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306.第306章 36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房门外,奔雷端着膳食走到门口,正看到风雨雷电在那里窃窃私语。

    “汀月怎么还没出来”雨儿探头朝房门里瞄了一眼。

    “再等等,一会儿就出来了。”风麟安慰道。

    “汀月在里面那主人呢,没陪着王爷真没良心”奔雷先入为主的这样以为。风雨雷电闻声,回眸时,正迎上奔雷一副愤世嫉俗的目光。

    “看我做什么我说错了么当初王爷要娶段婷婷的时候,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好像王爷犯了什么滔天大罪,非杀头不能解恨一样现在呢怎么不说话了王爷对沐筱萝多好,结果呢沐筱萝居然要嫁楚漠北那个小白脸儿,真是丧尽天良她不知道这么做王爷会伤心的么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家伙那个楚漠北算什嘛东西他在本先锋心里,就是个屁”奔雷将声音放的很大,有意让房里的汀月也听到。

    “咳其实在楚漠北心里,你真心连个屁都算不上。”风麟这样觉得。

    “雨儿觉得,奔先锋最好还是小点儿声。”雨儿难得善心提醒。

    “怎么了大爷我敢说就不怕人告密楚漠北就是个人渣沐筱萝就是水性杨花王爷躺在这里生死不明,她却只顾着去讨好楚漠北,哼算我奔雷眼瞎跟错了人”其实奔雷觉得吧,就算他说的再过分,也没人会传话到沐筱萝耳朵里,这个时候,他们该是心存愧疚滴。而他私心上也只是想报当日众人鄙视他是奸细之仇,痛快痛快嘴罢了。

    可是让奔雷欲哭无泪的是,此刻推开房门的人并不是汀月。

    “主主人雨儿,你诓我你不说汀月在里面么”奔雷内牛满面,顿时生出想死的心。

    “这可冤枉,我只说汀月怎么还没出来,可也没说是从这间屋里出来啊。”雨儿有些无辜,她只是不想照顾楚玉,所以求汀月来换她,汀月说要换套衣服,这一换便遁走了,直到现在还没露人影。

    “既然你觉得跟错了主子,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沐筱萝的手下。”沐筱萝冷眸看着面前不知所措的奔雷,声音冰寒如锥。

    “主人,属下错了,属下只是”

    “只是说出事实罢了放心,本宫行事素来光明磊落,很少打击报复,你刚刚的那些话,虽然有辱骂本宫的只言片语,但本宫大度,不与你计较。”沐筱萝漠然走出房门,身后,殷雪看了眼雨儿,雨儿虽不情愿,却也进了房间。

    “主人,属下真不是那个意思”奔雷忽然觉得有必要让李御医给他准备一副哑药,他多少次祸从口出了啊

    “在本宫面前,你不必自称属下,奔先锋,请你让开。”沐筱萝行至奔雷面前,眸色寒如冰封。

    “主人”奔雷想开口解释,可是面对沐筱萝那双幽冷如潭的眸子,奔雷本能的后退一步,噎在喉咙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沐筱萝也不看奔雷,漠然自其身边经过,行至三两步时不经意回眸看向风麟等人。

    “本宫虽然大度,可作为本宫的属下”沐筱萝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决然离开。几乎在沐筱萝转身的刹那,一阵哀嚎声陡然响起,冲破云霄。

    天幕如潭,楚凉如水,弓一样的上弦月悬浮于空,整片大地被一片肃杀之气笼罩,偶有风起,一股凉意便似从心底掠过,寒了一身。

    “无名那个老匹夫,待本太子抓着他,必定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楚漠北轻摇折扇,踱步走进凉亭,邪魅的眸子微挑着看向沐筱萝。

    “太子殿下能猜到是他,还不算太笨。”沐筱萝垂眸间,将眼底那片雾气隐了下去。

    “楚玉被你伤的不轻,你还真舍得。”楚漠北走至沐筱萝身侧,扬眸看着天边那轮弯月,语气听不出褒贬。

    “若想成就霸业,便不能拘泥儿女私情,筱萝这么做,是为他好。”至少现在,沐筱萝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真的确定楚玉在乎霸业更胜于你”楚漠北薄唇微抿,眼底的精光看的沐筱萝无所遁形。沐筱萝闻声苦笑,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她更了解楚玉的秉性,若是在乎霸业,楚玉何至于此,可这是她欠楚玉的,总不能不还吧。

