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87章 288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回到关雎宫,燕南笙出奇的没有走,而是坐在桌边狂喝水,此刻,汀月又端了壶降火的茉莉茶走了进来。

    “现在怎么办?”沐筱萝终于开口了,总不能让事情僵在这里呵。

    “怎么办?打!本尊……呸!本盟主这就回去召开武林大会,弄个除魔卫道,匡扶正义的由头,打寒锦衣个落花流水!”燕南笙气急了,白皙的俊颜似被人煮了的螃蟹色。

    “师兄这么做,岂不正中了寒锦衣下怀,依本王看,寒锦衣就是来找茬儿打架的。”楚玉下意识抹了下脸,总觉得脸上还有东西。

    “打肯定不行,其实筱萝觉得……”有些话,沐筱萝真是很难说出口。

    “那就装回乞丐吧,全当是忆苦思甜了。”楚玉知道沐筱萝的为难之处,主动请缨。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一个堂堂王爷居然要到大街上装乞丐?还忆苦思甜!你有那么苦的时候么?我怎么不知道!不管你,反正你为沐筱萝什么都肯,本盟主却没有理由糟践自己!”燕南笙恨恨道。

    “其实如果为了青冥剑,九晶冠,悬棘天珠,还有五万两黄金,有些事是可以商量的,如若不然,筱萝还可以将莽原所有绸缎庄生意所得的一成抽给盟主。”沐筱萝下大力度,誓要将燕南笙说到心动。

    无语,燕南笙饮尽杯里最后一滴水后,大步离开。

    盛怒之下,纵是给燕南笙金山银山,他都不会动心,可经过一楚的思考,翌日,燕南笙主动找到了沐筱萝,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终将绸缎庄的收益抽成改为三,这才同意与楚玉一起到大街上扮过乞丐,供寒锦衣消遣。

    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两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堆坐在角落里,不时压低头,生怕碰到熟脸儿,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掉了叉的瓷碗里已经有了五吊钱。

    敬雪斋三楼的雅间内,沐筱萝殷勤的打开窗户,双手将寒锦衣请到窗边。玉指指向角落里的楚玉和燕南笙,脸上的笑将她心底的疼掩饰的极好。

    “不知尊主可还满意?”沐筱萝想着,总有一天她会强大到不惧寒锦衣的压迫,介时,她自会以牙还牙。

    “造型差了点儿,这样谁能看到是他们,看来你不够专业啊!”看着被头发遮住脸的楚玉和燕南笙,寒锦衣并不十分满意,于是袖内的手不经意的动了两下。

    “筱萝也是……”就在沐筱萝开口解释之时,忽然看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十几个乞丐将此二人团团围住,让沐筱萝惊诧的是,楚玉与燕南笙竟任由乞丐鼓弄,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沐筱萝恍然,愤然看向寒锦衣。

    “紧张什么,本尊不过是帮他们理理头发罢了。”寒锦衣说的云淡风轻,那抹厚厚的唇勾起一抹让人遍体生寒的弧度。

    “殷雪!”沐筱萝不想得罪眼前这尊神,可不代表她没有底线。

    “嘘,如果你现在反悔,不但他们白白做了回乞丐,本尊也不会领你这份情,想想划不划算,而且凭你那个隐卫,只怕到不了对面,便会挂掉呵。”寒锦衣并没有危言耸听,能在一招之内制服燕南笙和楚玉,此人武功深不可测,这点楚玉曾跟自己说过。

    思虑良久,沐筱萝终是挥手退了殷雪,此时,那些乞丐也已散去,沐筱萝再看下去,顿时觉得无颜再见楚玉和燕南笙了。只见楚玉与燕南笙的头发皆被高高束起,上面插着稻草,脸上原本抹着的墨炭居然被擦的一干二净。

    试问皇城中人有谁不认得楚玉,再加上燕南笙那张妖孽般的俊颜,于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角落里已经挤满了人,尤其是待字闺中的女儿家,各个不要命的冲到前面,将自己随身之物皆抛进瓷碗里。

    “尊主这下满意了?”沐筱萝黑着脸,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愤怒。

    “长成这样都能混到钱?大楚百姓真是善良啊!本尊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罢了!”寒锦衣倏的扬手,顷刻间,燕南笙与楚玉几乎同一时间纵身跃起,待二人冲进雅间时,寒锦衣早已不知所踪。

