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54.第354章 337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据说在给冷冰心斟完茶后,奔雷将自己关进房里足足十天没有出门儿,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不过这些话也只是听人说的,殷雪他们在当日便离开了济州。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华清宫内,沐素鸾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躺在软榻上是什么时候了,此刻,御医们正有条不紊的为她处理伤口,直至御医们忙完之后退出去,沐筱萝方才从角落里走了过来。

    “楚云钊这辈子最不该的就是爱上你,你是他的死劫。”沐素鸾的声音少了戾气,眼睛有些模糊,所以她眼中的沐筱萝,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爱他配不上这个字呢”沐筱萝检查着沐素鸾身上的伤口,算算日子,差不多五天就能养好。

    “他是不配,那么好的女人,他竟然怀疑她人心真是可怕。”沐素鸾不再看沐筱萝,喃喃自语。沐筱萝觉得好笑,乌鸦落在猪身上,只看到别人黑,想你沐素鸾又何尝是个好人只是这些话沐筱萝没必要再说,如今的沐素鸾真心不需要她再打击。

    “好好养伤,五天后,筱萝自会送你离开楚宫。”沐筱萝丢下这句话,转身欲走。

    “你是为了沐莫心还是把我当作二姐”沐素鸾突然将目光落在沐筱萝身上,眼底有了期待。

    “二姐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沐筱萝漠然回眸,淡淡提醒。无语,沐素鸾慢慢闭上眼睛,过往之事历历在目,如今的她,有什么资格期待呵。

    离开华清宫,沐筱萝有些无聊,于是绕到了御花园的凉亭里,殷雪来了消息,再有七八日便会到达楚宫,在此之前,她必须将沐素鸾送出去。

    “皇上昨晚杀了孙贵人,刚刚本宫得着消息,皇上今晚会临幸本宫的长信殿,这可怎么办啊”角落里传来声音,沐筱萝闻声微震,当即倚在亭角,细细聆听。

    “这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男子的声音显得十分焦虑。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坐视不理那你平日里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都是骗本宫的么”说话的是个贵人,叫秦雪怜,入宫差不多十年,鲜少得皇宠,于是便耐不住寂寞,与皇城侍卫蒋德有了关系。

    “我怎么会是骗你呢其实你也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坏,皇上宠幸你那是好事啊说不定今晚过后,你就是贵妃了”蒋德宽慰道。

    “贵妃该是孤魂野鬼才是近两日皇上每每宠幸谁,第二日,那人必定以触怒龙颜的罪名被砍了本宫听那些宫女们说,孙贵人死的时候舌头早就被割断了就算有冤,也难辩啊不行本宫不能坐以待毙蒋德,不如你带本宫逃吧本宫这些年也有些积蓄,只要我们能逃出去,以后的日子不会错的好不好”秦雪怜乞求般拉着蒋德的手臂,苦苦哀求。

    “这”蒋德犹豫。

    “蒋德若你不答应,本宫现在就去面见皇上,将你我之事据实禀报,本宫若死了,也不会让你在阳间逍遥快活”秦雪怜不惜鱼死网破,也要逼着蒋德将她带走,可见她早料到今晚难逃此劫。

