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383章 36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奔先锋聪明啊!”沐筱萝咬牙切齿。

    “一般般!对了,你嗓子怎么了?”奔雷意识到沐筱萝喉咙沙哑,关切问道。

    “瓜子磕多了!”沐筱萝敛了眼底的阴光,温声回应。沐筱萝终于意识到,在她众多手下中,奔雷无疑是最欠揍的一个!

    “冰心姑娘,本王知道你易容术得了,不知你可否帮本王一个忙?”楚玉忽然开口,神色肃然。

    “王爷有事尽管吩咐,只要冰心能做到。”沐筱萝暂不与奔雷一般见识,眸子落在楚玉脸上,看着那双清澈无尘的眸如死水一般,沐筱萝自心底心疼。

    “饶是筱萝铁了心要嫁给楚漠北,本王希望你能将奔雷易容成筱萝的模样与楚漠北拜堂!”一语毕,沐筱萝与奔雷同时看向楚玉,后脑俱滴落大滴冷汗。

    “王……王爷!您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奔雷苦哈着脸看向楚玉,心底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是本王虚伪了,本王承认,此番与筱萝同行入蜀,不是因为筱萝是莫心的妹妹,也不是想身为娘家人坐在她与楚漠北的喜堂上,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本王都不会让筱萝嫁给楚漠北!本王坦诚直言,不知冰心姑娘可否应下本王的请求?”楚玉思付许久,终是决定拉拢冷冰心。

    “咳咳……易容倒是容易,只是……如果奔先锋不介意身上某个部位的话,冰心自是愿意成全王爷的!”沐筱萝原以为楚玉是对自己死了心,所以昨晚便是自己扶他一下,他都要躲开。此刻,沐筱萝的心似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有。

    “王爷,奔雷三代单传啊!”奔雷哭了。

    “那……再议吧……”楚玉一声叹息,随后将身体倚在车厢上,缓缓闭眼。他需要沉思,如何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阻止这场大婚,这是个问题。

    从莽原到大蜀京城差不多十天的路程,幸而路上没出什么意外,众人平安到达了京城。因为有楚漠信早来报信,京城内外已是彩绸高悬,一片喜气之象。待楚漠北等人入城之际,楚漠信已然在城门处候了许久。

    “皇兄,父皇有命,让你们都住到皇宫里,大婚三日后举行!”楚漠信眉眼皆笑,看到冷冰心时,更是欢颜。

    “三日后?这么仓促?”楚漠北剑眉紧蹙,眼下掠过一片冰寒。

    “不仓促,自漠信回来,父皇便开始着实准备了,现在齐王封逸寒,夏王狄峰,周王周郧,楼兰王库布丹,还有南的晗月公主都已经在皇宫了!对了,还有万皇城的寒锦衣!”楚漠信说话间,沐筱萝与楚玉所在的马车亦到了近前。

    沐筱萝闻声,心中骇然,若此事乃无名操控,那事情可就棘手了。

    “五国国君到了四个?这……这怎么可能?”楚漠北承认自己是个人物,但他不觉得自己在七国中会有这样的影响力,彼时楚玉娶段婷婷时,各国也只派了使节。

    “漠信总不会信口雌黄吧!快走吧,父皇等着见你们呢!”楚漠信欢喜开口,于前面带路。

    车厢内,沐筱萝面色凝重,依楚漠信之言,沐筱萝便断定此事必是无名在幕后操纵,想那大周素来依附大楚,与大蜀并无往来,若是楚熙作得了主,必然不会邀请周郧,退一万步讲,就算楚熙发了邀请函,周郧也未必会来,放眼天下,除了无名,还有谁能请动周郧呵。

