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86章 287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说啊!你到底傻不傻?傻不傻啊!他们为什么要怀疑你!为什么要离开朕!一个个的离开!朕做错什么了!啊”楚云钊发疯似的咆哮着,手中的力道越发收紧,沐筱萝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紫,可楚云钊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皇上!”感觉到生命正在流逝,沐筱萝依旧犹豫着要不要唤出殷雪,就在这时,楚玉突然出现在门口,大声厉吼。

    “婉儿……怎么会这样?朕怎么会……婉儿你有没有事?来人!快传御医!”楚玉的声音惊醒了狂躁之下的楚云钊,令他顺间清醒,当看到沐筱萝几欲窒息在自己身下的那一刻,楚鸿弈悔恨的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呜呜……皇上不喜欢婉儿了,皇上要杀了婉儿……”沐筱萝只顾着哭,心底却狠舒口气,看着楚云钊眼中的惶恐和骇然,沐筱萝笃定,刚刚的楚云钊,并没有作戏。

    “婉儿不哭,婉儿是朕在这个世上最喜欢的人了,朕怎么舍得杀你……再也不会了。”楚云钊心疼的将沐筱萝揽在怀里,双手轻拍着她的雪背,懊恼不已。

    一侧,楚玉将这一幕收在眼底,心底的某根神经似被人扯住了两端,不停的朝相反的方向牵扯,痛的他呼吸艰难。

    不过多时,御医们挤满了整个关雎宫,众御医号脉之后皆道沐筱萝惊吓过度,需静养,于是楚云钊当晚并没有留在关雎宫。

    晚膳的时候,楚玉吃了很多,直至盛到第五碗的时候,沐筱萝说话了。

    “王爷很饿?”沐筱萝觉得楚玉是有话要说。

    果不其然,楚玉端着瓷碗犹豫了很久,终是将瓷碗搁在桌上,之后一脸肃然的看向沐筱萝。

    “离开皇宫吧。”楚玉的话说的没头没尾,沐筱萝并不十分理解。

    “本王的意思是,既然你早有打算,为何还要留在皇宫?今天你也看到了,楚云钊开始怀疑你了!他差点儿杀了你!”楚玉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有些激动。

    “那是意外,楚云钊是被自己的魔障魇住了,他没动杀筱萝的心思。”在听到楚玉的提议后,沐筱萝虽不认同,可心里却是暖暖的。她知道,楚玉是真的在乎她,而不是因为她是沐莫心的妹妹,虽然是同一个人,可现在的感觉明显要好很多。

    “谁能保证那是意外?本王倒觉得楚云钊分明在试探你!总之本王觉得你应该离开楚宫,下一次,谁也不敢保证你会这么幸运!”楚玉并不认同沐筱萝的解释,再次强调自己的建议。

    “离开?筱萝要去哪里啊?”沐筱萝很清楚自己所走的每一步棋,所以她知道,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楚云钊手里握着的‘铁血兵团’是个谜,她必须解开这个谜团。

    “去莽原!”楚玉毫不犹豫回应。

    “王爷可别忘了,筱萝是大楚皇后,一旦出逃,楚云钊必不会善罢甘休,只要他知道筱萝在那里,一定会出兵莽原,介时筱萝该如何自处?”沐筱萝漫不经心质疑。

    “本王知道你自入宫到现在,一直筹谋造反,倘如楚云钊出兵,楚玉愿做先锋,誓死将他挡在莽原境外。”楚玉停顿了很久,方才开口。沐筱萝闻声微怔,旋即搁下饭筷,正色看向楚楚玉。

    “别这么看本王,其实本王也没你想象的那么白痴,本王曾经醉生梦死过,可也不会一直醉生梦死下去,有些事即便你不说,可楚玉心里有数,如果没发生今天的事,楚玉或许不会说这些话,可是筱萝,楚玉不想看到你再冒险。”楚玉一字一句,发自肺腑。

    “所以王爷并不反对筱萝造反?”沐筱萝的眼睛透着闪亮的光芒,对于楚玉的话,沐筱萝有些意外,甚至有些惊喜。

    “本王没有反对的理由。”楚玉一字一句,如覆冰霜。

    “有王爷这句话,筱萝就放心了,不过现在的确不是时候,王爷放心,筱萝就算不珍惜自己的命,也会为所有给筱萝拼命的人着想,更何况筱萝素来惜命的很呢。”沐筱萝嫣然一笑,如沐春风。

    “可是……”

    “而且就算要走,至少也该解决了莽原现在的危机后才行啊,一切等寒锦衣的事情过去后再筹谋吧。”沐筱萝自然知道楚玉在为自己考虑,可她的确不能贸然离开大楚,现在还不到与楚云钊闹翻的时候。

    见沐筱萝如此决绝,楚玉只好作罢,正如沐筱萝所言,现下最重要的便是解除与寒锦衣的紧张关系,毕竟寒锦衣是天下贼匪马首是瞻的对象,与他搞好关系,大大的重要。

    愿望虽好,可与寒锦衣的初次相见让沐筱萝与楚玉深深体会到,若想到达希望的彼岸,任重道远啊!

