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17.第317章 36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沐筱萝说话间,身体柔若无骨的堆在了地上,几乎同一时间楚漠北亦四肢无力的委在了沐筱萝身侧。

    “为什么本太子真的中了软骨散沐筱萝,你怎么样”在意识到自己中了软骨散之后,楚漠北心中大骇,他已经做了周密的计划,难道是百密一疏

    “怎么会这样来人快来人”沐筱萝也不理楚漠北,当下吃力大喊。

    “沐筱萝任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此刻,刚刚还被沐筱萝气的一脸褚色的周郧,挺着肥肥的肚子踱步走了过来。

    “周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齐王夏王楼兰王寒尊主晗月”沐筱萝柳眉紧蹙,转眸看向早已趴在桌上没了气息的死士时,心底愧疚不已。无名老奸巨猾,稍有不慎便会让他看出端倪,所以她不得不牺牲这些人以换得无名的信以为真。

    “别叫了他们都死了沐筱萝你不是说你很记仇么告诉你朕也很记仇你让朕丢了四座城池,朕就把你大卸八块”周郧早就气红了眼,当即抽出匕首,狠狠刺向沐筱萝,几乎同一时间,楚漠北拼了力气撑到沐筱萝面前,突然出手。

    血,自周郧的匕首上蜿蜒而落,染红了楚漠北本就鲜红的喜服。

    “楚漠北你”沐筱萝愕然看着左臂受伤的楚漠北,心底震撼不已,令楚漠北受伤,她意料之外。

    “周郧这里是大蜀,你别太放肆了”楚漠北愤然怒视周郧,目光如锥。诚然他不喜欢沐筱萝,却也无法看着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捅死。后来沐筱萝提及此事时,楚漠北只道作为入得了他楚漠北眼的对手,沐筱萝只能死在他手里。

    “大蜀呵楚漠北,你且睁眼看看,坐在龙椅上的真的是你老子”周郧冷哼之时,千面已然走下龙椅,一步步走到楚漠北面前。

    “世人皆道大蜀太子睿智无双,千面觉得也不过如此么连自己老子都认不出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逊。”千面说着话,将脸上的面皮撕扯下来,露出一张没有眉毛的脸。

    “父皇……你们把父皇怎么样了”楚漠北剑眉紧皱,吃力撑起身子欲抓千面,奈何身体软若无骨,千面只轻轻一推,楚漠北便已跌倒在地,受伤的左臂与地面摩擦,鲜血如注。

    “不堪一击啧啧,这张脸皮倒是极品,周王,匕首借用一下”千面目露阴森的接过周郧手中的匕首,继而将匕首的尖端对准了楚漠北。

    “千面你敢凭你一条贱狗,连给楚漠北提鞋都不配叫无名出来”一侧,沐筱萝猛的挡在楚漠北面前,秋水明目直视千面,丝毫不惧眼前近在咫尺的利刃。

    “敢骂本都尉是狗你”就在千面扬起匕首时,一阵浑厚的声音陡然响起。

    “住手”见是无名,千面虽心有不甘,却还是扔了匕首退到一侧。

    “无名都尉,您可是答应把沐筱萝给朕处置的,不能反悔啊”周郧提醒了一句。

    “周王放心,无名说到做到”无名点头之时,已然站在了沐筱萝面前,身后,魅姬一袭华裳的跟在后面。

    “无名,你好卑鄙,枉父皇当你是八拜之交你竟做出这等忘恩负义之事”楚漠北不顾臂上刀伤,双手紧攥成拳。

    “漠北侄儿,若本都尉不念及兄弟之情,又岂会留你一命,放心,你父皇他没事,现正被关在石室里,稍后本都尉便会带你去见他。”比起初见,无名头上黑白相间的头发已有大半变成了黑色,脸色红润,皮肤紧致光华,目测正值壮年,实则花甲已过。

