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46.第346章 32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父皇居然”心,有一刻的憋闷,甚至是抽搐。某种意义上讲,这一次,楚熙是利用了楚漠北。就在楚漠北犹豫的时候,七杀等人已然将昏迷中的沐筱萝扛在身上,纵身离去。

    “主人”殷雄于片刻冲破穴道,请示般看向楚漠北。

    “罢了,凭你一人无法对抗杀破狼,而且本太子亦不能公然反对父皇。你退下吧。”楚漠北心绪难平,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就在殷雄消失的下一秒,楚漠信猛的推门而入,目露愤然之色。

    “皇兄,沐筱萝呢”楚漠信身后,库布哲儿亦带着四位打扮怪异的人出现在正厅。

    “沐筱萝啊你这么久不回来,她去茅厕捞你了”楚漠北干笑两声,却在看到楚漠信喷火的目光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大蜀与楚云钊结盟,沐筱萝身为叛军,本太子已经命人将他送回大楚了。”楚漠北将所有的事背在自己身上,彼时因为沐筱萝,漠信与父皇的关系急转直上,如今他断不能让漠信与父皇再起争执,楚漠北如是想。

    “皇兄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明知道沐筱萝是我请来的,你现在把她抓起来,还要送到楚云钊手里,你置漠信于何种境地”楚漠信气结,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他这辈子最敬重的大哥,居然利用了他

    “楚漠北,你简直卑鄙无耻筱萝姐姐是本公主和漠信的客人,就算你要抓,也不该到漠信的别苑喜怒哀乐,给本公主好好教训他”库布哲儿也怒了,当即命身后四名护卫冲了上去。

    楚漠北苦笑,无从解释。不过他倒庆幸,自己的弟弟终于不再需要他出头了,其实娶个好媳妇与摊上个好爹同样重要。

    殷雄岂会让楚漠北受伤,登时现身与喜怒哀乐斗在一处,整个正厅一时间刀光剑影,好好的一桌菜,还没怎么吃,便贡献给了地藏庙。

    即便殷雄以寡敌众,但依旧占着上风,到底是顶级隐卫,即便是杀破狼随便拎出一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就在五人打的难解难分之时,忽然一阵刺耳的凤鸣震的众人心胆俱颤。

    “妹妹”殷雄陡然收回龙须鞭,惊愕看向殷雪。

    “主人在哪里”殷雪进门时,便知事情不妙,遂出手扬出凤翅链,分开众人。

    “殷雪姐姐,楚漠北抓了筱萝姐姐,还说要把姐姐交给楚云钊怎么办”库布哲儿抹着泪,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

    “果然出事了交出主人”殷雪双手紧拽凤翅链,利目如锥般射向殷雄。

    “喜怒哀乐给本公主狠狠的打”见有了帮手,喜怒哀乐顿时抖擞精神,齐齐冲向殷雄,再加上殷雪的凤翅链,殷雄二十几招便挂了彩。

    “殷雄,退下”楚漠北见殷雄不敌,遂命其退在自己身后。

    “楚漠北既然你抓了主人,殷雪便擒了你把主人换回来”楚漠北管得了殷雄,却管不了殷雪他们,眼见着殷雪扬链而至,门口处突然跑来一人,气喘吁吁。

    “住手误会一切都是误会”众人闻声,皆将目光落在门口处喘着粗气的皇甫俊休身上。

    “什么误会你说”楚漠信登时上前,一把拽住皇甫俊休的衣领,厉目如锋。

    “此事与太子无关,劫走楚后的那些人俊休认得,那是皇上的人”皇甫俊休言闭,殷雪只犹豫了零点零零一秒,便将凤翅链甩向楚漠北。

    “殷雪,不要此事或许真的与皇兄没有关系”见殷雪出手毫不留情,楚漠信当即冲到楚漠北面前,直直挡下凤翅链。

    “蜀王之意,难道不是太子之意”殷雪不以为然。

    “皇兄,父皇不是拒绝了铁血兵团的右使了么为什么还要抓走沐筱萝”楚漠信觉得自已刚刚真是气急了,他该相信自己的皇兄,自懂事以来,皇兄从来都是护着自己的。

    无语,楚漠北用杀人鞭尸的目光凌迟着门口处的皇甫俊休,恨不能将他双眼剜了喂狗皇甫俊休茫然了,太子殿下感谢自己的方法很特别啊

    “回禀寒王,铁血兵团的都尉无名是皇上的八拜之交,此事是皇上应了无名的,太子殿下”身为隐卫,殷雄的话显然越矩了,此刻,感觉到楚漠北的愠怒,殷雄当即闭嘴。

    “皇兄,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啊不行漠信这就去找父皇,要回沐筱萝”楚漠信思忖片刻,登时转身欲走,却被楚漠北拦了下来。