    “该死的寒锦衣!别让我再看到你!”燕南笙气的双眼赤红,身上杀气腾腾。一侧,楚玉亦面露褚色,彼时墙角,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待回到关雎宫,沐筱萝言出必行,命殷雪将九晶冠和悬棘天珠以及五万两黄金的银票全数交到燕南笙手里,并承诺只要寒锦衣解除对‘旌沐号’的封锁,她定会将绸缎庄的抽成一并奉上。之所以如此痛快,沐筱萝是觉得若在燕南笙受到那么屈辱之后,自己还不给他点儿甜头,很有可能会让这位艳绝天下的可人儿憋屈死。

    至于楚玉,则被楚云钊叫到御书房好一顿教训。身为王爷,居然到大街上行讨,简直是丢尽了皇族的颜面,楚玉也不解释,任由楚云钊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

    待楚玉回到关雎宫,燕南笙的气也消了许多,大家都以为事情结束了,寒锦衣再也不会为难‘旌沐号’了,所以三天之后,当沐筱萝接到寒锦衣送过来的信笺时,亦忍不住骂了一句靠!

    “他说什么?”燕南笙本打算带着宝贝离开,却不想中途生变,寒锦衣竟然没有离开皇城。

    “寒锦衣也欺人太甚了!”沐筱萝柳眉紧蹙,将信笺递给燕南笙,一侧,楚玉亦凑了过去。

    ‘明日午时,带九晶冠,悬棘天珠,青冥剑,肃亲王府地契到敬雪斋一叙-寒锦衣’

    “这个混蛋!不就是武功高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沐筱萝,这次你若认怂那是你的事!本盟主决对不会妥协!”燕南笙狠握着信笺,眼底顺间燃起熊熊怒火。

    “盟主想到办法对付寒锦衣了?”沐筱萝有些无奈,选择跟寒锦衣撕破脸?她有什么本钱呵!

    “没有,可也不能一味忍让啊!”燕南笙不以为然,楚玉亦觉得燕南笙此话有理,点头表示赞同。

    “这样吧,我们总该去赴宴的,至于东西么,暂且不带过去,如何?”沐筱萝一时也没了主意,燕南笙与楚玉面面相觑,亦无话可说。

    于是翌日午时,沐筱萝等人坐轿直奔敬雪斋。待轿子行至长安街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汀月,发生什么事了?”即便坐在轿内,沐筱萝的脸上依旧罩着白纱,汀月自不例外。

    “回主子,前面似乎出了什么事,围了一群人把路堵上了。”汀月据实禀报。

    “耽误不得,让轿夫绕路。”沐筱萝心知寒锦衣脾气差又爱较真儿,于是下令换路。汀月领命,当即命轿夫自左侧小路绕过去,却不想轿子才一抬起来,沐筱萝便隐约听到人群里传来的声音

    “哎呀!难怪这么眼熟,我想起来啦,这个不是当朝的淑妃嘛,半年前我还在别苑外面看到她呢!怎么死的这么惨啊!哎呀,万箭穿身,这是得罪谁了啊!”一个嗓门儿大的妇人大声嚷嚷着,惋惜的直拍大腿。

    “嘘!你小声点儿,祸从口出,若她真是淑妃,怎么会死在这儿!别瞎扯了。”一侧,与之一起逛街的妇人不以为然。

    “怎么不是淑妃啊!我家就在别苑外面,我天天看到她在别苑外面晒太阳,肯定不会认错的!”妇人信誓旦旦道。

    看着街头地面上冰冷的尸体,沐筱萝的身子猛的摇了两下,幸而有汀月搀扶,否则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跌倒在地。她曾答应过火凤会保王沁若周全,怎么会这样?她分明派流沙将王沁若送到莽原了!她怎么会死在这里?而且身中数箭!