    “只要楚玉醒过来,筱萝便随你回大蜀,至于无名,太子殿下将他碎尸万段之前,本宫有事问他”沐筱萝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看着沐筱萝的背影,楚漠北薄唇勾起一抹怅然,跟太精明的女人在一起,他表示压力很大呵。

    彼时冷冰心正在磕瓜子儿的时候,奔雷裹一身白纱的走了进来。

    “你是谁咳咳”在看到奔雷的那一刻,冷冰心震惊无比,以致于瓜子卡在喉咙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没事儿吧我是奔雷啊”奔雷见冷冰心脸色通红透紫,登时朝着冷冰心的后背猛拍两下,这才让冷冰心那口气儿顺了下去。

    “咳咳奔雷,你行啊大白天的,居然敢扮僵尸吓本姑娘岂有此理看本姑娘不开了你的脑袋”冷冰心顺过气儿来的第一件事儿便是抄起桌上的茶壶,狠狠朝奔雷甩了过去。

    “啊”一阵惨叫之后,我们的奔雷同志彻底挂了。眼见着奔雷四脚朝天的在地上直抽抽,冷冰心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为其请了御医。

    内室,冷冰心看着躺在榻上,被白纱包裹的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的奔雷,不禁摇头,

    “风麟,你们下手也忒狠了吧”冷冰心转眸看向风麟,纵是连奔雷的死敌都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依此可以想象,奔雷的伤势有多重。

    “你是没听到他骂主人的那些话,留他一条命,已经是我们看在往日的兄弟情分了而且主人金口玉言,我们总不能敷衍了事吧得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别一会儿这厮醒过来看见是我,再晕过去”风麟目露悲悯的看了眼奔雷,旋即转身离去。

    就在风麟离开后不久,奔雷终是以最顽强的生命力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啊”奔雷茫然看着榻上那一团粉色锦缎绣制的幔帐,艰难开口。

    “你醒啦这是李御医给你准备的哑药,吃了它,以后就不用担心祸从口出了”冷冰心将手中的药包搁到榻边,漫不经心开口。

    “冷冰心冰心,心你得救我”在认清床边坐着的美人儿时,奔雷激动的热泪盈眶。

    差不多一个时辰的哭诉之后,冷冰心终于明白了奔雷来找她的目的。大体便是奔雷觉得冷冰心可以说服沐筱萝原谅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彼时只有冷冰心从书房里将沐筱萝请出来与大家一同用膳,也是因为冷冰心,沐筱萝才对他格外开恩,连欠的钱都一笔勾销。

    冷冰心可以看出奔雷的黔驴技穷,否则他决不会来求一个他平时最讨厌的人。

    “冰心可以替你去试试,不过”

    “只要你说来,只要奔雷能做到,绝不还价”奔雷这次是铁了心来求冷冰心,因为除了冷冰心,他真不知道该去找谁帮忙,尤其在风麟等人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群殴之后,奔雷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竟这样孤独,连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都没有。

    “本姑娘缺一个小跟班儿,你愿不愿意”冷冰心没有客气的理由,当即说出自己的条件。

    “跟班奔雷是先锋啊,不上战场的时候也要随时候命的”对于冷冰心的提议,奔雷并没有表现出愤慨,只道时间上有偏差。

    “没关系啊,本姑娘很好说话的,只占用你的闲暇时间,如何”冷冰心十分宽容道。

    “那那做你的跟班都干什么宽衣铺床的事儿奔雷做不来”奔雷举例道,

    “你想的倒美,放心,做本姑娘的跟班呢,大部分时间就是给本姑娘磕瓜子儿,最好本姑娘想吃的时候,你可以将一大把磕好的瓜子摆在本姑娘面前,那本姑娘就非常满意了”冷冰心解释道。

    “成交”奔雷狠狠点头,在他看来,这件事简直易如反掌,只要他发动手下将士共同努力,保证吃到冷冰心有一天看到瓜子就想吐。

    “一言为定你且养着,等本姑娘好消息便是”即便冷冰心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可奔雷还是有些忐忑,毕竟他这次闯的祸可不小。

    翌日酉时前后,楚玉终是醒了过来,可让人震惊的是,楚玉虽然醒了,眼睛却也看不见了。

    “你说什么”沐筱萝柳眉紧蹙,眼底忧色尽显。

    “回主人,微臣已经尽了全力,王爷先是生姜过敏,之后又急火攻心,高烧不退,如今虽然退烧,可眼睛却因那股急火而导致失明。”李御医白眉紧拧,据实禀报。此刻,风雨雷电等人的目光皆看向沐筱萝,心底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是暂时的,还是还是再没好的可能了”沐筱萝只觉心痛难当,那股锥心的疼传遍全身,如果可以转嫁,她情愿现在瞎了眼睛的人是自己。

