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91章 29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沐筱萝虽然觉得时机未到,可现在也不是讲时机的时候。

    “那主人?”殷雪欲言又止。

    “本宫不能走,至少不能跟他一起消失,否则会让人起疑。经此一事,楚云钊暂时不会再怀疑本宫,走一步算一步吧。”沐筱萝深吸口气,现在当务之急是救楚玉出来。

    “倘若主人不与肃亲王一起离开,肃亲王未必会走……”殷雪说出难处。

    “本宫想过了,你们救他的时候,随便给他弄些药,等到了莽原,让奔雷好生看着。”沐筱萝暂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让楚云钊欣慰的是,楚玉失踪的消息并未在武将中引起太大的反应,虽偶有武将请求追查,态度也不十分坚决,于是楚云钊有了主意,或许楚玉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也并无不可。

    下朝之后,楚云钊先到了关雎宫,在确定沐筱萝无恙之后,便顺着龙干宫的密道离开了皇宫。

    牢房内,楚玉盘腿端坐在角落里,双目微闭。

    “傅宁在想,王爷上辈子是欠了沐家姐妹多少,这辈子才会为她们到这种地步。”看着对面丰神俊逸的楚玉,庾傅宁眼角湿润了。

    “对不起,楚玉的事连累贤妃了。”证据早就落到了楚云钊手里,他倒不在乎隔墙有耳了。

    “也罢,让你这辈子欠了我的,下辈子,你便可如对待沐家姐妹一样对待傅宁了,若真能这样,傅宁死也甘愿。”庾傅宁苦笑,心底千般滋味萦绕,能与楚玉死在一处,她觉得老天爷也算厚待她了。

    “不管贤妃相不相信,楚玉不希望贤妃死。”楚玉不想欠下这样的情债,因为下一世,他无法许给庾傅宁。

    “相信,莫说下一世,下下世,你都不会辜负沐莫心的!傅宁知道,王爷心里容不下别人了,是傅宁自不量力,妄想与王爷双宿双栖,如今落得现在的下场,怨不得天,尤不得人呵!”庾傅宁自嘲的扯了扯唇角,有泪流入心里。

    琉璃墙的另一侧,楚云钊阴蛰的眸狠狠瞪向楚玉,握着拳头的手青筋迸起,不时发出咯咯的声响。

    “贱妇!一并处理掉!”楚云钊睚眦欲裂,他怎么都没想到,庾傅宁背叛自己的原因竟然是爱上了楚玉!他更没想到楚玉居然会利用庾傅宁的感情利诱她,这倒不像是楚玉的作派。

    “冰魄斗胆问一句,肃亲王与贤妃的尸体该如何处置?”看着楚云钊在锦帛上印下虎符,冰魄竟有一刻的不忍。

    “焚掉!”楚云钊冷哼一声,旋即离开。楚云钊走后,冰魄命丑女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膳,也算是他的一份心意了。

    看着摆在面前的膳食,楚玉抬眼看向丑女,所谓丑,不过是因为眼前女子脸上留下被火烧伤的痕迹罢了。

    “可否将贤妃放下来,与本王共饮?”楚玉的提议让庾傅宁心底划过一丝暖意。丑女没有开口,而是望了望对面的墙壁,之后方才走到庾傅宁身后,将其从刑架上解了下来。

    “酒菜无毒,你们尽情享用。”丑女丢下这句话后,转身退了下去。见庾傅宁脚步踉跄,楚玉登时起身上前搀扶。

    “王爷有心了。”肌肤相触的一刻,庾傅宁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彼时她盛装打扮,却得不到楚玉半分青睐,如今她蓬头垢面,衣裳褴褛,却被楚玉如此呵护着,这一刻,庾傅宁深感世事一场大梦,那些求而不得的事,终会在你放弃的时候姗姗来迟。

    两人对视而坐,斟酒共饮,聊的皆是那些不痛不痒的陈年旧事,言语间再没提到沐筱萝三个字,一顿饭下来,丑女竟连换了三次火把。

    子时已到,冰魄着一身黑袍走了进来,此刻,楚玉刚好将最后一杯酒饮入腹里。

    “送我们的人来了。”庾傅宁没有惊恐和畏惧,相反,她忽然有些迫不及待,既然生不能与楚玉在一起,若能死在一起,也是好的。

    “你是铁血兵团的人吧?”楚玉缓缓搁下酒杯,抬眸看向冰魄,那一张白的异常的脸让人只看一眼便记下了。

    “这个问题对王爷有意义么?”冰魄佩服楚玉的坦然,倒也不急于动手。

    “本王至少该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这样也不行?”楚玉薄唇抿出一抹弧度,心底多少有些期待。

