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282.第282章 28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上一章:281第281章282

    “桓横?他……他在肃亲王府?”婴鹂质疑的看向青龙,在她看来,能逃出天牢便是捡回了一条命,桓横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在皇城逗留。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访问:。复制网址访问

    “密使亲眼所见,青龙将此事禀报给了皇上,是皇上命属下告知婴‘侍’卫。”青龙解释道。

    “现在还在?”婴鹂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觉不出什么。

    “在!密使正暗中监视,跑不掉的。”青龙回应道。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婴鹂相信青龙不敢骗她,因为她知道,青龙是楚云钊身边最信得过的‘侍’卫。婴鹂猜的没错,青龙的确没有骗她,因为骗她的人,是楚云钊!

    午膳十分,沐筱萝将两条新鲜的鱼‘肉’扔到絮子和小优面前,抬眸时正看到汀月小跑着自外面进来。

    “没找到?”沐筱萝见汀月身后无人,挑眉问道。

    “回娘娘,奴婢找遍整个皇宫,都没发现王爷身影,王爷该不是出宫了吧?”汀月累的抹汗,气喘吁吁道。

    “他连关雎宫的‘门’口都羞于迈出去,更别提出宫了,今天有人来过?”沐筱萝与殷雪清晨出去办事,回来的时候,便不见楚‘玉’在关雎宫。

    “奴婢疏忽,中间只去了一次御膳房,回来的时候便不见王爷了,王爷或许是在这段时间出去的。”汀月据实禀报。其实也算不上疏忽,汀月每日都要提前一个时辰到御膳房点好菜单。

    “与你无关,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楚‘玉’决不会带着铃铛出宫,殷雪,你走一趟肃亲王府!”沐筱萝眸‘色’骤凛,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慌‘乱’。殷雪不敢耽搁,当即纵身跃起,朝肃亲王而去。

    且说婴鹂到达肃亲王府后,纵身而入,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甚至连日常打扫的家丁都没有一个。虽然满腹疑云,可婴鹂还是谨慎走了进去,从前院到后园,婴鹂整整找了一圈儿,却没发现桓横的踪影。

    就在婴鹂想‘欲’离开之时,忽然听到身后的房间里有动静,婴鹂登时回身,单手警觉的握住长剑。

    距离房‘门’越来越近,里面的动静也越来越清晰,婴鹂放缓脚步,单手攥紧了剑柄,另一只手轻轻搁在房‘门’上,之后猛的一推。

    眼见着里面有一人影,婴鹂二话没说冲了进去,却在进‘门’一刻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紧接着眼前一片白茫,大把的灰石粉扬了过来,婴鹂自知不妙,当下以手捂住双眼,却不想一道长箭如极光般‘射’了出来,婴鹂来不及跃起,只得仓皇转身,长箭咻的擦过婴鹂的小腹,极痛的感觉伴着血‘肉’翻起席卷着婴鹂的全身。

    婴鹂心知中了埋伏,可她不明白,既然是密使发现的桓横,他们怎么可能早有准备,只是此刻,婴鹂来不及思考,因为自屋内陡然涌出近二十几名黑衣人已然举着兵器朝她砍来,且各个身手不凡。

    刀光剑影下,婴鹂凭一人之力将二十几名黑衣人斩杀到最后一人,自己亦多处受伤,直至婴鹂将最后一人的首级砍落,也不过半个时辰。[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就在婴鹂想要喘息的空当,忽觉身后一阵恶寒,回眸间,三根利箭如流星闪现,婴鹂咬牙纵身,勉躲过其中两支,另一只利箭直中婴鹂小腹。

    “呃……出来……快出来!”婴鹂强忍剧痛,挥剑砍断‘插’在腹上的箭身,身体至少三十处大大小小的伤口令她痛入骨髓。既然有密使暗中盯梢,难道他们没看到自己被袭?为何不现身救她?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婴鹂脑子里一片‘混’‘乱’,强烈的剧痛令她无法仔细思考,此时此刻,她只能逃,可当看到三十几名弓箭手出现在院墙的那一刻,婴鹂的心凉了,这一劫,她怕是躲不过去了,可她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

    箭雨呼啸而来,婴鹂拼尽最后的力气挥舞长剑,她想为自己争取时间,哪怕只是一秒钟都好,她在渴望有人救她,她相信自己一‘奶’同胞的亲哥哥一定会来救她!

