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64章 26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你认识南主段士明?不会吧”楚玉眸间闪亮,薄唇陡张,不可置信的看向沐筱萝,他知道沐筱萝神通广大,却没想到她连远在天边的南主都那么熟!

    “王爷是不是觉得奇迹无处不在?别太崇拜筱萝了呵。”沐筱萝挑着眉梢,那副怡然神色,仿佛是在告诉楚玉一个事实:别太崇拜姐,姐只是传说。

    事实上,彼时沐筱萝与楚云钊出使南的时候,曾帮了南主段士明一个大忙,所以这次段士明在看到沐筱萝送过去的信物时答应出兵大楚,在临越郡县周旋十日,也是为了还彼时的人情罢了,至于交情,倒没那么深。

    “车帘撩下,别把鬼吓着!”楚玉表面镇定,可心已经凌乱了。

    “大白天的哪有鬼啊?”汀月极不识趣的问了一句,换来楚玉大大的白眼。

    自皇城到莽原差不多一个月的行程,这一个月里大概经过了十个郡县,每到一个郡县,沐筱萝都会装病躺在榻上,由李准号脉诊治,目的是做给那些郡县的地方官看。因为沐筱萝相信,就算楚云钊没有跟来,他也一定会时刻关注自己的状况,而他又很难相信楚玉,所以这些郡县的官员便成了他的眼睛。

    此刻,沐筱萝正躺在济州行馆的床榻上,脸色青紫,双目紧闭,手臂不时痉挛抖动。待李御医为其号完脉,济州郡守吴自在弓腰走了过来。

    “敢问御医大人,皇后娘娘的病情如何了?”吴自在小声开口,眼睛不时瞥向床榻上的沐筱萝。

    “郡守放心,皇后娘娘暂无大碍。”李御医收起药箱,恭敬回应。是以吴自在的官衔要比李准大两品,只是李准乃御医院的御医,在天子脚下办事,所以吴自在自然是要巴结些。

    待吴自在离开,沐筱萝这才缓了口气从榻上坐起来。

    “娘娘,您怎么起来了?”见沐筱萝起身,李准登时走到门口,在看到守在外面的汀月时,方才将心放在肚子里。

    “李准啊,谨慎是对的,可太过谨慎就难免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了。”沐筱萝抻了抻藕臂,继而走下床榻。

    “微臣犯的可是欺君死罪,若不谨慎,随时有可能人头落地的。”李准谦卑走到沐筱萝身侧,将药箱背在背上。

    “坐下,陪本宫喝杯茶。”见李准欲走,沐筱萝刻意将其留了下来,以前是威逼,现在该利诱了。

    “这微臣不敢,皇后娘娘有事尽管吩咐。”李准并未落座,却也不敢转身就走,对于沐筱萝,李准无法心存恨意,可埋怨却是少不了的,如果不是以全家老小的性命要挟,他也不敢谎称什么假寐之症,什么莽原幽泉!至于那本医书,更是子虚乌有,直到现在李准还在后怕,若当日皇上命他回府去取,他还真不知道该拿什么跟皇上解释。

    “你是在怪本宫?”沐筱萝开门见山。

    “微臣不敢”李准当即撩下药箱,跪在沐筱萝面前,诚惶诚恐回应。彼时亲眼看到沐筱萝头脑清晰,耳聪目明的时候,李准便知道,沐筱萝绝非凡人,得罪不起。

    “你放心好了,本宫既然敢让你那么编排,自然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那本记载假寐的医房里了。”沐筱萝心知李准担忧之事,索性直言。

    “多谢娘娘”李准惊讶之余,越发觉得眼前女子睿智深沉,非池中之物。

    “御医院三十几位御医里,本宫偏偏选中你,你可知道为什么?”沐筱萝垂眸看向李准,心底多少有些酸涩。彼时怀有仲儿,整个御医院里就只有眼前的李准对自己尽心尽力,每每送入长乐宫的安胎药,都是他亲手熬制,从不假手于人,自己死后,也只有这个李准,曾在暗中为自己烧纸祈福。

