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10.第310章 30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轿子里依旧没有动静,楚漠信绝望了,终究闭眼。

    “小寒王不对啊他们穿的靴子不对,这些人不是蜀国的皇城侍卫”就在楚漠信欲自绝之时,皇甫俊休突然狂喊一声,紧接着便见一支飞镖咻的自楚漠信耳边飞过,噗嗤一声,正插在皇甫俊休的肩上。

    “哎哟他们是刺客寒王小心”皇甫俊休疼的龇牙咧嘴,整个人顺间趴在地上,生怕再成靶子,却不想躺着更易中镖,接下来的十几支飞镖仿佛长了眼睛似的齐齐射向皇甫俊休,皇甫俊休文人一个,自然逃生无门,硬是被人戳成了筛子,直挺挺的躺在那里,血流如柱。

    “皇甫俊休岂有此理本王跟你们拼啦”在看到皇甫俊休身中数镖,鲜血淋漓,死状凄惨的那一刻,楚漠信双目顿凛,眸色赤红,陡然跃起,手中长剑猛的刺向为首那个将军打扮的男子。

    见楚漠信动手,轿后一队人马突然抽出武器,凶神恶煞的冲了上去,将楚漠信团团围住。刀光剑影,鲜血四溅,整个林中到处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楚漠信疯了一样冲向金銮轿,趁着避开敌人攻击的空当掀起轿帘,脸色顿时苍白如纸。

    “父皇您怎么呃”强烈的震撼让楚漠信忘记了身处危险,左臂一记飞镖,喷洒的鲜血溅到楚熙的脸上,滚烫滚烫的,灼的楚熙很疼,可他却找不到疼的根源。

    “唔唔”金銮轿内,楚熙被手指粗的麻绳五花大绑,嘴里堵着锦帕,此刻,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才刚刚醒过来。

    “既然被你发现了,也好,兄弟们杀了他们”森幽的声音自为首的将军嘴里咆哮而出,众人早就杀红了眼,狂刀利剑一时如飓风般刮向楚漠信。

    “你们这群混蛋居然敢绑我父皇看小王不宰了你们啊”楚漠信突地转身,如磐石般屹立在轿前,用单薄的身体挡住轿口,手中长剑如银龙飞旋,阻挡着所有可能威胁到楚熙的攻击。

    噗众人揪打之余,远处不时有飞镖射过来,眼见着刀刃砍向轿内的楚熙,飞镖咻的射向自己,楚漠信甚至没有犹豫,手中利剑倏的挡住刀刃,楚熙安全了,可楚漠信的右肩却血流如注。

    “唔唔唔唔”轿内,楚熙拼命晃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可不管他如何努力,身体却似紧裹的粽子般越挣越紧。

    “杀了他”为首的将军甚至没有下马,冰冷的眼睛绽放着幽绿的寒光,手下的喽们见楚漠信双肩中镖,越发有了底气,攻击一波接着一波。金銮轿前,楚漠信长剑闪着冷光,狂舞着挡下疯狂砍向楚熙的利器,身上,却多了十几道伤口,鲜血染红了长袍,楚漠信眼前已然出现重影,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楚漠信你走”轿内,楚熙鼓弄着吐出锦帕,大声吼着。没有回应,楚漠信仿佛没听到一样屹立在楚熙面前,手中的长剑渐渐失了准头。

    “你听到没有朕让你走”眼见着楚漠信浑身是血,身体摇晃不止,楚熙大声咆哮,分明没有受伤,身体某处却那么疼,可他依旧找不到疼的根源。

    还是没有回应,楚漠信依旧如坚石般站在轿前,抵死挥动着长剑,目光渐渐涣散。

    突地十几支飞镖如银龙般射过来,直冲金銮轿,这一刻,楚漠信再也无力阻挡,索性扔了长剑,整个人倒退到轿口,双臂伸展,将轿口堵的死死的。

    “噗噗噗”十几只飞镖几乎同时###楚漠信的身体,那如泰山一样的身体渐渐滑落在轿前。

    “不要不要信儿信儿啊”楚熙终于找到了疼的根源,是心,心那么痛,仿佛是被几千条毒蛇着满身是血的楚漠信,楚熙痛哭失声,曾几何时,他是多么渴望楚漠信死,甚至希望他从没来到这个世上。他以为只要楚漠信死了,他便解脱了可原来不是,原来这个孩子一直在他心里,只是他不肯承认,不愿承认。

