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11.第311章 36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此一时彼一时,筱萝现在的欣赏水平变了不是。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如果齐王没什么重要的事儿,筱萝想休息了。”冷冰心勉强勾唇,笑容有些僵硬。

    “既然你不肯说,逸寒不会逼你,但若让逸寒查出是楚漠北暗中做了手脚,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来的匆忙,没把思卿带来”封逸寒眸色暗淡,抿唇时欲转身离开。即便他迫切想知道真相,却还是舍不得让沐筱萝为难。

    “思卿”冷冰心下意识开口之时便后悔了,这种情况下,接茬儿就是找死

    “是啊,逸寒知道你想念思卿,可是长途跋涉,逸寒怕它受不了。”封逸寒淡声解释。一侧,汀月闻声噎喉,正想接过话茬儿,却还是晚了一步。

    “难得齐王怜香惜玉,那丫头有福了。”后来冷冰心回忆这件事时,觉得问题不在自己身上,思卿思卿,怎么听都是女人的名字,再加上封逸寒当时的语气,她只是十分应景的赞美了一句,人之常情啊

    “丫头”封逸寒闻声转身,狭长的眸微微眯起,

    “那个主子一向”汀月上前欲打圆场,却被封逸寒拦了下来。

    “关于思卿筱萝能将自己身边最贴心的丫鬟送给逸寒,逸寒直到现在都很感激。”封逸寒踱步走向冷冰心,薄唇轻启。

    “呃”冷冰心从汀月眼睛里看出端倪,当下心虚:“客气了”就在冷冰心语毕之时,封逸寒陡然伸手扯住冷冰心的衣领。

    “你是谁”俊冷的容颜顿时如覆冰霜,封逸寒加重手中力道,厉声低吼。

    “在下冷冰心,沐筱萝麾下一员,依主人之命执行任务,齐王莫急,先松手嘿”冷冰心甚至没用封逸寒问第二句,当即和盘托出。一侧,汀月挑眉,再挑眉,一滴冷汗落了下来。

    “汀月,朕要见沐筱萝”封逸寒陡然松手,转尔看向汀月。

    “这个。”汀月犹豫之际,封逸寒已然踱步离开。

    “快跟上,莫让他乱闯,让人发现就不好了”冷冰心提醒汀月,汀月亦知事态严重,当即追了出去。

    且等汀月离开,冷冰心方才舒了口气,只是气儿还没顺,便见眼前一片漆黑。

    “筱萝,本尊需要解释。”爽朗的声音陡然响起,冷冰心抬眸望去,顿觉精神抖擞,眼前之人虽称不上风华无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让人只一眼便心生崇拜之意。

    “尊主请坐”冷冰心大脑飞快旋转,彼时楚漠信所提到的那些人里,只有两位不是君主,其中一位还是女子,所以眼前之人,该是万皇城主寒锦衣。

    “尊主请坐呵”冷冰心干笑着开口,心里却叫苦不迭,怎么又是这句话啊不就是嫁给楚漠北么,有什么好解释的啊

    “筱萝,本尊从楚漠北那小子的寝宫过来,他说你是自愿嫁给他的,是真的么”寒锦衣一袭黑袍,眉目间透着掩饰不住的忧郁,看的冷冰心情不自禁的想要伸手为他抚平纠结的剑眉。

    “是是真的啊”有了前车之覆,冷冰心回答的分外小心。

    “原因。”寒锦衣的眸直直射向沐筱萝,那眼中的光芒看的冷冰心都觉心碎。她觉得这个男人对沐筱萝,是动了真心。

    “原因原因就是两情相悦尊主不必问筱萝为何会弃楚玉不顾,事实上,感情这种事有谁能说的清呢”冷冰心回答的模棱两可。

    “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你确定除了楚玉,楚漠北是你最好的选择”寒锦衣神情淡然,心,却似被人狠揪着,第一次,他尝到痛的感觉。

    “确定”虽然寒锦衣掩饰的很好,可冷冰心依旧从那双黑如子楚的眸子里看到了悲伤。

    “这是本尊主的贺礼,希望你喜欢,告辞。”寒锦衣没再开口,而是将一颗偌大的紫光琉璃球放到了桌面上。于是冷冰心茫然了,对于这个贺礼,她该持怎样的态度呢沐筱萝身为旌沐号的大当家,富可敌国,应该不会将这些宝贝放在眼里吧遂在经过几番挣扎之后,冷冰心甚至没看一眼桌上的紫光琉璃球,便欲起身相送。

    “你若有时间便到万皇城看看青儿她们,她们可等着跟你一起玩挖出玉如意便喝糙米粥的游戏呢”寒锦衣似是无意提了一句,冷冰心这回学聪明了,只应了一声,不敢再有任何质疑,可惜还是难逃厄运。

