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88章 28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只是她的尸体为什么会在楚皇城的大街上出现?而且死状凄惨?这是谁干的?目的是什么?”沐筱萝只觉脑子混成一锅浆糊,很多时她都想不明白,自重生以来,她将每件事都拿捏的十分精准,少有偏差,可如今,王沁若的死让她失了方向,她甚至连怀疑的对象都没有。

    “会不会是楚云钊?”殷雪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当初对王沁若寻而不得的楚云钊。

    “不会!王沁若到底是大楚淑妃,如果是他抓了王沁若,就算杀她,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更不可能将她扔在街头任人践踏。”沐筱萝当即否定。

    “那会是谁呢?王沁若手无缚鸡之力,他们居然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斩杀她!主人……”殷雪忽然抬眸,忧心看向沐筱萝。

    “你是怕有人对王沁若逼供,怕她说出本宫的事?”殷雪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沐筱萝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点,可现在敌暗我明,就算如此,她亦不能有所作为。

    “主人,属下以为……您已经暴露了。或许,您该离开楚宫。”殷雪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这是她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如果真是这样,筱萝,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收拾东西,离开这里!”楚玉似乎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下提议道。

    “不行!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没有真凭实据。”沐筱萝并不打算贸然离开。

    “若是真的呢!”楚玉有些急了。

    “如果是真的,筱萝就更不能走了,如今敌暗我明,就算我走到哪里,危险都会存在,一旦筱萝出逃莽原,很有可能会暴露莽原,在准备不足的前提下,莽原不可以出事,殷雪,你速给奔雷去信,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将本宫送到莽原的那些人安排到最安全的地方,王沁若的事不能发生第二次!”沐筱萝的态度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决。

    且说王沁若的尸体被抛到街头的第二日,楚云钊方才得到消息,随即命人将其尸体扔于乱葬岗,并辟谣此人绝非大楚淑妃,这件事更加证明了此事与楚云钊无关。所以对于王沁若的死,沐筱萝绞尽脑汁亦猜不出是谁动的手脚。

    因为王沁若的事,沐筱萝等人暂时没有心思与寒锦衣周旋,以至于三天之后,有人坐不住了。

    初晨的阳光透过繁复的窗棂洒下一片碎金,沐筱萝慵懒的睁开眸子,长长的叹了口气,王沁若的死依旧毫无头绪,她不禁开始为莽原的那些人担心。

    就在这时,汀月惊慌失措的推门小跑进来,满目惊慌的看向沐筱萝。

    “娘娘,出事了……”

    当沐筱萝简单梳洗后走出内室时,赫然看到一袭黑袍的寒锦衣正大摇大摆的坐在自己的贵妃椅上,单手抚弄着趴在他身边一动不动的絮子。而燕南笙与楚玉正虎视眈眈的坐在对面,正厅的空气分外紧张。

    “咳……这是哪阵风将我们英明神武的寒尊主吹来了,筱萝未曾相迎,实在罪过。”沐筱萝勉强扬起笑脸,娉婷走到座位上,心却忐忑不安,如果寒锦衣在后宫发飙的话,必会引来皇城侍卫,介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无法预料。

    “嗯,态度不错,这猫命不该绝呵。”寒锦衣扬了扬手,彼时还纹丝不动的絮子蹭的窜下贵妃椅,跑出关雎宫,甚至都没来得及喵一声,估计是被吓坏了。

    沐筱萝微怔了一下方才觉得后怕,旋即亲自起身为寒锦衣倒了杯清茶送过去。

    “筱萝!”楚玉见沐筱萝欲走向寒锦衣,当下起身,却被寒锦衣拦了下来。

    “本尊要杀她,十个楚玉也拦不住,本尊若不想杀她么……十个楚漠北也不行。”寒锦衣一语,沐筱萝眸色骤亮。

    “所以尊主知道明月峡的事不是燕南笙干的,而是楚漠北?”沐筱萝觉得自己是低估了眼前男子的智商。

    “本尊又不是瞎子,那些人死在‘断魂三梦’手里,本尊会看不出来!”寒锦衣耸了耸肩,继而接过沐筱萝手中的茶杯,才喝一口便吐了出来。

    “你给本尊喝的是潲水么?”寒锦衣嫌恶的瞅着茶杯里的水,随手一扬,茶杯腾空而起,继而平稳的落在了方桌上,其间未露一滴水,可见功底之深厚,无人能敌。

    “是雨前龙井,尊主不喜欢?”沐筱萝有些无语了,她好歹也是大楚皇后,会拿潲水招呼人么!