    “好,你且回长信殿等我消息,我这就去打通关系”蒋德咬牙,坚定道。

    “真的你别骗我”秦雪怜攥着蒋德的手越发收紧,声音满是期翼。

    “你我几年夫妻,你难道还不相信我么”蒋德信誓旦旦,双手紧握秦雪怜。

    “那那你要快啊,否则我怕来不及”秦雪怜点了点头,这才肯放开蒋德。

    暗处,沐筱萝有些无奈,几年夫妻呵十几年的夫妻又如何这蒋德的话明显就是推托之辞。

    事实证明了沐筱萝的猜测,翌日清晨,沐筱萝便听到长信殿有消息传过来,秦雪怜已死,舌头被割,杖毙。

    “是不是有个叫蒋德的皇城侍卫失踪了”青龙进来时,沐筱萝开门见山问道。如今的青龙,虽没了武功,可威望还在,仍是皇城侍卫统领。

    “娘娘如何得知”青龙有些紧张的看向沐筱萝。

    “本宫若有动作,会跟你说么”沐筱萝知道青龙在怀疑自己,不禁嗤笑。

    “青龙没那个意思。”青龙垂首,淡淡回应。

    “那蒋德与长信殿的秦贵人关系非浅,如今秦贵人出了事,他这是做贼心虚了”沐筱萝端了杯茶,说的云淡风轻。

    “竟有这样的事”青龙恍然间,神色肃穆。

    “统领大人是想说对此事全然不知就怕大人说了,也未必有人会信,纵是玄武都和后宫的”沐筱萝挑着眉,眼底一抹精光闪过。

    “娘娘”青龙陡然抬眸,眼神透着掩饰不住的慌乱。

    “其实这种事自古有之,怪不得谁,想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却只有一人,纵三百六十五日的轮,也不过有三百六十五个妃嫔得蒙圣恩,若再有些狐媚妖精得了皇上的宠,结果就更难预料了,试问这样的寂寞又有哪个女子能承受的住呢,她们入宫虽是冲着荣华富贵来的,可浮华背后守活寡的滋味并不好受,于是她们铤而走险,与这皇宫里最近的男人苟且也算是人之常情罢。”沐筱萝淡淡开口,这样解释道。

    “青龙不知娘娘何意”沐筱萝话里有话,青龙自是听的出来。

    “在本宫眼里人之常情的事,到了皇上那里,可就是抄家灭族的罪名。若想保住玄武,你便答应本宫一件事。”沐筱萝敛了眼底的戏谑,肃然看向青龙。

    “青龙不会背叛皇上”青龙单膝盖跪地,面色凝重。

    “呵,倒是个忠心的主儿,罢了,既然你不愿意,本宫也不强求,你且回去准备为玄武收尸吧”沐筱萝再未多言,扬手之际青龙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沉默许久,青龙终是妥协。

    “娘娘想让青龙做什么”青龙低声开口,眼底一片忧色。

    “本宫想要蒋德的令牌,而且希望你能将蒋德失踪的事迟些禀报给楚云钊。”沐筱萝唇角微勾,直言道。

    “娘娘是想混出皇宫”除非离开皇宫,否则皇城侍卫的令牌无甚用处。

    “问的多了呢本宫给你一天的时间。”沐筱萝嫣然浅笑的起身,身姿优雅的走进内室,独留青龙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深楚的龙干宫内,楚云钊狠狠抓着道士的长袍,漆黑如墨的眸子迸发着浓重的杀意,此刻,楚云钊恨不能将眼前道士活活扯烂这个世上,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当你满怀希望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无尽的失望,甚至是绝望

    “皇皇上饶命啊”道士已经吓的魂飞魄散了。

    “当初是谁跟朕说,只要吃了这些丹药,朕便可以重振雄风可结果呢你说啊”楚云钊掐在道士脖子上的手加重了力道,此刻,道士满脸通红,几乎无法呼吸。

    “皇……皇上,贫道还能再炼保证让皇上满意”诚然道士已经黔驴技穷,可现下这种情况,他只能以保命为主。

    “你真能炼出朕所要的丹药”楚云钊的渴望让他渐渐松开了手,幽冷的眸闪动着凛冽的寒意。

    “能贫道一定不会让皇上失望”见有生机,道士顿时跪在地上,言之凿凿。几乎同一时间,一滴水仿佛极光般的速度射向道士眉心,生命无声无息终止。

    “谁”直至看到道士额头有血涌出,楚云钊方才恍然,顿时回身。

    心,莫名的颤抖,纵是九五至尊,在看到空中那抹身影的时候,也迫于那股威压,忍不住的想要跪在地上,楚云钊拼命支撑,方才令自己不至狼狈匍匐。

    “楚王只需咽下这粒无心果,便能如愿以偿。”清灵的声音仿佛出谷的黄鹂,优雅动听,又似九霄天籁,令人心神俱安。

    空中,一颗红如血的丹药缓缓降落,直至落在楚玉的手心。

    “你是谁”楚玉勉强开口,却在抬眸时眼前空无一物,仿佛那个男人从没出现过,银发的男子,他就那么飘于空中,是梦

    如果不是地上已然没了气息的道士和手中的红色药丸,楚云钊一定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看着手中的无心果,楚云钊犹豫了很久,可在想到沐筱萝那张清丽绝美的容颜时,便狠了狠吃咽入腹内