    于是当汀月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冷冰心被寒锦衣卡住脖子的场面。

    “寒尊主您这是做什么快把我家主子放下啊”汀月急急冲上去,却被寒锦衣封了穴道。

    “你是谁”寒锦衣眸色凛然,厉声问道。

    “沐筱萝的手下冷冰心,奉命执行任务咳咳尊主怎么知道冰心是假的啊”冷冰心一直以自己的应变能力为傲,可连挫两局,她忽然开始怀疑自己了。

    “如果你是沐筱萝,本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本尊拿出紫光琉璃球的时候,你就算不亲上两口,也会眉开眼笑,最不可能的就是视若无睹。”彼时楚玉与段婷婷相好,沐筱萝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尚且不忘敛财,试问这样的脾气秉性,会对一颗偌大的紫光琉璃球无动于衷么

    “本尊主要见沐筱萝”在听到冷冰心是沐筱萝的属下时,寒锦衣松了手。

    “咳咳汀月,麻烦你了”冷冰心揉了揉有幸还长在自己身上的脖子,无奈开口。寒锦衣闻声挥手,顺间解了汀月的穴道。

    待汀月离开,冷冰心觉得有必要把门关上,拒绝会客,奈何才想关门时,便见一女子行至门口,看打扮,不似中原人。

    “姐姐不打算让梓桐进去么”冷冰心承认眼前女子堪称绝色,但那是十年前,以她现在的年纪,自己不开口叫姑,已经是客气了。

    无语,冷冰心只道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无错的原则,只侧身让路,伸手示意段梓桐请进。

    让冷冰心觉得无比悲催的是,原本还温婉和善的老美女,才一进屋,便怒目圆睁。

    “你是谁”段梓桐一语,冷冰心顿时有了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的想法。

    “这个晗月公主看不出来么”冷冰心垂死挣扎。

    “你可以说出任何人的名字,唯独不可以是沐筱萝。本宫问你,沐筱萝在哪里”段梓桐开门见山。后来冷冰心在段梓桐那里知道了这个世上还有同心蛊这样的虫子,便厚脸皮的朝段梓桐要了一只,后来又不小心种到了奔雷的身上,再后来奔雷付出惨痛的代价后,再也不想去青楼了。

    “汀月救命”汀月能及时赶到,冷冰心真是万分的欣慰。

    此刻,沐筱萝的房间里,已是人满为患。直至段梓桐走进房间,沐筱萝将刚刚解释了两遍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

    “所以你觉得铁血兵团的无名是想利用你和楚漠北大婚的机会,致我们于死地介时各国群龙无首,自顾不暇,便无人再理会大楚内讧了”封逸寒凝眸看向沐筱萝。

    “至少有这种可能。”沐筱萝应声点头。

    “无名若让本尊主遇着他,必将他埋在黄金树下做花肥”寒锦衣凛然开口。

    “既然你知道是阴谋,为何还要答应楚漠北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段梓桐疑惑不解。

    “筱萝没的选择啊如果筱萝不答应,金门必定出兵,介时莽原岌岌可危,若曹坤这个时候进犯,后果可想而知。”沐筱萝有些无奈,其实如果楚漠北不是担心楚熙安危,自乱阵脚的话,就算他不央求自己,自己也会乖乖跟他来大蜀的。

    “那现在怎么办敌暗我明,很难防备的。”段梓桐蹙眉开口。

    “其实就算诸位不找筱萝,筱萝也打算晚些时候找诸位商谈此事,筱萝想过了,不管筱萝的猜测是否属实,诸位都不易留在京城。”沐筱萝肃然道。

    “可我们若离开,势必打草惊蛇。”封逸寒忧心看向沐筱萝。

    “其实三位看到筱萝现在的容貌,便该猜到筱萝的计划,不是么”沐筱萝唇角勾笑,眼底华彩纷呈,这趟带冷冰心来真是赚到了。

    为了不引人注意,封逸寒三人并未在沐筱萝的房间呆太久,待三人离开,沐筱萝觉得是时候跟冷冰心交换身份了,幸而发现的人皆是信得过的人,否则被有心机的人看出端倪,她可就被动了。

