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32.第332章 31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就在楚云钊懊恼之时,朱雀和玄武将断了脚筋的青龙抬了进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属下无能,拦不下楚玉,求皇上责罚。”青龙忍着痛,跪在地上,看的朱雀和玄武心疼不已。

    “还有谁还有谁是楚玉的帮凶朕要杀光他们”楚云钊狂怒大吼,广袖猛的扫过龙案,奏折落了一地。

    “那些人武功高强,属下只认得冰魄。”青龙道出实情。

    “那婉儿呢朕的婉儿有没有受伤”楚云钊焦急看向青龙,声音透着急切。

    “回皇上皇后娘娘没有受伤,不过不过该是吓晕了”这是青龙第一次在楚云钊面前说谎,他虽心虚,却不后悔。虽然他亦懂得,有些过错弥补的晚了,毫无意义。

    为防此事惊动铁血兵团的都尉,沐筱萝等人日楚赶路,终于在第十日午时过后,回到了济州。由于沐筱萝的身份,奔雷没敢大张旗鼓的张罗接风洗尘的事宜,不过还在是行馆后园安排了晚宴,宴席十分热闹,除了近身的人,没有别人参加。席间,众人将沐筱萝为流沙报仇的事儿告诉了流沙,惹的流沙落下男儿泪,煽情篇过去之后,便只听奔雷显摆了。

    虽然奔雷说话一向是添油加醋,夸大其词,但有一点沐筱萝是相信的,那就是经过最近一役,桓横在军中的威严已仅次于楚玉,成为军中不可或缺的良将。

    席间,大家都欢快畅饮,纵是楚玉都没发现沐筱萝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落寞,宴席散尽,楚玉在后园凉亭里找到了沐筱萝。

    “怎么在这里本王还以为你回房间了。”楚玉踱步走进凉亭,犹豫片刻后坐到了沐筱萝身边。

    “可巧了,筱萝正想回房呢,那这地方就便宜王爷了。”见楚玉坐下来,沐筱萝似不经意的起身,却难免刻意之嫌。

    “本王”还没等楚玉反应过来,沐筱萝已然迈步离开。看着沐筱萝的背影,楚玉憋在心里的话终是说了出来:

    “本王不想要便宜,你回来行不行啊”

    且说沐筱萝走到拐角时,正好碰到躲在那里的汀月。

    “娘娘,您怎么回来了”汀月有些失望的看向沐筱萝。

    “这是什么话,困了不可以睡觉么”沐筱萝明白汀月所指,只是时移事易,如今的她最好少跟楚玉扯上关系。

    “娘娘看起来似乎也不怎么困啊不如娘娘去赏赏月,今天的月亮特别圆”汀月极不甘心的怂恿。

    “本宫披星戴月赶了十天的路,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月亮,它圆不圆的跟本有什么关系。少嗦,本宫累了”沐筱萝不容汀月劝阻,径自走进房间。

    汀月无奈,只得跟进来给沐筱萝铺床。

    “情急之下的话,谁能当真呢。”沐筱萝眸色微怔,却在须臾间恢复如初。

    “依王爷的秉性,他既然敢说,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汀月将锦褥铺好,转尔走向沐筱萝。

    “若他真是这样想的,那可真是傻到家了,就算没有筱萝,这江山依旧锦绣。”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涩,如果没有筱萝,这江山早就是他的了,沐筱萝如是想。

    “娘娘,有些话奴婢真是忍不住要说了,您被虏走之后,济州与广宁又开了一次战,这次是由桓横全权指挥,再加上绝尘发明的窜天鼠,我军大胜,虽然奴婢觉得绝尘的功劳比较大,可那些军士皆将桓横捧上了天现在私下里已经有流言传出来了,说王爷必是要娶桓采儿的现在可怎么办啊”汀月满面愁容,唉声叹气。

    “楚玉必定要娶桓采儿。”沐筱萝眸色幽深,声音清冷如无波碧潭。

    “娘娘您让的倒轻松,不过奴婢觉着王爷可没这心思,王爷心里自是装着别人呢”汀月似有深意的看向沐筱萝。

    “大姐嘛,本宫知道。”沐筱萝也不理汀月,独自起身走向床榻。

    “娘娘奴婢”汀月正欲跟上去唠叨,却被沐筱萝挡了下来。

    “本宫累了,你先下去吧。”沐筱萝觉得头疼,下意识以手抚额,汀月见沐筱萝如此,也不好赖着不走,只得默然离开。

    房门紧闭一刻,沐筱萝突然起身,迎着月光坐了很久,头脑顿时清明,旋即起身走向房门。

    翌日,还是破晓十分,宁静的济州行馆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汀月一声高呼过后,整个行馆都不得安宁了。

