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267.第267章 268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上一章:266第266章267

    “关雎宫的絮子甚至是想念步馨阁的膳食”楚‘玉’一语,庾傅宁突然扑了上去,###的拳头朝着楚‘玉’的‘胸’口便是一顿暴雨梨‘花’。hua,最新章节访问:。楚‘玉’傻眼了,他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任由庾傅宁捶打。

    “傅宁等王爷等的好苦”庾傅宁砸了许久,终是忍不住伸手环着楚‘玉’的腰际,娇美的脸贴在楚‘玉’的‘胸’膛,眼泪扑簌而落。

    “贤妃娘娘您怕是误会了。”楚‘玉’狠噎了下喉咙,缓缓推开庾傅宁,莫说眼前‘女’子是皇上的‘女’人,就算不是,他也不法适应被‘女’人这样熊抱着。

    “误会?王爷且认认这张字笺。”庾傅宁眼‘波’流转,哽咽着自袖内取出一张字笺递到楚‘玉’面前。

    ‘不见不散-楚‘玉’’

    看着眼前的字笺,楚‘玉’恍然,彼时沐筱萝曾把庾傅宁约自己到皇城西郊的字笺让他看过,毋庸置疑,这张字笺必是沐筱萝仿照他的笔迹回给庾傅宁的。只是楚‘玉’没想到,庾傅宁居然还留着这张字笺。

    他当然没想到,对庾傅宁来说,这张字笺如今已经是她的全部,以致每晚入眠前,她都要看上无数遍。

    “这字笺是本王写的。”楚‘玉’头脑一热,毫不犹豫的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他只道若不承认,庾傅宁必揪查到底,若是让她查到沐筱萝,事情就闹大了。可楚‘玉’如何也没想到,就是他这一句承认,事情才真是闹大了!

    “是王爷写的?那傅宁问王爷,您可知何为不见不散?傅宁在西郊等了那么久,王爷为什么没出现?为什么?”在听到楚‘玉’承认的那一刻,庾傅宁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洒下一地琉璃。

    “是本王一时糊涂”楚‘玉’语塞,犯难看向庾傅宁,不知该如何解释。

    “一时糊涂?王爷可知道您的一时糊涂毁了傅宁一生如今即便身处异地,傅宁仍要提心吊胆的活着,生怕被人认出来,就像藏在黑暗中的老鼠一样,不见天日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将傅宁这一颗真心扔到哪里去了?傅宁终日以泪洗面为的又是谁!”庾傅宁踉跄着后退,身体无力的倚在墙上,泪水模糊了视线,声音悲戚,如杜鹃啼血。

    “对不起”看着眼前的‘女’子,楚‘玉’动容了,他如何也没想到这个世上,居然有人这样义无反顾的爱他。

    “王爷一句对不起能改变什么?又能换回什么?呵傅宁敢问王爷,由始至终在王爷心里,傅宁可曾存在过?”庾傅宁含泪的眸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希翼,身体轻颤着等待楚‘玉’的回答。

    “本王本王不值得贤妃娘娘错爱。”在这个问题上,楚‘玉’不会撒谎,除了沐莫心,他心里容不下任何‘女’人。

    “呵好一句错爱!是傅宁错爱了!错爱了”庾傅宁顺着墙壁颓然堆坐在地,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落,原来由始至终,都是她的一厢情愿!为了这一厢情愿,她丢了贵妃的名号,害的父亲与自己叛逃他乡,可结果呢,她只换回了楚‘玉’的一句错爱!

    “小姐!”不远处,茜夕见庾傅宁跌坐下来,也顾不得许多,登时冲了过去,将其搀起。

    “茜夕,扶我回去”庾傅宁绝望的倚在茜夕身上,双目空‘洞’无光的背转向楚‘玉’,踉跄着走远。hua

    看着庾傅宁的背影,楚‘玉’心里似压着一块石头,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终究是他连累了庾傅宁,楚‘玉’如是想。

    “王爷,您怎么跑这儿来了?让奔雷好找啊!”就在庾傅宁没入人群之时,奔雷方才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少装,刚刚的事不许告诉沐筱萝,否则本王给你好看!”楚‘玉’并不领情,冷声警告。奔雷闻声顿时抹汗。实则他虽被飞鸾引走,可不多时便觉不对,继而折返,虽然错过了‘精’彩镜头,可也看清了庾傅宁的真身。

    直至楚‘玉’与奔雷前后离开,暗处那抹华丽的紫‘色’身影方才踱步走了出来。

    “俊休,去查下那个‘女’人的底细。”阳光下,那抹华丽的紫裳散着淡淡的光晕,衬的楚漠北俊美的脸如月华初绽,魅‘色’无双。

    且说楚‘玉’与奔雷回到沐府时,正听到沐筱萝在屋子里怒发冲冠,声嘶力竭。

    “欺人太甚!不就是有两个臭钱么,有什么了不起!居然敢在老子面前砸钱!他也不睁大狗眼瞧清楚老子是谁!”沐筱萝厉声狂啸,脚下狠跺着风雨雷电刚刚自莽原周围郡县收回来的帐本。

