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261.第261章 26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上一章:260第260章260

    沐筱萝自青莲口中得到证实,心里更加笃定夏芙蓉的死与冯义父子脱不了干系。|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hua)。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而此时,青莲亦倒在桌上睡了过去……

    翌日,沐筱萝才梳洗完毕,便听到一阵踹‘门’声自正厅传了进来。汀月心知不妙,忧心看了眼主子。

    “扶本宫出去。”待沐筱萝走出内室,正看到一脸暴戾的楚‘玉’双手‘插’腰,怒气冲冲的站在正厅。

    “王爷小心着点儿,这夏宫的宫‘门’不比楚宫,若是踢坏了,咱们可是要赔的。”沐筱萝漫不经心开口,旋即坐到桌边,亲手为楚‘玉’斟了杯茶。

    “沐筱萝!你怎么可以把本王一个人留在红香馆?怎么可以!”楚‘玉’怒不可遏的看向沐筱萝,气的七窍生烟。

    “筱萝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件事啊,其实王爷该感谢筱萝的,如果让人知道王爷入了青楼,却没有过楚,这若是传了出去,对王爷的威严那是大大的有损啊!”沐筱萝一本正经道,楚‘玉’俊脸顿时绿了。

    适楚,月朗星稀,沐筱萝刚自天牢见过狄峰,原是想回宫,却不想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主人,那是阿紫。”彼时夏芙蓉入楚时身边只有两名贴身‘侍’‘女’,一个是失了踪的阿碧,另一个就是阿紫了。

    “跟上去看看。”如此月黑风高楚,一个柔弱‘女’子不好好的在家睡觉,却在巷子里窜来窜去,事有异常必为妖,沐筱萝隐约觉得这个阿紫有问题。

    于是在跟着阿紫绕了差不多半个临安之后,沐筱萝终于看着阿紫消停进了一间废弃的旧宅。

    “谁?”低沉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惊恐,阿紫才一推‘门’,便听‘床’角有声音传过来。

    “阿碧,我是阿紫,你别怕!”阿紫说着话,回头看了眼外面,见四下无人,方才把‘门’关上。暗处,沐筱萝与殷雪面面相觑,皆将目光落在了‘床’角的方向。

    “阿紫……阿紫,真的是你!外面情况怎么样了?九驸马他有没有……有没有被处死?”借着月光,阿碧看出是阿紫,登时从‘床’角后面爬出来,双手紧攥着阿紫的手臂。

    “你还好意思问,如果不是你,九驸马怎么可能会被关进天牢!阿碧,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该知道九驸马对你有意思,如果不发生这桩事,你现在或许已经是九驸马的妾氏了。”阿紫口中虽有埋怨,可眼底却满是焦虑。

    “我本来不想的,可九驸马他……他一面说要纳我为妾,一面却终日泡在红香馆里,把我一个人留在府里任由主子打骂!就因为九驸马那句说要将我收房,我挨了主子多少打!”阿碧泣不成声。

    “可你也不能把这个仇记在九驸马身上啊!”阿紫拉着阿碧坐到桌边,将带来的干粮和银两一并‘交’给了阿碧。

    “我也是被大公主蛊‘惑’的,当时大公主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还说九驸马想纳我是为了气九公主,我只是九驸马利用的工具,再加上九公主平日对我非打即骂……”阿碧悔不当初,眼泪扑簌落个不停。[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说起来九公主死的也算惨了,你把她捅死就得了,何必补那么多刀啊!”阿紫将自己的首饰摘下来递给阿碧。

    “我不是自愿的,是大驸马握着我的手干的,当初她只让我给九公主下**‘药’,可没想到……阿紫,我好怕,我该怎么办啊?”阿碧哭的越来越凶,声音透着惊恐。

    “再等等吧,现在城‘门’守的严,你根本出不去的,这些已经是我能凑的所有银两了,你先备着。”阿紫心疼阿碧的处境,可她不过是个奴婢,如今又被遣散,能拿出来的只有这么多了。

    “不要……阿紫,求你帮我离开这里吧!我每天晚上都能梦到九公主向我索命,我好害怕……”阿碧双手攥着阿紫,乞求般跪在了地上。

    “阿碧,你别这样,其实你不用害怕的,赵丞相只道你已被处死,冯府的人也认为你是被活埋了,现在没人知道你还活着,所以你只需在这里躲过这个节骨眼儿,之后就容易‘混’出城了。”阿紫安慰道。