    “沐筱萝不见了这怎么可能”楚玉系着身上的腰带,满目质疑的走出房间。

    “是真的奴婢刚刚经过娘娘房间的时候,见房门没关紧,这才进去瞧瞧,没想到这是娘娘留下的字笺,这可怎么办娘娘这是去哪儿了啊”汀月将手中字笺递到楚玉手里,急的直流泪。

    本宫走了,别找我-沐筱萝

    “该不会是被楚云钊的人抓回去了吧”一侧,奔雷不敢想象。

    “殷雪风雨雷电”沐筱萝的字迹楚玉认得,既然是她亲笔写下的,该不会是遇到意外,可沐筱萝没有理由离开啊,他才把她救回来

    此时,殷雪跟风雨雷电皆至楚玉面前。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呢”楚玉俊颜冷蛰,狐疑看向众人。

    “属下无能,也是刚刚醒过来。”殷雪现在也是急上眉梢。

    “沐筱萝不见了”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冰魄自房间里走了出来,挑眉问道,一语毕,众人目光皆落在冰魄身上。

    “看我做什么,要是我把她虏走的,我还会在这儿么”冰魄一脸无辜,众人闻之皆默,任谁都没了主意。

    “不过昨晚我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离开行馆了。”冰魄一语,众人互望,这才发现人群中少了两个人。

    “燕南笙这个混蛋看本王不打的他满地找牙你们”在没看到燕南笙的那一刻,楚玉当下恍然,正欲下令时便见不远处,一抹红色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不用你打,本盟主已经满地找牙了”燕南笙叫苦不迭的走向人群,其态甚是凄惨。

    “沐筱萝呢”楚玉也不体恤一下燕南笙的疾苦,径自走上前去劈头盖脸的质问。

    “你就知道沐筱萝没看到本盟主受伤了嘛”燕南笙觉得心寒,师傅啊你收徒弟的时候讲的是不是相生相克的原理啊。

    “快说”楚玉催促道。

    “寒锦衣虏走的,不过沐筱萝似乎十分愿意,她让本盟主告诉你们,等她呆够了自然会回来,别去找她。”燕南笙将沐筱萝的话原原本本的告知给院中各位。

    “她愿意她跟那个贼匪头子很熟么现在什么时候了,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啊”楚玉怒不可遏的瞪向燕南笙。

    “你瞪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说的”燕南笙十分委屈。无语,楚玉猛的推开燕南笙,径自朝府门而去。

    “你去哪”燕南笙急忙追上去问道。

    “本王去找她现在是她说走就能走的么本王做这一切为的是谁啊”楚玉气极了,胸腔明显起伏。

    “听说沐筱萝那个傻子又被楚云钊救走了有这种事”就在众人欲上前劝说的时候,桓采儿突然自拱门处走了过来,眸子轻眨着看向楚玉。

    无语,楚玉深吸口气,旋即正色看向桓采儿。

    “沐筱萝她不是傻子她”

    “她是白痴,桓姑娘,王爷现在真是被那个白痴气急了,您若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先回去哈。”奔雷苦哈着脸陪笑道。

    “也好,如果采儿能帮上什么忙,奔先锋且直说,现在采儿便不打扰了。”桓采儿亦看出楚玉脸色不对,遂转身离开。待桓采儿离开,奔雷怯怯回头,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奔雷现在已经万箭穿心了。

    “如果沐筱萝不想回来,你是找不到她的,寒锦衣可是出了名的狡兔三窟。关我知道他的落脚地就有二十几处,而且能让我知道的地方,你觉得寒锦衣会呆么。”燕南笙挑着眉,苦口婆心劝道。