    “这就是本太子不说的理由,以你对父皇的了解,他会放了沐筱萝”楚漠北狠舒口气,现在看来,他只能站在楚漠信这边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看着父皇把沐筱萝交给楚云钊吧”楚漠信不以为然。

    “没错不管怎么样,哲儿都要救筱萝姐姐出来,就算去求父皇出面都好,反正哲儿不会让人欺负筱萝姐姐”库布哲儿带着戾气的眸子闪烁着凛冽的光芒。

    “你们少安毋躁,且先让本太子入宫打听一下,之后再作筹谋。”楚漠北安抚众人,旋即起步离开别苑,直朝皇宫而去。

    且说沐筱萝从昏厥中清醒的时候,入眼便是一颗偌大的楚明珠,借着楚明珠的光芒,沐筱萝将周围的摆设尽收眼底。

    “醒了”浑厚的声音悠然响起,沐筱萝闻声望去,赫然看到楚熙正坐在红梨花雕刻的实木椅上,一袭龙袍,不怒自威。

    “难得蜀王还有脸见筱萝,这张脸皮修炼的不错。”沐筱萝冷嗤开口,楚熙身后,七杀欲上前却被楚熙止了下来。

    “朕劝你说话谨慎些,否则”

    “否则你杀了筱萝啊,来啊”沐筱萝吃力撑起身子,清冷眸迸射着无尽的鄙夷。她笃定楚熙不敢杀自己,因为她知道,铁血兵团的都尉要的是活口。

    “你可以怨朕,但此事与漠信没有关系。”楚熙是感激沐筱萝的,若非如此,他很有可能手刃自己的亲生儿子,以此铸成大错。可面对几十年肝胆相照的兄弟,楚熙没有第二条路走。

    “若非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就算筱萝不说,漠信早晚都会知道”沐筱萝冷哼着看向楚熙,心里却忧心不已,看楚熙的架式,自己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就让漠信怪朕好了金木水火土连楚将沐筱萝送去大楚。”楚熙无奈,挥手时,已有五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走向沐筱萝。此五人皆是楚熙身边顶尖的侍卫高手,分别叫作金兮,木兮,水兮,火兮,土兮。以兮为名,乃楚熙所赐。

    “何止楚漠信蜀王此举,他日必定为大蜀招至祸端,至少楼兰,大齐和南主不会善罢甘休”沐筱萝厉声开口。无语,楚熙挥手,金木水火土皆站在原地。

    沐筱萝本以为会有转机,却在听到楚熙的话后彻底绝望了。

    “沐筱萝,不是老夫不分善恶,也不是老夫忘恩负义,当年荆水一战,若非无名,老夫早已命丧黄泉。老夫这条命,甚至是整个大蜀都欠无名的,就算今日所为会给大蜀带来灭顶之灾,老夫亦不后悔。”低沉的声音透着难掩的决绝,楚熙随后起身,离开密室。

    此刻,金木水火土已然走至沐筱萝面前,手起之时,沐筱萝赫然看到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接下来,她便陷入一片黑暗。

    “你们听着,这一路都别让她醒过来,当然,下药要分轻重,在交到无名手里之前,朕不希望沐筱萝受到丁点损伤”看着双眸紧闭的沐筱萝,楚熙暗自叹息,沐筱萝,朕只能做到如此了。

    且说金木水火土带着沐筱萝离开后,那个与沐筱萝有着同样面容的女子盈盈走到楚熙面前。

    “启禀皇上,属下冰心已经准备妥当。”清越的声音自那位名叫冷冰心的姑娘嘴里溢了出来,楚熙微微点头。

    “杀破狼,明日一早,你们便带着冷冰心赶往大楚,记着,不到最后关头,不可暴露冷冰心的身份,能拖多久是多久了。”楚熙冷声吩咐。

    “属下等遵命”

