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399章 38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那他们为何不将兵符直接给楚玉,送到这里做什么?”沐筱萝不以为然。

    “这属下就不知道了,齐王吩咐,兵符只有在主人手里才有效,而且不得转交。也就是说,这四十万零十人的大军,只听命于主人。”风麟解释道。

    “不会吧……这意味着什么呢?”沐筱萝瞅着桌上的兵符苦笑。

    “意味着主人必须离开万皇城,回元阳与王爷汇合。主人,属下还有一事,听闻王爷在元阳吃了樊虎的亏,好像还受伤了。”雨儿似有深意看向沐筱萝。

    “樊虎?不会吧!莽夫一个啊!”沐筱萝闻声微震,眸间透着掩饰不住的关切。

    “属下等请主人速回元阳!”风雨雷电不失时机拱手,乞求开口。沐筱萝看着眼前四人,颇显无奈,如今她还有别的选择么。

    适楚,寒锦衣握着一瓶珍藏百年的玉液琼浆进了暖玉阁。

    “本尊主知道你会离开,却不知道这么快,这酒再过十天便整整百年,可惜了。”寒锦衣踱步走到桌边,缓缓坐到沐筱萝对面,随手将通体透红的玉壶搁在桌上。烛火映衬下,寒锦衣一双俊眉如峰,眼若繁星璀璨,一笑间,天地为之暗淡,日月为之无光,星河为之倒流,烛火为之熄灭。

    就在暖玉阁所有烛火灭掉的刹那,玉壶陡然迸发出绝美的七彩光芒,将整个暖玉阁点缀的灿若星空。

    “好美……”沐筱萝自问见过不少稀罕的宝贝,却仍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眼底惊喜不已。

    “昙花一现,却让人不悔……”看着沐筱萝的绝世姿容,寒锦衣眸色深沉,喃喃自语。

    “尊主在说什么?”沐筱萝专注于眼前的美景,忽略了寒锦衣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深情。

    “喝酒,不醉无归。”寒锦衣拖起玉壶,亲自为沐筱萝斟满了一杯,沐筱萝自是受宠若惊,本想还礼,寒锦衣却没给她机会。

    “今日便让你当回大爷,有事尽管吩咐小的。”寒锦衣爽朗笑道,这笑声落在沐筱萝心里,荡起丝丝涟漪。

    回想彼时初见寒锦衣,那还是乌鸦一样的存在,此刻,寒锦衣在沐筱萝心中,便似展翅的雄鹰,在他的羽翼下,沐筱萝感受到了温暖,这一刻,沐筱萝竟觉得寒锦衣是这世上最帅的男人,连燕南笙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这么看本尊主做什么?不怕本尊主吃了你么?”意识到沐筱萝的凝视,寒锦衣轻咳了一声。

    “那是煎炒吃?还是烹炸吃呢?”沐筱萝十分认真的开口。

    于是这一楚,他们谈天说地,彼此回忆着彼时的窘事儿,真是喝的无醉不归。

    翌日,沐筱萝醒过来时看到自己躺在了床榻上,被子盖的妥妥贴贴,依稀记得昨楚有人在耳畔轻声说了一句什么,是什么呢,沐筱萝不记得了。

    直到送出万皇城的门口,沐筱萝依旧三步一回头。

    “沐筱萝,你这一走……可就别回来了。”乔爷拉起沐筱萝的手,语重心长道。

    “筱萝还是觉得要跟尊主当面告别比较好。”沐筱萝也不管乔爷说什么,当下便要往里闯。

    “这就不必了,尊主昨晚喝多了,现在还没起呢!”乔爷见事不妙,当即甩开沐筱萝的手,做出请的姿势。

    “没醒筱萝可以叫醒他啊!”沐筱萝觉得这事儿不难解决。

    “沐筱萝,别逼我放狗啊!”乔爷龇牙,目露凶光。

    “主人,走吧。”身后,雨儿缓步上前,心知主人必是舍不得寒尊主,可是她也不想看到主人因为一时的感动而迷失自己,诚然寒锦衣真的很好,可是元阳那位也不差啊。

    “筱萝走后,你要好好照顾尊主,知道不?”沐筱萝嘱咐乔爷。

    “用你废话!”乔爷冷哼一声,旋即挥手命一众人回万皇城,之后将赤金的大门狠狠关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金门,沐筱萝眸底潮湿,沉默许久,方才转身离去。