    “沐筱萝为什么要走本王做错什么了”楚玉眉峰紧皱,渐渐冷静下来,却还是不得要领。众人闻声皆默,唯独汀月抹泪的空当,眸子转了又转。

    秋风拂面,带来几许凉意,金色的叶子在阳光的映衬下散着灿烂的光芒,晃的沐筱萝直挡眼睛。

    “这是金叶连翘”沐筱萝看着遍地黄金中那一抹突兀的黑色,狐疑问道。

    “没听过,这是本尊设计的黄金树,不管是树干还是树叶都是用赤足的黄金做的,怎么样,耀眼不”寒锦衣引以为傲。

    “平时没见尊主有多喜欢金子啊”沐筱萝只道这世上只有楼兰王爱显摆,没想到寒锦衣也是个中高手。

    “本尊当然没有那么俗,不过金子多的没地方放,总不能扔了吧,索性做这些玩意出来装点风景,金灿灿的,本尊真是有才。”寒锦衣自我陶醉中。

    风起,沐筱萝觉得自己在风中凌乱了,相比之下,她真的很穷啊

    “其实尊主既然没地方放这些金子,筱萝倒是有大把的地方。”沐筱萝笑的极为殷勤,甚至有点儿狗腿。

    “你怎么不早说啊,本尊那些金子都种树了”寒锦衣扬着眉,一副很惋惜的模样。

    “没关系,没关系,等再来金子的时候,筱萝帮您分担”沐筱萝信誓旦旦,语气诚恳的让人感动。

    “搬来搬去的多麻烦,再来金子,本尊就种树。”踏着脚下用羊脂玉铺砌的甬道,两人已然走进了寒锦衣众多居所中最奢华的一座-万皇城

    “可这里的树已经种满了啊”沐筱萝依旧不甘心。

    “那就往高种。”寒锦衣觉得自己的智商简直举世无双。一侧,沐筱萝忽然很想戳瞎双目,再看下去,她很有可能会动了歹心,不过介于武力悬殊,沐筱萝只好忍着。

    可诚如沐筱萝耐性首屈一指的人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当看到眼前一片林林丛丛的宫殿时,沐筱萝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金碧辉煌,什么叫富可敌国。只见眼前这一片宫殿皆由赤金打造,上面镶着五彩琉璃,翡翠,玉石,反正什么最宝贝,上面就贴着什么。

    “尊主,您回来啦”就在沐筱萝看的眼花缭乱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蹦跳着跑了过来。

    且不说男孩长相如何,单那挂了一身的琉璃球便让沐筱萝大开眼界。那可不是普通的琉璃啊,那是堪称无价之宝的蓝光琉璃,每一颗拽下来都能买上千匹骏马了。这一刻,沐筱萝觉得不管谁站在这儿,都会觉得贪婪有理,取财无道。

    “宝宝好可爱哟,叫什么名字啊”沐筱萝扬起她认为最灿烂的微笑朝小男孩儿走了过去,双手情不自禁的拽住他肩上的两个蓝光琉璃球。

    “你才是宝宝你们全家都是宝宝”小男孩儿不高兴了,猛的甩着衣服,可怎么都甩不掉沐筱萝那两只手。

    “咳咳别怪她,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寒锦衣轻咳了一声,沐筱萝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旋即陪笑看向寒锦衣。

    “你儿子长的真可爱”沐筱萝一语,小男孩儿和寒锦衣顿时满脸黑线。

    “尊主这是哪儿来的野丫头”小男孩怒了,双眼喷火。

    “这可是万皇城的管家,年过花甲,本尊得力助手,在这里,大家都管他叫乔爷。”寒锦衣肃然解释道。

    “爷爷爷”沐筱萝看着眼前一脸稚嫩的小男孩儿,无语了。这是要逆天吗

    “乔爷,她叫沐筱萝,楚国皇后,把暖玉阁准备出来,让她住进去。”寒锦衣云淡风轻介绍着。

    “楚后果然是小地方来的,没见识。”乔爷狠狠瞪了眼沐筱萝,这才转身走开。

    “你可别小看了乔爷,凭他的身手,十个殷雪都白给。”寒锦衣见沐筱萝的眼睛一直盯着乔爷身上的蓝光琉璃,遂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句。

    “哦”沐筱萝闻言,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蔫了下来。好吧,她承认,她对这位乔大爷身上的珠子动心了。

    “其实你才刚回济州,就这么跑出来,似乎不妥吧”直到现在,寒锦衣都不明白沐筱萝为什么会求自己带她离开济州。

    “你可别想反悔,当初可是你求筱萝过来做客的,如今筱萝来了,怎么你不愿意啊”沐筱萝刻意不去想某人心急如焚的模样,可寒锦衣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本尊倒没什么,想住多久住多久呗。”寒锦衣耸了耸肩,一脸无谓。

    “他们在干嘛”眼见着有一小撮身着碧色纱衣的女子拿着铁镐其形不雅的在抛坑,沐筱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