    “小小楚国,就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雨前龙井在本尊的天魔宫就是拿来给护院喝的。”寒锦衣扬着剑眉,傲然开口。

    沐筱萝腹诽着,幸而不是拿给狗喝的,也算不错了。

    “顺便补充一句,本尊天魔宫的护院是两条藏犬。”一语毕,沐筱萝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在寒锦衣未出现之前,楚玉曾说自己行事高调,沐筱萝还为此自检过,现下看到寒锦衣,沐筱萝忽然感慨,彼时的自己还能再低调点儿么!

    “能做天魔宫的狗,真是它们的福气啊!”沐筱萝诚心点头。

    “好啊!你既然知道明月峡不是我干的,还来这里找茬儿?”燕南笙腾的火了,怒视寒锦衣。

    “本尊就是来找茬儿打架的啊!没说过么?”寒锦衣一脸无辜的看向燕南笙。三人默,他还真说过这句话。

    “筱萝不明白,既然尊主知道此事乃楚漠北恶意挑唆,为何还要凭他利用为难‘旌沐号’?”沐筱萝终于发现,这世上比自己还不讲理的人真是太多了。

    “谁让本尊欠他人情呢,既然他有意把矛头对准‘旌沐号’,本尊就还他这个人情,而且你们又没有反驳,还让燕南笙认下这件事。”寒锦衣说的云淡风轻,丝毫不在乎已经气炸肺的燕南笙。沐筱萝闻言,忽然不敢回头,这件事的确是她想的不够周到。

    “筱萝有些糊涂了,既然尊主据实相告,那意思就是……”沐筱萝有些怀疑的看向寒锦衣,心里忐忑不安,一般情况下,话说的这么明,要么打,要么和,她十在不敢想寒锦衣会主动找自己议和,那结果就只剩下一个。

    “意思就是本尊从现在开始,不再为难‘旌沐号’,不过本尊劝你们一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再惹楚漠北那厮,否则吃亏的是你们。”寒锦衣语毕之时,沐筱萝瞠目结舌,她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惊天动地,足以让寒锦衣回心转意的事,寒锦衣怎么就妥协了呢?怎么可能啊!

    别说沐筱萝,燕南笙与楚玉亦觉得匪夷所思,以致于他们对寒锦衣的话持保留态度。

    “你们是想用眼睛瞪死本尊么?”对于沐筱萝三人的反应,寒锦衣很不以为然。

    “尊主真打算放过‘旌沐号’?”沐筱萝忽然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怎么?你还不乐意啊?”寒锦衣厚厚的唇勾起一抹浅浅的笑,这抹笑落在沐筱萝眼里,简直是她在这世上看到的最美风景。

    “乐意!乐意!”沐筱萝点头如捣蒜,身后,楚玉与燕南笙均送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没节操的家伙!沐筱萝倒觉得无所谓,在寒锦衣面前讲节操,那不找死么。

    “嗯,你笑起来也没那么丑了,还挺顺眼的!”看着眼前的沐筱萝笑若春花,寒锦衣脸上渐生出一丝暖意。

    “尊主若喜欢,筱萝可以笑的再灿烂一点儿!”这一刻,连沐筱萝自己都觉得狗腿的过分了。

    “你可不像是这么容易松口的主儿,说吧,有什么条件?”燕南笙深知寒锦衣人品,当下质疑道。

    “条件只有一个。”寒锦衣一语,沐筱萝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便已僵硬。

    “什么条件?”沐筱萝的声音有些颤抖。

    “本尊想邀请你们三人到天魔宫做客,时间以一个月为限,若是呆不够一个月么……”寒锦衣欲言又止,坏笑着看向沐筱萝等人。

    “没问题!只是现在不成,筱萝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只要筱萝闲下来,一定会到天魔宫叨扰,介时尊主莫嫌筱萝烦就是了。”只要不从她兜里掏银子,万事好商量。