    断箭如细密的雨点砸在地上,婴鹂手中的长剑渐渐放慢了速度,十几支利箭穿透了她的身体,很疼,真的很疼,就像冬日里房顶的冰锥,掉下来刺在她的身上,那么痛,她却无能为力。师傅……你在哪里……

    眼见着箭雨越来越多,婴鹂再也无力阻挡,慢慢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一刻,一抹湛蓝‘色’的华裳突然出现,单手揽起婴鹂,一跃而起,而院墙上的弓箭手,亦在顺间被人斩杀。

    直到杀光最后一人,殷雪方才收起凤翅链,她并未与楚‘玉’事先商量,因为她到的时候,正看到楚‘玉’不顾安危的去救婴鹂,不管什么原因,这一幕都不能被别人看到,于是殷雪杀光了肃亲王府里所有的埋伏的黑衣人。

    关雎宫内,沐筱萝正忐忑不安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铃铛声传了过来,让沐筱萝惊讶的是,那铃铛声不是从一个人身上发出来的。

    正如沐筱萝所料,当看到楚‘玉’怀抱婴鹂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沐筱萝震惊不已。

    “你受伤了?”沐筱萝顾不得楚‘玉’怀里的婴鹂,脚步凌‘乱’的跑到楚‘玉’身边。

    “不是我,是她!”楚‘玉’顾不上解释,当即将婴鹂抱进内室,沐筱萝虽不清楚状况,却也看出来婴鹂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

    内室,楚‘玉’将婴鹂搁在榻上,转眸看向沐筱萝。

    “青龙是你的人……沐筱萝,你这个魔鬼……你居然……收买了皇上最信任的人……”婴鹂的嘴里不停的涌着鲜血,身上数十道伤口疼的她脸‘色’煞白。

    “是青龙引你入的局?”看着婴鹂身上的十几支利箭,沐筱萝知道,就算九曲回魂丹也救不回她的命了。

    “沐筱萝……你好歹毒的心……婴鹂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噗”婴鹂的生命正在流逝,身体的血液渐渐干涸。

    “你做鬼也不该放过的人,是楚云钊。青龙的忠心,又岂是筱萝可以撼动的。”沐筱萝是恨婴鹂的,可此刻,她眼底有泪溢出,被至爱的人背叛,该是怎样的锥心刺骨,婴鹂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沐筱萝却心软了,她忽然觉得这样的惩罚太重。

    “你胡说……皇上……皇上不会杀婴鹂!他不会……他没有理由……”婴鹂‘激’动的想要起身,却因为牵扯,身上的伤口皆涌出鲜血,洁白的‘床’单,已被婴鹂染成一片妖异的曼珠沙华,与她脸谱上的那一朵‘交’相辉映,绝美的凄凉,入骨的悲伤。

    “理由就是你的存在威胁到了他的皇位,你这个一‘奶’同胞的哥哥啊!从来只信流言蜚语,就算你把心掏出来给他,可还是抵不过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沐筱萝苦涩抿‘唇’,缓缓走到婴鹂身边,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

    “你……你知道婴鹂的身份?怎么可能!”婴鹂虚弱的倚在榻上,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沐筱萝。

    “这个世上,不可能的事太多了,就好像你那么信任的哥哥,却处心积虑引你入局,婴鹂,因为刘醒的死,所以本宫恨你,可这一刻,本宫真的不想你死……”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感同身受,这一刻,沐筱萝知道婴鹂的心已经痛到极致,宛如彼时的她,生不如死。

    正文(。)第297章婴鹂的哥哥

    “我不明白,婴鹂不明白!哥哥曾说我是他这个世上最亲的人!我是他妹妹啊!为什么啊!”即便身中十几支利箭,婴鹂却未流泪,可现在,她泪如泉涌。

    “四个字,人言可畏。他不想任何人看到你的脸,因为你的脸会让人浮想联翩。”沐筱萝袖内的手颤抖不止,她想伸过去捂住婴鹂每一处伤口,让血停止流淌,可她知道,那无济于事。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肯相信,婴鹂是真的爱他……婴鹂才跟哥哥相认……好舍不得啊……”婴鹂的瞳孔开始涣散,气若游丝。

    这个问题沐筱萝也曾质疑过无数次,为什么楚云钊不肯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他!后来沐筱萝得到了答案,因为魔鬼是没有心的,所以感受不到别人的真心。

    “对不起……”沐筱萝的声音有些沙哑,泪水模糊了视线。兔死狐悲,她和婴鹂其实是一样的人。

    “你不需要道歉……如果我不死……你就一定会死……沐筱萝……如今……我就快死了,你能告诉我原因吗?”凄冷的眸子宛如一片死水,婴鹂的‘胸’腔剧烈起伏,她知道,婴鹂快不行了。