    “在下铁血兵团副都尉冰魄。”惜英雄,重英雄,冰魄并不打算隐瞒楚玉。

    “料到了,除了铁血兵团里的人,楚云钊身边没有能制服本王的人。”楚玉微微点头,旋即起身,束手站在冰魄面前。

    “王爷不该造反,大楚江山不可轻易易主。”冰魄淡声道,声音里没有半分愤怒之意,于冰魄而言,他更希望当初继承皇位的不是楚云钊。

    “成王败寇,本王没什么好说的,动手吧。”就算楚玉没有中软骨散,也未必是冰魄的对手,所以,他并没有打算反抗。

    “得罪了。”冰魄左手手指微屈,慢慢运气,即便不忍,可这到底是他的使命,于是冰魄倏的出掌,击向楚玉的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一抹红光仿佛流星般划过,眨眼间便将楚玉移出牢房,与此同时,殷雪亦将庾傅宁救了出来。

    “你们居然有办法找到这里?”冰魄转身看向燕南笙和殷雪,深邃的眸渐渐幽寒。

    “流沙,带肃亲王和庾傅宁先走。”燕南笙感觉到冰魄身上散出来的雄厚内力,心知此人武功与自己不相上下,遂肃然道。

    “丑女!”冰魄眸色骤凛,当即闪身冲向燕南笙,与此同时,隐在暗处的丑女亦挡住了流沙的去路。见丑女冲向流沙,殷雪咻的射出一支冷箭,旋即纵身至丑女面前,将其挡了下来。流沙不敢恋战,当即夹着楚玉和庾傅宁离开牢房。

    这场架打了很久,直打到天昏地暗,却依旧没分出胜负,殷雪原本打算解决了丑女再助燕南笙一臂之力,却不想自己小觑了丑女的实力,能与自己大战三百回合却面不改色的人不多,眼前这位俨然是其中一个。殷雪这厢打的热闹,燕南笙那里更是翻天覆地,殷雪甚至只看到两道红与黑的极光纠缠在一起,至于战况,她真的无暇顾忌。

    “停!”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燕南笙突然高喝一声,四人当即分开。

    “走!”冰魄本以为燕南笙有话要说,却不想燕南笙只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旋即纵身而逝,殷雪跟在燕南笙身边那么久,自然明白燕南笙之前给她做的手势,于是在燕南笙离开的时候,殷雪亦消失的无影无踪。

    丑女欲追,却被冰魄唤了回来。

    “算了,追不上了。”冰魄长舒口气,心底竟有一丝释然。

    “尊座,属下不明白。”丑女诧异看向冰魄,这牢房里有自毁装置,只要冰魄想,谁也逃不出去。当然,他们也一样。

    “本座可不觉得楚玉的命会比你我值钱,不是么?”冰魄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似有深意的看向丑女。

    “尊座言之有理。”丑女点头,这个世上,没谁的命会比身边的男子值钱,丑女如是想。

    且说流沙在将楚玉和庾傅宁救出之时,趁二人不备,将其迷晕后便上了一辆马车,直朝莽原而去,燕南笙随后跟了上来,今非昔比,如今的楚玉已经彻彻底底成了朝廷钦犯,他必须随行保护。

    直至第二日,楚玉醒来后才觉出方向不对。

    “这是去哪儿?”楚玉掀起车帘,发觉自己并不在楚皇城,于是才开口问道。车厢另一侧,庾傅宁的伤口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回王爷,不能说。”流沙素来憨厚,彼时沐筱萝这么交代,他便照实说了。

