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382章 36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砰’就在沐筱萝犯难之际,内室突然传来一阵碎裂声,众人冲进内室时,正看到楚玉倚桌而立,脚下散着茶杯的碎片,拄在桌面的手背红肿不堪。

    “你们先退下,本宫有事要跟肃亲王商议。”这样的场面任谁看了心里都不舒服,沐筱萝狠噎了下喉咙,旋即挥手退了众人。

    待房门紧闭之时,沐筱萝急步走到柜边取来纱布,继而伸手欲扶楚玉,却被楚玉下意识挡开。

    “本王无碍。你……何时离开莽原?”清冷的声音似静水无波,听不出一丝涟漪,沐筱萝看着自己停滞在空中的手,心底抹过一丝苦涩,彼时的楚玉,或许也是这样心痛吧。

    “明日午时。”沐筱萝抑制住流泪的冲动,淡声回应。

    “明日……那本王还来得及准备嫁妆,虽然你已经把‘旌沐号’划到本王名下,但‘旌沐号’到底是你一手创办的,只要你开口,多少本王都为你准备妥当。”楚玉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淡和疏离,听的沐筱萝胸口闷闷的,好似被一团棉絮堵着,几欲窒息。

    “王爷不必客气,偌大蜀国,还不差筱萝的嫁妆。”沐筱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波澜,眼底却已莹光闪烁。

    “介时本王会作为你的娘家人,带着嫁妆随行,莫心已逝,否则她一定不会错过你的大婚,如今本王便替她了了这个心愿。”楚玉用‘沐莫心’三个字封住了沐筱萝的嘴。

    “王爷心意,筱萝感激不尽,只是……”

    “这件事本王心意已决,本王累了。”楚玉没有给沐筱萝再说下去的机会,当即摸索着走向床榻,眼见着楚玉就要撞到椅子,沐筱萝上前一步,手指相触之时,楚玉猛的将手缩了回去。

    “王爷别误会,筱萝只想扶王爷回床。”这样生疏的动作让沐筱萝心里又是一颤,原来不用她有多狠下心,她与楚玉的距离已经这么远了。

    “本王自己可以,如果没有别的事,你也休息去吧,毕竟明日还要赶路。”楚玉淡漠开口,之后跌撞着回到榻上。无语,沐筱萝惨淡一笑,便离开了房间。

    且说沐筱萝无精打采的回到房间时,正看到冷冰心翘着二郎腿,怡然自得的逗着絮子,那模样倒和彼时关雎宫的自己有几分相像。

    “絮子认生的,没想到和你有几分投缘。”沐筱萝莞尔一笑,缓步走了进来。

    “属下冰心叩见主人!”见沐筱萝走进来,冷冰心登时起身,十分恭敬的拱手施礼。

    “这可不像冷姑娘的作派,你是本宫请来的贵客,不必行此大礼的。”沐筱萝诧异于冷冰心的举动,上前欲扶冷冰心,却被冷冰心拦了下来。

    “冰心在江湖上算是无主之人,走到哪里都随欲而安,自遇主人之后,便知主人是值得冰心誓死追随之人,若主人不弃,便收下冰心!”冷冰心坚持施以大礼。

    “冰心姑娘可想好了,若入本宫麾下,日后便受制于人,作事不能随心所欲,你真确定要为自己套上这个枷锁?”有冷冰心的加入,自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沐筱萝素来不愿强求,遂提醒道。

    “在主人看来是枷锁,可在冰心眼里,却是保障!”冷冰心直爽的性格倒是极合沐筱萝的口味。

    “好!既然冷姑娘信得过本宫,本宫自不会让冷姑娘失望!”沐筱萝上前扶起冷冰心,眉眼皆是笑意。

    “冰心既是主人麾下一员,便有责任为主人分忧解难。其实冰心知道主人与楚漠北的大婚不过是场戏,既然是戏,冰心自然舍不得主人亲自上阵,如果主人愿意,冰心愿易容成主人的模样,陪在楚漠北身边!”冷冰心一语,沐筱萝眸色骤亮。事实上,她与楚漠北绝对是两看两相厌,若有人愿意替她呆在楚漠北身边,那自然是极好不过的。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本宫不能因为自己厌恶,便将这件恶心事儿推到你身上,你才入本宫麾下,本宫不能委屈你!”沐筱萝欲擒故纵。

    “那算了!”冷冰心耸耸肩,正欲转身,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这就走啦?”沐筱萝挑眉,心道此人真是不禁让啊!

