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290.第290章 29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上一章:289第289章290

    “启禀皇上,肃亲王求见。[&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xs-”

    “不见!”楚云钊正在气头上,自然没心思见楚‘玉’,却不想下一秒,楚‘玉’竟自行闯了进来。

    “皇上,大事不好,皇后娘娘失踪了!”楚‘玉’也顾不得行君臣之礼,大步走到龙案前,急声禀报。

    “大胆!你眼里还有没有朕?没朕旨意,你竟敢闯进来!这是以下犯上的死罪!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楚云钊愤怒了,冰魄敢视他为无物,楚‘玉’也敢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到底在他们眼里,自己算什么!

    “臣弟知罪,可皇后失踪是大事,臣弟只是一时情急,才会硬闯进来,还请皇上治罪。”楚‘玉’心下微震,旋即恭敬跪在龙案前,清眸流转间,那抹质疑一闪而逝。

    “你说皇后失踪了?怎么回事?”楚云钊深吸口气,试图将自己的愤怒压到最低,这才佯装焦急的看向楚‘玉’。

    “臣弟有罪,虽身居关雎宫,却未能保护好皇后,午膳之时,伺候在皇后身边的丫鬟汀月本‘欲’唤皇后用膳,却不想内室房‘门’内‘插’,臣弟踹‘门’进去,却未发现皇后踪影,若臣弟猜的没错,皇后必是被人虏走了!”楚‘玉’据实回禀。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到皇宫虏人!简直罪无可恕!来人!”楚云钊闻声震怒,旋即唤进青龙。

    “属下青龙,叩见皇上。”

    “你即刻率领所有皇城‘侍’卫,暗中搜寻皇后下落,一旦抓到劫持皇后的贼匪,格杀勿论!”楚云钊狠戾咆哮,勃然大怒。待青龙领命退下之后,楚云钊将目光落到了楚‘玉’身上,

    “楚‘玉’,你虽不是皇城‘侍’卫,可身居关雎宫,就该有保护皇后的责任,如今皇后被劫,朕理当问你个守护不利之罪,不过皇后现在生死不明,朕暂且饶你,且等皇后平安回来再议,你先退下吧!”楚云钊烦躁挥手,楚‘玉’本想再说什么,却终是忍了下来,恭敬退出御书房。

    待楚‘玉’回到关雎宫时,汀月下意识朝其身后望去。

    “皇上呢?皇上没过来?”汀月有些诧异的看向楚‘玉’。

    “你也觉得皇上应该过来?”楚‘玉’眸‘色’沉凝,似有深意看向汀月。

    “当然啊,平日里娘娘只是头疼脑热的,皇上都会担心的不得了,现在皇后娘娘失踪了,皇上当然会过来……呃……奴婢的意思是……”汀月有些语塞。

    “汀月的意思是皇上的反应并不正常。所以殷雪觉得这件事与楚云钊有关!”确定楚云钊没来关雎宫,殷雪倏的出现。(hua)

    “不错,本王亦有同感,虽然皇上在听到筱萝失踪的消息后很愤怒,但却没有着急的意思,想必那愤怒也是假做给本王看的,可本王想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派人虏走筱萝?他不是……他不是一直在乎筱萝的么?”楚‘玉’百思不解。

    “王爷可还记得皇上之前差点儿掐死主人?殷雪倒觉得,其实皇上已经怀疑主人了,这次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试探主人罢了。”殷雪冷静分析。

    “有可能,现下看来,本王该做些事了……”清冷的眸闪烁着冰锥般的寒光,楚‘玉’神‘色’肃穆,心底已然有了主意。

    “王爷若有需要,殷雪随时候命。”殷雪很清楚楚‘玉’的能力,彼时有沐筱萝在,楚‘玉’将锋芒隐藏,一切只为配合沐筱萝,如今主人有难,楚‘玉’断不会再浑浑噩噩下去,莫名的,殷雪就是相信,楚‘玉’有这个能力,一定会将沐筱萝救出来。

    “汀月但凭王爷吩咐,只要能救出娘娘,汀月就算豁出这条命也心甘情愿!”汀月信誓旦旦,坚定开口。

    “多谢。”楚‘玉’微微点头,旋即转身离开了关雎宫。

    牢房里,沐筱萝无法估算时间,可从丑‘女’换火把的次数来看,自她醒来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天一楚了,眼泪哭干了,嗓子嚎哑了,沐筱萝索‘性’倚在墙边,怔怔的看着地面不言不语,即便丑‘女’不在,她亦不敢贸然与庾傅宁搭话,在不确定是否安全之前,她不能暴‘露’自己的本‘性’,否则非旦救不了庾傅宁,自己也会身陷险境。