    “解开他”马上男子冷声开口,喽们自是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无甚忌讳,当下解开楚熙的束缚。

    “信儿”楚熙跌撞着爬到楚漠信身边,将他紧紧揽在怀里,泪水模糊了视线,可那张脸却那样清晰,

    “信儿,睁开眼父皇命你睁开眼信儿对不起对不起父皇错了你原谅父皇好不好你睁开眼睛好不好啊”楚熙老泪纵横,将楚漠信紧紧揽在怀里,可不管他如何乞求,怀里的人儿却没有半点回应。

    “在那里快上”不远处,奔雷带着一队人仿佛天降般冲了过来,喽们一时慌了神儿,与其揪打一处。

    “信儿对不起”刀剑的声响渐渐远去,楚熙的耳畔忽然响起楚漠信的声音:父皇,信儿今日打了一头猎豹父皇,信儿今日打了一头猛虎父皇,信儿可不可以去母后的房间父皇,你若不喜欢信儿,那信儿搬出皇宫吧父皇,信儿

    “信儿好厉害啊小小年纪就可以打到猎豹了父皇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能打到小鹿信儿想去母后的房间啊父皇带你去啊……父皇怎么会不喜欢信儿,你也是父皇的儿子啊是啊,你也是父皇的儿子”

    “你才知道他也是你的儿子么晚了漠信已死了楚熙,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好啊你如愿了”周围的刀剑声骤消,沐筱萝不知何时已然站到了楚熙面前,眼里泪水如泉。

    “对不起是父皇害了你。”楚熙紧紧搂着楚漠信,身体颤抖不止,沙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忏悔和绝望。

    “就是你害了他如果不为救你,漠信怎么会死凭他的武功,纵然打不过,若想逃命却绰绰有余可他偏偏死心眼儿,竟然为了你这样的父亲丢了自己的命漠信,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你这个傻孩子”沐筱萝泣不成声,染着冰晶的眸子模糊了视线。

    “不值得漠信你这么做不值得啊父皇不配你这么做不配漠信”本就愧疚自责的无以复加,再加上沐筱萝的这几句锥心之语,楚熙痛哭失声,搂着楚漠信仰天长啸,终究昏厥过去。

    “咳咳差不多得了,小心蜀王秋后算账。”不知何时,楚玉已然站在了沐筱萝身后,十分诚恳提醒道。

    “哼老了就是老了,真不禁折腾,才几句啊就昏过去了,亏得本宫酝酿了那么多,便宜他了”沐筱萝也不管楚玉一脸愕然,狠瞥了眼楚熙,转身离开。

    “亏得蜀王昏的早”燕南笙一时感慨无限。此刻,楚玉已然命人将楚漠信与皇甫俊休抬到担架上送回济州行馆,而楚熙亦被随后出来的楚漠北护送回了金门行馆。

    三日之后,当楚漠信自恍惚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浑身酸痛麻胀,十分难受。

    “你醒了”三天的时间,沐筱萝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在楚漠信床边,每每想到楚漠信浑身是血的倒下去,沐筱萝便心疼的似被人用利器戳了好几个窟窿,血流不止。

    “父皇父皇怎么样了”楚漠信突然起身,双手攥紧沐筱萝,眼底尽是恐慌。

    “什么父皇啊也不知你吃了什么东西,竟睡了三天三楚,本宫一直守在你床边,你个小没良心的,醒了便喊父皇”沐筱萝赌气甩开楚漠信的手,悻悻走到桌边为其倒了杯清水。

    “睡了三天三楚本王不是回金门了吗”楚漠信茫然看向沐筱萝,再垂眸看看自己的胸前和双臂,竟没有一点伤痕,难道是在做梦难道金銮轿前那一幕是假的楚漠信揉了揉额头,深叹口气,该是假的吧,父皇身边高手如云,怎么可能会被绑架,楚漠信苦笑。

