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381章 36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筱萝,你就这么走了……头也不回么?”楚玉哽咽开口,伸出去的手停滞在空中的一刻,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主人,王爷晕过去了!”几乎同一时间,殷雪忽然出现,将几欲跌倒在地的楚玉扶在怀里,眸子带着太多疑惑的看向沐筱萝。暗处,风雨雷电和奔雷面面相觑,皆默。

    莽原行馆内,沐筱萝将手中的拭巾搭在楚玉额上,柳眉紧蹙,一楚未眠,那双眼布满血丝。

    “主人,您还是回去歇息一下,雨儿就在门外,您便让雨儿照顾王爷吧。”看着神情憔悴的沐筱萝,殷雪忧心提议。

    “殷雪,本宫的话……是不是太重了?”沐筱萝悲戚抿唇,眼底荡起一层涟漪。

    “恕属下直言,主人的话没给自己留有退路,难道说主人此行大蜀,真的不会再回来?”殷雪终是将自己的疑问道了出来。

    “就算本宫想留,楚漠北也得肯收留才行呵。”沐筱萝苦笑,伸手揭开抚在楚玉额上的拭巾,重新沾了凉水之后拧干。

    “殷雪愚钝,不明白主人的意思。”殷雪蹙眉,不解。

    “如果不是楚玉率千余铁骑欲攻打金门,本宫或许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殷雪,本宫问你,如果现在楚漠北要娶的人不是本宫,楚玉会不会有这样的反应?”沐筱萝将拭巾搁回到楚楚玉的额间,转眸看向殷雪。

    “自然不会,王爷对主人之意,主人该比殷雪更清楚。”殷雪据实开口。

    “所以本宫的存在,已经扰乱了楚玉作为三军统帅最基本的原则,他怎么可以为了筱萝一人,不顾几十万将士的生命!怎么可以轻言放弃我们几经生死才得到了成果!如果因为本宫,楚玉再次走错路,那本宫就真的罪无可恕!”沐筱萝将眸子转回到楚玉身上,眼下一片朦胧。

    “可是殷雪觉得,王爷不是轻言放弃的人。”殷雪无法理解沐筱萝的想法,饶是这世上有个男人可以为她做到如此,她必不会负他!

    “那就只有靠筱萝做的再绝情些了。”沐筱萝苦笑,起身离开床榻时,身体忽的一晃,险些跌倒,幸有殷雪搀扶。

    看着沐筱萝眼中那一丝恍惚,殷雪相信,自家主人未必舍得呵,只是当局者迷,殷雪也不点破,她相信终有一日,有情人定能眷属。

    房门外,奔雷端着膳食走到门口,正看到风雨雷电在那里窃窃私语。

    “汀月怎么还没出来?”雨儿探头朝房门里瞄了一眼。

    “再等等,一会儿就出来了。”风麟安慰道。

    “汀月在里面?那主人呢,没陪着王爷?真没良心!”奔雷先入为主的这样以为。风雨雷电闻声,回眸时,正迎上奔雷一副愤世嫉俗的目光。

    “看我做什么?我说错了么!当初王爷要娶段婷婷的时候,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好像王爷犯了什么滔天大罪,非杀头不能解恨一样!现在呢!怎么不说话了!王爷对沐筱萝多好,结果呢!沐筱萝居然要嫁楚漠北那个小白脸儿,真是丧尽天良!她不知道这么做王爷会伤心的么!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家伙!那个楚漠北算什嘛东西!他在本先锋心里,就是个屁!”奔雷将声音放的很大,有意让房里的汀月也听到。

    “咳……其实在楚漠北心里,你真心连个屁都算不上。”风麟这样觉得。

    “雨儿觉得,奔先锋最好还是小点儿声。”雨儿难得善心提醒。

    “怎么了!大爷我敢说就不怕人告密!楚漠北就是个人渣!沐筱萝就是水性杨花!王爷躺在这里生死不明,她却只顾着去讨好楚漠北,哼!算我奔雷眼瞎跟错了人!”其实奔雷觉得吧,就算他说的再过分,也没人会传话到沐筱萝耳朵里,这个时候,他们该是心存愧疚滴。而他私心上也只是想报当日众人鄙视他是奸细之仇,痛快痛快嘴罢了。

