧?”楚漠北笑过之后,神色变得越发深沉。

    “试什么?”沐筱萝挑眉,悻悻看向楚漠北,从他嘴里,想必也听不到什么好话。

    “试着接受漠北,或许你会改变初衷的。”浑厚的声音如雨落芭蕉,清晰脆亮的让人心底一颤,沐筱萝不由噎喉,望着楚漠北的眸光慢慢转移了方向,脸,渐渐染上一抹绯红,心,狂跳不已。此刻,沐筱萝只觉头顶有乌鸦飞过,呱呱叫了两声之后,排成一字飞去。

    “太子殿下,筱萝是觉得吧,有病您得治啊,讳疾忌医可是大忌。”沐筱萝十分同情的看向楚漠北,眉目皆是忧色。

    “此话怎讲?”对于自己第一次表白的结果,楚漠北表示很不满意,饶是换作任何除沐筱萝以外的女子,就算不将自己扑倒,也该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难道没人告诉你,你有自虐倾向么?”沐筱萝肃然问道。

    “哎呀,被你发现了,这怎么好呢?你说……本太子要不要杀人灭口啊?”楚漠北怔了片刻之后,缓缓俯身靠近沐筱萝,薄唇勾起时露出森白的牙齿。

    “呃……筱萝忽然想起有件很重要的事没做,就不奉陪了。”沐筱萝只道此时此刻,自己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提醒自己有危险,遂找了个借口开溜。

    “什么重要的事啊?”楚漠北的笑越发阴森起来。

    “睡觉!”沐筱萝狂奔而去。

    自虐么?那本太子就自虐给你看!

    由于桓横日以继楚的打造黄金战甲,仅三天时间,第一批黄金战甲便已交到了五十万军卒的手里,可也巧了,樊虎大军就在这时攻城,为防冰面摔跤和灌油的可能,他们也算费尽了心思,发明一种可以在冰上滑行的冰鞋,是以冰面不仅不能给他们造成危害,竟提升了他们进攻的速度,遂他们也无需抛掷黑球,自然就不怕泼油的威胁了。

    如果没有黄金战甲,沐筱萝觉得他们很有可能会有一番苦战,但现在不一样了。

    此刻,元阳城楼上,沐筱萝,楚玉和楚漠北等人皆对黄金战甲的威力赞叹不已。即便樊虎大军如彼时一般骁勇善战,个个带着不怕死的精神挥舞长刀,可惜桓横派出去的黄金战士却没有给他们杀红眼的机会,只见黄金战士个个低头,双手对准那些在冰上狂飑,如僵尸一样的存在。

    于是恢宏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樊虎大军竟无一人近到黄金战士百尺之内,便一波接着一波的倒在地上。

    “婉儿的发明真是让本太子大开眼界,看来本太子不得不督促蜀国的铸造师们勤奋些了。”楚漠北束手立在沐筱萝身侧,狭长的眸子闪烁出璀璨的华彩。

    “你什么意思?”楚玉转眸看向楚漠北,挑眉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前两天本太子命人将黄金战甲的图样送回了大蜀,如果那些铸造师动作够快的话,现在大蜀也该有百十来件了吧。”楚漠北估算道。

    “楚漠北,你偷窃!”楚玉闻声愕然,继而怒吼斥责。

    “俊休,解释。”楚漠北无意与楚玉对吵,于是派出皇甫俊休。

    “肃亲王,其实是这样的,俊休查到关于黄金战甲的提议是太子妃提出来的,虽然之后由绝尘和冰魄做了些改良,可万变不离其宗,在这件事上,太子妃的功劳最大。”皇甫俊休很耐心在讲,可有人却没了耐心。

    “说重点!”楚漠北与楚玉几乎异口同声道。

    “咳咳,重点就是沐筱萝乃我大蜀太子妃,她提议的黄金战甲的想法也该归大蜀所有,如今大蜀念在肃亲王多次救太子妃于危难的情分上,就不追究王爷的偷窃恶行了。”皇甫俊休一口气讲完,之后十分恭敬的看向楚玉。

    “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把你丢下去!”在听到这样的解释后,饶是楚玉再好的脾气也淡定不下来了。皇甫俊休相信,十分相信,于是在楚玉威胁的下一秒,急急退到楚漠北身后。

    “王爷,樊虎撤军,我军大胜!是否乘胜追击?”就在楚玉不依不饶之时,桓横激动走到楚玉面前,据实禀报。

    “穷寇莫追,即刻鸣金收兵,此番大捷辛苦众位将士了,传本王令,犒赏三军!”楚玉铿锵开口,桓横得令退了下去。

    一侧,沐筱萝瞥了眼楚漠北,

    “把别人的,说成是自己的,太子殿下这张嘴令筱萝佩服。”沐筱萝从没见有谁偷了东西还能这样理直气壮。

    “肃亲王也很令本太子佩服呢,用别人的东西跟用自己的一样,这点本太子可是自愧不如的。”楚漠北薄唇微勾,悠然笑道。打胜个小仗就要犒赏三军,这不花自己钱就是不心疼呵。

    “楼兰身为盟国,自然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楚玉的做法无可厚非。”沐筱萝不以为然。

    “所以本太子也没计较他盗用我大蜀太子妃想出来的主意啊!咱们也算有力出力的吧?”楚漠北朝沐筱萝浅笑着,眼中迸发的光彩甚是耀目,直逼的沐筱萝不敢直视。

    “你是经不起本太子的魅力,所以不敢看本太子了吧?”楚漠北十分自信的俯身靠近沐筱萝,如此觉得。

    “太子殿下的魅力固然有,但却比身后那位少了几分。拜托楼上那位大哥别闪了嘿,晃瞎了。”楚漠北闻声微震,且等顺着沐筱萝的视线望去时,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只见城楼上,燕南笙一袭逶迤红裳,衣摆滚着金色的海浪,风起,衣袂飘飘,扬起的墨发合着红衣,说不出的倾天绝地,艳色无双。

    “小筱萝,好久不见了耶!”一个惊艳如仙的男子飘然而至,如羽般无声落到沐筱萝面前,精致完美的轮廓,勾人心魄的媚眼,美的不似人间凡夫的燕南笙又一次震撼到了沐筱萝。

    彼时第一眼相见,沐筱萝便觊觎过燕南笙的美貌,虽然他的美貌没有让沐筱萝出手时心软半分,但不得不承认,燕南笙的脸绝对够得起养眼的资格。

    “打扮成这样,你要当花魁啊?”沐筱萝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将视线移开,挑眉问道。

    “若小筱萝肯当南笙的恩客,南笙可以考虑。”燕南笙掀唇浅笑,邪魅的眼波似含烟蒙雾,顾盼间有着颠倒众生的力量,沐筱萝心神为之一震,竟有片刻的晃神儿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