    琉璃墙面的另一侧,冰魄冷颜看着倚在角落里的沐筱萝,狭长的目闪过一抹质疑,是自己算错了?难道沐筱萝真是个傻子?冰魄本以为让沐筱萝与庾傅宁呆在一起,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可现在看来,这个办法并不如预期那样值得期待。

    就在冰魄对自己的判断有所质疑的时候,楚‘玉’已经开始行动了,三天的时间,他将蓄意造反的密函送到了朝中几位武将手中,行事虽然隐秘,但却不是毫无漏‘洞’,于是在第四天头上,楚‘玉’如预料那样见到了沐筱萝。

    “王爷……王爷你怎么会被抓到这里?”当楚‘玉’双眼‘蒙’布被推进牢房的一刻,庾傅宁‘激’动惊呼,顿时惊醒了刚刚昏睡过去的沐筱萝。

    “楚‘玉’……楚‘玉’你快救婉儿!呜呜……婉儿好害怕啊……”沐筱萝‘揉’了‘揉’眼睛,继而哭着扑向楚‘玉’,此刻,楚‘玉’眼中的白布已被丑‘女’解开。

    “皇后娘娘?贤妃?”看着沐筱萝憔悴的容颜挂满泪痕,楚‘玉’心疼的无以复加,幸好还活着,楚‘玉’轻抚着沐筱萝的面颊,替她擦干眼角的泪水。

    “呜呜……救命啊!婉儿想皇上了,楚‘玉’,你带婉儿去见皇上好不好?”沐筱萝泣泪扑到楚‘玉’怀里,低声怒斥。

    “你为什么会进来?别告诉我你是不小心!”沐筱萝何等聪慧,自入牢房,自己半点委屈未受,而庾傅宁却尝遍了这里所有的酷刑,显然这是有人刻意吩咐,至于幕后之人,不用想也能猜出是谁。

    “唯有如此,才能换你离开。”楚‘玉’双手轻拍着沐筱萝的背脊,声音低的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脸上隐隐透着坦然。

    “你个白痴!”沐筱萝低吼一声,旋即狠狠搂住楚‘玉’的脖子,哭的越发大声。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这些天除了哭你还干什么了!沐筱萝,你这个废物!你这个蠢货!”庾傅宁怒骂着,眼底泛起泪光。她曾以为有沐筱萝在,楚‘玉’便是安全的,可她高估的沐筱萝,和沐筱萝不同,楚‘玉’进了这里,怕是没有活路了,思及此处,庾傅宁恨不能上去踹沐筱萝两脚。

    “你那么凶干嘛!婉儿害怕啊!害怕不能哭啊!”沐筱萝怎会不知庾傅宁言外之意,顿时吼了回去。

    琉璃墙的另一侧,当看到楚‘玉’将沐筱萝揽在怀里时,楚云钊攥着拳头的双手狠砸向墙面。

    “冰魄,即刻放了沐筱萝!否则朕保证会派人夷平这里!”楚云钊愤怒的像头狮子,冰魄这次没有反对,毕竟五天的时间,他没能查出沐筱萝有任何问题,却是楚‘玉’,频频有不利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以致于他不能再任由楚‘玉’在外面活动下去。

    “冰魄遵命便是。”冰魄微微颌首,旋即闪身消失在房间内,转而出现在了牢房里。

    似是感觉到背后有人,楚‘玉’才想转身,便觉后颈阵痛,下一秒已然昏厥过去。

    “楚‘玉’!楚‘玉’你别死啊!婉儿还等着……”沐筱萝话音未落,便被冰魄封住了昏睡‘穴’,旋即被其抱出了牢房。

    “王爷!你怎么样?快醒醒啊!”庾傅宁顾不上沐筱萝,满目焦急的看向楚‘玉’,彼时她忍痛没供出沐筱萝,一来是为了自己与父亲,如果那人知道沐筱萝便是静心,不但自己的命保不住,在沐筱萝庇护下的父亲也会受到牵连,二来便是为了楚‘玉’,她相信沐筱萝只要活着便会护楚‘玉’周全,所以她说服自己一定要帮沐筱萝过了这关,可在看到楚‘玉’的那一刻,她真恨自己怎么会把沐筱萝当作神一样信任!