    “一言为定!”寒锦衣狠狠点头,眸光亮烁如星。一语成谶,彼时寒锦衣就差跪下来求她离开,沐筱萝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所谓引狼入室不过如此了。

    且说寒锦衣走后,燕南笙将沐筱萝好一通数落。

    “你自己去就得了,干嘛要带上我们!他那破地方,本盟主才不稀罕去!再说,事出异常必为妖,你就不怀疑他的动机?”燕南笙对沐筱萝的做法很不赞同。

    “至少莽原的问题解决了,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吧。”解决了寒锦衣这个大麻烦,沐筱萝也算去了一块心病,如今她要做的就是好好沉淀下来,找出杀死王沁若的凶手,沐筱萝相信,那个凶手不会无缘无故将王沁若的尸体扔在大街上,他是在钓鱼!

    燕南笙也只是发发牢骚,此行他虽受了些委屈,幸好也算是满载而归,那些委屈与怀里的宝物相比,倒也不算什么了,于是燕南笙还是满心欢喜离开的关雎宫。

    就在燕南笙离开关雎宫的第二日,沐筱萝接到了奔雷的密函,庾傅宁的失踪令沐筱萝本就忐忑的心蒙上了一层阴霾。

    “庾傅宁居然失踪了?殷雪没记错的话,她的隐卫武功不弱。”殷雪面色凝重,亦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

    “何止她的隐卫,本宫一直命奔雷派人暗中保护她,可奔雷信里分明说他们是在庾傅宁失踪第三天头上才发现庾傅宁不见了,显然劫持她的人武功极高,而且行事紧密,这个人,绝对不简单!”沐筱萝心忧的攥紧信函,眼底闪过一抹幽冷的冰寒,或许,她遇上强敌了。

    “主人,属下觉得……您或许该考虑一下肃亲王的建议。”殷雪犹豫片刻,终是开口。

    “你怕庾傅宁会将本宫的事供出来?”沐筱萝何尝没想到这点,只是她这一离开,就算是不打自招,才刚刚开战,她没有理由这么快举起白旗。

    “先是王沁若,现在又是庾傅宁,此人显然是在针对娘娘,一旦让他知道娘娘的真实身份,后果不堪设想。”这是殷雪第一次开口劝说沐筱萝,也是她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感到质疑,殷雪怕若那个人出现,她应付不来。

    “你让本宫再想想,或许是本宫算露了谁,会是谁呢……”沐筱萝柳眉紧蹙,挥手退下殷雪后,独自进了内室。

    直至午膳十分,楚玉进来的时候,正看到汀月摆着碗筷。

    “你家主子呢?”楚玉踱步而入,未见沐筱萝踪影,随口问道。

    “主子累了,在内室小憩呢,王爷先坐,奴婢这就去唤主子。”汀月恭敬开口,旋即转身走向内室。

    “娘娘,晚膳准备好了。”汀月轻敲了两下房门,低声回禀。

    见内室没有回声,汀月稍稍提高了音量,又敲了几下房门,房间里依旧没有动静,汀月只道是沐筱萝睡的太沉,于是推门而入,却在下一秒发现门栓居然在里面被人插上了,这是主子从没有过的习惯。

    “王爷!”汀月的声音变了调,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惊恐,双手狠狠着房门,身体禁不住的颤抖。

    这一刻,楚玉仿佛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顺间凝固,心跳骤停,没有犹豫,楚玉腾的纵身跃至门口处,单脚狠狠踹过去,由于力道过猛,房门整个被弹在地上。

    “筱萝!”楚玉大步冲进内室,而沐筱萝却早已不见踪影。

    “娘娘!娘娘哪儿去了?王爷,娘娘哪儿去了啊!”汀月惊慌失措的跑向床榻,而床榻上,就只剩下还没来得及叠好的被子。

    “殷雪?殷雪!”楚玉只觉耳边嗡嗡作响,头脑一片混乱,继而大声喊着,只是不管他如何呼唤,殷雪都没有动静。

    “王爷!你看!”就在楚玉完全失了主意的时候,汀月突然指向房顶的横梁,楚玉抬眸之际,身形陡闪,落地之时,怀里已然多了一个昏迷不醒的殷雪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