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27.第327章 37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咳咳”乔爷再度咳嗽起来,沐筱萝怒了,猛的起身看向乔爷,双目喷火,其意便是你他娘的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呃这次是意外”乔爷双手捂嘴,表情无辜。结果就是寒锦衣毫不犹豫的拎起乔爷,将他甩出房间。

    “尊主您让老奴进去啊”门外,乔爷拼命拍门。

    “筱萝啊本尊听说近日大蜀青馆里特别盛行亵幼童,是不是真的啊”寒锦衣扬眉看向沐筱萝。

    “当然了现在一个幼童的价儿提到了五千两,饶是长的可爱些,更是炙手可热”沐筱萝刻意放大音量。

    “二位慢慢聊,老奴就不打扰了。”门外,乔爷简直是以飞奔的速度离开,如果不是被封了穴道,他还真不怕什么猥幼童乔爷如是想。其实乔爷那也是十分憋屈的,他是幼童么是么

    房间内,沐筱萝深吸口气,有没乔爷在,连空气都新鲜不少。

    “你不打算回广宁了”寒锦衣握着汤匙的手指下意识加重几分力道。自醒过来之后,他便没见楚玉出现过,心下好奇。

    “短期内不会,反正这里吃的好喝的好,筱萝还真有点乐不思蜀了。”沐筱萝忽然觉得心痛,她很想差人打探楚玉的消息,可既然要相信,是不是该相信的彻底些呢。

    “这里会比万皇城更好”寒锦衣不以为然,深邃的眸子散着似月光般温柔的光芒,淡声邀请道。

    “在筱萝眼里,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比万皇城更好的地方了,饶是筱萝老了,一定要请尊主收留啊”沐筱萝满眼希翼的看向寒锦衣。

    “为什么要等老了”寒锦衣不解。

    “因为只有人老了,才适合喝糙米粥,适当的粗食可以延年益寿,而且人老了还特别缺乏安全感,万皇城的金子专治此症”沐筱萝这样解释。其实连沐筱萝自己都觉得这话听起来狗屁不能,若在以前,寒锦衣一定会用最恶劣的言辞反驳沐筱萝,并附上丑女就是矫情,你脑子进水了这样的评语。可此时,寒锦衣在沉默半晌后,看向沐筱萝

    “那就这么说定了。”寒锦衣淡声开口,继续喝汤。沐筱萝本以为自己会接受狂风暴雨的洗礼,却不想寒锦衣连个雨点儿都没下,顿觉浑身不舒服。

    “明日本尊主便跟乔爷回去,你保重。”见沐筱萝欲言又止,寒锦衣继续道。

    “其实尊主离开,筱萝还是万分不舍的”

    “那本尊主不走了”寒锦衣登时改口,一语毕,沐筱萝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嘴巴,让你丫的嘴贱。

    翌日,寒锦衣还是随乔爷离开了太子府,虽然沐筱萝是真的有些不舍,但换来耳根子清净还是值得的。不过乔爷也算够意思,在离开前,给了沐筱萝几瓶毒药,说是在她走投无路时用的着。之后鉴于沐筱萝的智商,又给了她几瓶解药,若误食,还可以自救。

    适楚,沐筱萝到御医院探望殷雪,拿葛聂的话说,就算太子殿下不吩咐,看在殷雄的面子,他也会竭尽全力让殷雪恢复的快些。沐筱萝倒不是相信葛聂,主要是有殷雄这个哥哥在,她放心把殷雪留下来。

    “殷雪,本宫知道你累了,那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吧,自跟本宫以来,没少让你出生入死,若不是你啊,本宫不知道死多少次了”沐筱萝拉着殷雪的手,樱唇轻抿,眸间有泪。

    “本宫先走了,若是”若是能活着救出封逸寒他们,我一定回来找你沐筱萝不确定这房间周围有没有隐卫,所以有些话就只能搁在肚子里。

    离开太子府,沐筱萝上了早就雇好的马车,走至拐角处便被人拦了下来。

    “太子妃就这么走了不等主人醒过来道别吗”殷雄对沐筱萝的不告而别有些不满。

    “实在没这个必要呵。”沐筱萝也想,可惜没有时间了。离一个月的期限还剩下十五天,她真不敢保证若自己不出现,楚云钊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正如乔爷所言,如果不是疯了,他决不会劫持五国国君,这简直是自掘坟墓的行为。

    “可主人是因为太子妃才会中蛇毒。”殷雄觉得沐筱萝的做法有些无情。

    “若论人情,楚漠北还是欠本宫的多些,本宫一向大方,等他醒过来,你且告诉楚漠北,多的那些本宫就不用他还了,对殷雪好点儿。驾”沐筱萝不再看殷雄,陡然扬起长鞭。

    殷雄只道沐筱萝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就算没有殷雪护着,她也会派别人保护自己,所以对沐筱萝只身离开并无太多想法。