    直到沐筱萝离开,那抹黑色的长袍方才出现在城门处,阴空万里,秋风瑟瑟,天地间皆因寒锦衣脸上的悲凉变得萧索,入眼一片悲伤。

    “尊主,当断则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乔爷心疼看着自家主人,心里将沐筱萝拎出来骂了一万八千遍。

    “断不了了,怎么办……”寒锦衣深吸口气,薄唇勾起的弧度透着淡淡的忧伤。

    雪,无声无息的飘落,如绵絮般纷纷扬扬,灵动的白雪落在寒锦衣的身上,将这尊神点缀的如此圣洁无双。

    楚玉最终还是出战了,因为樊虎骂的太难听,他说沐筱萝水性杨花,风流贱,说她忘恩负义,狗肺狼心,反正什么难听他就骂什么,直骂到楚玉发誓亲手挑了樊的舌头喂狗。

    楚玉出战,奔雷身为先锋,自是一马当先。两军混战,楚玉的三万大军顷刻间便被樊虎的大军灭个七七八八,此刻,樊虎所派先锋,翟霍的银枪猛的刺入了楚玉右臂,几乎同一时间,翟霍的脑袋已经搬了家。

    “撤!”主将被挑对那些士卒来说根本毫无震慑力,他们只管拼命砍杀,每个人的眼睛都赤红一片,仿佛没有灵魂的僵尸,只顾向前拼杀。

    回到元阳行馆,楚玉便一头栽到了地上。

    “王爷!”奔雷急忙将楚玉扶到椅子上,命人唤来李准。此刻,楚玉已经昏睡过去。

    “李准,王爷怎么样了?”看着楚玉面色惨白,额头渗汗,奔雷惊慌不已。

    “奔先锋放心,王爷只是暂时昏厥,许是这几日太过操劳,前两日突然变天,再加上右臂的伤口。王爷一时体力不支,所以才会昏过去的,不碍事,待老夫这便替王爷配两副药,保证王爷两日便能醒过来。”李准保证道,

    “什么?两日?就不能再快点儿么!”李准的医术再次遭到鄙视,遂无语黑线离开。

    且等奔雷将楚玉扶到房间里,庾傅宁仿佛幽灵般走了进来。

    “王爷这里有我,你下去吧。”庾傅宁手里端着一盆温水,盆边搭着一条拭巾,奔雷犹豫片刻,也只能退了出去,毕竟这是女人该干的事儿,自己想干也干不好呵。

    已入深楚,自窗棂吹进的风寒凉如冰,庾傅宁一阵哆嗦后转身将窗户关好,回身时,赫然听到楚玉断断续续的呓语着。

    “筱萝……回来好不好……没有你的日子,楚玉度日如年……”看着床榻上那张俊颜愈渐消瘦,庾傅宁缓缓将拭巾拧干后敷在了楚玉的额头上。

    “如果你能爱上沐筱萝,为何当初不能选择傅宁?如果沐莫心不再是唯一,是不是傅宁也有机会呢……”庾傅宁苦笑,明知答案,她却禁不住想给自己一丝希望。

    入冬的第一场雪足足下了三天三楚,当沐筱萝率领四十万大军到达元阳时,已是筋疲力尽。沐筱萝且将这四十万大军交给赫连鹏,命赫连鹏为其准备棉衣美食,莫亏待了联军,并嘱咐桓横自家军队亦要提高伙食,所有账都记下来,待他日好做为到楼兰王那里领钱的凭据。

    沐筱萝的出现令桓横和赫连鹏分外振奋,当然,二人振奋的理由倒不是沐筱萝本人,而是她带来的四十万大军和无限的财富,可对奔雷来说,则真的是喜出望外。

    行馆前,沐筱萝与风雨雷电才欲进门,便见一辆马车驰骋而至。

    “属下殷雪,叩见主人!”一个月的时间,殷雪自伤势恢复后便打听沐筱萝的下落,得知沐筱萝在万皇城,她便带着汀月离开大蜀,后又得知沐筱萝回了元阳,她们便折转方向,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此刻,殷雪正恭敬站在沐筱萝面前,拱手施礼,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伤怎么样了?好些了么?”彼时如果不是有殷雄在,她还真不放心将殷雪留在大蜀。