    “冰心已经拿出诚意,若主人觉得冰心是信得过的属下,有事尽管吩咐,若主人是怀疑冰心另有所图,冰心也无意让主人为难。”冷冰心一番话倒说的沐筱萝有些无地自容。

    “此事就这么定了!由你代本宫陪在楚漠北身边,为了不让人起疑,你便将本宫易容成你的模样,如何?”沐筱萝素来不是个矫情的主儿,当下将此事定了下来。

    “冰心遵命,除此之外,冰心还有一事禀报,昨日奔雷找到冰心,想求冰心在主人面前替他说情,他还发誓至此后会对主人毕恭毕敬,若再出言不逊,必亲手割了自己的舌头。”冷冰心添枝加叶道。

    “奔雷……你觉得本宫是否该原谅他?”沐筱萝微挑眉看向冷冰心,试探开口。

    “冰心不敢妄言,只是据实禀报。”冷冰心面色平静回应。

    “罢了,替本宫转告他,之前的事可以既往不咎,明日肃亲王会随我们去大蜀京城,让他守在肃亲王身边尽力照顾,将功补过吧!”沐筱萝挥手退下冷冰心。

    眼见着冷冰心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赞赏的弧度,冷冰心果然聪敏,她先是拜在自己麾下,然后请命立功,之后在叙述奔雷的事情上没有丝毫求情之意,但她怕是赌定了自己会给她这份薄面,聪明的女人呵。

    子楚时分,楚黑风高,阴云遮月,一抹黑影左顾右盼之后,嗖的蹿进了楚玉的房间。

    “王爷?”李准弓腰驼背的探进房间,摸黑入了室内。

    “嘘本王在这儿,过来!”借着稀薄的月光,李准闻声转眸,赫然看到楚玉正倚在墙角处朝他招手。

    “王爷,您怎么在这儿啊?”李准摸着路蹲走过去,狐疑问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进来的时候确定没人发现?”楚玉拉过李准,二人并肩而坐。

    “王爷放心,微臣保证没人跟踪,没人发现!”李准信誓旦旦。

    “那就好,本王要的东西你带来没?”在此之前,楚玉已然上蹿下跳的将整个房间检查了一遍,确定风雨雷电和殷雪均不在以这间房为中心的百米之内,方才放心。

    “这封是微臣的亲笔信,只要王爷将此信交到微臣师兄葛聂手里,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李准说话时自怀里取出一张信笺,小心翼翼递给了楚玉。

    “嗯,做的不错!”楚玉点头之际,将信笺接了过去。

    “王爷,微臣有一事相求,倘若王爷不慎暴露了自己未失明的事……若是被楚后知道微臣诓骗于她,那微臣这条老命就算是挂了!”李准犯难看向楚玉,乞求开口。

    “你放心,若真被发现,本王大可说是刚刚好的!”楚玉将信笺揣入怀中之后抬眸,李准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开。

    “好,本王答应你,就算本王被揭穿,也绝不会连累你!”楚玉发誓。

    “微臣替李家祖宗十八代感激王爷!”李准悬浮的心终是稳了下去。待李准离开后,楚玉捏悄的爬上床榻,却久未入眠。

    筱萝,在经历生死之后,楚玉如何能相信,你的心在楚漠北那里?楚玉如何放心,让你独自承受一切!有你在,这江山锦绣如画,没有你,楚玉要这江山何用……

    翌日清晨,楚漠北命殷雄保护楚漠信先行回京城复命,自己则与沐筱萝等人一同离开莽原,让楚漠北没有想到的是,楚玉居然同行。随行之人还有汀月,殷雪,奔雷,冷冰心四人,风雨雷电则被派回广宁向桓横与赫连鹏解释一切。