    一楚的时间,沐筱萝驾着马车出京城数里,直至黎明时分才到了下个集镇,于是随便找了家客栈暂时歇脚。

    “你们听说没有,楚玉三战三捷,已经攻蟣uo徙晒懦橇恕笨驼荒冢弩懵懿抛龋闾蕉悦孀郎系穆啡思仔朔芸凇

    “真的假的大楚内讧有段日子了,楚玉可一直处于被动啊”路人乙表示怀疑。

    “谁说不是呢,这次楚玉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主动出击,打的楚云钊的大军溃不成军。那个曹什么来着,听说也被楚玉给挑了啧啧,真不愧是战场神话,果然厉害”路人甲赞叹道。

    “照你这么说,那楚玉是赢定了真他娘的衰我昨天才押楚云钊赢”路人乙狠拍大腿,懊恼至极。沐筱萝闻声,唇角不由抽了两下,原来是地下钱庄开的赌局。

    “话也不能这么说,楚玉也才攻占汜闵古城而已,现在局势还不算明朗,说不定楚云钊还有转机的”路人甲安慰道。

    “这大楚的破仗打的还有没有个头儿了,老子都押出三百两了,老子就怕啊等楚玉和楚云钊分出胜负的时候,老子他娘的已经寿终正寝了”路人乙悻悻道。沐筱萝实在听不下去了,索性叫来小二点了两个菜。

    待饭菜上齐,沐筱萝拿起筷子,匆匆吃了两口便要上路,奈何准备离开时,却碰到了一纨绔公子哥儿。

    “赵爷,这小娘子长的不错”公子哥儿身边的跟班一眼便盯上了沐筱萝,即便沐筱萝女扮男装,却还是让贼眼的跟班儿给认出来了。

    “嗯不错小娘子,这么好的身段不露出来可真是暴殄天物啊怎么样,跟爷走,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公子哥儿摇着扇子挡在沐筱萝面前,一对细眯眼落在沐筱萝的脸蛋儿上,贪婪至极。

    “爷真有钱。”沐筱萝漠然看着眼前的公子哥儿,冷笑开口。此时,已有小二颠儿颠儿的跑了过来。

    “赵爷,您快楼上请,楼上包间早就为您准备好了”开店本就图个相安无事,此刻,小二便是想将这位当地一霸的赵爷请到楼上,好让沐筱萝脱身离开,奈何这位赵爷色迷了心窍,伸手便欲拽沐筱萝。

    “赵爷”小二再欲开口,便被赵公子身边的跟班给撩到了地上。

    “这位爷不必动手,奴家闲着也是闲着,便是陪爷喝两杯也无不可,既然楼上有包间,那爷请吧”沐筱萝深知硬来定是跑不掉的,于是薄唇微勾,嫣然浅笑。那赵爷怎经得起沐筱萝的倾城一笑,当下腿软,幸而有跟班儿扶着,才不致堆在地上。

    小二虽然担心沐筱萝,可碍于强权,亦不敢多言,于是在小二的引领下,沐筱萝与那赵爷一同入了包间。

    在混迹皇宫数十载的沐筱萝眼里,眼前的赵爷无疑就是炮灰,只要她稍稍动点儿心思,这厮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其实对于这种连人都算不上的混混,沐筱萝是不屑亲自出手的,可鉴于身边没人,沐筱萝也让这位赵爷荣幸了一把。

    包间内,眼见着赵爷和他身边的跟班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沐筱萝俯身朝着赵爷脸上拍了两下,遂单手嵌住赵爷的下颚,另一只手提壶,硬是将剩下的酒全都灌进赵爷肚子里,这才扔了酒壶。

    “爷不是想喝么奴家请爷喝个够”沐筱萝冷嗤着看向一脸不甘的赵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彼时还咋呼得瑟的赵爷,此刻已经没了呼吸。沐筱萝并不急于逃命,现在出去,一旦被人发现,自己未必能跑的掉,于是沐筱萝取下包间烛台上的红烛,本想放把小火儿,却不想还没来得及动手,房门便被人踹开了。

    “死东西让你嫖让你赌今天看你怎么跟老娘解释”后来沐筱萝回忆这件事时,觉得自己的计划还是天衣无缝的,只要点了火,烧死个把人太正常不过了,介时众人只道是这位赵爷玩火焚,与她沐筱萝和客栈皆无关系。

    可惜现在,沐筱萝麻爪了。

    “行啊还点蜡烛,整的挺有情调啊老不死的,你给老娘滚起来”只见踹门的母老虎一身肥膘,走路横甩时,分分钟都似能甩出几斤油,身后,一群长相可圈可点的丫鬟们各个彪悍十足,亦跟着冲了进来,彼是还很宽敞的包间,此刻已经人满为患了。

    “起来你听到没有”母老虎一把扯起那位赵爷的耳朵,硬是将其整个人提了起来,沐筱萝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觉得很疼。

