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07.第307章 30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带了你要的人不就得了么”沐筱萝对楚熙无甚好印象,说话自然也不需要恭维。且说沐筱萝语闭之时,身后已然跟进一人。

    在看到那人之时,楚熙下意识咳嗽了一声,只见一抹黑影闪过,沐筱萝带来的那人便已身首异处。只是一顺间,那个人便没了气息,楚漠北陡然起身,横眉怒对下手的黑衣人,旋即将冷眸对准沐筱萝。

    “太子瞪本宫做什么,不过是个假的。”沐筱萝并不在乎那个与楚漠信有着一模一样面容的男子,那只是易容术,再加上那人本就是死刑犯,所以他的死并没让沐筱萝忧伤,让沐筱萝忧伤的是楚熙的态度。

    在黑衣人动手的一刻,沐筱萝紧紧盯着楚熙的神色,除了漠然,她看不到一丝心痛,甚至没有皱眉的动作。

    即便那人不是楚漠信,可却有着与楚漠信长的一模一样的脸,连楚漠北都愤怒的起身欲动手宰了黑衣人,楚熙竟无动于衷。沐筱萝的试探结束了,楚熙是真的想杀楚漠信,不留余地。

    “楚后这是何意朕邀请函上写的清楚,楚后若赴宴,则必带楚漠信那逆子,相反,楚后也没有来的必要。”楚熙的声音低戈阴深,深邃的眼如覆冰霜。

    “本宫没有食言啊,这不是带来了么”沐筱萝也不客气,径自坐到席间,随手端了杯酒,一饮而尽,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可那是假的”楚熙愤怒看向沐筱萝,目露凶光。

    “蜀王也没写让筱萝一定要带真的来啊。”沐筱萝一脸无害的看向楚熙,冷笑了一声。

    “岂有此理沐筱萝,你敢耍朕来人”身为楚漠北的父皇,楚熙的行事作派自是雷厉风行,此刻,楚熙哪里还管沐筱萝的身份,登时唤人出来,欲对沐筱萝不利。

    “来人做什么蜀王该不是想把本宫的脖子也砍下来吧蜀国虽强悍,却也没强悍到不惧三国联盟的威压蜀王信不信,只要筱萝有事,蜀国至少十年别想消停”沐筱萝也来了脾气,早在楚熙毫不留情宰了那人时,她就有脾气了。

    “三国哼朕倒想听听,是哪三国”楚熙捋着胡子,鄙夷之态溢于言表。

    “大楚自不用说,虽然大楚内乱,可若强敌压境,他们未必不能同气连枝,尤其本宫还是楚云钊心尖上的人,齐王封逸寒欠本宫一个人情,本宫来时便已起草了书信,至于内容么,想来也不需要本宫解释了。大夏国现在的国君狄峰之所以会成为一国之君,本宫也出了不少力。”沐筱萝神色肃穆,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沐筱萝你与沐莫心很像,但你不如她的地方就是太自以为是,你又信不信,只要朕答应楚云钊与其两面夹击令楚玉腹背受敌,他会在乎一个女人齐王或许会讲义气,不过鞭长莫及。至于大夏国,丞相赵顺已然开始调查硕荣公主夏芙蓉猝死的原因,狄峰自身难保,哪里来的闲功夫救你”楚熙悠然坐到沐筱萝对面,幽深的眸子透着掩饰不住的嘲讽。

    “虎毒不食子,楚漠信是你亲生儿子,你怎么忍心要他的命”沐筱萝不得不承认,楚熙的回应让她觉得无措。她竟不知大夏国出了那么大乱子。

    “楚云钊也视你如珠如宝,你装痴卖傻唬弄他已是不对,如今竟还私通楚玉谋逆楚云钊的江山,你的良知呢与朕相比,你又高尚多少”楚熙句句凌厉,冷眸如锥。

    “本宫至少还讲着一个情字”沐筱萝冷静回击。

    “你又怎知朕没讲这个情字”楚熙的一句话,令身侧的楚漠北再也无法默然视之。

    “父皇若讲情字,就请放了漠信,漠信他还只是个孩子”