    已是午时,众人在一片小树林里稍作休息。

    “主人,您渴了吧,这是奔雷在前面溪流里舀的水,甘甜可口,您尝尝!”自冷冰心告诉奔雷沐筱萝已经答应原谅自己之后,奔雷在沐筱萝面前便表现的十分狗腿。

    “有王爷在,怎么会让本宫渴着了,你好生伺候肃亲王便是,还有,冰心手无缚鸡之力,你可千万要好生照顾,知道么!”此刻,顶着沐筱萝面皮的冷冰心好意提醒奔雷。

    “主人放心,奔雷必定尽心尽力!那这水……”奔雷捧着手里的银钵,殷勤开口。冷冰心只觉奔雷一番好意,遂伸手接过来,喝了两口。且说奔雷离开后,一侧的楚漠北转眸看向冷冰心。

    “你今天似乎不太一样。”楚漠北似有深意打量着冷冰心,声音隐隐透着怀疑。

    “太子殿下觉得筱萝哪里不同?”冷冰心眸色微凛,抬眸时,眼底一片华彩。

    “从莽原到现在,你一眼都没看楚玉,怎么?你不担心楚玉的眼睛?”楚漠北质疑问道。

    “担心也不需要把眼睛长在楚玉身上啊,况且有奔雷和冷冰心照顾,本宫放心。”冷冰心只道楚漠北的目光太过凌厉,对视片刻便让她心虚,幸而冷冰心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是极为自信的,否则必定早就肝儿颤了。

    “你真的没将我们演戏的事情告诉楚玉?”楚漠北表示怀疑。

    “筱萝若想告诉早就说了,会等到现在?”冷冰心反问,昨楚易容之时,沐筱萝已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自己讲个大概,所以对于楚漠北还不算太刁钻的问题,冷冰心自觉应付的来。

    车厢内,楚玉接过奔雷递过来的银钵,象征性的喝了两口。

    “奔雷,筱萝呢?”楚玉神色木讷的望着前方,看似失明症状,实则却能将所有事物尽收眼底,由此可见李准的医术那也是相当精湛的,只是一颗药丸,楚玉眼球转动速度便比平时慢上十倍不止,让人一眼便觉此人是个瞎子。

    “主人和楚漠北在前面的马车边坐着呢,谈心呢!”奔雷盯着楚玉的眼睛,心疼回应。

    “那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谈什么?”楚玉追问开口,看到不远处沐筱萝与楚漠北有说有笑,楚玉有些急了。

    “王爷,其实您都已经这样了,又何必走这一趟?硬给自己添堵呢!”奔雷接过楚玉手中银钵,见前面马车有了动静,当即上车拽起缰绳。

    “筱萝是莫心唯一的亲妹妹,如今她要嫁人,本王说什么都要参加,若她被人欺负,有本王在,她便不会觉得没有依靠。”碍于车厢里有冷冰心在,楚玉只能说些场面话。其实不管是楚玉还是奔雷,都无法理解沐筱萝让冷冰心随行的用意,随行就随行吧,还非要把她安排到这辆马车里。

    “王爷您可真会开玩笑,主人会被人欺负?她不欺负别人已经烧高香了!”奔雷悻悻开口。

    “话可不能这么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人这辈子,谁也不敢保证一帆风顺。”久未出声的沐筱萝终是睁开眼睛,淡声道。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主人,自奔雷跟主人到现在,真心没见过谁能从主人身上得着便宜,唯独楚漠北是个例外,当初在明月峡的时候主人差点儿没死在那厮手里,如今也不知道主人怎么想的,居然要嫁给那家伙!”奔雷说着话,自怀里掏出个布袋递给沐筱萝。

    “什么?”沐筱萝挑眉接了过来。

    “瓜子!要不是你,主人也不能再收奔雷。”奔雷颇为感激道。

    “举手之劳而已,其实……沐筱萝也不算难相处的,你若实心为她,她自然懂得你的好。”沐筱萝一直觉得身为主子,她还算合格。

    “王爷倒是实心为她,可她呢!王爷,你别伤心,如果沐筱萝真敢嫁给楚漠北,奔雷必定大闹喜堂,当众与沐筱萝断决主仆关系!”奔雷只道楚玉在车厢里,当即表态。

    一侧,沐筱萝唇角勾了两下,

    “你既有此心,当初何必让冰心为你求情啊?”沐筱萝不解开口。

    “当众断决主仆关系的前提是,奔雷还是沐筱萝的手下,你说对不!”奔雷悻悻道。一语毕,沐筱萝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