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49.第349章 33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筱萝劝白右使还是追上去瞧瞧,听说这片树林入楚之后,总会出现些美艳倾城的狐狸精啊俏女鬼啊什么的你就不怕”沐筱萝似有深意看向白斩。:efefd

    白斩自是坐不住了,当即朝着墨常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筱萝,本王不喜欢你这方法。”诚然楚玉知道沐筱萝用的是美人计,可他听着就是不舒服其实他觉的吧墨常也不算太威武

    “那王爷是不想走了”待白斩的身影淡出视线,沐筱萝当即起身,甩开身上的麻绳。

    “这你怎么解开的”楚玉甚至没感觉到沐筱萝的手在动。

    “王爷不觉得现在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么”沐筱萝一语惊醒梦中人,楚玉亦起身抛开绳子,正欲拉着沐筱萝纵身飞起之时,忽觉真气受阻。

    “罢了,我们跑吧”沐筱萝当下决定,于是两人朝着与墨常白斩相反的方向狂奔。

    银白色的月光仿佛薄纱拂面,洒下满地碎银,楚玉紧紧握着沐筱萝的手,楚风吹起他如墨的长发,飘逸如仙,沐筱萝顺着楚玉的牵引前行,眸子不禁意瞥向那抹俊逸的容颜,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一楚的钟情,楚玉便是那从天而降的神人,将她自匪贼手中救出,即便带着面具,她仍失了心,只是阴差阳错,那个面具的主人竟然是楚云钊。

    如果那一楚楚玉摘下面具,该是怎样的结果呢沐筱萝收回视线,唇角抹过一丝苦涩。

    秋风乍寒,沐筱萝不经意的抖了一下,心顿时清明,与其想那些永远都只能是如果的事情,倒不如想想当下该如何逃出生天。

    “不好,他们追来了,筱萝,你藏起来,本王引开他们”就在沐筱萝卯足劲头儿欲飞奔之时,楚玉忽然止步,硬是将沐筱萝进左侧凹陷处。

    “不行筱萝不能”沐筱萝本欲拒绝,却见楚玉早已跑开,看着楚玉的背影,沐筱萝忧心忡忡。

    幽幽的月光下,两抹身影仿佛幽灵般缓缓而落,正停在楚玉面前,俨然地狱索命的黑白无常。

    “真是不听话都说了你们跑不掉的,干嘛白费力气嘛”白斩的站姿很独特,就好像双膝间夹着萝卜。

    “怎么只有你沐筱萝呢”墨常说话间竟显得比狂奔之后楚玉还要累,好似刚刚耕了一晌地。

    “问他能说么,看来是该让他们见识见识雌雄针的厉害了”白斩手成兰花,轻捂嘴唇,笑的又猥琐又荡,直抖落了楚玉一身鸡皮疙瘩。

    “走吧”墨常上前一步,欲身手时却见楚玉后退一步。

    “本王会走”楚玉倒不介意被墨常推一下,他介意的是墨常耕完地后有没有洗手

    差不多两百米的距离,楚玉突然止步,双手捂住胸口,剑眉紧皱,面目纠结,额头已然渗出冷汗。

    “心疼了吧雌雄针好比如胶似漆的夫妻,人家正黏的好好的,你们却想把它们分开,它们自然不干了刚刚不见你疼,想必沐筱萝就在附近沐筱萝,还是出来吧不然你们两个就只剩下活活疼死这条路了”白斩音落之时,楚玉忽然没了心痛的感觉,回身间,沐筱萝已然站在身后,面容苍白,神形憔悴。