    可是让奔雷欲哭无泪的是,此刻推开房门的人并不是汀月。

    “主……主人?雨儿,你诓我!你不说汀月在里面么?”奔雷内牛满面,顿时生出想死的心。

    “这可冤枉,我只说汀月怎么还没出来,可也没说是从这间屋里出来啊。”雨儿有些无辜,她只是不想照顾楚玉,所以求汀月来换她,汀月说要换套衣服,这一换便遁走了,直到现在还没露人影。

    “既然你觉得跟错了主子,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沐筱萝的手下。”沐筱萝冷眸看着面前不知所措的奔雷,声音冰寒如锥。

    “主人,属下错了,属下只是……”

    “只是说出事实罢了!放心,本宫行事素来光明磊落,很少打击报复,你刚刚的那些话,虽然有辱骂本宫的只言片语,但本宫大度,不与你计较。”沐筱萝漠然走出房门,身后,殷雪看了眼雨儿,雨儿虽不情愿,却也进了房间。

    “主人,属下真不是那个意思……”奔雷忽然觉得有必要让李御医给他准备一副哑药,他多少次祸从口出了啊!

    “在本宫面前,你不必自称属下,奔先锋,请你让开。”沐筱萝行至奔雷面前,眸色寒如冰封。

    “主人……”奔雷想开口解释,可是面对沐筱萝那双幽冷如潭的眸子,奔雷本能的后退一步,噎在喉咙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沐筱萝也不看奔雷,漠然自其身边经过,行至三两步时不经意回眸看向风麟等人。

    “本宫虽然大度,可作为本宫的属下……”沐筱萝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决然离开。几乎在沐筱萝转身的刹那,一阵哀嚎声陡然响起,冲破云霄。

    天幕如潭,楚凉如水,弓一样的上弦月悬浮于空,整片大地被一片肃杀之气笼罩,偶有风起,一股凉意便似从心底掠过,寒了一身。

    “无名那个老匹夫,待本太子抓着他,必定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楚漠北轻摇折扇,踱步走进凉亭,邪魅的眸子微挑着看向沐筱萝。

    “太子殿下能猜到是他,还不算太笨。”沐筱萝垂眸间,将眼底那片雾气隐了下去。

    “楚玉被你伤的不轻,你还真舍得。”楚漠北走至沐筱萝身侧,扬眸看着天边那轮弯月,语气听不出褒贬。

    “若想成就霸业,便不能拘泥儿女私情,筱萝这么做,是为他好。”至少现在,沐筱萝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真的确定楚玉在乎霸业更胜于你?”楚漠北薄唇微抿,眼底的精光看的沐筱萝无所遁形。沐筱萝闻声苦笑,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她更了解楚玉的秉性,若是在乎霸业,楚玉何至于此,可这是她欠楚玉的,总不能不还吧。

    “只要楚玉醒过来,筱萝便随你回大蜀,至于无名,太子殿下将他碎尸万段之前,本宫有事问他!”沐筱萝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看着沐筱萝的背影,楚漠北薄唇勾起一抹怅然,跟太精明的女人在一起,他表示压力很大呵。

    彼时冷冰心正在磕瓜子儿的时候,奔雷裹一身白纱的走了进来。

    “你是谁……咳咳……”在看到奔雷的那一刻,冷冰心震惊无比,以致于瓜子卡在喉咙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没事儿吧!我是奔雷啊!”奔雷见冷冰心脸色通红透紫,登时朝着冷冰心的后背猛拍两下,这才让冷冰心那口气儿顺了下去。

    “咳咳……奔雷,你行啊!大白天的,居然敢扮僵尸吓本姑娘!岂有此理!看本姑娘不开了你的脑袋!”冷冰心顺过气儿来的第一件事儿便是抄起桌上的茶壶,狠狠朝奔雷甩了过去。

    “啊”一阵惨叫之后,我们的奔雷同志彻底挂了。眼见着奔雷四脚朝天的在地上直抽抽,冷冰心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为其请了御医。