    “咋回事儿啊?”奔雷怯怯走到风麟身边,小声问道。

    “咱们低价从‘千陌号’买回来的东西全砸手里了,‘千陌号’竟然把店铺开到了临近几个州县,价格只低不高。”风麟低声解释。

    “老虎不发威他当老子是病猫啊!奔雷,即日起调整价格,所有物价都要比‘千陌号’便宜十分之一!”沐筱萝当下拍案,厉声吩咐。

    “十分之一?主人,就算平价,我们都会亏很多啊,而且这样拼下去,咱们支持不了三个月”奔雷不敢靠近沐筱萝,生怕被一掌拍飞。

    “不就是钱么!你只管照本宫意思去做,银两方面本宫自有办法!敢跟老子斗,看老子不斗的你连爹妈都不认识!”沐筱萝粉拳紧攥着,咯咯作响。

    为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奔雷再不敢多言,当下退出正厅,风雨雷电亦随后跟了出来。整个正厅,就只剩蟣uo弩懵苡氤瘛饺恕

    268

    “听起来似乎很严重不然本王把肃亲王府卖了?”楚‘玉’很少见到沐筱萝有如此动怒的时候,显然这件事已经触及到了沐筱萝的底线。

    “吁”沐筱萝狠吁口气,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看向楚‘玉’。

    “嗯,是个好主意。”楚‘玉’后悔了,他发誓自己只是象征‘性’的提一句,目的是想让沐筱萝舒心些罢了。

    “咳咳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本王的府邸也卖不了几个钱,不如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跟沐筱萝久了,楚‘玉’出尔反尔的本事已经练的炉火纯青。

    “的确有点儿鞭长莫及,不过没关系,这事儿筱萝记着呢,等回去的时候,王爷别忘了把肃亲王府的地契给筱萝就是了。”沐筱萝可不是谁都能糊‘弄’的。楚‘玉’无语,只能打碎牙朝肚子里咽,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可不想惹‘毛’了这尊瘟神。

    此刻,沐筱萝已然走到书案前,伸手拿过纸笔,奋笔疾书。楚‘玉’好奇走了过去,侧眸瞥了一眼。

    “你觉得楼兰王会帮你这个忙?”楚‘玉’狐疑问道,沐筱萝不语,‘唇’角勾笑,目###有成竹之‘色’,见沐筱萝有十分的把握,楚‘玉’也稳下心来。

    正文(。)第269章楼兰王出现

    有楼兰王在背后支持,沐筱萝自然有恃无恐,每遇‘千陌号’调价,她都会将价格下调‘千陌号’的十分之一,决不犹豫,决不手软。这样一来,整个莽原的物价正以流星般的速度下降,以致于到最后,莽原百姓只用买根筷子的钱,便买下了一年的口粮。

    这种状况差不多维持了十天,终于有人扛不住了。当沐筱萝接到楼兰王已到莽原的消息后,整个人怔在一处。

    “主人,楼兰王怎么会来?该不是反悔了吧?”奔雷心焦看向沐筱萝,如今与‘千陌号’卯到这个份儿上,若输了,便是一败涂地。

    “楼兰王现在在哪儿?”沐筱萝倒不觉得,堂堂楼兰王还不致于为这点儿钱亲自跑一趟。

    “属下查过,楼兰王将整个郁‘春’院包下来了。”奔雷据实禀报。

    “郁‘春’院?难道没人告诉他郁‘春’院是青楼吗?”沐筱萝愕然。

    “好像是因为随行的昭阳公主喜欢郁‘春’院的装修风格,所以楼兰王才选在那里的。”奔雷回应道。

    “这样啊没想到库布哲儿也来了备轿,去郁‘春’院!”沐筱萝才一开口,便见田伯急匆跑了进来。

    “少爷,刚刚有人送来一份邀请函。”奔雷随手接过淡粉‘色’的邀请函,转身‘交’到沐筱萝手上。

    “原来是库布哲儿十四岁的生辰,难怪楼兰王会这么大张旗鼓。”沐筱萝樱‘唇’轻抿,暗自舒了口气,原本她还担心楼兰王会对自己挥金如土的做法不满意,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适楚,沐筱萝‘精’心打扮之后,方才自房间里走了出来。此时,楚‘玉’已经在正厅等了两个时辰不止。当看到沐筱萝的一身装扮时,楚‘玉’将所有埋怨的话全数噎回肚子里。

    站在正厅‘门’口的沐筱萝让他心神陡震,只一眼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楚‘玉’不是没见过沐筱萝盛装打扮的时候,可就算彼时封后大典的那身打扮也无法与她现在相比。

    明‘艳’的淡粉‘色’华装,衣领呈圆弧状延伸下来,‘露’出优美的颈项和清冽的锁骨,再配以深紫‘色’的烟纱碧罗披肩,衬的肌肤莹润如‘玉’,白皙无暇。下着紫‘色’百褶裙,裙角绣着展翅‘欲’飞的彩‘色’蝴蝶,微风轻拂,蝴蝶翩然起舞,灵动唯美到了极至,娇颜略施粉黛,眉若远山墨画,眸似月笼寒纱,朱‘色’红‘唇’勾起的弧度,透着一股神秘的‘诱’‘惑’,让人心神‘荡’漾,不能自持。‘鸡’血石打磨的耳坠自两侧垂落,微微晃着,红光四‘射’。三千青丝以束带盘成飞天髻,髻上斜‘插’着一支碧‘玉’玲珑的珠钗,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华美非常。