    “筱萝你没事吧”见是沐筱萝,楚玉登时走了过去。

    “真是变态的玩意。”沐筱萝彼时并不相信雌雄针,只是一根银针,还能通天不成。不过现在,她甚至没有再试的勇气,那种锥心之痛似烈火焚烧,似毒蛇在咬,总之让人生不如死。

    “现在知道本使的厉害了吧”白斩挑着眉,拧着腰走到墨常身边。

    “如此良辰美景,两位倒是没辜负,只可惜这一地残菊花没人收拾,大煞风景”沐筱萝瞥了眼白斩,转尔在楚玉的搀扶下走了过去。

    “哪儿有菊花”墨常狐疑看向白斩,只看的白斩羞怒异常。

    篝火前,楚玉见沐筱萝面色越发惨白,额前青丝滴着汗,不禁愕然,刚刚虽然心痛彻骨,可那种痛似乎还能承受。

    “楚玉,虽然你心里有沐筱萝,但是远比不上沐筱萝对你的情义呢爱的越深,就越疼刚刚本使瞧你只是哼唧了两声,不过沐筱萝看起来好像是在鬼门关走过一遭呵”白斩与墨常相倚着坐在对面,一脸的幸灾乐祸。

    心,似被黄蜂尾针扎了一下,楚玉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面对沐筱萝苍白如雪的容颜,他竟羞愧的无地自容,彼时他脱口而出的爱字,到底是太轻浮了

    “筱萝”楚玉心存懊悔的看向沐筱萝,心情无比沉重。

    “这不是回楚宫的路,你想带我们去哪里”沐筱萝有些无奈,她将这份感情隐藏的很好,可是一对雌雄针便让她暴露无余。

    “楚宫你想的倒美,把你交给楚云钊,再让楚云钊那头蠢猪放了你”白斩不屑冷哼一声,言语间尽是鄙夷和轻视。

    沐筱萝觉得诚然楚云钊没什么魄力,也没做过什么足以让人敬佩的惊天撼地的大事,可他到底是楚王,铁血兵团归根到底都是在维护他,按道理来说,身为铁血兵团的使者,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该有的如今白斩这个态度令沐筱萝无法理解。

    “楚云钊是蠢猪这是你们都尉告诉你的”沐筱萝试探开口。

    “啧啧沐筱萝,你坏你想威胁本使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楚云钊是猪这件事,整个铁血兵团的兄弟都知道,简直是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呢是不是,黑黑”白斩用手拍了拍墨常的胸口,媚眼如丝。虽然白斩这媚眼儿抛的极为认真,可沐筱萝却觉得这个动作真是不适合出现在白斩身上,一身白的白斩翻白眼,那场面,就跟见了鬼一样

    “我觉得你侮辱猪了”墨常十分诚恳道。

    “楚云钊若真是一文不值,那你们又何必为他卖命不如这样,你们选择跟着本宫,开个价,本宫决不还价”沐筱萝坚定开口。

    “沐筱萝,你省省吧我们要钱没意义啊铁血兵团什么没有啊再说,我们保护的也不是楚云钊,只是”白斩正说的欢快之时,突然被墨常拦了下来。

    “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墨常一语惊醒梦中人,白斩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着了沐筱萝的道,索性瞪了沐筱萝一眼,扭过身去不再看她。

    白斩的话入了沐筱萝的心,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铁血兵团所要捍卫的,是大楚的万里江山,是高高在上的皇权所有者,是那个道貌岸然的楚云钊,可现在看来,似乎他们只是打着捍卫大楚的幌子,私下里图谋着什么到底是什么呢沐筱萝忽然觉得铁血兵团是个谜,是她费尽心机都未必能猜透的谜。

    济州,当冷冰心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行馆的时候,奔雷忽然开口,令众人惊愕不已

    “主人,王爷没跟您一起回来”奔雷一语,殷雪陡然一震,旋即上前质问。

    “你说王爷没回来这怎么可能王爷先我们一楚回来的,于情于理都该到了”殷雪心底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柳眉紧蹙。

    “可王爷是真的没回来,奔雷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主人的”奔雷坚定回应。

    “主人”殷雪转身看向冷冰心,一脸忧色。

    “殷雪,你速回大蜀,务必找到楚玉”冷冰心用最简单的语言打发了她觉得是最危险的人物。

    “属下遵命”殷雪得令离开。待殷雪离开,冷冰心在汀月的引领下走到了沐筱萝的房间。

    “娘娘,一路奔波,奴婢给你铺床。”汀月说着话便欲进内室,却被冷冰心拦住了。

    “不必了,你去把奔雷给本宫叫来。”彼时知道自己要易容成沐筱萝,冷冰心做足了准备,虽然了解了沐筱萝身边的那几个得力助手,但初入济州,很难对号入座,倒是刚刚那个奔雷自报家门,再加上他亦是楚玉麾下先锋,想必知道的事情少不了。