    “这个微臣不敢确定但微臣可推荐一人,若王爷能得此人诊治,有九成的机会可以重见光明。”李御医坚定开口。

    “何人”沐筱萝急声问道。

    “是微臣的师兄葛聂,现任大蜀御医院掌院。”李准据实道。

    “大蜀御医”沐筱萝眸色渐暗,如今大蜀局势尚不明朗,若贸然带楚玉去大蜀,后果难料,而且就算她想,楚玉也未必会去。

    砰就在沐筱萝犯难之际,内室突然传来一阵碎裂声,众人冲进内室时,正看到楚玉倚桌而立,脚下散着茶杯的碎片,拄在桌面的手背红肿不堪。

    “你们先退下,本宫有事要跟肃亲王商议。”这样的场面任谁看了心里都不舒服,沐筱萝狠噎了下喉咙,旋即挥手退了众人。

    待房门紧闭之时,沐筱萝急步走到柜边取来纱布,继而伸手欲扶楚玉,却被楚玉下意识挡开。

    “本王无碍。你何时离开莽原”清冷的声音似静水无波,听不出一丝涟漪,沐筱萝看着自己停滞在空中的手,心底抹过一丝苦涩,彼时的楚玉,或许也是这样心痛吧。

    “明日午时。”沐筱萝抑制住流泪的冲动,淡声回应。

    “明日那本王还来得及准备嫁妆,虽然你已经把旌沐号划到本王名下,但旌沐号到底是你一手创办的,只要你开口,多少本王都为你准备妥当。”楚玉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淡和疏离,听的沐筱萝胸口闷闷的,好似被一团棉絮堵着,几欲窒息。

    “王爷不必客气,偌大蜀国,还不差筱萝的嫁妆。”沐筱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波澜,眼底却已莹光闪烁。

    “介时本王会作为你的娘家人,带着嫁妆随行,莫心已逝,否则她一定不会错过你的大婚,如今本王便替她了了这个心愿。”楚玉用沐莫心三个字封住了沐筱萝的嘴。

    “王爷心意,筱萝感激不尽,只是”

    “这件事本王心意已决,本王累了。”楚玉没有给沐筱萝再说下去的机会,当即摸索着走向床榻,眼见着楚玉就要撞到椅子,沐筱萝上前一步,手指相触之时,楚玉猛的将手缩了回去。

    “王爷别误会,筱萝只想扶王爷回床。”这样生疏的动作让沐筱萝心里又是一颤,原来不用她有多狠下心,她与楚玉的距离已经这么远了。

    “本王自己可以,如果没有别的事,你也休息去吧,毕竟明日还要赶路。”楚玉淡漠开口,之后跌撞着回到榻上。无语,沐筱萝惨淡一笑,便离开了房间。

    且说沐筱萝无精打采的回到房间时,正看到冷冰心翘着二郎腿,怡然自得的逗着絮子,那模样倒和彼时关雎宫的自己有几分相像。

    “絮子认生的,没想到和你有几分投缘。”沐筱萝莞尔一笑,缓步走了进来。

    “属下冰心叩见主人”见沐筱萝走进来,冷冰心登时起身,十分恭敬的拱手施礼。

    “这可不像冷姑娘的作派,你是本宫请来的贵客,不必行此大礼的。”沐筱萝诧异于冷冰心的举动,上前欲扶冷冰心,却被冷冰心拦了下来。

    “冰心在江湖上算是无主之人,走到哪里都随欲而安,自遇主人之后,便知主人是值得冰心誓死追随之人,若主人不弃,便收下冰心”冷冰心坚持施以大礼。

    “冰心姑娘可想好了,若入本宫麾下,日后便受制于人,作事不能随心所欲,你真确定要为自己套上这个枷锁”有冷冰心的加入,自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沐筱萝素来不愿强求,遂提醒道。

    “在主人看来是枷锁,可在冰心眼里,却是保障”冷冰心直爽的性格倒是极合沐筱萝的口味。

    “好既然冷姑娘信得过本宫,本宫自不会让冷姑娘失望”沐筱萝上前扶起冷冰心,眉眼皆是笑意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