    一路无话,金銮殿上,楚熙草草交代了两句,便命宫人将沐筱萝等人领到了各自的房间。楚漠北以商议大婚细节为由想要留下,却被楚熙以身体不适拒绝了。

    晚膳之后,冷冰心才一回到房间,便见一身着黄色锦缎的男子束手立于厅内。此刻,汀月正候在门口,见冷冰心走过来,当即迎了上去。

    “这是齐王封逸寒,见机行事。”汀月低声嘱咐。冷冰心微微颌首,心下却有几分慌乱,毕竟是冒牌的,底气实在足不起来。

    “筱萝,逸寒需要解释。”冷冰心才一站稳,便见一张闪亮的脸近在咫尺,险些晃瞎了她的眼。

    “咳咳……解释什么呢?”冷冰心学着沐筱萝玩世不恭的模样挑了挑眉。

    “怎么会是楚漠北?为什么会是楚漠北!若可以不是楚玉,逸寒也一样有机会的,不是么?”封逸寒上前一步,深邃的眸透着浓浓的,不可磨灭的深情。

    “呃……这个问题……”冷冰心真心没想到沐筱萝跟封逸寒有故事,当下不知如何开口。

    “是楚漠北逼你的?齐国虽不如大蜀兵力,但交起手来,未必会输!”封逸寒星目如锥,决然道。

    “没人逼我,是我自愿的!”冷冰心闻声,登时转眸,信誓旦旦。

    “自愿?你为了楚玉连命都不要,现在你说自愿嫁给楚漠北,你以为逸寒会信?”封逸寒苦笑,没人知道,当接到楚漠北与沐筱萝大婚的消息之后,他的心有多痛,看着沐筱萝得到真爱,他祝福!可沐筱萝若不嫁给楚玉,他岂能退出!

    “此一时彼一时,筱萝现在的欣赏水平变了不是。如果齐王没什么重要的事儿,筱萝想休息了。”冷冰心勉强勾唇,笑容有些僵硬。

    “既然你不肯说,逸寒不会逼你,但若让逸寒查出是楚漠北暗中做了手脚,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来的匆忙,没把思卿带来……”封逸寒眸色暗淡,抿唇时欲转身离开。即便他迫切想知道真相,却还是舍不得让沐筱萝为难。

    “思卿?”冷冰心下意识开口之时便后悔了,这种情况下,接茬儿就是找死!

    “是啊,逸寒知道你想念思卿,可是长途跋涉,逸寒怕它受不了。”封逸寒淡声解释。一侧,汀月闻声噎喉,正想接过话茬儿,却还是晚了一步。

    “难得齐王怜香惜玉,那丫头有福了。”后来冷冰心回忆这件事时,觉得问题不在自己身上,思卿思卿,怎么听都是女人的名字,再加上封逸寒当时的语气,她只是十分应景的赞美了一句,人之常情啊!

    “丫头?”封逸寒闻声转身,狭长的眸微微眯起,

    “那个……主子一向……”汀月上前欲打圆场,却被封逸寒拦了下来。

    “关于思卿……筱萝能将自己身边最贴心的丫鬟送给逸寒,逸寒直到现在都很感激。”封逸寒踱步走向冷冰心,薄唇轻启。

    “呃……”冷冰心从汀月眼睛里看出端倪,当下心虚:“客气了……”就在冷冰心语毕之时,封逸寒陡然伸手扯住冷冰心的衣领。

    “你是谁?”俊冷的容颜顿时如覆冰霜,封逸寒加重手中力道,厉声低吼。

    “在下冷冰心,沐筱萝麾下一员,依主人之命执行任务,齐王莫急,先松手嘿!”冷冰心甚至没用封逸寒问第二句,当即和盘托出。一侧,汀月挑眉,再挑眉,一滴冷汗落了下来。

    “汀月,朕要见沐筱萝!”封逸寒陡然松手,转尔看向汀月。

    “这个……。”汀月犹豫之际,封逸寒已然踱步离开。

    “快跟上,莫让他乱闯,让人发现就不好了!”冷冰心提醒汀月,汀月亦知事态严重,当即追了出去。

    且等汀月离开,冷冰心方才舒了口气,只是气儿还没顺,便见眼前一片漆黑。

    “筱萝,本尊需要解释。”爽朗的声音陡然响起,冷冰心抬眸望去,顿觉精神抖擞,眼前之人虽称不上风华无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让人只一眼便心生崇拜之意。

    “尊主请坐!”冷冰心大脑飞快旋转,彼时楚漠信所提到的那些人里,只有两位不是君主,其中一位还是女子,所以眼前之人,该是万皇城主寒锦衣。

    “尊主请坐呵……”冷冰心干笑着开口,心里却叫苦不迭,怎么又是这句话啊!不就是嫁给楚漠北么,有什么好解释的啊!