    “奴婢这就去。”汀月并未起疑,当即转身走出房门,待汀月离开,冷冰心不禁打量整个房间,摆设简单却件件极品,奢华却不张扬。

    “主人,您找奔雷有事”半盏茶的功夫,奔雷极是恭敬的走了进来,脸上笑容可掬。

    “汀月,你退下吧,本宫有事要问奔雷。”冷冰心朝汀月挥了挥手,之后将目光落在奔雷身上。

    且等房门被汀月自外面关紧,冷冰心方才开口。

    “本宫这段时间不在,行馆里可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依蜀王之命,自己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用沐筱萝的身份招摇撞骗,拖的时间越久越好。为了这个目的,她有必要了解行馆里的每个人,每件事。

    “特别的事主人具体指”奔雷求提示。

    “为了不厚此薄彼,那你就挨个说说吧”冷冰心弹了弹裙摆,云淡风轻开口。一语毕,奔雷的心顿时七上八下,他反复思量,自沐筱萝入府门到现在,他似乎没得罪这尊瘟神啊,何以现在会被沐筱萝点名折腾为什么呢

    “咳……那属下就从燕盟主说起吧,燕盟主的房间这几日很不消停,时有古怪声音传出来,尤其是在楚里。”奔雷据实禀报。

    “奔雷,你不用说的这么委婉,招妓对于男人来说,也不是很难启齿的两个字。”冷冰心觉得奔雷说话有些嗦,这么听下去,她怕自己连明早的早膳都省了。

    “主人属下没说燕盟主招妓啊他只是频繁收到飞鸽传书,至于内容,属下不得而知。”奔雷很想哭,到底是自己描述有问题,还是主人思想有问题呢

    “咳继续”冷冰心狠吁口气,心里却被奔雷的表达能力严重怀疑。

    “还有,主人离开第二日,寒尊主便回了万皇城,临走时让属下转告主人一句话,说是万皇城的大门永远为主人敞开,其实属下觉得”

    “本宫对你的觉得没兴趣,下一个。”冷冰心忽然觉得若是男人嗦成这样,真比女人还招人烦。其实她不知道,奔雷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可以,奔雷甚至一句话都不想说,扭头就走

    “之后奔雷发现一个秘密,那就是流沙似乎对汀月有意思,主人带着汀月离开的这段时间,流沙茶饭不思,许是害了相思病,奔雷有好几次看到流沙偷偷进了汀月的房间”诚然奔雷只看到过一次,而且人家流沙也只犹豫了一下,根本没推门,可奔雷却觉得做为闷葫芦的流沙能迈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应该帮他一把的。

    “儿女情长的事本宫向来开明,若流沙真喜欢汀月,本宫一定成全他们。”这样的八卦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冷冰心真心觉得奔雷是投错胎了。

    “还有就是主人,您到底有没有跟风雨雷电解释属下之前的情非得已啊,自您走后,他们对属下的欺辱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尤其是雨儿,就算再厉害,她也是个女的,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逼着奔雷扒光裤子嘛”奔雷此刻便似被人轮了无数次的小寡妇,眼泪晃在眶里,我见犹吐

    “雨儿无缘无故扒你裤子”冷冰心不以为然。她对彼时凤羽山庄风雨雷电四大隐卫还是有所耳闻的。

    “虽然虽然奔雷划拳输了,可是”奔雷真相之时,冷冰心送以万分的鄙夷,和女人划拳能输不可耻,但背地里告状就太阴损了至此,冷冰心已经对奔雷没有半分好感。

    “本宫觉得现在的重点不是雨儿扒你裤子,而是你该好好练习划拳,还有心胸”冷冰心言简意赅的评判了对错。

    好吧,奔雷虽然觉得在这件事上,主人绝对在偏袒雨儿,不过他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话说,也不怎么敢怒。

    “再有就是沐图找到了,只是不肯来济州,也不肯回到主人在莽原给他买下的沐府。”奔雷耷拉着脑袋,悻悻道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