    差不多半个时辰,阿紫终于离开了废宅。且说阿紫走后,阿碧忐忑坐在桌边,忽听窗外有动静,抬眸时,赫然看到一抹身影在窗外晃‘荡’。阿碧腾的起身,满目惊慌的看着窗外。

    “阿……阿紫?你怎么又回来了?”阿碧狠噎着喉咙,几个字下来,已是一身冷汗。

    黑影依旧摇摆不定,却没有任何回声,阿碧随后又唤了几声,仍未得到回应。

    “你……你是谁?别吓我……”阿碧畏缩的倚在墙角,握着银两的手颤抖不止,银袋倒置,里面的碎银砰砰落地的声音吓的阿碧几近疯狂。

    “阿碧……还我命来……”就在阿碧的忍耐力到达极限的时候,窗户突然被风吹开,阿碧分明看到一人影双脚离地,就那么直‘挺’‘挺’的悬在空中,‘胸’口还‘插’着匕首。

    “公主……公主殿下是你吗?”阿碧的声音颤抖如风中落叶,身体紧紧贴在墙上,一股冷飕飕的寒意自脚底狂涌入心。

    “我死的好惨啊……还我命来……”人影平空‘荡’在高处,‘胸’前的匕首在月光的笼罩下,越发幽寒‘阴’冷。

    “不要……公主饶命啊!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大驸马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公主,求您放了奴婢吧!求您……”阿碧疯了一样的磕头,身体抖如筛糠。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启,沐筱萝缓步走了进来,看着地上几近崩溃的阿碧,心底说不出的纠结,基于夏芙蓉的跋扈,杀她算是为民除害了,可狄峰对阿碧也算不薄,她却能伙同大公主和冯远山诬陷他,若从这个角度,阿碧是该受些惩罚。

    “阿碧,你还记得本宫吗?”眼见着阿碧吓的身体痉挛,沐筱萝这才开口。阿碧闻声一震,旋即启眸看向沐筱萝,许久方才反应过来。

    “楚后?你是楚后!楚后救命啊!”此刻的阿碧纯属病急‘乱’投医,当即起身扑向沐筱萝,殷雪本‘欲’阻止,却被沐筱萝拦下了。沐筱萝任由阿碧抱着自己,直至她稍有平复后方才开口。

    “你不想知道本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沐筱萝将阿碧扶到桌边,缓身坐了下来,可阿碧说什么都不松开沐筱萝的手,直至看到窗外那抹黑影消失。

    “楚后……救命啊……求您救救阿碧……”刚刚的惊惧残存于心,阿碧身体依旧颤抖着,眼泪扑簌划落。

    “救你不是没有可能,但你必须要听本宫的。”沐筱萝开‘门’见山。阿碧闻声,眼中顿时迸发出无限渴望。

    “只要能让阿碧活着,阿碧听!”

    如果不出意外,狄峰本该在今日被拉出午‘门’凌迟处死,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此刻的狄峰正坐在天牢里与楚‘玉’举杯对饮。

    “想想咱们上次喝酒,还是在关雎宫啊!”狄峰用手撕扯着桌上的烤全羊,吃的极为尽兴。

    “是啊,不过半年的时间,人事两翻新,变化太大了。”楚‘玉’饮了口酒,随手接过狄峰递过来的羊‘肉’。

    “你说沐筱萝的话可信不可信啊?”狄峰撩下酒壶,一脸狐疑的看向楚‘玉’,依着楚‘玉’的意思,只要吃完这顿饭,他就能重获自由,可狄峰不明白了,沐筱萝说的自由是离开天牢?还是彻底自由了呢!

    “沐筱萝就是这么说的,本王只负责传话,不过你放心,本王觉得沐筱萝还是有这个能力的,还有啊,沐筱萝说有办法能让你当上夏王!”

    ‘噗’狄峰满口的酒都喷到了楚‘玉’脸上。

    “你这反应和楚‘玉’当初差不多。”楚‘玉’自顾抹了把脸,继续吃‘肉’。

    “你以为她是神啊!让我当夏王,能让我活着走出去,老子就给她三跪九叩!”狄峰哼了两声,狠狠咬了一口‘肉’。

    “这句话楚‘玉’可记住了,到时候别反悔啊!”楚‘玉’扬了扬眉,

    “切!本王从来说到做到!行了,吃你的吧!”狄峰索‘性’也不去想太多,人生在世,重要是活在当下,此刻不吃,更待何时。

    且说狄峰和楚‘玉’这边吃的正欢,沐筱萝那厢好戏已经开锣了!