    “筱萝,本尊从楚漠北那小子的寝宫过来,他说你是自愿嫁给他的,是真的么?”寒锦衣一袭黑袍,眉目间透着掩饰不住的忧郁,看的冷冰心情不自禁的想要伸手为他抚平纠结的剑眉。

    “是……是真的啊!”有了前车之覆,冷冰心回答的分外小心。

    “原因。”寒锦衣的眸直直射向沐筱萝,那眼中的光芒看的冷冰心都觉心碎。她觉得这个男人对沐筱萝,是动了真心。

    “原因……原因就是……两情相悦!尊主不必问筱萝为何会弃楚玉不顾,事实上,感情这种事有谁能说的清呢!”冷冰心回答的模棱两可。

    “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你确定除了楚玉,楚漠北是你最好的选择?”寒锦衣神情淡然,心,却似被人狠揪着,第一次,他尝到痛的感觉。

    “确定!”虽然寒锦衣掩饰的很好,可冷冰心依旧从那双黑如子楚的眸子里看到了悲伤。

    “这是本尊主的贺礼,希望你喜欢,告辞。”寒锦衣没再开口,而是将一颗偌大的紫光琉璃球放到了桌面上。于是冷冰心茫然了,对于这个贺礼,她该持怎样的态度呢?沐筱萝身为‘旌沐号’的大当家,富可敌国,应该不会将这些宝贝放在眼里吧?遂在经过几番挣扎之后,冷冰心甚至没看一眼桌上的紫光琉璃球,便欲起身相送。

    “你若有时间便到万皇城看看青儿她们,她们可等着跟你一起玩挖出玉如意便喝糙米粥的游戏呢!”寒锦衣似是无意提了一句,冷冰心这回学聪明了,只应了一声,不敢再有任何质疑,可惜还是难逃厄运。

    于是当汀月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冷冰心被寒锦衣卡住脖子的场面。

    “寒尊主?您这是做什么!快把我家主子放下啊!”汀月急急冲上去,却被寒锦衣封了穴道。

    “你是谁?”寒锦衣眸色凛然,厉声问道。

    “沐筱萝的手下冷冰心,奉命执行任务……咳咳……尊主怎么知道冰心是假的啊!”冷冰心一直以自己的应变能力为傲,可连挫两局,她忽然开始怀疑自己了。

    “如果你是沐筱萝,本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本尊拿出紫光琉璃球的时候,你就算不亲上两口,也会眉开眼笑,最不可能的就是视若无睹。”彼时楚玉与段婷婷相好,沐筱萝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尚且不忘敛财,试问这样的脾气秉性,会对一颗偌大的紫光琉璃球无动于衷么!

    “本尊主要见沐筱萝!”在听到冷冰心是沐筱萝的属下时,寒锦衣松了手。

    “咳咳……汀月,麻烦你了!”冷冰心揉了揉有幸还长在自己身上的脖子,无奈开口。寒锦衣闻声挥手,顺间解了汀月的穴道。

    待汀月离开,冷冰心觉得有必要把门关上,拒绝会客,奈何才想关门时,便见一女子行至门口,看打扮,不似中原人。

    “姐姐不打算让梓桐进去么?”冷冰心承认眼前女子堪称绝色,但那是十年前,以她现在的年纪,自己不开口叫姑,已经是客气了。

    无语,冷冰心只道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无错的原则,只侧身让路,伸手示意段梓桐请进。

    让冷冰心觉得无比悲催的是,原本还温婉和善的老美女,才一进屋,便怒目圆睁。

    “你是谁?”段梓桐一语,冷冰心顿时有了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的想法。

    “这个……晗月公主看不出来么?”冷冰心垂死挣扎。

    “你可以说出任何人的名字,唯独不可以是沐筱萝。本宫问你,沐筱萝在哪里?”段梓桐开门见山。后来冷冰心在段梓桐那里知道了这个世上还有‘同心蛊’这样的虫子,便厚脸皮的朝段梓桐要了一只,后来又不小心种到了奔雷的身上,再后来……奔雷付出惨痛的代价后,再也不想去青楼了。

    “汀月……救命……”汀月能及时赶到,冷冰心真是万分的欣慰。

    此刻,沐筱萝的房间里,已是人满为患。直至段梓桐走进房间,沐筱萝将刚刚解释了两遍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