    沐筱萝不语,转眸看向一直无语的楚‘玉’,楚‘玉’微微点头,转身离去。待房‘门’紧闭之时,沐筱萝缓缓走到榻边。

    “你知道沐莫心是怎么死的吗?”沐筱萝不想欺瞒婴鹂,一个与她同病相怜的将死之人。

    “你知道?难怪……难怪你会……看来我猜对了。可我不明白……一个傻了十几年的‘女’人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有心机……”婴鹂干裂的‘唇’嚅嚅动了两下,眼底透着深深的渴望。

    “因为……因为本宫就是沐莫心……”沐筱萝俯在婴鹂的耳畔,压低了声音,轻轻开口。当她起身之时,婴鹂已然没了气息,只有那双眼,瞪如铜铃。

    看着‘挺’尸在自己榻上的婴鹂,沐筱萝缓缓伸手,摘下那张画着曼珠沙华的脸谱,显‘露’在她面前的那张脸,果然与楚云钊如出一辙。

    “殷雪。”沐筱萝唤出殷雪。

    “主人吩咐。”

    “你可有办法将这具尸体冰封保存?”沐筱萝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忧伤,噬骨的,不可磨灭的忧伤。

    自重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情不自禁的说出自己的身份,到底是因为婴鹂将死?还是婴鹂的遭遇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沐筱萝不想去探究。

    “回主人,属下可以用冰棺将其身体冰封起来,确保十年无恙。”殷雪据实道。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或许本宫该为她做些事,去吧。”沐筱萝的手抚过婴鹂绝望的双眼,手落间,婴鹂终是闭上了眼睛,看着殷雪将婴鹂的尸体抱出内室,沐筱萝终流下一滴眼泪。

    离开内室,楚‘玉’正坐在贵妃椅处,轻轻抚着絮子。

    “王爷何时有这个习惯了?”沐筱萝狠吸口气,将眼中的泪全数‘逼’退。

    “楚云钊不该如此,婴鹂真心对他。”楚‘玉’噎了下喉咙,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

    “自古帝王皆无情,这情字可不单单指的爱情。亲情,友情在一个皇帝眼里也是最廉价的东西,楚云钊有这样的反应,筱萝不觉得奇怪,王爷要不要喝一杯?”沐筱萝浅步走到桌边,随手提壶倒了杯清茶。

    “只为了那些莫须有的谣言,他便可以杀了自己至亲之人,这样值得?”楚‘玉’颓然起身走到桌边,接过沐筱萝递过来的茶水。

    “值得,当然值得!婴鹂一死,所有的谣言都是死无对证,再没人敢质疑他的皇族血统,再没人能撼动他的大楚江山。”沐筱萝理所当然解释。

    “他不配……”楚‘玉’咬牙切齿低喃,后面的话随着茶水吞回了肚子。

    “其实王爷不想知道筱萝是如何回答婴鹂的?”彼时内室,沐筱萝没想到楚‘玉’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你想告诉本王的时候自然会说,若不想,本王亦不强求。”楚‘玉’淡淡开口,心底却已了然。

    “王爷何时变得这么乖了?”沐筱萝莞尔微笑,心底暗舒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本王这不叫乖,叫识趣!”楚‘玉’提起‘精’神,开口反驳。

    “不管怎样,王爷表现不错。给你,这是银链的钥匙,一共三十七把。”沐筱萝随手自袖内掏出一串钥匙搁在楚‘玉’面前。

    “你肯给本王?”楚‘玉’挑起剑眉,狐疑看向沐筱萝,唾手可得的东西总让人心里不安。

    “当然,王爷即临强敌,带着铃铛不方便,而且婴鹂已死,铃铛这东西也没了作用。”沐筱萝品了口茶,淡淡道。

    “即临强敌?谁啊?”楚‘玉’不以为然,却在拿起钥匙的时候突然犯难了,虽说有钥匙,可这三十七把对应的都是哪个锁啊!

    “洛滨。你以为楚云钊为什么要将婴鹂引入肃亲王府?又为什么会引王爷现身?”沐筱萝柳眉微蹙,虽然她对洛滨了解不深,可以他往昔功绩,便知此人非泛泛之辈。

    “皇上想将婴鹂的死嫁祸给本王?”楚‘玉’并不觉得意外,一个连孪生妹妹都能下手除掉的人,又岂会跟他讲什么兄弟情谊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