    然则就在沐筱萝打定主意开门之际,楚漠北仿佛雕像般站在门前,神色俊冷。

    “太子殿下找冰心有事”沐筱萝诧异之余,笑颜道。

    “不打算请本太子进去么”楚漠北挑眉开口,未等沐筱萝反应过来,楚漠北已然进了房间。沐筱萝犹豫片刻,转身将房门关紧。

    “太子殿下请坐,冰心这就给您沏茶。”沐筱萝猜不透楚漠北的用意,自不能先起话茬。

    “本太子一直以为楚后十分精明,可自莽原到现在,本太子怎么都想不明白,何以楚后要与冷冰心交换身份是楚后舍不得楚玉,所以想以冷冰心的身份照顾在楚玉身边呢还是楚后厌恶本太子至极,所以连同行都觉无法忍受”楚漠北语毕之时,沐筱萝手中的茶杯已经开始溢水了。

    “咳太子殿下的意思是”沐筱萝自知理亏,语气谦和了许多。

    “本太子的意思是,从莽原开始,本太子就已经看出那个沐筱萝是假的之所以不说,便是想知道楚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惜的是,直到现在,本太子仍然没有看到楚后这么做的用意和心机,这令本太子很失望。”楚漠北邪魅的眸如覆冰霜,声音冰寒入骨。

    第一次,沐筱萝觉得自己在楚漠北面前找不到任何辩解的理由,所以默。

    “本太子承认,此番与楚后联手,目的是为解大蜀内忧,可说到底,如果能抓到无名,于你于我,都是好事。漠北麻烦楚后,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即便你对漠北印象再不好,是否也该先以大局为重,难道楚后觉得我们在玩小孩子过家家一旦失败,漠北自是输不起的,难道楚后就能输的起”楚漠北一番严词令沐筱萝无力反驳,她承认,与冷冰心互换的原因正如楚漠北所说,她想照顾在楚玉身边,她分分钟不想和楚漠北走在一起。

    “你真的从一开始就认出冷冰心”沐筱萝表示怀疑。

    “作为两看两相厌的死敌,即便楚后化成灰,漠北也能认出来。如果不想死,楚后知道该怎么做了打草惊蛇的后果,楚后未必承担的起”楚漠北冷声开口,旋即未等沐筱萝回应,便已离开。

    待楚漠北离开,沐筱萝独坐桌边,痛定思痛之后,决然起身朝冷冰心的房间走去。

    暗处,直至沐筱萝的身影渐行渐远,皇甫俊休方才舒了口气,

    “楚后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高兴啊”

    “被本太子骂了个狗血喷头,她还能高兴得起来么不过还真是爽极了的爽啊”楚漠北长舒口气,心情大好。

    “太子殿下,微臣冒昧问一句,您是从什么时候看出冷冰心不是沐筱萝的啊”事实上,在宫中密使来报时,皇甫俊休还真是刻意看了眼冷冰心,那易容的水平,真不是一般的高,反正凭他的肉眼凡胎没看出来就是了。

    “本太子到现在都没看出来,不是密使禀报的么。”楚漠北十分诚实回答。一侧,皇甫俊休挑了挑眉,狂甩冷汗。彼时他趴窗户时,太子殿下可不是这么跟沐筱萝说的。

    事实上,楚漠北隐藏在皇宫的眼线能发现这个秘密,也多亏了段梓桐,也只有像段梓桐这种不会武功的人进了冷冰心的房间,那些密使才敢靠近偷听。

    蜀皇城的御医院外,楚玉抬头望天,瞳孔跟着天上的飞燕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儿。

    “王爷,没想到李准的师兄还真是个神医居然不用号脉,只看了眼李准的信函便能对症下药,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奔雷赞叹道。

    “什么不用号脉,他给本王号脉的时候你没看见罢了”楚玉登时反驳,若这话让沐筱萝听了去,一定会有所怀疑,介时可就麻烦了。

    “呃奔雷怎么没看到”奔雷挠头,不以为然。

    “废什么话,马上去找夏王,本王有事找他商量”楚玉心知要想阻止楚漠北和沐筱萝大婚,他一人孤掌难鸣。

    “王爷,不用找了,夏王来了”奔雷得令转身时,正看到狄峰大步朝这边走过来。

    凉亭内,狄峰左顾右盼,楚玉环视四周,在确定无人偷听时,二人同时开口。

    “我有事问你”

    “我有事求你”看出楚玉眼中的急迫,狄峰强忍住心底的质疑,让楚玉先说。

    “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本王沐筱萝之所以要嫁给楚漠北,是为了解莽原之围,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本王知道,她是不情愿的本王想好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会阻止他们大婚,就算犯众怒也在所不惜介时本王把筱萝交给你,再回莽原与大蜀一决胜负凭本王十几年征战沙场的经验和阅历,金门一战,本王决不会输”楚玉肃然开口。

    “你你确定沐筱萝要嫁给楚漠北”狄峰挑眉看向楚玉,眼底充满质疑。

    “沐筱萝亲口所言,她告诉本王楚漠北是她今生的良人。”即便楚玉不相信,可心还是很痛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