    “无名,你好计谋啊其实整场戏里的新娘可以是任意的路人甲,你为何要执着本宫呢”在无名出来的那一刻,沐筱萝忐忑的心终是稳了下来,筹谋这么久,终究没有白费。

    “因为本都尉疼你啊大蜀太子妃,多少女人求而不得的封号”无名眉眼皆笑,眼底精光陡闪。

    “无名,你这次玩大了,齐、夏、楼兰、南,包括万皇城你都得罪个遍,你觉得凭你一个铁血兵团,可以抵御众国联军么”沐筱萝冷眸看向无名,疼她那好啊一会儿看自己怎么疼回去

    “错错错得罪这几国的可不是铁血兵团,而是大蜀现在整个金銮殿除了你们两个,死的死,昏迷的昏迷,外面也都被老夫控制起来了,所以没人知道老夫曾在这里出现过,自然也不会有人相信这一切是老夫栽赃嫁祸了”无名理所当然道。

    “无名你卑鄙”楚漠北皓齿狠咬,厉声咆哮。

    “不,这不是卑鄙,这叫战术,兵法里不也有一句叫兵不厌诈么老夫这么做,无可厚非”无名耐心解释。

    “无名,你这么做无非是想引起七国大战,只是大楚内讧,你用得着弄出这么大动静么还是除此之外,你还有更大的目的”沐筱萝试探开口。

    “小姑娘,想套本都尉的话,你还嫩了点儿来人,带他们下去把这里收拾干净”无名冷笑一声,挥手下令。

    “慢着”沐筱萝突然起身,身姿轻盈的直立在无名面前。

    “你你没中软骨散”眼见着沐筱萝毫不费力的站起来,无名大骇。

    “已经很明显了,不是么”沐筱萝耸了耸肩,悻悻道。

    “岂有此理魅姬,把她绑了”无名怒目如锥,只是话音未落,便听身后砰的一声,回眸时,只见魅姬,千面还有周郧皆已倒地,昏迷不醒。

    “你你下迷药”无名一眼便知三人中了迷药,奈何转身时,自己亦觉头脑发沉。

    “老东西你以为有软骨散就厉害了说,你这么做到底什么目的你可别告诉筱萝,你想七国大乱,只是想他们无暇顾及大楚内讧,这个理由太牵强,筱萝不会信的换个说法”沐筱萝冷眸看向无名,继而伸手自地上捡起千面掉落在地的匕首,唇角勾起一抹幽冷的弧度。此刻,楚漠北亦惊骇不已,沐筱萝居然没中软骨散这说明什么说明什么靠,居然被她耍了

    “丫头,是本都尉小看你了要杀要剐随便”大风大浪过来了,结果在这里翻船,无名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沐筱萝手里,心里那叫一个不甘

    “看来是不想说了无名,本宫念你之前放本宫一次,不要你的命但是么你总该留下点儿什么才行。”沐筱萝有模有样的挥着匕首,眸子朝无名胯下瞄了过去。

    “喂沐筱萝,你不能太猥琐啊”无名只觉四肢无力,身体踉跄着后退。

    “说不说如果你不说,筱萝还有更猥琐的”沐筱萝说话间猛的扬起匕首将无名外面的长袍斩开。

    “沐筱萝你别太过分”无名面色煞白,所谓返老还童,也算童子功的一种,若是没了那跟废他武功有什么区别啊

    “过分你也好意思说过分两个字如果不是本宫料事如神,齐王他们早就死在你手里了比起你做的一切,筱萝再怎么做都不过分说,你到底什么目的还是你受人指使”沐筱萝声音寒蛰,冰冷如锥。

    “你你什么意思封逸寒他们没死那这些”无名瞠目结舌,懊恼看向沐筱萝。

    “你有千面,本宫就不能有冷冰心么罢了,本宫一向纯洁,做这种事儿还真下不去手,不如这样,本宫把你扒光了游街示众,再将你的罪行一并昭告天下,之后轮着送到大夏,大齐,楼兰,南,最后送到万皇城,那里的黄金树快没有肥料了,只是不知道你到万皇城的时候,身上的部件还剩下几个。”沐筱萝撇匕首,随后唤出殷雪。

    “沐筱萝你卑鄙无耻你丧尽天良”无名彻底绝望了,如果桌上死的那些人不是封逸寒他们,那他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最可恨的是,自己功败垂成也就罢了,却好死不死的落到了沐筱萝手里,若真让她游街示众,以后自己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

    思及此处,无名有心嚼舌自尽,奈何这迷药药力太强,他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殷雪欲绑无名之时,金銮殿的宫门突然开启,紧接着便是黑白两抹人影飘际过来,明明很缓慢的速度,可眨眼间那两抹身影已至近前。沐筱萝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便听到两声惨叫。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当沐筱萝清醒的时候,无名,魅姬和千面已经不见,对面,殷雪匍匐在地,单手捂胸,口吐鲜血,而自己则在寒锦衣的怀里,温热的液体滴落在手背上,触目惊心