    就在楚‘玉’的目光再往上移的时候,神往的表情顿时僵硬,只见那支凤尾瑶仙簪赫然‘插’在沐筱萝头上,熠熠生辉,分外刺眼。

    “王爷,我家娘娘今晚可漂亮?”见楚‘玉’目不斜移,汀月笑道。

    “长相不予置评,打扮就差到不行!”楚‘玉’冷哼了一声,旋即踏出正厅,外面,奔雷早已备好轿子。见楚‘玉’气鼓鼓的离开,汀月有些灰心的看向自家主子,脸上有些委屈。

    “娘娘,对不起”

    “他懂什么,本宫喜欢就行了,走吧,莫让楼兰王等久了。”沐筱萝自然明白楚‘玉’所指,也不跟他计较,反倒心里暖暖的。

    差不多半个时辰,两顶轿子在整个莽原最繁华的地段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郁‘春’院,沐筱萝不禁感叹,纵是与京城的怡‘春’院比,也毫不逊‘色’呵。整个郁‘春’院的外墙皆涂着‘艳’红‘色’的朱漆,上面镶嵌着百颗七彩琉璃,绚丽斑斓,两侧悬着红‘色’灯笼,自窗上垂下来的轻纱随风摇曳,平添几分旖旎之‘色’。

    此刻,早有楼兰‘侍’‘女’迎到沐筱萝和楚‘玉’面前。二人不语,任由‘侍’‘女’将其引入郁‘春’院。

    “筱萝姐姐!哲儿好想你啊!”沐筱萝才入大堂,便见库布哲儿蹦跳着跑了过来,双手紧搂在自己腰间。沐筱萝浅笑垂眸,看着怀里的‘女’孩儿,脸‘色’嫩白,睫‘毛’弯弯,似比之前又长高了些,身子也强壮了些。

    “姐姐也想哲儿。”沐筱萝宠溺的抚着库布哲儿的长发,说不出的窝心。

    “楚‘玉’拜见楼兰王。”见库布丹走过来,楚‘玉’当下施礼,恭敬道。

    “肃亲王能来,老夫甚是高兴,其实老夫一直是欣赏王爷的,只可惜”楼兰王说到最后声音很小,楚‘玉’只道没听见不再追问,任由‘侍’‘女’领到座位处。一般情况下,可象面都不是什么好话,不听也罢,楚‘玉’如是想。一侧,沐筱萝却将楼兰王的惋惜看在眼里,‘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弧度。

    “没想到一别数日,沐贵妃已经当了皇后,老夫恭喜了。”楼兰王转身看向沐筱萝,声音温和如初。

    “皇后之位于筱萝并无意义,莽原的生意才最重要,楼兰王能助筱萝度过难关,筱萝感‘激’不尽。”沐筱萝单手抚着库布哲儿,微微俯身,虔诚道。

    “哪里,难得哲儿与你投缘,老夫能帮上你的忙,也算是荣幸,只是”未等库布丹说完,一阵回雪流风般的声音悠然自沐筱萝身后飘际过来。

    “漠北拜见楼兰王。”

    沐筱萝闻声只觉一阵寒风入体,后脑滴出一大滴冷汗,虽然她知道与楚漠北早晚有针锋相对的时候,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彼时她被楚漠北算计,有好几次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幸而楚漠北在她身上也没捞着便宜,可每每想起那段绞尽脑汁,筹谋算计的过往,沐筱萝忽然觉得脑仁儿疼。她甚至想过,自己上辈子很有可能抱着他家孩子跳井了,所以楚漠北才会死缠着她不放。

    “沐筱萝!你也来啦!”在听到楚漠信的声音时,沐筱萝终于回过神儿,缓缓转过身去。只见楚漠北一袭紫‘色’长袍,风华无双的乘风而至,可在沐筱萝眼里,她分明看到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正森森的飘过来,令她本能的想要逃开。

    “怎么是你啊?‘阴’魂不散!”看到楚漠信之时,库布哲儿悻悻来了一句,双手抱的沐筱萝更紧。

    “你以为本王愿意来啊!看,这邀请函上可写着本王的名字呢,是你们请本王来的。”楚漠信一脸的不以为然。两个孩子拌嘴的空当,楚漠北已然走到沐筱萝面前。

    “有缘见到‘旌沐号’的沐大当家,漠北荣幸之至。”疏朗的声音悠然响起,楚漠北清眸微眯,凤眼上挑,好看的薄‘唇’勾到适当的弧度,冲着沐筱萝邪魅一笑。

    “倘若筱萝早知道‘千陌号’的当家是蜀国太子的话,必定退避三舍,可惜了。”沐筱萝扬起秀眉,声音谦恭却透着凛然的气息。输人不输阵,沐筱萝虽不喜欢与楚漠北打‘交’代,却也不怕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