    “一个孩子已经学会给自己的亲皇兄下药了,这样的孩子朕不要也罢”楚熙陡然拍案,深邃的眸似涌起滔天巨浪,即便楚漠北那样气场十足的人在楚熙面前也弱到无极限。

    “你这样不知珍惜,当初又为何要生下漠信”沐筱萝腾的起身,美眸寒蛰如冰。

    “生下那个孽种是朕这辈子最大的错”楚熙愤然怒吼。

    “你这辈子最大的错是不知道自己有个多么孝顺的儿子若蜀后在天有灵,一定会化作厉鬼找你算账她留给你那么好的礼物,你却糟蹋了蜀后难产,那是天意她是死了,可她的儿子还活着,那么坚强的活着而你,楚熙你都干了什么”沐筱萝失控咆哮,眼泪竟忍不住的落下来。冷宫一幕鲜血淋漓的重现,她的心似在火上灼烧。

    “沐筱萝你你你来人动手”楚熙暴跳如雷,恨不能生生将沐筱萝那张嘴撕烂了扔出去。

    “不许动手”楚漠北被震撼了,他尚且不敢为自己的弟弟直言冲撞父皇,可沐筱萝做到了。

    “楚熙你混蛋楚漠信就算不是你的儿子,可他是蜀后怀胎十月所生你爱蜀后么爱过蜀后么如果你爱她,你又是如何对待她的儿子的楚熙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口口声声说爱蜀后可你却要杀了她的儿子你要杀了蜀后在这世上最后留下的血脉蜀后真是瞎了眼啊怎么会看上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这头披着人皮的禽兽你”沐筱萝破口大骂,俨然泼妇般骂的楚熙四脚朝天,手指如织布机似的指着沐筱萝乱颤,却气的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厅打作一团,有寒锦衣在,那些所谓的死士根本不堪一击,再加上楚漠北横拦竖挡,沐筱萝也算是骂个尽兴。

    眼见着楚熙气的快背过气去,楚漠北这才看向寒锦衣,寒锦衣心领神会,没等沐筱萝收声,已然将其揽腰抱起,纵身跃出正厅,离开金门行馆。

    “父皇,你没事吧”见沐筱萝平安无事,楚漠北这才跑到楚熙面前,目露忧色,能把一向沉稳的父皇气成这样,沐筱萝还是人不

    “朕要杀了沐筱萝那个泼妇朕要杀了她”楚熙在极度不甘中陷入昏迷。好好的一桌膳食,除了沐筱萝饮的那口酒,已然一片狼藉。

    且说沐筱萝还没骂够,一路上尽抱怨寒锦衣将自己掳的早了,直至回到济州行馆,沐筱萝还不时诅咒上两句方才解恨。

    “这么早回来了挺快的啊”燕南笙一脸温笑的迎了上来,妖孽般的容颜美不可言,只是弧度还没扬尽,沐筱萝便擦肩而过,没看他一眼。

    “办砸了,能不快么”寒锦衣耸耸肩,直到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视线方才凑到燕南笙身边。

    “本尊这辈子从没服过什么人,这次算是服了沐筱萝”见寒锦衣神秘兮兮的模样,燕南笙不禁好奇,遂追问事情经过,却不想寒锦衣突然伸手。

    “干什么”燕南笙瞅了瞅寒锦衣的手,挑眉问道。

    “五万两黄金。本尊主是随便传话的么”基于强烈的好奇心,燕南笙终是割肉,获得了第一手资料,紧接着便四处传播以求回本儿,到最后,沐筱萝在金门行馆的壮举几乎成了世人皆知的秘密。就连一直被殷雪看管下的楚漠信亦得了到了消息。

    所以说冲动是魔鬼,沐筱萝就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自金门回来之后,沐筱萝陷入了无限自责中,此番豪放之举必定将楚熙气的不轻,现下就算她有意谈和,楚熙也未必会同意了,唯今之际只能寻求外援,总不能眼看着大蜀挥军铲平莽原呵。然则到了求人的时候,沐筱萝又不知该求到谁的头上,正如楚熙所言,封逸寒倒是会出兵,可远水解不了近火,至于狄峰,且不说他自身难保,大夏国的国情也不许他兴兵与大蜀作对。

    就在沐筱萝重生之后第一次感觉到无助的时候,竟然会是她最避之唯恐不及的楚漠北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沐筱萝将这理解为互惠互利。

    适楚,书房内,沐筱萝与楚玉将所有的部署敲定之后,方才喘了口气。

    “楚漠北为什么会帮你”自楚漠北发来密笺之后,沐筱萝原本紧锁的眉头终得舒展,有那么一刻,楚玉觉得自己太弱了,弱到明知在乎的人有难,却无力相助,这种无力让他觉得愧疚和不安。