    在此之后,楚漠北服食了葛聂的解药,将残局交给皇甫俊休,自己则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石室,殷雪亦被抬到御医院救治,沐筱萝便一直守在寒锦衣的榻上,两天两楚未睡。

    楚,深幽如墨,偶有风过,树叶沙沙作响。房间内,沐筱萝用温石不停撮着寒锦衣的手心。

    “你不是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看着床榻上面色惨白的寒锦衣,沐筱萝眼泪簌簌而落,葛聂说寒锦衣受了很奇怪的内伤,身体会发冷,只有用温石###,才能保证肺腑不被冻坏,还说如果那一掌落在她身上,灰飞烟灭都有可能。葛聂说他没有夸张,沐筱萝相信。寒锦衣的武功她是见识过的,只是一掌便要了寒锦衣的半条命,若换成自己,灰飞烟灭有什么不可能呵。

    “沐沐筱萝,你出来一下,本太子有事找你。”对于彼时沐筱萝诓他中软骨散一事,楚漠北本想追究,可现下这种情况,对待此女,还是顺毛比较明智。

    无语,沐筱萝缓缓将寒锦衣的手搁回锦被,将温石放在榻边,秋水明眸有些不舍的自寒锦衣身上移开。

    深秋的楚,独有一股寂寥落寞之感随风而至,凉亭内,楚漠北看着沐筱萝脸上的憔悴,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情愫,很不舒服,好像自己的心被攥在别人手里,那种无法自控的感觉让楚漠北有些无所适从。

    “殷雪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至少一个月内不能再用武功。”楚漠北淡声开口,声音出奇的温和。

    “只是一招,他们只用了一招,锦衣和殷雪就已经伤重如此到底他们是什么人”沐筱萝柳眉紧蹙,月光下,那双眸寒蛰如冰。

    “很难说,当时本太子也在场,惭愧的是,本太子甚至没看清他们是如何伤了殷雪和寒锦衣的。由此可见,这两个人的武功定在无名之上”楚漠北刻意忽略心底那股莫名的情愫,肃然开口。

    “蜀王可好”沐筱萝深吸口气,转眸时,赫然看到楚漠北左肩上缠着的白纱。

    “父皇那里本太子也问过了,除了知道无名是铁血兵团的都尉,知道他想雄霸七国的野心之外,一无所知。”楚漠北不觉得沐筱萝会关心自己的父皇,所以她的言外之意,楚漠北自然明白。

    “其实太子殿下不该救我的,若筱萝死了,便不会连累寒锦衣和殷雪。”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眼底暗淡无光。

    “你若死了,本太子很有可能会落得克妻的恶名,介时本太子还能再娶不了”楚漠北爽朗笑道,眉眼弯弯。

    “呵难得太子殿下在这个时候还能说笑。周郧在哪里筱萝想要见他。”与我有仇之人,睚眦必报,与我有恩之人,舍命相保,这是沐筱萝的座右铭。如今殷雪和寒锦衣因为自己而被人打成重伤,这件事若就这么算了,她就不姓沐

    “你觉得周郧会知道”楚漠北不以为然。

    “无名但得有脑子,便不会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那个草包。”沐筱萝冷声开口。

    “那你找他有什么用”楚漠北狐疑看向沐筱萝,见其目露阴狠之色,心下不由为周郧的命运担忧起来。

    “筱萝想让他知道,即便筱萝不能将他大卸八块,但筱萝一样有办法让他肉疼”此刻,郁积在沐筱萝心底的愤怒如洪水般汹涌澎湃,她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发泄怒火。

    “本太子这便安排。”楚漠北意识到沐筱萝的用意,淡声道。

    漆黑的树林深处,一座废弃的佛堂内,幽光明灭,闪如鬼火,无名战兢跪在地上,两侧,魅姬和千面依旧昏厥未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无名,这一次功亏一篑,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幻萝娇柔的声音透着森森的寒意,眸,清冷如刃。

    “无名知罪。”饶是无名以花甲之龄,铁血兵团都尉之尊,仍被眼前二人的威压逼的不敢抬头,身体如枫叶颤抖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