    敬雪斋堪称是楚皇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三层的建筑拔地而起,气势恢宏,装潢以雅字为主又不失奢华,是所有皇族贵胄宴请的最佳之地,沐筱萝亦不例外,将与寒锦衣的宴席摆在了这里,而且包了整场。

    此刻,沐筱萝,楚玉与燕南笙分别坐在摆满美味佳肴的深梨木翡翠镶边的圆桌边,颇显得有些紧张。

    “酉时已过,他不会来了吧?”燕南笙的声音有些局促,举止也不似彼时那样潇洒不羁,原本沐筱萝倒也没那么紧张,可见燕南笙如此,她亦感觉到自己的心弦绷的紧紧的。

    “还是再等等吧。”沐筱萝淡声回应。

    “不管了,再等半盏茶的时间,他若不来,我便走!”燕南笙深吸口气,打定主意道。

    就在燕南笙语闭之时,一阵爽朗的笑声悠荡而至,奔放豪迈,清脆悦耳,单凭这笑声,沐筱萝觉得自己不会讨厌这个人。

    “燕南笙啊,这就是你给本尊道歉的态度么?本尊可不怎么喜欢啊!”醇厚的声音仿佛自九天传来,缥缈的让人觉得这个人离自己很远,远到遥不可及,可此人却在近在咫尺,触手可摸。

    看着眼前的男子,沐筱萝眸色陡亮,那一张古铜色的俊脸,眉目张扬,轮廓清晰,有如雕像般棱角分明,漆黑的浓眉斜飞入鬓,深邃的瞳孔如子楚的繁星,高挺的鼻梁下,那抹唇有些厚,却厚的恰到好处。凭心而论,眼前男子不属于美男一列,却让人出奇的感觉到舒服,甚至有些踏实,仿佛只要他在,所有的危险都会远离。沐筱萝对自己这样的感触觉得十分诧异。

    “咳咳……确切的解释是商量,调解,谈和,而不是道歉。”燕南笙分明在跟寒锦衣说话,俊颜却是对着沐筱萝。

    “不是道歉啊!那不是道歉你们叫本尊过来作甚!走了!”寒锦衣扬着浓黑的剑眉,一脸不屑的瞥向燕南笙,登时欲走,却被沐筱萝急步上前拦了下来。

    “尊主莫急,自然是道歉,关于明月峡的事……是凤羽山庄有错在先,还请尊主大人不记小人过,莫与我等一般见识才是。”沐筱萝可不管燕南笙有多尴尬,好不容易请来的这尊神,断然不可就这么放走了。

    “你是沐筱萝吧?啧啧……咋长成这样啊?一个丑字都无法表达本尊对你的评价,看看这眼,瞧瞧这眉,你出来的时候被挤过吧?”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寒锦衣剑眉拧成川字,眼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厌恶和嫌弃。

    “出来?筱萝出来的时候没被挤着啊?”沐筱萝努力回想。

    “他是说你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一侧,燕南笙好心提醒道,语闭,沐筱萝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还是南笙深知本尊之意啊!唉,可惜了,原该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却惨不忍睹。不过你这模样若配燕南笙么,绰绰有余!”当寒锦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沐筱萝似**风中,顺间凌乱了。

    “人也损的差不多了,坐吧!”燕南笙索性回眸,冷冷看向寒锦衣,转而将沐筱萝拉回到自己的座位,悻悻道。

    “呀!”就在沐筱萝回到自已座位的刹那,寒锦衣突然夸张的倒退数步,双目惊诧的看向燕南笙。

    “燕南笙,你怎么越长越丑了?其实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可你出来吓唬人就不对了!幸好本尊定力十足,不然肯定活活被你吓死!快转过去,快转过去,本尊看不得你那张丑脸!”寒锦衣的这番话彻底将沐筱萝雷倒了。

    这位大哥!你到底长没长眼睛啊?你那眼眶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啊?你审美有问题啊!沐筱萝腹诽着。

    “寒锦衣,你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燕南笙也怒了,自己有那么丑么?可就在燕南笙愤然开口的顺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沐筱萝甚至没看到寒锦衣是怎么出手的,燕南笙脸上已然多了两道黑黑的墨迹。

    不仅沐筱萝,楚玉亦觉得匪夷所思,彼时燕南笙还能与其斗上一两招,可如今,燕南笙甚至没有反应。

    “嗯,这回差不多,勉强有的看了!”寒锦衣单手捂着胸口,貌似心宽了不少。一侧,燕南笙狠吁口气,正欲擦掉脸上的墨迹,却被寒锦衣拦了下来。

    “你可别擦,吓走了本尊可就请不回来了。”寒锦衣双手捂在脑后,扬头看向燕南笙,眼中极尽挑衅味道。

    “这样也好看,别擦了先。”沐筱萝狠噎了下喉咙,违心说着。

    “所以说王八看绿豆,也只有你们两个才能对上眼,这样也算好看?自恋也该有个限度嘛!”寒锦衣一脸鄙夷,转眸时,正看到坐在沐筱萝身边,一声未吭的楚玉。

    “哟,这不是楚玉么?你这小娃也长这么大啦?怎么也是越长越趔趄,难看死了!”寒锦衣突地扬手,于是楚玉脸上,毫无幸免的多了两道墨黑,楚玉挠头,看来装聋作哑也难逃此劫啊。