    如此可见,此人不仅心思细腻,而且心的善良。要在皇宫里找出这么一个心的善良的人可不容易。若要用人不疑,选人便要加倍仔细了。

    “微臣不知。”李准的确不明白,他自认在御医院内,比自己医术高的,大有人在。

    “因为你长的最顺眼!”沐筱萝浅笑着走到李准面前,双手将其搀起,打趣开口。李准不敢推辞,只得依着沐筱萝的手起身,不过在看到沐筱萝青紫脸上那抹笑容时,差点儿昏厥过去。

    “你放心,但凡跟着本宫的人,本宫必不会亏待他们,你也不例外,由现在开始,你一家老小的安危和富贵,都包在本宫身上了,这里是一千两黄金,你且拿去,本宫现在便许你御医院院首一职,待回皇宫即刻兑现。”沐筱萝将早就准备好的银票递到李准手里,脸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肃穆威严。

    李准即便再清廉,可看到手中一千两黄金的银票时,也觉得浑身发颤,心跳加速,以他现在的俸禄,就算干上一百年,也不见得会有这么多钱。

    且说李准离开房间时,忽然拉住汀月,

    “你觉得本御医长相如何?”李准回想沐筱萝的话,心里升出一丝暖意,

    “李御医,您是在跟汀月开玩笑吗?花甲之年再配一脸的络腮胡汀月觉得您还是回去照照镜子比较好。”汀月一本正经看向李准,登时将李准刚刚升起的自信心打入万丈深渊。

    初入莽原,沐筱萝便迫不及待的服食了解药,原本青紫的脸色顿时###红润,如剥了皮的鸡蛋,光华洁净,美貌如初。

    “这解药是不是吃的快了点儿?莽原也有皇上的眼线。”楚玉目光紧锁着沐筱萝,心底渐渐生出一抹异样的情愫,若有似无。

    “有奔雷在,你觉得皇上的眼线能做什么?”早在奔雷入莽原之初,便暗中收买了楚云钊在莽原的所有眼线,所以就算莽原的‘旌沐号’和‘千陌号’打的不可开交,楚云钊接到的密函上,也都只写着一切正常四个字。

    马车沿街而行,喧哗吵闹声不绝于耳,沐筱萝轻撩车帘,一种久违的感觉涌入心田,如今物是人非,莽原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不时可见各色人种在身边穿梭,有大楚人,蜀国人,齐人,楼兰女子也时有出现,还有西域,南的商旅也把生意做到这里。

    早在沐筱萝离开皇宫之时,便将车夫换成了奔雷派过来的人,此刻,喧嚣声渐渐消失,马车缓缓停了下来,沐筱萝任由汀月将白纱系在自己的发髻上,遮住半张脸,方才走出车厢,楚君清犹豫了一下,随后拽住沐筱萝。

    “本王用不用罩上什么啊?”楚玉不知沐筱萝的计划,生怕坏了她的事儿,遂狐疑问道。

    “王爷就算化成灰,能认出来的人,也是会认出来的。奔雷,你说对不对啊?”沐筱萝眉眼弯弯,戏谑开口。此刻,奔雷正站在车厢边,双目有神的看向楚玉,脸上难掩兴奋之情。

    正文(。)第266章王爷化成灰

    “是!是!王爷化成灰,奔雷也能认出来!王爷,你让奔雷好想啊!”见奔雷眼里有泪,楚玉虽恼他另投他主,却也没再给他脸色看,只微微点头,走下马车。

    “本王好端端的,干嘛要化成灰要你认。”楚玉悻悻开口,瞪了眼沐筱萝。

    奔雷也不管楚玉的不冷不热,当下吩咐家丁拉起早就准备好的长幅,只见上面写着‘肃亲王艳绝天下,风华无双!越皇后千秋万代,威武雄壮!’,紧接着两侧的女仆倏的扬起花瓣,漫天花舞,暗音浮动,此间风光,煞是唯美。

    这下可把楚玉惹毛了,只见楚玉一边用手扫着肩上头顶的花瓣,一边指着奔雷的鼻子狠狠训斥。

    “谁要艳绝天下!谁要风华无双!岂有此理,拖下去乱棍打死!”奔雷闻声,登时扭头,脸上肌肉顿时僵硬,心底无限怨念,没文化真可怕啊,名头弄反了

    隆重的欢迎仪式结束后,沐筱萝与楚玉先后走进了眼前这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事实上,这座府邸是沐筱萝早年在莽原设立商铺时建造的,后来又由奔雷经手修葺,现下已是整个莽原最豪华的宅院,因一直未曾移主,所以仍叫沐府。