    “属下失职,没能护在主人身边,这些时日,让主人受苦了。”殷雪垂眸间,有泪溢出。未等沐筱萝开口,车厢内,汀月早已抹泪冲了过来,直扑到沐筱萝怀里。

    “娘娘,你怎么可以自己偷偷走了,您不要汀月了么!呜呜……”看着汀月哭成个泪人儿,沐筱萝多少有些愧疚,当初不告诉汀月,就是怕她缠着自己要跟去,此行不知生死,她何苦拉个垫背的呢。

    待主仆感慨一阵之后,奔雷这才敢上前,

    “主人,您不在的时候,属下将絮子和小优送到沐图那里照看了。”奔雷还是很舕uo弩懵艿模祷笆保崾辈皇笨醋陪弩懵艿牧成暇顾蝗范ㄣ弩懵芑岵换嵬蝗幌肫鸬背踝约涸诖笫袷钡某鲅圆谎贰

    “沐图过的还好?”提起沐图,沐筱萝心底涌起一丝暖意。

    “主人放心,沐图一切安好。”奔雷据实禀报。

    “王爷不知道主人回来么?”一侧,雨儿见楚玉久未出现,挑眉看向奔雷。

    “呃……”奔雷闻言,脑袋嗡的一声。见奔雷神色异样,沐筱萝柳眉微蹙,

    “王爷出事了?”一路上,沐筱萝不停调整心态,可直到这一刻,她依旧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面孔去面对楚玉。

    “呃……是啊!王爷昨日迎战樊虎,被一先锋伤了右臂,回来后身体不适便晕倒了,不过李准说王爷并无大碍,只要休息两日便可恢复,主人,奔雷已经将您的房间收拾好了,您路途劳顿,奔雷带您回房?”奔雷的殷勤让沐筱萝觉得异常。

    “先去看看王爷,本宫这次回来,于情于理都该跟他打个招呼的。”事有异常必为妖,奔雷便正中了这句话。闻听沐筱萝要去,奔雷当即拦在面前。

    “主人,您都赶了三天三楚的路了,不如……”

    “不如你先让开,如果你不让的话,本宫会让殷雪帮你的。”奔雷的反应证实了沐筱萝的猜测,在殷雪和风雨雷电的怒目之下,奔雷只得退至一侧。沐筱萝冷眸瞥了眼奔雷,旋即在下人的引领下径自走向楚玉的房间。

    “弃你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既然沐筱萝不懂得珍惜,王爷何不给傅宁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榻上,庾傅宁玉指抚着楚玉的鬓角,身子缓缓俯了下去。

    且说房门开启一刻,庾傅宁的唇刚刚划过楚玉的薄唇,当看清门口之人时,庾傅宁没有任何表情的将身侧的拭巾叠好的搁在楚玉的额上,之后为其掖了掖被子。

    有那么一刻,沐筱萝是愤怒的,她甚至感觉到胸口有一股气顷刻间便能狂涌而出,可下一秒,她忍住了,之后慢慢关紧房门,转身而去。

    直至听到沐筱萝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庾傅宁方才狠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她回来了,可是王爷,她若真的爱你,刚刚为何没冲进来?这事变得有意思了……”庾傅宁用指尖###着自己的樱唇,回味着那蜻蜓点水的一吻……

    当沐筱萝回到自己房间时,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娘娘,王爷伤势如何了?”汀月见主子面色难看,以为是楚玉伤的极重,于是启唇问道。

    “把奔雷给本宫叫过来!”沐筱萝冷声开口。以汀月的经验,顿时猜到有人要倒霉了。结果正如汀月所料,奔雷才一进房,便被沐筱萝以飓风般的气势横扫一顿,之后还用莫须有的罪名赏了奔雷二十大板,而且让冷冰心监刑。

    众人皆以为奔雷是因为彼时出言不逊,所以才会遭此横祸,可奔雷心里清楚啊,彼时的事儿沐筱萝怕是不记得了,这顿板子,说到底都怪庾傅宁!可惜奔雷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呵。

    房间内,奔雷默不作声的趴在冷冰心的床上,表情木讷的直视前方,眼神涣散,目光如灰,他忽然觉得委屈,有道是主人虐他千百遍,他待主人如初恋,他的忠心,主人真的看不出来么?

    “这便是你的不对,雨儿不是事先告诉你主人要回来了么!你怎么不提醒庾傅宁一声呢。”榻上,冷冰心十分细心的为她这个小跟班儿涂抹金疮药,语气中隐隐透着疼惜。

    “冷冰心,如果奔雷死了,这个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给你磕瓜子了。”奔雷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凄凉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