    “谁帮谁啊现在是筱萝在帮他事成之后,筱萝得管他要报酬”沐筱萝对楚玉的话持否定态度。

    “沐筱萝。”楚玉正色看向沐筱萝,轻声唤道。

    “什么事”忙了整个上午,沐筱萝终于有时间喝口水。

    “你是不是爱上楚漠北了”楚玉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认真过,那双眼朝着沐筱萝笔直的射过来,没有缘由的,他心弦紧绷,等待着沐筱萝的答案。

    “噗咳咳咳我爱上楚漠北我脑子进水了吗”见沐筱萝一脸惊诧,楚玉忽然笑了,脸上那几片新鲜的嫩叶还冒着热气。

    翌日,在楚漠信的以死相逼下,沐筱萝终于将软骨散的解药喂进了楚漠信的嘴里。

    “沐筱萝你怎么可以骂我父皇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楚漠信能走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绕着沐筱萝转了七八圈儿,直至发现沐筱萝身上没有一丝伤痕方才罢休。

    “那玩意又粗又糙,本宫才不爱吃呢”沐筱萝抿唇笑着,玉指捏过楚漠信鬓角的墨发,朝耳后掖了一下。

    “你没事就好,本王要回去了,这次你别拦本王,父皇这一辈子没受过谁的气,被你这么一骂,肯定病了,本王要去看父皇”楚漠信神色肃穆,眼底透着隐隐的不舍。

    “你这一走,还能回来么筱萝想你怎么办啊”沐筱萝拉过楚漠信的手,眼圈儿泛红。楚熙呵,这就是你的儿子,明知道回去便是死路,可他却只惦记着你的身体。

    “本王也想你沐筱萝,你这么聪明,就算没有本王保护,也一定会活的很幸福的,是不是”楚漠信第一次没嫌沐筱萝唠叨,精亮的眸子溢出淡淡的哀伤。

    “有漠信在,筱萝会更幸福。”沐筱萝心疼的看着楚漠信,这么懂事的孩子,他怕大家担心,才会明知真相却故作轻松,如今他心知此行再无回头路,却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幸福。

    “切,你别以为本王不知道,有楚玉在,你还用得着谁啊,不管你了,本王走了”楚漠信猛的推开沐筱萝的手,倏的别过头去,即便他掩饰的很好,可沐筱萝仍然看到楚漠信抹泪的动作。

    沐筱萝没揭穿他,而是任由楚漠信在皇甫俊休的陪同下离开了济州行馆。一路上,楚漠信时不时的找机会修理皇甫俊休,皇甫俊休无语,只能忍了,谁让自己当初拿石头砸人家了呢。

    “你砸本王的事,本王不跟你计较了,可你记着,如果你敢背叛皇兄,本王做鬼也饶不了你”楚漠信正指着皇甫俊休的鼻子发狠诅咒时,忽见面前出现一队人马。

    “父皇那是父皇的金銮轿”楚漠信很想冲上去,可他却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亦不确定轿子里的人在看到自己时,会不会更生气,亦或者里面的人更喜欢看到自己横躺在地上。

    其实楚漠信知道,自回到蜀都的时候他就知道父皇要杀自己了,他不怕死,也没想过要逃,可他只想见沐筱萝,他觉得见到沐筱萝之后,就算是死了,他也安心了,现在,时候到了。

    “儿臣漠信叩见父皇”楚漠信深吸了口气,一步步迎上金銮轿,眼底透着绝然,既然自己的存在令父皇不安,那他死了也好,父皇可以放心,自己又可以见到母后,很好。

    “吁”为首的将领挥手之际,轿子缓缓停了下来,楚漠信也没管随行的是谁,顿时跪在了轿子面前。

    “漠信自知有罪,本该在蜀都伏法,如今害父皇追到金门,是漠信不孝,现漠信心愿已了,愿自绝谢罪”楚漠信声音清亮,水样的眸子缓缓抬起,他想见父皇最后一面,那个他自###当神邸一样崇拜的男人,哪怕一眼也好。

    可是轿子里没有动静,甚至无人应声。楚漠信有些心疼,眼泪就这么刷的掉了下来。

    “父皇对不起儿臣儿臣也和父皇一样,没有一日不在思念母后此番离去,只求父皇肯原谅儿臣曾来到这个世上”楚漠信哽咽着低喃,随手自腰间拔出利剑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