    夏芙蓉的府邸相较其他几位公主要奢华许多,纵是后‘花’园都要大上两倍不止。此刻,一抹白‘色’的身影如风而至,稳稳落在凉亭处。

    “阿碧,出来。”低戈的声音透着‘阴’森的寒气,冯远山警觉望向四周,眸光如鹰锐利。

    “大驸马没想到吧?阿碧竟还活着。”凉亭后面,阿碧一袭素衣走了出来,眉目冷如冰霜。几乎同一时间,冯远山身形如箭,顺移至阿碧面前,单手狠卡在阿碧的颈项上。

    “呃……大驸马觉得阿碧若没有后招……会冒然约你出来么?”阿碧一语,冯远山心头一震,之后猛的用力,将阿碧甩在地上。

    “****!”冯远山狠戾低吼,心里却后悔当初没有一刀解决了她,而是将她活埋。

    “阿碧是贱,可大驸马和大公主又有多清高?你们为了继承皇位,不惜残忍杀害九公主,还嫁祸给九驸马!”阿碧冷笑着自地上爬起来,眼中的畏惧变换成嘲讽和鄙夷。

    “别忘了,这件事你也有份!”冯远山真想掐死阿碧,可在套出阿碧口中的后招之前,他不敢。

    “我是被你和大公主拖下水的!如果不是你们‘花’言巧语,威‘逼’利‘诱’,阿碧不可能对不起九公主,更不可能陷害九驸马!”阿碧‘激’动大吼。

    “现在才后悔,会不会太迟了!而且这件事是你自愿的,我们可没‘逼’你!难道你就乐意被夏芙蓉天天打骂,愿意看着狄峰抱莺揽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冯远山嗤之以鼻。

    “你错了!九驸马不知道有多爱九公主,外面皆传九驸马生‘性’风流,可那都是假象!九驸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九公主!”阿碧觉得有些话说了真是违背良心,可良心能比命重要么。

    “你是不是吓傻了!本驸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冯远山冷哼着看向阿碧。

    “或许九驸马在大楚时是风流成‘性’,可自从遇到九公主,驸马不知道有多爱九公主,就连……就连驸马知道九公主偏好‘女’‘色’后,仍不离不弃!更到红香馆为九公主物‘色’佳人!”阿碧的话简直如天雷滚滚,炸的冯远山脑袋嗡嗡作响。

    “你……你胡说什么呐!夏芙蓉喜好‘女’‘色’?这怎么可能啊!”冯远山彻底凌‘乱’了。

    “这件事原本只有我和阿紫两个人知道,后来九驸马知道后痛苦极了,九公主提出和离,可驸马舍不得离开九公主,还说夫妻同心,既然九公主喜欢,他便成全九公主,更愿意为九公主掩人耳目,他明理逛青楼,实则是想为九公主迎得佳人芳心。”这一刻,阿碧真心佩服沐筱萝,这种谎话,就算累死她,她也编不出来。

    “这可是皇室天大的丑闻!若早知此事,本驸马也不必和大公主费尽心思的除掉夏芙蓉了!说不准这事儿还能气死那个老匹夫,介时我是大驸马,理应继承皇位!”冯远山彻底相信了阿碧的说辞。

    “九驸马对公主情深义重,阿碧曾听九公主亲口说过,如果她死了,一定会将灵魂附在驸马身上,既然生不能与他同心,死后同体也算是对驸马爷的补偿了!”阿碧泪如雨下,感动的无以复加。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叫本驸马来就是说这些事?直接点儿,你什么条件!”冯远山不耐烦道。

    “阿碧本以为等九驸马被斩之后,我便可以带着九驸马的尸首逃出临安,之后寻个清净寺庙,为九公主和九驸马祈福赎罪,可现在九驸马被押在天牢迟迟不动刑,阿碧实在等不下去了,奈何城‘门’看守森严,我几次想‘混’出去都没成功,所以阿碧想求大驸马助阿碧离开临安,并且给阿碧些傍身的银两。”阿碧言归正传。

    “如果本驸马不答应呢?”冯远山冷眸看向阿碧,此人活着终究是个祸害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