    回到紫宸宫,楚熙还未坐稳,便见太监急匆走了进来。

    “启禀皇上,太子殿下求见。”楚熙闻声,眸色渐暗,却仍点头应允。就在太监退出紫宸宫片刻,楚漠北一袭紫袍的走了进来。

    “儿臣叩见父皇。”楚漠北恭敬施礼,余光不经意瞄到被楚熙挂在墙壁上的照胆剑,只是一把剑,父皇竟然连他都骗,可见这个无名在父皇心目中的分量,或许他该避其锋芒才行。

    “父皇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为防万一,也为你们兄弟和睦,这个坏人也只有父皇来做了。”还没等楚漠北质问,楚熙已经道出自己的理由,而且这理由冠冕堂皇,让人无从辩驳。

    “儿臣明白父皇苦心,只是沐筱萝为人狡诈,再加上她朋友甚广,儿臣愿主动请缨,亲自押解沐筱萝回大楚。”楚漠北铿锵请命。

    “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你放心,自杀破狼跟随父皇之后,还没有失手的记录,父皇相信他们这次定不辱使命,而且父皇年事已高,对政务已经是力不从心,你且留在父皇身边替父皇分忧,假以时日,父皇也该将皇位传给你了。”楚熙语重心长道,心里却是另一番思量。

    “既然父皇有了安排,那儿臣遵命便是。”楚漠北不再纠缠,当即领命退了下去。看着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楚熙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回到别苑,等候已久的楚漠信等人顿时围了上来。

    “皇兄,父皇怎么说你有没有见到沐筱萝”楚漠信迫不及待问道。

    “父皇明早会命杀破狼将沐筱萝送至大楚。你们要救沐筱萝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半路劫杀。”楚漠北冷静开口,不管分析当下时局,还是出于私心,楚漠北都希望那个让人火大的沐筱萝活下来。

    “我们你不打算去吗”库布哲儿挑眉看向楚漠北,对他的话表示怀疑。

    “若本太子不坐镇东宫,父皇必定起疑,而且若情况有变,京城里至少也该有人与你们接应吧”被未来弟妹怀疑,楚漠北十分无语。

    “也好,皇兄,那你留下,我们也早些休息,明早在此汇合,不管怎样,一定要救出沐筱萝”楚漠信冷静开口,众人点头,旋即各自散去。

    原本库布哲儿在别苑为殷雪准备了房间,以免来回奔波消耗体力,却被殷雪拒绝了。主人料事如神,如今主人被擒,她必须第一时间将楚玉送回济州。

    旧宅内,汀月一脸漠然的将茶壶搁置在桌上,眸子看也没看一眼楚玉,自住进这间旧宅开始,汀月便一直是这副冰山脸,从未给过楚玉好脸色。

    “汀月,这茶好像没烧开吧”楚玉提壶倒茶时,分明看到茶叶卷着团儿浮在水面,以指触杯,茶杯虽然有温度,但离烫手可差了十万八千里。

    “没烧开也是茶水,王爷要是嫌弃汀月烧的不好,那自己烧去啊”汀詌uo冢灰晕弧

    “咳咳汀月啊,其实本王觉得你这气来的没道理啊没错,本王当初是做了些让你伤心的事,尤其在称呼上,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但本王当时是中了蛊术,所以情有可原的。”楚君清决定要跟汀月好好谈谈。

    “汀月可没王爷那么小气,这点儿事汀月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见楚玉一本正经,汀月索性转过身来,直视楚玉。

    “那除了这件事,你还有什么对本王不满意的啊”楚玉糊涂了,

    “既然王爷问到这里,那汀月有些话不吐不快汀月敢问王爷一句,喝醉酒杀人,用不用偿命”汀月声音冰冷,神色肃然。

    “这个你什么意思”楚玉觉得这是套儿,不能回答。

    “汀月的意思是,喝醉酒的人虽然糊涂,可杀人就是杀人了,就该偿命不知道王爷还记不记得当初中了比翼蛊虫后是怎么欺负我家主子的,王爷简直鬼迷了心窍,脑子里全都是段婷婷,今个儿怕她冷了,明个儿怕她热了,捧在手里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汀月看了尚且不是滋味儿,更何况我家主子自王爷初入关雎宫之后,娘娘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了王爷娘娘不知道在背后替王爷挡下多少刀子,如果说娘娘心里没有王爷,那汀月真是死都不信王爷可以想象,看着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娘娘该是怎么个伤心法儿虽然娘娘人前忍着,可汀月有好几次看到娘娘流泪”汀月说着话,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tags: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