    关雎宫内,沐筱萝摘落发间珠钗,长发如瀑般垂落,在烛光的映衬下流转着绚美的莹光,风起,沐筱萝明显感觉到发丝在动。

    “殷雪”沐筱萝蓦然回眸时房间空空如也,而窗户是她刚刚才关上的,若不是殷雪,那这风是从哪里来的呢沐筱萝百思不解。

    楚宫东南角的柳林上空,一黑一白两抹身影悬于空中,男子惊世绝美,风华无双,女子倾城之色,嫡仙之美。

    “违背法师之命,会遭焚身之苦,你可知道”沧澜的声音依旧有着蛊惑的力量,让人心甘情愿为其沉沦堕落。

    “沐筱萝必须死”女子的声音若江南春雨,柔美如梦,偏生这样美的声音里却透着浓烈的杀意。

    “理由。”沧澜一直是纵容这个女人的,可是这一次,他不能让幻萝再胡闹下去。

    “她是天煞孤星她的命格与与幻萝不合”幻萝喜欢在沧澜面前撒娇,可这一次,她是认真的。

    “罢了,事成之后,我替你杀了她走吧”沧澜运气移到幻萝面前,轻轻拉起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那双眼,比月光还要让人沉醉,幻萝无法拒绝这样的目光,遂妥协,可是杀沐筱萝的心,却如磐石落心,断不能改。

    翌日,沐筱萝得到消息,昨晚楚云钊居然连续去了三个妃嫔的寝宫,而且直到现在,那三个妃嫔还好好的活着,这让沐筱萝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沐筱萝狐疑之际,楚云钊竟然神采奕奕的进了关雎宫。

    “皇上没有上朝么”沐筱萝敛了眼底的质疑,起身迎向楚云钊。

    “今日朕什么都不做,就只陪你,好不好”自回楚宫,沐筱萝从未见到楚云钊像现在这样红光满面,跟打了鸡血似的。

    “好啊”沐筱萝笑若春花,心底却升起一抹忧色,今晚是她约定将沐素鸾送出皇宫的日子,若楚云钊不走可如何是好

    “走朕陪你到御花园的花房里赏花”连续宠幸三个妃嫔却还这样神清气爽,如果说楚云钊没吃药,鬼都不信

    一天的时间对沐筱萝来说太短暂了,短暂到她还没想出调开楚云钊的办法,此刻,晚膳已被宫女儿撤了下去,可楚云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婉儿,你回来这么久,朕都没有好好陪你,对不起”楚云钊无法保证那粒无心果的效力,所以昨晚硬是忍着没来关雎宫,如今他再也等不及想要占有沐筱萝,一解相思之苦。

    “婉儿不怪皇上,婉儿只要能留在皇上身边就好。”沐筱萝笑的十分辛苦,此刻,楚云钊已然将她揽在怀里,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背上###。

    沐筱萝想吐了,胃里翻滚着难受,可她强忍着,该怎么办沐筱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楚云钊的动作越来越轻薄,这一刻,楚云钊猛的将沐筱萝横抱起来,径自走进内室。

    床榻上,沐筱萝脉脉含情的看着楚云钊,心底想着若实在不成,装病吧眼见着楚云钊解开龙袍,沐筱萝刚要捂肚子,却见楚云钊突然变脸,眼底浓浓的情顺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楚云钊就这么发疯似的跑出去了,甚至没跟沐筱萝交代一声,诚然沐筱萝觉得楚云钊走的没道理,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突然离开,不过沐筱萝也不在意这些,起身整了整衣服走出正厅,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在确定楚云钊不会去而复返时,沐筱萝披了件长袍,朝华清宫去了。

    龙干宫内,楚云钊甩手将楚光杯摔在地上,手指指向空中,咆哮怒吼:

    “出来你给朕出来”楚云钊睚眦欲裂,眼底充斥着强烈的杀意,入目之物皆被他高高扬起,又狠狠砸向虚无,仿佛那虚无之处有他最恼怒的人站在那里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