    内室,冷冰心看着躺在榻上,被白纱包裹的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的奔雷,不禁摇头,

    “风麟,你们下手也忒狠了吧?”冷冰心转眸看向风麟,纵是连奔雷的死敌都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依此可以想象,奔雷的伤势有多重。

    “你是没听到他骂主人的那些话,留他一条命,已经是我们看在往日的兄弟情分了!而且主人金口玉言,我们总不能敷衍了事吧!得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别一会儿这厮醒过来看见是我,再晕过去!”风麟目露悲悯的看了眼奔雷,旋即转身离去。

    就在风麟离开后不久,奔雷终是以最顽强的生命力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啊?”奔雷茫然看着榻上那一团粉色锦缎绣制的幔帐,艰难开口。

    “你醒啦!这是李御医给你准备的哑药,吃了它,以后就不用担心祸从口出了!”冷冰心将手中的药包搁到榻边,漫不经心开口。

    “冷冰心……冰心,心!你得救我!”在认清床边坐着的美人儿时,奔雷激动的热泪盈眶。

    差不多一个时辰的哭诉之后,冷冰心终于明白了奔雷来找她的目的。大体便是奔雷觉得冷冰心可以说服沐筱萝原谅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彼时只有冷冰心从书房里将沐筱萝请出来与大家一同用膳,也是因为冷冰心,沐筱萝才对他格外开恩,连欠的钱都一笔勾销。

    冷冰心可以看出奔雷的黔驴技穷,否则他决不会来求一个他平时最讨厌的人。

    “冰心可以替你去试试,不过……”

    “只要你说来,只要奔雷能做到,绝不还价!”奔雷这次是铁了心来求冷冰心,因为除了冷冰心,他真不知道该去找谁帮忙,尤其在风麟等人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群殴之后,奔雷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竟这样孤独,连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都没有。

    “本姑娘缺一个小跟班儿,你愿不愿意?”冷冰心没有客气的理由,当即说出自己的条件。

    “跟班?奔雷是先锋啊,不上战场的时候也要随时候命的!”对于冷冰心的提议,奔雷并没有表现出愤慨,只道时间上有偏差。

    “没关系啊,本姑娘很好说话的,只占用你的闲暇时间,如何?”冷冰心十分宽容道。

    “那……那做你的跟班都干什么?宽衣铺床的事儿奔雷做不来……”奔雷举例道,

    “你想的倒美,放心,做本姑娘的跟班呢,大部分时间就是给本姑娘磕瓜子儿,最好本姑娘想吃的时候,你可以将一大把磕好的瓜子摆在本姑娘面前,那本姑娘就非常满意了!”冷冰心解释道。

    “成交!”奔雷狠狠点头,在他看来,这件事简直易如反掌,只要他发动手下将士共同努力,保证吃到冷冰心有一天看到瓜子就想吐。

    “一言为定!你且养着,等本姑娘好消息便是!”即便冷冰心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可奔雷还是有些忐忑,毕竟他这次闯的祸可不小。

    翌日酉时前后,楚玉终是醒了过来,可让人震惊的是,楚玉虽然醒了,眼睛却也看不见了。

    “你说什么?”沐筱萝柳眉紧蹙,眼底忧色尽显。

    “回主人,微臣已经尽了全力,王爷先是生姜过敏,之后又急火攻心,高烧不退,如今虽然退烧,可眼睛却因那股急火而导致失明……。”李御医白眉紧拧,据实禀报。此刻,风雨雷电等人的目光皆看向沐筱萝,心底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是暂时的,还是……还是再没好的可能了?”沐筱萝只觉心痛难当,那股锥心的疼传遍全身,如果可以转嫁,她情愿现在瞎了眼睛的人是自己。

    “这个微臣不敢确定……但微臣可推荐一人,若王爷能得此人诊治,有九成的机会可以重见光明。”李御医坚定开口。

    “何人?”沐筱萝急声问道。

    “是微臣的师兄葛聂,现任大蜀御医院掌院。”李准据实道。

    “大蜀御医……”沐筱萝眸色渐暗,如今大蜀局势尚不明朗,若贸然带楚玉去大蜀,后果难料,而且就算她想,楚玉也未必会去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