    看着怀里的沐筱萝,即便昏睡着,眼角依旧挂着泪,楚云钊心疼的无以复加。这笔帐他记下了,待他日自己降服铁血兵团之后,一定会让冰魄百倍偿还。

    “冰魄所做之事,皆是为大楚江山着想,不当之处,还请皇上见谅,至于楚‘玉’,如今证据确凿,皇上以为是冰魄在这里斩杀,还是昭告天下?”冰魄自是将楚云钊的愤恨看在眼里,可他不在乎,如果不是欠下先皇一条命,凭他的本事,根本无需看人脸‘色’。

    “再议!”此时此刻,楚云钊没有心情与冰魄商讨楚‘玉’的事,他只想抱着他的婉儿回到关雎宫。冰魄也不强求,毕竟在他心里楚‘玉’也称得上是骁勇善战的旷世名将,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时间恍惚间仿佛经历了几个轮回,当沐筱萝再睁眼时,眼前赫然出现楚云钊那张焦虑不堪的俊颜,这一刻,沐筱萝险些笑出声来,多么虚伪的表情呵,即便是对自己用过心的‘女’人,他仍然可以那样无情的丢在牢房里几天几楚,沐筱萝不觉得意外,如果楚云钊不这么做,那他就不是楚云钊了。

    或许沐筱萝不知道,如果楚云钊可以作主,他一定不会舍得让她受苦,只是这些对沐筱萝来说,毫无意义。

    “皇上……呜呜……婉儿好怕,他们把婉儿关在湿湿的房间里,不给婉儿吃饱,还欺负婉儿……皇上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来救婉儿?”沐筱萝猛的起身扑进楚云钊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婉儿别怕,朕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婉儿的,谁都不行……”经过冰魄的证实,楚云钊对沐筱萝是痴儿这件事深信不疑,且对她的宠爱有增无减。

    “不好了!皇上,婉儿看到楚‘玉’和贤妃姐姐也被关起来了,您得去救他们啊!那里有个丑‘女’人,好凶,她把贤妃姐姐打的好惨!”沐筱萝突然自楚云钊的怀里钻出来,睫‘毛’上还沾着泪水。

    “没事,朕已经派人去救了。婉儿,这些天你瘦了很多,朕特别命御膳房给你熬了些补汤,朕这就给你端过来。”楚云钊轻拭着沐筱萝眼角的泪,正‘欲’起身时,却被沐筱萝拉了回来。

    “皇上,筱萝好困啊,不想喝行不行啊?”沐筱萝‘揉’着眼睛,嚅嚅乞求着。

    “婉儿想做什么都行,你睡吧,朕就在这里陪你!”楚云钊的目光极尽温柔,更胜月光,可在沐筱萝眼里,这该是天下间最滑稽的眼神,沐筱萝忽然在想,如果她现在告诉楚云钊,自己就是沐莫心,那个被他活活‘逼’死在冷宫的沐莫心,她不知道楚云钊的目光会变成什么样!沐筱萝只是想想,毕竟现在还不到时候。

    沐筱萝被楚云钊扶着平躺到榻上,旋即有些迫不及待的闭上眼睛,她讨厌看到那张脸,因为那张脸会让她觉得恶心。

    当沐筱萝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楚云钊并不在关雎宫,这让沐筱萝觉得舒服不少。

    “娘娘,好在您没事,吓坏奴婢了!”彼时楚云钊在,汀月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如今楚云钊离开,汀月自是守在沐筱萝‘床’边。

    “本宫是没事,不过肃亲王却危在旦夕。殷雪!”沐筱萝缓身而起,神‘色’幽凛。

    “属下在。”此刻,殷雪已然站在沐筱萝身侧。

    “你可能找到关押楚‘玉’的地方?”沐筱萝相信楚‘玉’既然敢深入虎‘穴’,必有后招。

    “回主人,属下能找到,不过劫持王爷的那个人武功极高,属下不是他的对手。”殷雪据实禀报。事实上,自楚‘玉’开始肆意行动之时,便命殷雪暗中跟随,直至楚‘玉’被冰魄虏走,殷雪一直都跟在后面。

    “如果加上燕南笙呢?”沐筱萝知道那人武功极高,否则也不会在殷雪眼皮子底下将自己虏走。

    “那便有十足把握了。”殷雪笃定道。

    “好,本宫这便修书给燕南笙,你也下去准备,明日子时务必将楚‘玉’救出来!”楚云钊连自己都狠得下心关了那么些天,更何况是楚‘玉’。

    “殷雪明白,只是……若将肃亲王救出来,便不能再回关雎宫,主人是打算将王爷送出楚城?”殷雪忧心看向沐筱萝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