    “老老东西你你这是怎么了老赵老赵你怎么死了啊”在意识到口中那位老东西已经死翘翘的时候,母老虎顿时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一侧,沐筱萝噎了下喉咙,随后一步步蹿到门口,正欲开路时却听身后一声高喝,于是沐筱萝便被众丫鬟五花大绑了起来。

    “是你是你这个狐狸精害死了我们家老赵”母老虎将那位赵爷扶到椅子上,继而如旋风般冲到沐筱萝面前,睚眦欲裂。

    “淡定冷静老夫人,奴家可是帮您呢,他这一死,您以后再也不用着捉奸了而且他死之后,您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更年轻的,帅气的,热情洋溢的帅哥儿陪你共度余生,岂不美哉”沐筱萝殷勤陪笑,态度谦恭至极。

    “住口老娘与他几十载夫妻,举案齐眉,鹣鲽情深当年拜堂时,我们发誓要一起白头偕老如今他死了,老娘跟谁白头偕老啊”母老虎哭的甚是伤心,掉下来的眼泪比珍珠还真。沐筱萝知道她是真的伤心了。

    “老夫人不觉得自己太可悲了么那些曾经的山盟海誓,如今就只有您一人记得。”沐筱萝悲戚开口,目露同情之色。

    “哼你还是替你自己可悲吧来人搜”母老虎一声令下,顿时有三五个丫鬟从沐筱萝身上把彼时乔爷给她怕宝贝全都掏了出来。

    “说你是用哪瓶毒药害死我们家老赵的”母老虎看着桌上十几个瓷瓶,愤然咆哮。

    “呃不太记得了那个,您老确定不用筱萝给您介绍一位多金又帅气的俊男么”沐筱萝苦哈着脸,心下已经毛毛的了。

    “不记得好办你,把这里头的东西都给老娘倒出来,既然她不记得,那就一起喝”母老虎是铁了心要置沐筱萝于死地。

    眼见着瓶子里那些花花绿绿的液体被倒在同一只碗里,沐筱萝开始磨牙,若真这么死了,她不甘心大风大浪过来了,小阴沟里翻船这种事儿传出去有损名声啊

    此刻,已有丫鬟将那碗五彩斑斓的液体递给母老虎。

    “是你害死我夫君,现在我就送你到我夫君面前,给他道歉”母老虎左手端着瓷碗,右手嵌住沐筱萝的下颚。

    “救命啊”要道歉也是他给本姑娘道歉啊沐筱萝如是想,不过沐筱萝现下也没有太多想的功夫儿,当即大呼。

    “这里是老娘的地盘,只要老娘在,没人敢救你狐狸精,受死吧”母老虎当即要把毒药灌进沐筱萝的嘴里,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银光闪过,母老虎的身体,简直是以飞的速度撞到墙上,端着毒药的手正插着一把森森的匕首。

    “夫人”众丫鬟哪顾得上沐筱萝,登时围向母老虎。

    沐筱萝惊愕之余狠吁口气,她便知道,如她这般交友广阔之人,临危必有贵人相助。好吧,她承认,就在母老虎闯进来时,她嗅到了一股金子的味道,那是万皇城独有的金子。

    “你早出来一会儿能死不”沐筱萝稳了稳心神,旋即冲向正在窗口处束手而立的寒锦衣面前,大声咆哮。老子吓出汗来了,知道不知道不沐筱萝心里腹诽着。

    “出来早了你会喊救命么不喊救命,本尊主怎么知道你害怕。既然知道害怕,下一次看你还敢不敢单枪匹马的出来行走江湖。”寒锦衣的声音静如平湖,俊颜淡定自若,偏生这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惹的沐筱萝真想挥拳揍上去。

    森冷的山洞里,水滴答滴答落在岩石上,发出幽幽的回声,山洞深处,有四人正在不亦乐乎的猜单双。

    “怎么又是双啊封逸寒,你作弊”狄峰看着石案上仅剩下的两颗石子,双目喷火,怒声斥责。

    “不能够啊他若作弊老夫怎么会赢呢”楼兰王扬起白眉,为封逸寒辩护。

    “很简单啊,你们两人狼狈为奸。”狄峰身侧,段梓桐秀眉瞥向封逸寒的袖口,似有深意道。

    “小姑娘,没有证据不好冤枉人的,老夫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会做那种龌龊事,不能不能”楼兰王摇头。

    “梓桐真是看不下去了,大夏本来就穷,你们一个富的流油,一个兵强马壮,犯得着这么欺负人么封逸寒,你敢说你袖子里没有东西”段梓桐索性起身,厉眸看向封逸寒。

    “没有啊”封逸寒甩了甩袖口,一脸无辜道。

    “有胆你别动咻”段梓桐冷眸开口,紧接着将手指搁在唇边,吹出一阵古怪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封逸寒袖子里,两只肥肥的蛊虫各自背着石子爬了出来。

    人证物证俱在,狄峰顿时发彪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