    “寒锦衣,你够了啊!就你长的……”就在燕南笙忍无可忍之时,沐筱萝顿时捂住燕南笙的薄唇,在其耳边重复无数遍青冥剑,这才将燕南笙的火儿压了下去。

    “本尊长的如何?你倒是说啊?”寒锦衣不以为然的挑着眉,似是极期待般看向燕南笙。

    “尊主长的风华绝代,俊美无双,尤其是您那一身黑袍,更将您的美衬托的无与伦比。”沐筱萝忽然觉得眼前坐着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乌鸦,典型特征就是那张乌鸦嘴。

    “嗯,你这小妞说实话,本尊受用。”寒锦衣微微点头,这才露了笑脸。

    “其实筱萝将尊主请来,主要是谈关于‘旌沐号’和明月峡的事。如果尊主肯放‘旌沐号’一条生路,筱萝必定感激不尽。”沐筱萝语气十分谦恭,态度十分温和,脸上的笑极尽讨好。在沐筱萝看来,对于狂妄自大的人,最好的办法便是恭维。

    “本尊才不稀罕什么感激不尽,本尊是贼,要的是实惠。你能给本尊多大实惠?”寒锦衣显然不吃沐筱萝那一套,谈起正事来,依旧毒舌的很。

    “不知尊主想要多少银两?”既然寒锦衣想要实惠,沐筱萝自然顺着他的话朝下捋。

    “呵!你这丑小妞,本尊都说了自己是贼,想要银子自然会去抢啊,犯得着跟你坐在这儿谈么!”寒锦衣说的理直气壮,仿佛打劫是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儿。

    “咳……恕筱萝愚钝,实在不猜不出尊主口中的实惠指的是什么?”沐筱萝觉得寒锦衣很难缠,而且十分难缠。

    “乐趣!”寒锦衣说着话,将目光落在了燕南笙和楚玉身上。

    “看我作什么?看楚玉作什么!别以为你那招移形换影很厉害,我们两个加起来,未必……”燕南笙正说着,忽觉两道墨泼了过来,与此同时,楚玉脸上亦多了两道。楚玉真想哭,直到现在为止,他可什么都没说啊!

    “寒锦衣!”燕南笙拍案而起,怒目圆睁,几欲冲上去拼命的时候,沐筱萝腾的起身,在燕南笙耳边无数遍重复着青冥剑,可这次显然没什么效果,就在燕南笙起身出手之际,沐筱萝咬了咬牙,在燕南笙耳边说了九晶冠三个字。

    为了九晶冠,燕南笙再次忍住了。此刻,沐筱萝方才陪笑着看向寒锦衣。

    “不知尊主口中的乐趣指的是什么?”沐筱萝也是憋了一肚子火,可有什么办法,现在这种情况,除了低头,她找不到更好的出路。

    “本尊来的时候发现这城中的乞丐不多不少,就差两个,如果某些人可以扮乞丐给本尊逗个乐,那本尊倒可以考虑与‘旌沐号’化干戈为玉帛。事实上也就是放你一条出路,要知道本尊活到现在,还不怕跟任何人扛上!本尊就喜欢找茬儿跟人打架!”寒锦衣狂妄开口,事实上,他的确有狂妄的理由,寒锦衣所拥有的力量,是全天下的贼匪,不管他行至哪里,所到之处,贼匪皆俯首跪拜。至于寒锦衣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且是后话。

    此刻,燕南笙在听出寒锦衣的言外之意后拍案而起。

    “寒锦衣,你这个丑八怪!你居然敢让我和楚玉扮乞丐!门儿都没有!你才是乞丐,你们全家都是乞丐!楚玉,我们走!”燕南笙愤怒的像头发疯的雄狮,猛的转身拽起楚玉。

    虽然觉得十分不仁道,可沐筱萝还欲再劝,却被燕南笙当即否决。

    “什么青冥剑,什么九晶冠!统统不要了!不要了!这不欺负人么!走!”燕南笙也不理沐筱萝,顿时拽着楚玉离开雅间。

    “怎么办?他们不肯。”寒锦衣饶有兴致的看着暴走的燕南笙,转尔无奈的看向沐筱萝。

    “尊主放心,这事儿有商量。”沐筱萝真想将身边儿的盘子甩到寒锦衣脸上,可她忍住了,为了‘旌沐号’,她没什么不能忍的。

    “可燕南笙那小子说门儿都没有。”寒锦衣对于沐筱萝的信誓旦旦表示怀疑。

    “不是还有窗户呢,尊主且等着,筱萝定会给尊主最满意的答复。”沐筱萝由始至终都在陪笑,直至离开雅间的那一刻,沐筱萝的脸黑如墨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