    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王沁若仅穿着单薄的内衫,胸口小腹中了十几支利箭,即便她早已停止了呼吸,可那双眼却瞪如铜铃。

    泪,模糊了沐筱萝的视线,灼烧着她的面颊。她仿佛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幽怨的看着她,那么冷,那么寒。

    “主子,奴婢扶您回去。”感觉到沐筱萝身体抖动的厉害,汀月登时扶其退出人群,回到了轿子里。

    “主子,不如我们折返吧,您现在……”汀月忧心提议。

    “去敬雪斋。”轿内,沐筱萝的声音有些沙哑,眼底的泪涌了出来。即便有太多的质疑,可目前对沐筱萝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与寒锦衣谈和。

    待沐筱萝等人走进敬雪斋时,正好晚了一盏茶的时间。

    “本尊可不喜欢等人呢!来晚的人要受罚的!”寒锦衣扬了扬剑眉,目光落在桌边的墨砚上。

    “尊主想如何惩罚?”沐筱萝将心底的痛压制下去,恭敬看向寒锦衣。

    “只要他们两个将这里面的墨水抹在脸上,迟到的事就算了。”寒锦衣扬了扬他浓密的剑眉,说的十分轻松。

    沐筱萝无语,目光落在墨砚上,身后,燕南笙与楚玉恨的牙痒,可毕竟是来求人的,而且他们也的确是迟到了,再加上沐筱萝没有发话,他们以为沐筱萝是默认,遂楚玉先一步上前,伸手触向墨砚。

    就在楚玉的手欲触到墨砚的那一刻,沐筱萝突然拿起墨砚,猛的甩向寒锦衣。

    即便寒锦衣武功极高挡下了墨砚,可里面的墨水却溅了寒锦衣一脸。一侧,燕南笙与楚玉惊愕异常,当即护在沐筱萝身前。

    “寒锦衣!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几番侮辱他们两个,不就是因为他们长的比你俊俏!本宫真不明白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长的美就那么重要么?你是想要当男伶还是想当男宠啊!不然那么在乎美丑干什么!说实话,你长的不美,但帅气!本宫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亲切,觉得安全感十足,做为男人,这就够了!你还想求什么!像他们一样?你怎知他们不会因为这张脸而自卑,燕南笙,男生女相,就算有着男性的特征,可走在大街上,却被多少登徒子调戏过!楚玉,明明是战场神话,所向无敌,可这张脸,分明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你怎知他们暗地里不羡慕你古铜色的肌肤,健硕的身材!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们这样的,至少他们就不是本宫的菜!”沐筱萝仿佛小豹般狂吼着,中间甚至不曾唤气,她怕自己一停下来,便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桌子对面,寒锦衣怔怔的站在原地,手中的墨砚还滴着墨水,染黑了苏绸所制的桌布,沐筱萝身边,燕南笙与楚玉半刻没敢马虎,不过对于沐筱萝的话,他们却听的一清二楚,有那么一刻,他们居然感觉到了自卑。

    正文(。)第307章她出来没吃药吧?

    “咳……她出来时没吃药吧,你们快点儿把她带回去,本尊觉得她一会儿该咬人了。”寒锦衣出乎意料的没有出招,转身离去。

    直至确定寒锦衣不会回来,楚玉方才狠舒了口气,

    “沐筱萝,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他动一动手指,就可以要了你的命!”楚玉后怕的看向沐筱萝,完全不知道沐筱萝哪儿来的勇气,居然敢指着寒锦衣的鼻子骂他,这种事,一直是他渴望而不可为的。

    “嗯,你是疯了!不过南笙喜欢!就冲你刚刚那番话,南笙决定将九晶冠送给你!”即便沐筱萝那段话里有贬损自己的成分,可毕竟勇气可嘉。

    “回去。”沐筱萝平静的许久,方才转身走出雅间。楚玉与燕南笙不禁相视,皆不知沐筱萝今天抽的什么疯。

    直至回到关雎宫,他们方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刻,流沙正站在沐筱萝面前,恭敬禀报。

    “启禀主人,当日属下的确将王沁若送入莽原,而且助其将火凤安葬,不过……不过王沁若曾说过火凤最喜欢的地方是荆州的碧海蓝天,还说有机会会将火凤的坟移到那里。”流沙凭着印象回忆道。

    “属下也觉得,如果王沁若是在莽原出事,奔雷一定会有信笺传来,所以王沁若必是在莽原以外的地方被人擒拿,只是……”殷雪亦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