    “有殷雪守着,你连这个门都出不去,还回什么金门,喝水”沐筱萝将水递给楚漠信,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本王要回金门。”楚漠信接过水杯,一饮而尽,随后一本正经的看向沐筱萝。

    “这回你不回去都不行了,金门传来消息,如果再不把你放回去,蜀王很有可能大举进攻莽原,看来你在蜀王心目中真是很重要啊漠信啊,筱萝姐姐求你一件事啊”沐筱萝一改刚刚肃然之态,眉眼弯弯的看向楚漠信。

    “求本王什么事”楚漠信不去深究沐筱萝对自己在父皇心目中地位的评价,狐疑抬眸。

    “你回去后在蜀王面前替筱萝多美言几句呗”沐筱萝眨着眼睛,笑意盈盈。

    “你放心,本王回去自有办法让父皇撤兵的。所以你是同意让本王回金门了”楚漠信挑了挑眉,质疑看向沐筱萝。

    “现在看来,筱萝似乎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呵。”沐筱萝苦笑,如果可以,她情愿将楚漠信一直留在身边,可她知道楚漠信更需要什么。

    厨房内,皇甫俊休指着奔雷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脸上那两个滴溜烂转的是什么玩意看不到我已经躺在地上了么为啥还冲我甩飞镖为啥”皇甫俊休这个恨呐,当初讲好的,只要他倒在地上就算是死了,所以一记飞镖过后,皇甫俊休便十分识相的就地阵亡,却不想死后还要受那么多苦。

    “这你不能怪我,只能怪你自己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奔雷一脸无辜,事实上,奔雷对皇甫俊休的遭遇也是深表同情,那飞镖虽然是假的,可上面涂着药呢,每一支射在人身上,都跟真的一样。再加上皇甫俊休已经是死人,自然挣扎不得,可见他忍功还是十分厉害的。

    “我得罪谁了你说啊,我得罪谁了”皇甫俊休正在气头儿上,一时反应也没那么快。

    “得罪主人”奔雷刚想开口,却见沐筱萝竟然自外面走了进来。

    “主人你是说沐筱萝我早该想到是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所以说古人诚不欺我。其实我有什么错啊我不就说了句实话嘛她至于这么整我女人就是女人,心比针眼儿还小,干不了什么大事儿”皇甫俊休只顾着发恨泄气,丝毫没看到奔雷朝他挤眉弄眼。

    “咳咳差不多得了啊,她好歹也是主子。”奔雷见沐筱萝默不作声,唇角却噙着笑,便开始深深为皇甫俊休担忧。

    “她是你主子,又不是我主子你怕她那是你的事我可不怕别再有下一次,要不然”

    “属下叩见主子。”奔雷不愿见惨剧重演,遂在皇甫俊休撩下狠话时,突然俯身,朝其身后的沐筱萝鞠躬施礼。皇甫俊休闻声,心砰然一震,继而慢慢转身,赫然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笑的云淡风轻的沐筱萝。

    “要不然怎么样”沐筱萝饶有兴致的看向皇甫俊休,脸上的笑越发妩媚妖娆。

    “呃楚后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啊”皇甫俊休干笑两声,只觉后颈嗖嗖的冒着凉风。

    “皇甫大人在这里长篇阔论,筱萝怎好打扰呢,若不是奔雷扫了皇甫大人的兴致,本宫相信皇甫大人接下来说的,必定十分精彩。不过没关系,皇甫大人继续。”沐筱萝摇曳生姿的走进厨房,魅色的眸子轻挑着看向皇甫俊休,直看的皇甫俊休满身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咳咳许是小寒王醒了,俊休这便去照顾着。”皇甫俊休哪敢久留,当下寻个由头跑了出去,迈过门槛儿时,鞋子还掉了一只,即便这样,皇甫俊休都没敢停下来捡鞋。

    “主人”奔雷十分同情的看着皇甫俊休离开的背影,这才将目光落在沐筱萝身上。

    “准备些泻药。”沐筱萝果然睚眦必报。

    “是”奔雷也很想离开是非之地,却在迈步之时被沐筱萝唤了回来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