    楚玉闻声陡震,猛的掀起车帘,仔细观察方才顿悟。

    “这是去莽原的路?沐筱萝呢?她去莽原了?”楚玉恍然之际,狐疑问道。

    “主人尚在关雎宫。”如果换作殷雪,为免麻烦,必不会是同样的回答。

    “停车,回去!”楚玉愤然怒吼。

    “主人有命,务必让流沙护送王爷到莽原,回去是万万不能的。”流沙索性全都交代了。

    “该死的沐筱萝,居然让本王独自逃生,本王是那样的人么!”楚玉也不管流沙说什么,当即起身欲跳下马车,却不想自己双腿无力到竟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谁说师弟是独自逃生了,这车里不还坐着一位与师弟同生共死的庾姑娘呢么!”就在楚玉惊愕之际,燕南笙忽然掀起车帘,委身坐了进来。

    “燕南笙?是不是你干的!”楚玉指着自己的双腿,冷蛰质问。

    “这笔帐你可不能算到我手上,是沐筱萝的意思。”燕南笙耸了耸肩,悻悻道。

    “给本王解药!”楚玉陡然将手伸向燕南笙。

    “你觉得有可能么?”燕南笙微微一笑的表情恨的楚玉牙根痒痒。

    “傅宁觉得王爷若现在回去,只会给沐筱萝增加负担,如今王爷从冰魄手里逃出来,皇上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若王爷在这个时候与沐筱萝来往,只会连累沐筱萝。”彼时从楚玉与冰魄之间的对话里,庾傅宁也听出了一些端倪。

    “可楚云钊已经怀疑到沐筱萝头上了,她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本王回去,只想劝她一起离开!”楚玉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焦虑,眼底一片忧色。

    见楚玉如此,庾傅宁没再开口,她知道,在楚玉心里,沐筱萝或许已经不只是沐莫心的妹妹那么简单了。

    “沐筱萝主意正着呢,她会听你的?”燕南笙不以为然。

    “如果她不听,本王就把她绑出来!总好过她呆在关雎宫里提心吊胆!”楚玉恨恨道。

    “好啊,你去吧!这里可没人拦你。”燕南笙双手环胸,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看向楚玉。

    “解药给我!”楚玉再度伸手。

    “别管我要,解药在沐筱萝手里,等你爬到关雎宫的时候,顺便管她要好了。”燕南笙没有说谎,在对待楚玉的问题上,沐筱萝谁都没信,以致于楚玉身上中的软骨散是由殷雪亲手所配,解药自然只有沐筱萝一人才有。

    在了解真相之后,楚玉默了,这一路下来,他未再吭一声,就只在心里将沐筱萝鄙视了无数遍。

    适楚,秋风瑟瑟,所到之处皆扫落一片树叶,繁花似锦的皇宫渐渐显出了萧条之色。关雎宫内,楚云钊握着酒壶,不停的朝嘴里灌酒。

    “皇上……”沐筱萝怯怯的坐在楚云钊身边,轻声唤道。

    “到手的鸭子居然飞了!呵!你说本王够不够蠢?”在听到冰魄回禀之后,楚云钊简直狂怒到了极致,将御书房里的所有奏折都甩到地上,如果不是还存有一分理智,他甚至会让人将冰魄乱刃砍死,谁能保证楚玉不是他故意放走的,幸而楚云钊对铁血兵团还有些了解,铁血兵团惩治叛徒的手段极为残忍,再加上冰魄的身份,他不可能故意放走楚玉,而且他若想,当初也不会抓楚玉回来。

    “婉儿不明白,到手的鸭子怎么会飞呢?不过飞就飞了,一只鸭子而已,皇上要多少只都行,婉儿明天就给皇上抓回来,皇上不要不高兴了好不好……婉儿害怕……”沐筱萝轻扯着楚鸿弈的衣袖,眼底闪烁着莹莹泪光。

    “婉儿……婉儿!为什么他们都要背叛朕?为什么!”楚云钊倏的扔了酒壶,猛的将沐筱萝揽在怀里,手臂环的那么紧,沐筱萝甚至有种窒息的错觉,可她的心却畅快淋漓,楚云钊终于感到众叛亲离了,好呵!

    “皇上别难过了,不管谁会背叛皇上,婉儿都不会……婉儿会一直陪在皇上身边。”沐筱萝双手握在楚云钊腰际上,稚嫩的声音落在了他的心里。

    “所以在这个世上,朕就只相信你一个人了……。”楚云钊动情的勾起沐筱萝弧度完美的下颚,带着酒气的呼吸喷薄到了沐筱萝的脸上,薄唇重重的吻了下去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