    正厅内,沐筱萝与楚玉坐好之后,奔雷即刻命人上茶,茶叶自然也是最好的。

    “幽泉准备的怎么样了?”沐筱萝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茶香浓郁,唇齿留香。既然是奔着幽泉来的,总得做做样子才行啊。

    “回禀主人,奔雷在接到主人密令后便将整个凤凰山买了下来,主人只管享用,绝不会有人打扰。”奔雷拱手回禀之时,风雨雷电已然抱着各自管辖的帐本站到了沐筱萝面前。

    “你们辛苦了。”看着眼前四人,沐筱萝诚心感激。

    “我等身为隐卫,自当为主人奔波效力。”风雨雷电如今也都有了自己对外的名字,分别是风麟,雨儿,雷霆,电闪。三人中,唯独雨儿是女子,不过若论武功,也是雨儿最高。

    “汀月,把帐本送进房里。”沐筱萝微微点头,就在汀月接过帐本之时,门外管家田伯突然小跑着进来,将手中之物递到奔雷手里。

    “少爷,刚刚有个孩童将这张信笺搁在门口了。”田伯花甲年纪,胡须白了一大把,不过精神矍铄,声如洪钟,一见便知是练家子,能让奔雷选中的人,该不会差。

    奔雷接过信笺,神色骤凛,当下走到沐筱萝身边,将信笺奉上。沐筱萝挑眉接过信笺,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沐大当家亲收’的字样。

    “主人,这是‘千陌号’开门掌柜百里皓然的笔迹,您才一到莽原,他们便送上信笺,莫不是他们已经猜到您的身份了?”奔雷忧心看向沐筱萝,剑眉拧成川字。

    “本宫既然决定来,便没想隐藏身份,不过他们也未必是查出了什么,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沐筱萝漫不经心的拆开信笺,随手自里面抽出的,竟是一张地契。

    “这这是凤凰山的地契?不可能啊!属下已经买下凤凰山了,地契在属下手里啊!”奔雷双目陡睁,不可思议质疑。

    “去把你手里的地契拿出来。”沐筱萝搁下信笺,仔细打量手中地契,并未看到疏漏之处。奔雷自不含糊,转身命田伯去拿地契。

    一侧,楚玉根本插不上半句话,他甚至不知道沐筱萝说的是什么,无奈之下,楚玉缓身而起,默默走出正厅。

    沐筱萝余光瞄在楚玉身上,眼底闪过一丝不舍,奔雷正欲开口,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见沐筱萝摇头,奔雷虽有些不忍,却始终没有追上去。

    待田伯拿来地契,沐筱萝将两张地契分别卷在玉石上,再摊开时,奔雷那张地契上的印张褪了颜色,而另一张则完好无损。

    “你这地契是假的,想必是被人诓了。”沐筱萝并没有苛责奔雷,将一个拿刀的先锋活脱变成一个拿笔的掌柜,这对奔雷来说本就不容易,偶尔犯些小错,也是难免的。

    “属下愚钝,求主人处罚!”沐筱萝虽没说什么,奔雷却自责的不行,当即跪在地上,愧疚开口。

    “对方手段高明且目标明确,你被骗也在情理之中,起来吧。”沐筱萝看着桌上的地契,若有所思。

    “主人,奔雷不明白,他们既然要诓属下的地契,现在又把真的地契送过来,为什么啊?”奔雷不解看向沐筱萝。

    “这个本宫也不清楚,他们既然公然与‘旌沐号’为敌,按道理应该不需要向本宫讨这个人情才是。”沐筱萝一时也摸不清对方打的是什么底牌。

    “那我们要不要把地契还回去?”奔雷忧心提议。

    “你开玩笑呢?这不是钱么?现在是他们把地契送过来的,又不是我们抢的,为什么要送回去,好好收着,莫丢了!”沐筱萝很奇怪奔雷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心底不免感叹,如果莽原的生意由自己亲自打理,帐上的数目至少能翻三倍,只是分身乏术啊!而且她身边又没有比奔雷更可靠的人,现在也只能凑合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